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列仙传   

作者: 汉·刘向撰;钱卫语释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《列仙传》2卷,原题西汉刘赂撰。收于《道藏》与《说郛》。 1、《列仙传》年代与作者考

《列仙传》的著作朝代和撰人,历来聚讼颇多,但一般都认为,非为西汉刘向所撰。陈振孙《书录解题》谓不似西汉文字。,必非向撰。黄伯思《东观余论》谓是书虽非向笔,而“事详语约,词不达意旨明润”,疑为东汉之作。《四库提要》其为魏晋间文士所为。余嘉锡《四库提要辩证》对本传有较详考证,谓“此书已盛行于东汉,”盖明帝以后,顺帝以前人之所作。而本书托于刘向,《汉志》无著录,但晋葛洪《抱朴子》及〈神仙传〉序均曾方及此书。

2、《列仙传》版本 本传历代版本较多,或有载72传者,或有无赞文者,各种版本在文字上亦有异同。《道藏》本载仙传70则,自神农时雨师赤松子至汉为河间王治瘕之玄欲止。传后各系一赞,编末又为总赞一道,与《四库》本同。《四库提要》疑赞乃晋郭元祖撰。刘师培读《道藏》记称此本王子升传“桓良”,作“柏良”,必系据用作“柏”之本,则共源亦出宋刊。

《艺文类聚》、《太平卸览》等均引录传文。《去笈七签》卷108收录此传,亦自赤松子到玄俗,但仅48人,乃为其节本。

3、《列仙传》所收神仙 《道藏》本,《列仙传》收入三皇五帝到汉代神仙70位。

卷上40位如下:

(1)赤松子(神农时)(2)宁封子(黄帝时)(3)马师皇(黄帝时)(4)赤将子舆(黄帝时)(5)黄帝(6)屋全(尧时)(7)容成公(黄帝时)(8)方回(尧时)(9)老子(周)(10)关令尹(周)(11)涓子(齐人)(12)吕尚(周)(13)啸父(西周)(14)师门(西周)(15)务光(夏)(16)仇生(汤)(17)彭祖()(18)邛疏(周)(19)介子推(晋)(20)马丹(晋)(21)平常 生(谷城乡人)(22)陆通(楚)(23)葛由(周成王时)(24)江妃二女(江汉之湄)(25)范蠡(越勾践)(26)琴高(宋)(27)寇先(宋)(28)王子乔(周)(29)幼伯子(周)(30)安期先生(秦始皇时)(31)桂父(象林人)(32)瑕丘仲(西宁人)(33)酒客(梁人)(34)任光)赵简子时)(35)萧史(秦穆公时)(36)祝鸡翁(洛人)(37)朱仲(汉)(38)修羊公(汉)(39)稷丘君(汉)(40)崔文子(太山人)

卷下30位如下:

(41)赤须子(秦穆公时)(42)东方朔(汉)(43)钩翼夫人(汉)(44)子(45)骑龙呜(46)主柱(47)园客(48)鹿皮公(49)昌容(50)溪父(51)山图(52)谷春(汉)(53)阴长生(54)毛女(秦始皇时)(55)子英(56)服闾(57)文宾(58)商丘子胥(59)子主(60)陶安公(61)赤斧(62)呼子先(63)负局先生(64)朱璜(汉)(65)黄阮丘(66)女丸(67)陵阳子明(68)邗子(69)木羽(70)玄俗

4、《列仙传》内容大要及影响

《列仙传》简述每位神仙之形迹,并有赞语,所述事迹,几乎皆与长生仙去、神通变化诸方术有关,反映出两汉时期神仙方士活跃情况。作者认为神仙实有,不过被后代人“因迹托虚,寄空为实:,才使疑惑。经书不载神仙事,是因为神仙不是常有的,然而不常有并非就等于没有,故不可弃,这就是作者著书的目的。书中不和仙传为道教徒和文人墨客传诵、引用 铺陈,为后世道教神仙故事的重要来源之一。尤其黄帝等故事,多被引用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  赤松子

  赤松子者,神农时雨师也。服水玉以教神农,能入火自烧。往往至昆仑山上,常止西王母石室中,随风雨上下。炎帝少女追之,亦得仙,俱去。至高辛时,复为雨师。今之雨师本是焉。眇眇赤松,飘飘少女。接手翻飞,泠然双举。纵身长风,俄翼玄圃。妙达巽坎,作范司雨。

  【译文】赤松子是神农时主管雨的官。他服食水晶,把它教给神农,能够在烈火中任火烧烤。赤松子常常去昆仑山上,在西王母的石室里歇息,随风雨自由上下。炎帝(神农)的小女儿追随他学道,也成了神仙,和赤松子一起飞去。到高辛帝的时候,赤松子又重新成为掌管雨的官。如今的雨师之职,就是据此设置的。精妙赤松子,飘飘炎帝女。携手游霄汉,轻盈双飞举。纵身驾长风,展翅昆仑圃。神通又广大,为民掌管雨。

  宁封子

  宁封子者,黄帝时人也,世传为黄帝陶正。有人过之,为其掌火,能出五色烟,久则以教封子。封子积火自烧,而随烟气上下,视其灰烬,犹有其骨。时人共葬于宁北山中。故谓之宁封子焉。奇矣封子,妙禀自然。铄质洪炉,畅气五烟。遗骨灰烬,寄坟宁山。人睹其迹,恶识其玄。

  【译文】宁封子是黄帝时人,是黄帝时世代相袭掌制陶之事的官。有人来拜访他,替他烧陶窑的火,能够冒出带五种色彩的烟。后来那人把这个方法教给了封子,封子把柴火聚集在一起来烧自己,身体能随烟升降。人们观看烧剩的灰烬,还可见到封子的骸骨。当时人们便一起把封子的骸骨葬在宁北山中,因此后人称他为宁封子。神奇宁封子,玄妙出自然。身熔大火炉,气畅五彩烟。灰中存残骨,坟寄宁北山。人只见遗迹,哪知其事玄。  马师皇

