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封神演义    

作者: 《封神演义》陈仲琳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第六十八回 首阳山夷齐阴兵

诗曰:

首阳芳躅为纲常,欲树千秋叛逆防。
数语唤回人世梦,一身表率死生光。
求仁自是求仁得,义士还从义士扬。
读罢史文犹自泪,空留齿颊有余香。

话说清虚道德真君见黄天化来问前程归着,欲说出所以,恐他不服;欲不说明白,又恐他误遭陷害。真君没奈何,只得将前去机关作一偈,听凭天命。真君作偈曰: “逢高不可战,遇能即速回。金鸡头上看,蜂拥便知机。
止得功为首,千载姓名题。若不知时务,防身有难危。”

道人作罢偈,黄天化年少英雄,那里放在心上。只见土行孙也来问惧留孙。惧留孙也知土行孙不好,他还进得关,死于张奎之于,也只得作一偈与土行孙存验,偈曰:

“地行道术既能通,莫为贪嗔错用功。
撺出一麞咬一口,崖前猛兽带衣红。” 惧留孙作罢偈,土行孙谢过师尊。

且说众仙与子牙作别,各回山岳而去。子牙同武王、众将进西岐城。武王回宫;子牙回帅府;大小众将俟候三日后,下教场听点。子牙次日作本谢恩,上殿来见武王。姜子牙金幞头,大红袍,玉带,将本呈上。只见上大夫散宜生接本,展于御案上。子牙俯伏奏曰:“姜尚何幸,蒙先王顾聘,未效涓埃之报,又蒙大王拜尚为将,知遇之隆,古今罕及。尚敢不效犬马之力,以报深恩也!今特表请驾亲征,以顺天人之愿。”武王曰:“相父此举,正合天心。”忙览表:

“大周十三年,孟春月,扫荡成汤天宝大元帅姜尚言:伏以观时应变,固天地之气运;杀伐用张,亦神圣之功化。今商王受不敬上天,荒淫不德,残虐无辜,肆行杀戮,逆天征伐,天愁民怨,致我西土十载不安;仰仗天威,自行殄灭。臣念此艰难之久,正值纣恶贯盈之时。天下诸侯,共会孟津。蒙准臣等之请,许以东征。万姓欢腾,将士踊跃。臣不胜感激,日夜祗惧:才疏德簿,恐无补报于涓埃;佩服王言,实有惭于节钺。特恳大王,大奋乾刚,恭行天讨,亲御行营,托天威于咫尺,措全胜于前筹,早进五关,速会诸侯,观政于商。庶几天厌其秽,独夫授首,不独泄天人之愤,实于汤为有光。臣不胜激切惓望之至!谨具表以闻。”

武王览完表,问曰:“相父此兵何日起程?”子牙曰:“老臣操演停当,谨择吉日,再来请驾起程。”武王传左右:“治宴与相父贺喜。”君臣共饮。子牙谢恩出朝。次日,子牙下教场看操,过名点将。子牙五更时分至教军场,升了将台。军政司辛甲启元帅:“放砲竖旗,擂鼓点将。”子牙暗思:“今人马有六十万,须用四个先行方有协助。”子牙命军政司:“令南宫适、武吉、哪吒、黄天化上台来。”辛甲领令,令四将上台打躬。子牙曰:“吾兵有六十万,用你四将为先行,挂左、右、前、后印。你等各拈一阄,自任其事,毋得错乱。”四将声喏。子牙将四阄与四将各自拈认:黄天化拈着是头队先行;南宫适是左哨;武吉是右哨;哪吒是后哨。子牙大喜。令军政官簪花挂红,各领印信。四将饮过酒,谢了元帅。子牙又令杨戩、土行孙、郑伦各拈一阄,作三军督粮官。杨戩是头运;土行孙是二运;郑伦是三运。子牙令军政官取督粮印付与三将,俱簪花挂红,各饮三杯喜酒,三将下台。子牙令军政官取点将簿,先点:子牙令军政官取点将簿,先点:

黄飞虎 黄飞彪 黄飞豹 黄 明 周 纪

龙 环 吴 谦 黄天禄 黄天爵 黄天祥

辛 免 太 颠 闳 天 祁 恭 尹 勋

周之四贤、八俊:

