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集卷三 楠将军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夜雨秋灯录    

作者: 《夜雨秋灯录》宣鼎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二集卷三 楠将军

  吾乡石梁镇,当元季,有古刹,为梁武帝所建。殿宇甚宏,院产尤沃,秃奴橐富,不知焚修而好淫,藏美妓于地窖中,外人不审也。  时正修缮,工匠满室。有漆工某,正操垩丹漆,忽睹梁上有光,倏一砖坠地,上有守宫二,睛赤髯苍,鳞爪沃雪,一瞥眼,已长尺有咫。正痴睨,忽闻人语曰:“此龙也。”守宫腾起,众争逸。工不及奔,伏几下,适蒙师供圣孔子木主,即戴于首,悚怖不敢动。闻雷声大震,雌电飞驰,云雾中,犹睹门外一青龙至,首横尺木,丹书若符,角杈,裹两黄绢。门小,龙首碍,因侧角蜿蜒入。门内守宫突化为小龙,若迎迓戴尺木者。略一转身,瓦砾飞舞,视青龙攫宫脊宝瓶中珠,大如碗;两小龙各挟楠木梁,拍打若斗,屋宇楼阁一齐成齑粉。  少顷,雨霁,烟雾散,工晕而复苏,所戴木主,犹耸立不动,而庙则乌有,僧则更不可问。遍地积水浸瓦砾。走告市人,奔视之,唯正殿基陈设女子净桶莲舄数事而已。

  其雨之倾盆时也,远村见黑云如山,垂垂扑庙下,旋即腾上,犹约略见龙伸巨爪,持殿梁舞。旋闻甓湖边渔人云:“是日龙以双梁斗空际,移时,蓦然抛坠湖心,泛泛忽不见。”已而每逢阴雨,湖入则闻两木相撞声登登,止则天霁,验之不爽。由明季至昭代,梁在湖中,受日星精气,渐为厉虐。行人船遇一木如箭激赶,至则船碎。以至放船时,必预呼大楠将军,二楠将军,香帛礼祭之,始获免。时湖心更有巨瓮,不知何年沦入水,每夜,闻瓮中吸水吐水声,即雨。人以为湖中二怪。

  至道光某年,有渔人父子拉丝网。夜向晨,网重,轻易不能达岸,以为得大鱼甚夥。久之愈重,心急,欲弃网割缆则不舍,欲曳则船将覆。惶急间,忽上流来一官舫,男子数十人,皆箭衣窄袖,貌甚都。因大声呼救。官舫靠渔舟,互结缆,助曳其网,渔人两舟跳踯施力,误坠一履官舫中,不及捡,而网果轻。须臾曳起,掷岸上,官舫欲去,解所结缆。渔人将烹茗炊饼以酬,不受,匆匆去。渔父子餐已,天大明,私衷庆幸,以为获必胜常。及启,则并无寸鳞,唯一极大楠木,满身生绿苔如毛,隐隐有鳞甲纹,一头双孔若目,且有睛,知将化龙,亦不知何故罹于网。始审网之所以重也。因忆曩危急,诣岸上金龙四大王庙,焚顶酬神,视壁上所悬神船,淤泥水尽湿,草履亦在,益恍然悟神之冥助也。因送梁于庙庭。远迩闻之,莫不骇诧。  一日,示梦于寺僧曰:“吾兄弟成材于隋之开皇,落水于元季,行将化龙,上帝怒我虐行人,谴谪于此。吾弟逃,不敢再恣肆,然吾躯尚受三百年香火,幸无亵渎。”僧告于众,为之雕大王像,纹甚细。从此湖中无撞木,而瓮声如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