  马师皇者,黄帝时马医也。知马形生死之诊,治之辄愈。后有龙下,向之垂耳张口,皇曰:“此龙有病,知我能治。”乃其下口中,以甘草汤饮之而愈。后数数有龙出其波,告而求治之。一旦,龙负皇而去。师皇典马,厩无残驷。精感群龙,术兼殊类。灵虬报德,弥鳞衔辔。振跃天汉,粲有遗蔚。

  【译文】马师皇是黄帝时的马医。他熟悉马的形体结构,能使马起死回生,经他治过的马,没有不痊愈的。后来,有龙从天而降,向马师皇垂着耳朵,张着大口。马师皇说:“这条龙有病,知道我能治好它。”于是,马师皇对龙的下唇内侧进行针灸,又用甘草熬汤让龙喝下,很快就治好了龙的病。后来,屡屡有龙下来,请求马师皇治病。一天早上,有条病愈的龙载着师皇游向天宇。马师皇主管医马,厩内无病残马匹。精湛医术惊群龙,救死扶伤兼异类。灵龙有心报恩德,收敛鳞甲供驾驭。奋力腾跃入云霄,美名长存留芳菲。

  赤将子舆  赤将子舆者,黄帝时人。不食五谷,而百草花。至尧帝时,为木工。能随风雨上下,时时于市中卖缴,亦谓之缴父云。蒸民粒食,熟享遐祚。子舆拔俗,餐葩饮露。身风雨,遥然矫步。云中可游,性命可度。  【译文】赤将子舆是黄帝时候的人。他不吃五谷,而专吃百草的鲜花。到尧帝时,担任木工之职。他能随风雨上下自如,常常在集市上卖生丝绳,因此,人们又称他为“缴父”。百姓吃五谷,熟食祈长福。子舆独脱俗,食花饮清露。纵身风雨中,远行又高步。云天可任游,寿岂可计度?

  黄 帝

  黄帝者,号曰轩辕。能劾百神,朝而使之。弱而能言,圣而预知,知物之纪。自以为云师,有龙形。自择亡日,与群臣辞。至于卒,还葬桥山,山崩,柩空无尸,唯剑舄在焉。仙书云:黄帝采首山之铜,铸鼎于荆山之下,鼎成,有龙垂胡髯下迎帝,乃升天。群臣百僚悉持龙髯,从帝而升,攀帝弓及龙髯,拔而弓坠,群臣不得从,望帝而悲号。故后世以其处为鼎湖,名其弓为乌号焉。神圣渊玄,邈哉帝皇。莅万物,冠名百王。化周六合,数通无方。假葬桥山,超升昊苍。

  【译文】黄帝号为轩辕,能审断各种神灵的功过,百神都朝拜黄帝并听从黄帝的调遣。黄帝初生就会说话,聪慧特达能预见未来,知道万物的兴衰更替之数。他自称是云师。形体像天上的龙。自己选择死亡的日期,向朝中的群臣辞别。黄帝死后,被安葬在桥山中,不久桥山崩塌,黄帝的棺中却没有尸体,只有他的佩剑和鞋子在里面。神仙书说:黄帝在首山上采铜,在荆山下铸鼎,鼎铸成了,有龙垂着胡须来迎接黄帝,黄帝于是骑龙升天。群臣百官都抓住龙须和黄帝的大弓,想跟从黄帝升天,但龙须脱落了,弓也掉下地来,因此,群臣不能跟从,就在地上仰望黄帝而悲痛地号哭。后世就把黄帝升天的地方叫做鼎湖,把黄帝的弓叫做乌号。圣明深邃玄妙,悠悠远古帝皇。暂时君临万物,名列百王之上。变化周遍天下,理数精通微芒。假身托葬桥山,真灵升入上苍。

  者,槐山采药父也,好食松实,形体生毛,长数寸,两目更方,能飞行逐走马。以松子遗尧,尧不暇服也。松者,简松也。时人受服者,皆至二三百岁焉。饵松,体逸眸方。足蹑鸾凤,走超腾骧。遗赠尧门,贻此神方。尽性可辞,中智宜将。

  【译文】是槐山中采药的人,爱吃松子,遍身长毛,长达数寸,两眼变成方形,能疾步如飞追逐奔马。他拿松子赠给尧帝,可尧帝没功夫服用它。所采松子,出自简松,当时人们凡吃了这种松子的,都能活到二三百岁。采食松子,身体轻眼珠方。脚踏鸾鸟彩凤,奔走超越腾骧。遗赠尧帝松实,留此神奇医方。保全天性者自可不用,常人当服此调养。

  容成公

  容成公者,自称黄帝师,见于周穆王,能善辅导之事。取精于玄牝,其要谷神不死,守生养气者也。发白更黑,齿落更生。事与老子同,亦云老子师也。容成,专气致柔。得一在昔,含光独游。道贯黄庭,伯阳仰俦。玄牝之门,庶几可求。

  【译文】容成公,自称是黄帝的老师。后又出现于周穆王时期,善于辅助、劝导之事。他从天地万物的本源中获取精髓,其要领是使心性空虚,以达到不老不死的境界,这就是所谓的守生养气。容成公头发白了能变黑,牙齿脱落可出新牙。他的事迹与老子的故事大致相同,也有人说他是老子的老师。勤勉不倦容成公,固守纯气达顺柔。早早修得纯道后,藏匿才智独遨游。道气贯通天地中,伯阳仰慕随其后。天地万物的本源,或许真能够追求。