毛公遂 周公旦 召公奭 毕公高 伯 达

伯 适 仲 突 仲 忽 叔 夜 叔 夏

季 随 季呙 姬叔乾 姬叔坤 姬叔廉

姬叔正 姬叔启 姬叔伯 姬叔元 姬叔忠 姬叔康 姬叔德 姬叔美 姬叔奇 姬叔顺

姬叔平 姬叔广 姬叔智 姬叔勇 姬叔敬

姬叔崇 姬叔安

——文王有九十九子,雷震子乃燕山所得,共为百子。文王有四乳,二十四妃,生九十九子,有三十六殿下习武,因纣王屡征西岐,阵亡十六位。

又有归将降佐:

邓九公 太 鸾 邓 秀 赵 升 孙焰红 晁 田 晁 雷 洪 锦 季 康 苏 护

苏全忠 赵 丙 孙子羽

女将二员:

龙吉公主 邓婵玉

话说子牙点将已毕,传令:“令黄飞虎上台。”子牙曰:“成汤虽是气数已尽,五关之内必有精奇之士,不可不防备。当战者战,当攻者攻,其间军士须要演习阵图,方知进退之法,然后可破敌人。”随令军政官抬十阵牌放在台上:

一字长蛇阵 二龙出水阵

三山月兒阵 四门斗底阵

五虎巴山阵 六甲迷魂阵

七纵七擒阵 八卦阴阳子母阵 九宫八卦阵 十代明王阵

天地三才阵 包罗万象阵

子牙曰:“此阵俱按六韬之内,精演停当,军士方知进退之方。黄将军与邓将军、洪将军,你三位走一字长蛇阵。听砲响变以下诸阵,毋得错乱。”三将领令下台走此阵。正行之际,子牙传令,“点砲,化六甲迷魂阵。”竟不能齐。子牙看见,把三将令上台来,教之曰:“今日东征,非同小可,乃是大敌;若士卒教演不精,此是主将之羞,如何征伐!三位须是日夜操练,毋得怠玩,有乖军政。”三将领令下台,用心教习。子牙传令:“散操。众将打点,收拾东征。”翌日,子牙朝贺武王毕,子牙奏曰:“人马军粮皆一应齐备,请大王东行。”武王问曰:“相父将内事托与何人?”子牙曰:“上大夫散宜生可任国事,似乎可托。”武王又曰:“外事托与何人?”子牙曰:“老将军黄滚历练老成,可任军国重务。”武王大喜:“相父措处得宜,使孤欢悦。”武王退朝,入内宫见太姬,曰:“上启母后知道:今相父姜尚会诸侯于孟津,孩兒一进五关,观政于商,即便回来,不敢有乖父训。”太姬曰:“姜丞相此行,决无差失。孩兒可一应俱依相父指挥。”分付宫中治酒,与武王饯行。

翌日,子牙把六十万雄师竟出西岐。武王亲乘甲马,率御林军来至十里亭。只见众御弟排下九龙席,与武王、姜元帅饯行。众弟进酒武王与子牙用罢,乘吉日良辰起兵。此正是纣王三十年三月二十四日。起兵点起号砲,兵威甚是雄壮。