  方 回

  方回者,尧时隐人也。尧聘以为闾士,炼食云母,亦与民人有病者。隐于五柞山中。夏启末为宦士,为人所劫,闭之室中,从求道。回化而得去,更以方回掩封其户。时人言,得回一丸泥涂门,户终不可开。方回颐生,隐身五柞。咀嚼云英,栖心隙漠。劫闭幽室。重关自廓。印改掩封,终焉不落。

  【译文】方回是尧时的隐士,尧请他掌管闾中政令。他烧炼并吞食云母,也替百姓治病。后来隐居在五柞山中。夏启末年,在宫廷中任小官,一次有人劫持他,把他关在密室里,要求他传道。方回却化身走出密室,并用自己名字为印,改封了密室的门。当时人们传言,只要用方回的一粒泥丸涂在门上,门就永远打不开。方回善养生,隐居五柞山。咀嚼云母片,栖神空荒间。被劫闭幽室,开锁若等闲。改印将门封,永世不可开。

  老 子

  老子姓李名耳,字伯阳,陈人也。生于殷,时为周柱下史。好养精气,贵接而不施。转为守藏史。积八十余年。史记云:二百余年时称为隐君子,谥曰聃。仲尼至周见老子,知其圣人,乃师之。后周德衰,乃乘青牛车去,入大秦。过西关,关令尹喜待而迎之,知真人也,乃强使著书,作《道德经》上下二卷。老子无为,而无不为。道一生死,迹入灵奇。塞兑内镜,冥神绝涯。德合元气,寿同两仪。

  【译文】老子,姓李名耳,字伯阳,陈国人。生于殷代,以后任周的柱下史。喜欢保养精气,注重吸纳而不外泄。后从柱下史转为守藏史,供职八十多年。史书记载说,老子二百多岁时被称作隐君子,谥号为聃。孔子到周见到老子,知道他是圣人,就拜他为师。后来周德衰颓,老子就乘青牛车离开周,去大秦国。途经西关,守卫西关的令官尹喜早就等候在那里迎接他,知道他是得道的真人,就强求他著书,老子就作《道德经》上下两卷。老子追求无为,无为而无不为。用道齐一生死,形迹出神入奇。闭目塞听内修,无上境界无思。得道合乎元气,长寿同于天地。

  关令尹

  关令尹喜者,周大夫也。善内学,常服精华,隐德修行,时人莫知。老子西游,喜先见其气,知有真人当过,物色而遮之,果得老子。老子亦知其奇,为著书授之。后与老子俱游流沙,化胡,服苣胜实,莫知其所终。尹喜亦自著书九篇,号曰《关令子》。尹喜抱关,含德为务。挹漱日华,仰玩玄度。候气真人,介焉独悟。俱济流沙,同归妙处。

  【译文】西关的令守尹喜,是周朝大夫,擅长神仙方术,常服天地间精华之气,涵养德性修持操行,当时没有人了解他。老子西游,尹喜事先就望见天空中气有异色,知道有得道真人要经过此地,望见异色之气拦住这位真人,果然遇见老子。老子也知道尹喜与众不同,就著书授给他。后来,尹喜和老子同游流沙,成佛,同吃胡麻籽,但没有人知道他们最终去了什么地方。尹喜自己也著书九篇,称之为《关令子》。尹喜把守西关,修养道德作为己务。下取太阳精华服食,仰头赏玩月中玉兔。望气迎候得道真人,玄机一人独悟。一起渡过流沙,同归玄妙之处。

  涓 子

  涓子者齐人也,好饵术,接食其精。至三百年乃见于齐,著《天人经》四十八篇。后钓于荷泽。得鲤鱼腹中有符,隐于宕山,能致风雨。受伯阳《九仙法》。淮南山安,少得其文,不能解其旨也。其《琴心》三篇,有条理焉。涓老饵术,享遐纪。九仙既传,三才乃理。赤鲤投符,风雨是使。拊琴幽岩,高栖遐峙。

  【译文】涓子是齐国人。喜欢服食养气之术,吸食日月精华。过了三百年,竟在齐国出现,著《天人经》四十八篇。后来在荷泽钓鱼,在鲤鱼腹中得一符,于是隐居到宕山中,能呼风吹雨。受学老子的《九仙法》。淮南有个叫山安的人,年轻时得到《九仙法》一书,但不能理解书中的意思。涓子著的《琴心》三篇很有条理。涓子喜食气,享此无穷年。九仙经既传,三才始可研。红鲤送符,风雨听呼唤。弹琴幽岩上,高隐深山巅。

  吕 尚  吕尚者冀州人也。生而内智,预见存亡。避纣之乱,隐于辽东四十年。适西周,匿于南山,钓于溪。三年不获鱼,比闾皆曰:“可已矣。”尚曰:“非尔所及也。”已而,果得兵钤于鱼腹中。文王梦得圣人,闻尚,遂载而归。至武王伐纣,尝作阴谋百余篇。服泽芝地髓,具二百年而告亡。有难而不葬,后子葬之,无尸,唯有《玉钤》六篇在棺中云。吕尚隐钓,瑞得鳞。通梦西伯,同乘入臣。沈谋籍世,芝体炼身。远代所称,美哉天人。  【译文】吕尚是冀州人,生下来就聪明睿智,能预见存亡大事。为躲避商纣时的乱世,他在辽东隐居了四十年。后来西行到了周的封地,隐居终南山中,在溪边钓鱼。他几年没有钓到一条鱼,邻居们劝他说:“应该作罢了。”他却回答说:“这不是你们所能知道的。”不久,果然钓到鱼,并在鱼腹中得到兵书。周文王梦见得到圣人,听说了吕尚其人,就用车把他载回朝中。武王伐纣时,吕尚曾著用兵计谋一百多篇。他服食荷花、枸杞等植物,活了二百岁才死。死后遇意外之事不能下葬,后来他的儿子吕安葬他。发现没有尸体,只有兵书六篇在棺中。吕尚隐居垂钓,遇祥瑞得赤鳞。通梦西伯姬昌,同归入朝作臣。谋略流传后世,服食泽芝养身。世世代代赞美,简直天上仙人。  啸 父  啸父者,冀州人也。少在西周市上补履,数十年人不知也。后奇其不老,好事者造求其术,不能得也。唯梁母得其作火法。临上三亮,上与梁母别,列数十火而升西,邑多奉祀之。啸父驻形,年衰不迈。梁母遇之,历虚启会。丹火翼辉,紫烟成盖。眇企升云,抑绝华泰。

  【译文】啸父是冀州人。年轻时在西周集市上以补鞋为生,几十年来不被人们所了解。后来,人们发现他总不老,觉得十分奇怪,于是就有好事的人登门访求他的长生术,但都没能得到啸父的指点。只有一个叫梁母的人,得到了他的作火升天法。作火时,只见亮光闪烁几下,人便随光而起。他在空中与梁母告别,周围排列着数十道火光向西天而去。后来,当地百姓多把他当作神奉祀。啸父青春常驻,年老身体不衰。梁母遇他作火,凌空壶盖启开。红火放射光辉,紫烟集成车盖。徐徐升入云端,高高超出华泰。

  师 门

  师门者,啸父弟子也,亦能使火,食桃李葩。为夏孔甲龙师,孔甲不能顺其意,杀而埋之外野。一旦,风雨迎之,讫,则山木皆焚。孔甲祠而祷之,还而道死。师门使火,赫炎其势。乃豢虬龙,潜灵隐惠。夏王虐之,神存质毙。风雨既降,肃尔高逝。

  【译文】师门是啸父的弟子,也能够作火升空,吃桃李的鲜花。后来替夏王孔甲养龙,孔甲对他不满意,就把他杀了埋在郊野。一天早上,风雨来迎接他,他走后,山上的草木便烧光了。孔甲去山上立祠祭祀他,在回来的路上就死了。师门善使火,焰烈火势旺。养龙事孔甲,聪慧却隐藏。夏王施暴虐,体毙神未亡。一旦风雨降,倏忽以高翔。

  务 光

  务光者,夏时人也。耳长七寸,好琴,服蒲韭根。殷汤将伐桀,因光而谋。光曰:“非吾事也。”汤曰:“孰可?”曰:“吾不知也。”汤曰:“伊尹何如?”曰:“强力忍诟,吾不知其他。”汤既克桀,以天下让于光,曰:“智者谋之,武者遂之,仁者居之,古之道也。吾子胡不遂之!”光辞曰:“废上非义也,杀人非仁也,人犯其难,我享其利,非廉也。吾闻非义不受其禄,无道之世不践其位,况于尊我,我不忍久见也。”遂负石自沉于蓼水,已而自匿。后四百余岁,至武丁时,复见。武丁欲以为相,不从。逼不以礼,遂投浮梁山,后游尚父山。务光自仁,服食养真。冥游方外,独步常均。武丁虽高,让位不臣。负石自沉,虚无其身。  【译文】务光是夏朝时候人。耳朵长七寸,喜爱弹琴,吃菖蒲和韭菜的根。汤将要讨伐夏桀,同务光商议谋划。务光说:“这不是我应做的事。”汤说:“谁可以胜任?”务光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汤说:“伊尹怎么样?”务光回答说:“伊尹勉强自己忍受耻辱,别的我就不知道了。”汤战胜夏桀以后,要把天下让给务光,说:“有智慧的人谋划占有天下,有武力的人实现这一计划,有仁德的人统治天下,这是古来就有的道理,您何不顺其自然呢!”务光拒绝说:“废掉君主是不义之举,屠杀百姓非仁德之功,别人作事犯难,我坐享其利,是不知廉耻。我听说,不合道义的奉禄不能接受,身处无道乱世不能居职做官,何况要使我高居尊位,我不忍心久活于世。”于是身背大石自沉到蓼水里,随即消失了。四百多年以后,到商王武丁时,务光又出现了。武丁想请他为相,务光不愿意。武丁不以礼相请而硬逼,务光就逃到浮梁山中,后来又漫游在尚父山中。务光怀抱仁德,服食修养真性。远离世俗之外,造化之中独行。武丁贵为君王,让位不愿作臣。负石自沉蓼水,务光匿迹灭身。  仇 生  仇生者,不知何所人也。当殷汤时,为木正三十余年,而更壮。皆知其奇人也,咸共师奉之。常食松脂,在尸乡北山上,自作石室。至周武王,幸其室而祀之。异哉仇生,靡究其向。治身事君,老而更壮。灼灼容颜,怡怡德量。武王祠之,北山之上。

  【译文】仇生,不知是什么地方人。在殷汤的时候,做了三十多年管理匠作的官,年老了却变得更加健壮。人们都知道他是个奇异的人,一齐尊奉他为老师。他常吃松脂,在尸乡的北山上,自己开凿了一个石室居住。到周武王时,武王亲临石室察看,并奉祀仇生。仇生这人真奇异,一生行踪从不定。修身养性事君王,年老精力更旺盛。神彩奕奕好容颜,和颜悦色有德行。武王尊崇亲祭祀,尸乡故地北山顶。

  彭 祖

  彭祖者,殷大夫也。姓名铿,帝颛顼之孙陆终氏之中子,历夏至殷末八百余岁。常食佳芝,善导引行气。历阳有彭祖仙室,前世祷请风雨,莫不辄应。常有两虎在祠左右,祠讫,地即有虎迹,云后升仙而去。遐哉硕仙,时唯彭祖。道与化新,绵绵历古。隐伦玄室,灵著风雨。二虎啸时,莫我猜侮。

  【译文】彭祖是殷朝的大夫,姓名铿,颛顼帝的孙子陆终氏的第三子。他经历了夏朝直到殷朝末年,活了八百多岁。常吃桂花和芝草,善于运气内修等养生之术。历阳山中有彭祖的仙室,历代人们在室前祈求风雨,没有不立时应验的。常有两只虎在室门左右奉侍着,人们祭祀完毕,就能看到虎的脚印。听说后来两只虎也成仙升天了。远古大神仙,其名叫彭祖。道行与造化日新,经历悠悠千古。隐居幽深的石室,显灵在祈风求雨。祠前两虎常咆哮,谁敢猜疑轻侮?