怎见得,有诗为证,诗曰: 征云蔽日隐旌旗,战士横戈纵铁骑。
飞剑有光来紫电,流星斜挂落金藜。
将军猛烈堪图画,天子威仪异所施。
漫道吊民来伐罪,方知天地果无私。 话说大势雄兵离了西岐,前往燕山,一路上而来,三军欢悦,百倍精神。行过了燕山,正往首阳山来。大队人马正行,只见伯夷、叔齐二人,宽衫,博袖,麻履,丝绦,站立中途,阻住大兵;大呼曰:“你是哪里去的人马?我欲见你主将答话。”有哨探马报入中军:“启元帅:有二位道者欲见千岁并元帅答话。”子牙听说,忙请武王并辔上前。只见伯夷、叔齐向前稽首曰:“千岁与子牙公,见礼了。”武王与子牙欠身曰:“甲胄在身,不能下骑。二位阻路,有何事见谕?”夷、齐曰:“今日主公与元帅起兵往何处去?”子牙曰:“纣王无道,逆命于天,残虐万姓,囚奴正士,焚炙忠良,荒淫不道,无辜吁天,秽德彰闻。惟我先王,若日月之照临,光于四方,显于西土,命我先王肃将天威,大勋未集。惟我西周诞及多方,肆予小子,恭行天之罚。今天下诸侯一德一心,大会于孟津,我武维扬,侵于之疆,取彼凶残,杀伐用张,于汤有光。此予小子不得已之心也。”夷、齐曰:“臣闻‘子不言父过,臣不彰君恶。’故父有诤子,群有诤臣,只闻以德而感君,未闻以下而伐上者。今纣王,君也,虽有不德,何不倾城尽谏,以尽臣节,亦不失为忠耳。况先王以服事殷,未闻不足于汤也。臣又闻‘至德无不感通,至仁无不宾服’。苟至德至仁在我,何凶残不化为淳良乎!以臣愚见,当退守臣节,体先王服事之诚,守千古君臣之分,不亦善。”武王听罢,停骖不语。子牙曰:“二位之言虽善,予非不知;此是一得之见。今天下溺矣,百姓如坐水火,三纲已绝,四维已折,天怒于上,民怨于下,天翻地覆之时,四海鼎沸之际。惟天矜民,民之所欲,天必从之。况夫天已肃命于我周,若不顺天,厥罪惟均。且天视自我民视,天听自我民听。百姓有过,在予一人。今予必往。如逆天不顺,非予先王有罪,惟予小子无良。”子牙左右将士欲行,见伯夷、叔齐二人言之不已,心上甚是不快。夷、齐见左右俱有不豫之色,众人挟武王、子牙欲行,二人知其必往,乃跪于马前,揽其辔,谏曰:“臣受先生养老之恩,终守臣节之义,不得不尽今日之心耳。今大王虽以仁义服天下,岂有父死不葬,援及干戈,可谓孝乎?以臣伐君,可谓忠乎?臣恐天下后世必有为之口实者。”左右众将见夷、齐叩马而谏,军士不得前进,心中大怒,欲举兵杀之。子牙忙止之曰:“不可。此天下之义士也。”忙令左右扶之而去,众兵方得前进。后伯夷、叔齐入首阳山,耻食周粟,采薇作歌,终至守节饿死。至今称之,犹有余馨,此是后事。不表。

且说子牙大势雄师离了首阳山,往前正发,正是:

腾腾杀气冲霄汉,簇簇征云盖地来。

子牙人马行至金鸡岭。岭上有一枝人马,打两杆大红旗,驻札岭上,阻住大兵。哨马报至军前:“启元帅:金鸡岭有一枝人马阻住,大军不能前进,请令定夺。”子牙传令:“安下行营。”升帐坐下,着探事军打探:“是哪里人马在此处阻军?”话犹未了,只见左右来报:“有一将请战。”子牙不知是哪里人马,忙传令问:“谁人见阵走一遭?”有左哨先行南宫适上帐应声曰:“末将愿住。”子牙曰:“首次出军,当宜小心。”南宫适领令上马,砲声大振,一马走出营前。见一将幞头铁甲,乌马长枪。怎见得,有赞为证,赞曰:

将军如猛虎,战骑可腾云。铁甲生光艳,皁服衬龙文。赤胆扶真主,忠肝保圣君。西岐来报效,趕驾立功勋。子牙逢此将,门徒是魏贲。 南宫适问曰:“你是哪里无名之兵,敢阻西岐大军?”魏贲曰:“你是保人?往哪里去?”南宫适答曰:“俺元帅奉天征讨而伐成汤,你敢大胆粗心,阻吾大队马!”大喝一声,舞刀直取。此将手中枪赴面交还。两马相交,刀枪并举,战有三十回合。南宫适被魏贲直杀得汗流脊背,心下暗思:“才出兵至此,今日遇这员大将,若败回大营,元帅必定见责。”南宫适心上出神,不提防被魏贲大喝一声,抓住南宫适的袍带,生擒过马过。魏贲曰:“吾不伤你性命,快请姜元帅出来相见。”又把南宫适放回营来。军政官报入中军:“南宫适听令。”子牙传令:“令来。”南宫适上帐,将“被擒放回,请元帅定夺”说了一遍。子牙听得大怒曰:“六十万人马,你乃左哨首领官,今一旦先挫吾锋,你还来见我?”喝左右:“绑出辕门,斩讫报来!”左右随将南宫适推出辕门来。魏贲在马上,见要斩南宫适,在马上大叫曰:“刀下留人!只请姜元帅相见,吾自有机密相商!”军政官报入帐中:“启老爷:那人在辕门外,叫‘刀下留人,请元帅答话,自有机密相商。’”子牙大骂:“匹夫擒吾将而不杀,反放回来,如今又在辕门讨饶!速传令摆队伍出行营!”砲声响处,大红宝纛旗摇,只见辕门下一对对都是红袍金甲,英雄威猛,先行官骑的是玉麒麟,赳赳杀气;哪吒登风火轮,昂昂眉宇;雷震子蓝面红发,手执黄金棍;韦护手捧降魔杵,俱是片片云光。正是:

盔山甲海真威武,一派天神滚出来。

话说子牙在四不相上问曰:“你是谁人,请吾相见?”魏贲见子牙威仪整饬,兵甲鲜明,知其兴隆之兆,乃滚鞍下马,拜伏道傍,言曰:“末将闻元帅天兵伐绪,特来麾下,欲效犬马微劳,附功名于竹帛耳。因未见元帅真实,末将不敢擅入。今见元帅士马之精,威令之严,仪节之盛,知不专在军威而在于仁德也。末将敢不随鞭坠镫,共伐此独夫,以泄人神之愤耶。”子牙随令进营。魏贲上帐,复拜在地曰:“末将幼习枪马,未得其主,今逢明君与元帅,乃魏贲不负数载功夫耳。”子牙大喜。魏贲复跪而言曰:“启元帅:虽然南将军一时失利,望元帅怜而赦之。”子牙曰:“南宫适虽则失利,然既得魏将军,反是吉兆。”传令:“放来。”左右将南宫适放上帐来。南宫适谢过子牙。子牙曰:“你乃周室元勋,身为首领,初阵失机,现当该斩;奈魏贲归周,乃先凶而后吉。虽然如此,你可将左哨先行印与魏贲,你自随营听用。”即时将魏贲挂补了左哨。彼时南宫适交代印绶毕。子牙传令起兵。不表。

且说只因张山阵亡,飞报至汜水关,韩荣已知子牙三月十五日金台拜将,具本上朝歌。那日微子看本,知张山阵亡,洪锦归周,忙抱本入内庭,见纣王,具奏张山为国捐躯。纣王大骇:“不意姬发猖獗至此!”忙传旨意,鸣钟鼓临殿。百官朝贺。纣王曰:“今有姬发大肆猖獗,卿等有何良谋可除西土大患?”言未毕,班中闪出中大夫飞廉,俯伏奏曰:“姜尚乃昆仑左术之士,非堂堂之兵可以擒剿。陛下发诏,须用孔宣为将。他善能五行道术,庶几反叛可擒,西土可剿。”纣王准奏,遣使命持诏往三山关来,一路无词。正是:

使命马到传飞檄,九重丹诏凤衔来。

话说使命官至三山关传:“接旨意。”孔宣接至殿上。钦差官开读诏旨。孔宣跪听宣读:

“诏曰:天子有征伐之权,将帅有阃外之寄。今西岐姬发大肆猖獗,屡挫王师,罪在不赦。兹尔孔宣,谋术两全,古今无两,允堪大将;特遣使赍尔斧、铖、旌旗,特专征伐。务擒首恶,剿灭妖人,永清西土,尔之功在社稷,朕亦与有荣焉。朕决不惜茅土之封,以赉有功。尔其钦哉!故兹尔诏。”

孔宣拜罢旨意,打发天使回朝歌,连夜下营,整点人马,共是十万。即日拜宝纛旗,离了三山关,一路上晓行夜住,饥餐渴饮。在路行程,也非一日。那日探马报入中军:“有汜水关韩荣接元帅。”孔宣传令:“请来。”韩荣至中军打躬:“元帅此行来迟了。”孔宣曰:“为何迟了?”韩荣曰:“姜子牙三月十五日金合拜将,人马已出西岐了。”孔宣曰:“料姜尚有可能!我此行定拿姬发君臣解进朝歌。”分咐:“可速开关。”把人马催动前往西岐大道而来。不一日,至金鸡岭。哨探马来报:“金鸡岭下周兵已至,请令定夺。”孔宣传令:“将大营驻札岭上阻住周兵。”不知胜负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