  邛 疏

  邛疏者,周封史也。能行气炼形。煮石髓而服之,谓之石钟乳。至数百年,往来入太室山中,有卧石床枕焉。八珍促寿,五石延生。邛疏得之,炼髓饵精。人以百年,行迈身轻。寝息中岳,游步仙庭。  【译文】邛疏,是周朝的史官,能够运内气修炼身体。他烧煮石髓服食,这种石髓被称作石钟乳。几百年后,他往来于太室山中,山中有他的石床和石枕。八珍使人短寿,五石可以延生。邛疏得此道理,煮石服食其精。虽逾百岁高龄,步履矫捷身轻。养息嵩山之中,游戏漫步仙庭。

  介子推

  介子推者,姓王名光,晋人也。隐而无名,悦赵成子,与游。旦有黄雀在门上,晋公子重耳异之。与出居外十余年,劳苦不辞。及还,介山伯子常晨来呼推曰:“可去矣。”推辞母入山中,从伯子常游。后文公遣数千人,以玉帛礼之,不出。后三十年,见东海边,为王俗卖扇。后数十年,莫知所在。王光沉默,享年遐久。出翼霸君,处契玄友。推禄让勤,何求何取。影介山,浪迹海右。  【译文】介子推,姓王名光,春秋时晋国人。隐居不仕而不为人知。他喜欢赵成子,常与他来往。每天早上都有黄雀停在他家的门上,晋公子重耳觉得介子推是个不平常的人。后来,介子推跟随重耳出亡十几年,不辞劳苦。等到回国以后,有一天早晨介山的伯子常来叫他说:“可以离去了。”介子推就辞别母亲到介山去了,跟伯子常一道往来。后来,晋文公派了几千人,带着玉帛,对他以礼相待,介子推坚持不出山。此后又过了三十年,出现在东海边,替一个叫王俗的人卖扇子。又过了几十年,再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了。介推深沉幽居,享有久远年寿。离家辅佐霸业,隐居契合道友。推让利禄功劳,于世无所取求。隐身遁形介山,浪迹东海之滨。

  马 丹

  马丹者,晋耿之人也。当文侯时,为大夫。至献公时,复为幕府正。献公灭耿,杀恭太子,丹乃去。至赵宣子时,乘安车入晋都,候诸大夫。灵公欲仕之,逼不以礼,有迅风发屋,丹入回风中而去。北方人尊而祠之。马丹官晋,与时隆。事文去献,显没不穷。密网将设,从礼迅风。杳然独上,绝迹玄宫。

  【译文】马丹是春秋时晋国的耿地人。在晋文侯时是个大夫。到晋献公时,重新做官,为幕府衙署的长官。晋献公灭掉耿国,杀害了太子申生,马丹就辞官而去。到赵宣子执政时,他乘坐独马小车进入晋都城,拜访故旧同僚。灵公想让他做官,对他强逼,不以礼请,突然有一阵疾风掀开了屋顶,马丹走进旋风,乘风而去。北方百姓都尊崇奉祀他。马丹在晋国为官,随时世进退衰荣。事文王离献公,或仕或隐身不窘。罗网将要张设,依礼遁入疾风。杳渺长空独上,踪迹不留玄宫。  平常生

  谷城乡平常生者,不知何所人也。数死复生,时人以为不然。后大水出,所害非一。而平辄在缺门山头大呼言:“平常生在此!”云复水雨五日必止。止则上山求祠之,但见平衣帔革带。后数十年,复为华阴门卒。谷城妙匹,谲达奇逸。出生入死,不恒其质。玄化忘形,贵贱奚恤。暂降尘,终腾云室。

  【译文】住在谷城乡的平常生,不知道他是什么地方人,几次死而复生,当时人们都不相信有这种事。后来发大水,被水淹死的人不计其数。平常生却在缺门山顶上大声呼喊:“平常生在此!”并说再有五天雨水必然停止。水退后,人们上山寻找平常生,要祭祀他,却只发现平常生的衣服、披风和皮带。此后又过了几十年,平常生又做了戍守华阴城门的士卒。谷城奇异士,多变妙达神。人死又复生,身体无定形。变化忘形骸,贵贱何足论。暂临人世间,最终升入云。  陆 通

  陆通者,云楚狂接舆也。好养生,食橐庐木实及芜菁子。游诸名山,在蜀峨嵋山上,世世见之,历数百年去。接舆乐道,养性潜辉。风讽尼父,谕以凤衰。纳气以和,存心以微。高步灵岳,长啸峨嵋。

  【译文】陆通,就是楚国狂人接舆。喜爱养生之道,吃橐庐木的果实和芜菁籽。他游历各大名山,在蜀地峨嵋山上,世代都能见到他,过了几百年才离去。陆通喜欢修道,养性收藏光辉。微言讽谏孔子,劝谕周德已衰。纳气调和体性,保存本心精微。游历仙山灵岳,放声长啸峨嵋。  葛 由

  葛由者,羌人也。周成王时,好刻木羊卖之。一旦骑羊而入西蜀,蜀中王侯贵人追之上绥山。绥山在峨嵋山西南,高无极也,随之者不复还,皆得仙道。故里谚曰:“得绥山一桃,虽不得仙,亦足以豪。”山下立祠数十处云。木可为羊,羊亦可灵。灵在葛由,一致无经。爰陟崇绥,舒翼扬声。知术者仙,得桃者荣。  【译文】葛由是羌族人。周成王时,他喜欢雕刻木头羊去卖。一天,他骑着木刻的羊来到西蜀,蜀中的王侯以及其他达官贵人都跟着他上了绥山。绥山在峨嵋山的西南,非常高峻。跟着他的人没有再回来,都得道成仙。因此民间谚语说:“若得绥山一颗桃,不能成仙也称豪。”后人在绥山脚下为他建了几十处祠堂。刻木可以成羊,木羊也能通灵。通灵是因葛由,得道非一途径。登上高高的绥山,舒展肢体放歌声。精通道术者成仙,得到绥桃者身荣。

  江妃二女

  江妃二女者,不知何所人也。出游于江汉之湄,逢郑交甫。见而悦之,不知其神人也。谓其仆曰:“我欲下请其佩。”仆曰:“此间之人,皆习于辞,不得,恐罹悔焉。”交甫不听,遂下与之言曰:“二女劳矣。”二女曰:“客子有劳,妾何劳之有?”交甫曰:“橘是柚也,我盛之以笥,令附汉水,将流而下。我遵其旁,采其芝而茹之。以知吾为不逊,愿请子之佩。”二女曰:“橘是柚也,我盛之以,令附汉水,将流而下。我遵其旁,采其芝而茹之。”遂手解佩与交甫。交甫悦受,而怀之中当心。趋去数十步,视佩,空怀无佩。顾二女,忽然不见。灵妃艳逸,时见江湄。丽服微步,流生姿。交甫遇之,凭情言私。鸣佩虚掷,绝影焉追?

  【译文】江妃二女,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地方人。在江汉的岸边嬉游,遇上了郑交甫。郑交甫很喜欢她们,不知道她们是神女。交甫对自己的仆人说:“我想下车请求他们赠我玉佩。”仆人说:“这一带的人都善于言辞,恐怕你得不到玉佩,只落得后悔。”交甫不听劝告,就下车与二女搭话:“两位女子辛苦啦。”二女回答说:“客官您辛苦了,奴婢有什么辛苦的?”交甫接着说:“橘子啊柚子啊,我用方竹筐盛着,把它们浮在汉水上,它们将飘流而下。我沿着岸边,采食着一路的芝草。我知道我这样做不礼貌,但我实在想请求你们赐我玉佩。”二女回答说:“橘子啊柚子啊,我用圆竹筐盛着,让它们浮在汉水上,它们将顺流而下。我沿着岸边,采食着一路的芝草。”江妃说完就解下玉佩送给了交甫。交甫高兴地用手接了,把它藏在怀当中。转身刚走了几十步,再看玉佩,怀里已空,不见玉佩。回头看二女,忽然不见踪影了。神奇江妃美绝伦,不时出现江汉滨。华丽衣服轻盈步,明眸顾盼秋波生。交甫无意巧相遇,凭情爱将私愿请。锵锵玉佩虚相赠,踪影全无怎追寻?

  范 蠡  范蠡,字少伯,徐人也。事周师太公望,好服桂饮水。为越大夫,佐勾践破吴。后乘舟入海,变名姓,适齐,为鸱夷子。更后百余年,见于陶,为陶朱君,财累亿万,号陶朱公。后弃之,兰陵卖药。后人世世识见之。范蠡御桂,心虚志远。受业师望,载潜载惋。龙见越乡,功遂身返。屣脱千金,与道舒卷。  【译文】范蠡,字少伯,徐地人。他师事周文王、武王之师姜太公吕尚,喜好服用桂花和饮水。春秋末期,做越国的大夫,辅佐越王勾践灭了吴国。后来他乘小船入海,改换姓名,到了齐国,称为鸱夷子。又过了一百多年,出现于陶这个地方,称陶朱君。他经商致富,钱财累积上亿万,当时人称他为陶朱公。后来他又舍弃这些钱财,在兰陵卖药。后人世代都认识并碰见他。范蠡服用丹桂,心存清虚志远。受业周师姜尚,隐世真堪惋惜。潜龙出现古越地,大功告成便身返。抛弃千金如脱履,还身入道自舒卷。

  琴 高

  琴高者,赵人也。以鼓琴为宋康王舍人。行涓彭之术,浮游冀州涿(一作砀)郡之间二百余年。后辞,入涿水中取龙子,与诸弟子期曰:“皆洁斋待于水傍。”设祠,果乘赤鲤来,出坐祠中。日有万人观之。留一月余,复入水去。琴高晏晏,司乐宋宫。离世孤逸,浮沉涿中。出跃鳞,入藻清冲。是任水解,其乐无穷。

  【译文】琴高,是战国时赵国人。因善于弹琴做宋康王的宾客。他精通养生之道,浪游冀州和涿郡一带达二百多年。后来,他告别周围人们,说要入涿水里去取龙子,与他的弟子们约定说:“你们都洁身斋戒,在涿水岸边等我。”弟子在岸边立祠,琴高果然骑着红鲤从水中出来,坐到祠中,每天有成千上万的人前来观看。琴高在祠中逗留了一个多月,入涿水中去了。琴高道存柔顺,在宋国做司乐臣。脱离世事独超逸,浪游冀州涿郡中。出水乘红鲤,入水修饰身。唯任水解成仙,其乐无穷尽。  寇 先

  寇先者,宋人也。以钓鱼为业,居睢水旁百余年。得鱼,或放或卖或自食之。常着冠带,好种荔枝,食其葩实焉。宋景公问其道,不告,即杀之。数十年踞宋城门,鼓琴数十日乃去。宋人家家奉祀之。寇先惜道,术不虚传。景公戮之,尸解神迁。历载五十,抚琴来旋。夷俟宋门,畅意五弦。

  【译文】寇先是战国时宋国人。他以钓鱼为职业,在睢水岸边居住一百多年。他钓到鱼,有的放回水中,有的拿到集市上卖掉,有的自己吃。他经常戴着冠、系着腰带,喜爱栽荔枝,吃荔枝的花和果实。宋景公问他养生之道。他不告诉景公,景公就杀害了他。但此后几十年,人们却看见寇先一直在宋都的城门坐着,后来连续弹琴几十天才离去。宋国家家奉祀他。寇先珍惜道,道不随意传。宋景公杀掉他,形体化去精神变。经历五十年,弹琴又来还。踞坐宋国城门,尽情弹奏五弦。

  王子乔

  王子乔者,周灵王太子晋也。好吹笙,作凤凰鸣。游伊洛之间,道士浮丘公接以上嵩高山三十余年。后求之于山上,见桓良曰:“告我家,七月七日待我于缑氏山巅。”至时,果乘白鹤驻山头,望之不得到。举手谢时人,数日而去。亦立祠于缑氏山下,及嵩高首焉。妙哉王子,神游气爽。笙歌伊洛,拟音凤响。浮丘感应,接手俱上。挥策青崖,假翰独往。

  【译文】王子乔是周灵王的太子,名叫晋。喜欢吹笙,学凤凰的鸣叫。游戏于伊水和洛水之间,道士浮丘公牵着他的手上了嵩山,住了三十多年。后来,人们到山上来找他,他对桓良说:“请告诉我的家人,七月七日在缑氏山头上等我。”到了那天,王子乔果然乘着白鹤飞来,停在山顶之上,人们只能望见他却不能上到山顶。他举手向当时来看他的人致意,过了几天才飞去。人们在缑氏山的脚下和嵩山的顶上同时立祠奉祀他。奇妙王子乔,神游天地气度爽朗。吹笙伊水洛水间,拟音如凤凰歌唱。浮丘公受到感应,携手同把嵩山上。挥鞭策于青崖处,乘仙鹤独来独往。

  幼伯子

  幼伯子者,周苏氏客也。冬常着单衣,盛暑着襦,形貌秽异。后数十年更壮,时人莫知。世世来诫佑,苏氏子孙得其福力也。周客戢容,泯迹泥盘。夏服重纩,冬振轻纨。作不背本,义不独安。乃眷周氏,其艰难。

  【译文】幼伯子,是周代一户姓苏人家的门客。他冬天常穿着单衣服,酷暑天却穿着棉袄和棉裤,形貌污秽怪异。几十年过后,身体变得越加健壮,当时人都不知道他是异人。他一心劝诫帮助苏氏家族,苏门世代受到他的恩惠和保佑。周客掩藏真相,敛迹尘俗之间。夏天穿着夹棉衣,寒冬身着轻纱绢。行动不忘根本,怀道义身不独安。一心顾念周家,帮他子孙度艰难。

  安期先生  安期先生者,琊阜乡人也。卖药于东海边,时人皆言千岁翁。秦始皇东游,请见与语三日三夜,赐金璧度数千万。出于阜乡亭,皆置去,留书以赤玉舄一双为报,曰:“后数年求我于蓬莱山。”始皇即遣使者徐市、卢生等数百人入海,未至蓬莱山,辄逢风波而还。立祠阜乡亭海边十数处云。寥寥安期,虚质高清。乘光适性,保气延生。聊悟秦始,遗宝阜亭。将游蓬莱,绝影清泠。

  【译文】安期先生是琊阜乡人。在东海边卖药,当时人都说他是千岁老人。秦始皇东游,召见安期生并与他长谈了三天三夜,赐给他黄金和玉璧估计有几千万。安期先生走出阜乡亭,宝贝都放在亭内,留下一封信与一双赤玉鞋作答,信上写道:“几年以后到蓬莱山找我。”秦始皇就派使者徐市、卢生等几百人乘船下海,还没到蓬莱山,就遇大风大浪而被迫返回。后来人们在阜乡亭和海边建了十几处祠堂。空空渺渺安期生,除却尘累气高清。顺应时光随心性,保持和气延寿命。寄言点悟秦始皇,留下珍宝阜乡亭。将游仙境蓬莱山,苍茫大海灭踪影。

  桂 父

  桂父者,象林人也。色黑而时白时黄时赤,南海人见而尊事之。常服桂及葵,以龟脑和之,千丸十斤桂,累世见之。今荆州之南尚有桂丸焉。伟哉桂父,挺直遐畿。灵葵内润,丹桂外绥。怡怡柔颜,代代同辉。道播东南,奕世莫违。

  【译文】桂父是象林人。他肤色黑,但有时变白,有时变黄,有时变赤,南海人一见就尊崇对待他。他常服食桂花和葵花,并用龟脑与它们配制成桂丸,制一千粒用桂十斤,多少代人都见过这种丸子。如今荆州以南地区还有桂丸。伟大的桂父,卓然挺立边远地。灵奇葵花内润泽,用丹桂安抚外体。和颜又悦色,世世代代放光辉。道术遍布东南,累世无人违背。

  瑕丘仲

  瑕丘仲者,宁人也。卖药于宁百余年,人以为寿矣。地动舍坏,仲及里中数十家屋临水,皆败。仲死,民人取仲尸,弃水中,收其药卖之。仲披裘而从,诣之取药。弃仲者惧,叩头求哀,仲曰:“恨汝使人知我耳,吾去矣。”后为夫余胡王驿使,复来至宁。北方人谓之谪仙人焉。瑕丘通玄,谪脱其迹。人死亦死,泛焉言惜。遨步观化,岂劳胡驿。苟不睹本,谁知其谪。

  【译文】瑕丘仲是宁地人。在宁卖药一百多年,人们都认为他是个寿星。后来地震房屋被损坏,瑕丘仲和乡邻几十家房进了水,都坍塌了。瑕丘仲死去,有人把他的尸体丢到水中,收拾到他制的药拿去卖。瑕丘仲披着毛皮衣跟在后面,到那人跟前取回药。那个抛弃尸体的人很害怕,叩头求饶,瑕丘仲说:“我只是恨你让别人知道了我的真象而已,我要离开这里了。”后来,瑕丘仲作了扶余国国王的使者,又来到了宁地。北方人称瑕丘仲为谪仙人。瑕丘通于幽玄,谪降人间隐藏真迹。别人死他也死,泛尸水中不必怜惜。游观天地变化,哪肯辛辛苦苦做个胡人驿使。如不洞察本源,谁知他是谪仙。

  酒 客

  酒客者,梁市上酒家人也。作酒常美而售,日得万钱。有过而逐之,主人酒常酢败。穷贫,梁市中贾人多以女妻而迎之,或去或来。后百余岁来,为梁丞,使民益种芋菜,曰:“三年当大饥。”卒如其言,梁民不死。五年解印绶去,莫知其终焉。酒客萧,寄沽梁肆。何以标异,醇醴殊味。屈身佐时,民用不匮。解绂晨征,莫知所萃。

  【译文】酒客是大梁集市上酒家的佣工,他酿制的酒味道醇美容易销售,每天能给东家带来万钱的收入。后因过失而被赶走,从此这个酒家的酒就经常酸坏。酒客窘困贫穷。梁市上的商贾都愿把女儿嫁给他,接他去家中。酒客有时离开梁地,有时又回来。过了一百多年,他当了梁的郡丞。他让百姓多种芋头蔬菜,说:“三年之内要发生饥荒。”果然被他说中了,梁地的老百姓因此没有饿死。酒客任官五年就辞去,没有人知道他最终落到什么地方。酒客落魄困窘,寄身梁地酒肆中。以什么标奇立异?酒味醇厚与众不同。委身辅佐时世,百姓食用不穷。一旦辞官远行,没人知他所终。

  任 光

  任光者,上蔡人也。善饵丹,卖于都市里间,积八十九年,乃知是故时任光也。皆说如数十岁面颜,后长老识之,赵简子聘与俱归。常在桓梯山上,三世不知所在。晋人常服其丹也。上蔡任光,能炼神丹。年涉期颐,晔尔朱颜。顷适赵子,纵任所安。升轨桓梯,高飞云端。

  【译文】任光是上蔡人,善于服食丹药。他在城市和乡村卖丹药,达八十九年,人们才知道他就是过去的任光,都说他容颜看上去只像几十岁的人,后来有老人认出了他,赵简子恭请他一同回府。他常游于桓梯山上,几代以后,人们又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。晋国的人经常服用他炼的丹药。上蔡有个任光,善于炼制神丹。年纪超过百岁,鲜艳红润容颜。暂时往投赵鞅,纵情任性所安。游戏桓梯山上,高高飞升云端。

  箫 史  箫史者,秦穆公时人也。善吹箫,能致孔雀白鹤于庭。穆公有女,字弄玉,好之,公遂以女妻焉。日教弄玉作凤鸣,居数年,吹似凤声,凤凰来止其屋。公为作凤台,夫妇止其上,不下数年。一旦,皆随凤凰飞去。故秦人为作凤女祠于雍宫中,时有箫声而已。箫史妙吹,凤雀舞庭。嬴氏好合,乃习凤声。遂攀凤翼,参翥高冥。女祠寄想,遗音载清。

  【译文】箫史是秦穆公时人,善吹箫,能使孔雀、白鹤闻声飞落庭院。穆公有个女儿叫弄玉,喜欢箫史,穆公就把她嫁给了箫史。箫史每天教弄玉吹箫,模仿凤的叫声。这样过了几年,弄玉吹箫声与凤鸣声非常相似,凤凰听到箫声,都飞来停息在他们的屋上。穆公就替他们造了一座台,名为凤台。箫史夫妇居住台上达数年之久,一天早上,他们随着凤凰一同飞去。为此,秦国替弄玉在雍宫内造了一座祠堂,名为凤女祠,还时时能听到箫声在祠内回荡。箫史吹妙音,凤雀舞内庭。嬴女成佳配,秦宫学凤声。一旦攀凤翼,飞举入高冥。女祠寄遐想,遗音沥沥清。

  祝鸡翁

  祝鸡翁者,洛人也。居尸乡北山下,养鸡百余年。鸡有千余头,皆立名字。暮栖树上,昼放散之。欲引呼名,即依呼而至。卖鸡及子,得千余万。辄置钱去之吴,作养鱼池。后升吴山,白鹤孔雀数百,常止其傍云。人禽虽殊,道固相关。祝翁傍通,牧鸡寄。育鳞道洽,栖鸡树端。物之致化,施而不刊。

  【译文】祝鸡翁是洛地人,住在尸乡北山脚下,养鸡一百多年。鸡有一千多只,每只鸡都起了名字。这些鸡晚上栖息在树上,白天分散各处。如果要招引鸡,只需叫名字,鸡就应声而来。祝鸡翁卖掉鸡和小鸡,得钱上千万。他便把钱留在尸乡,去了吴国,在那里挖池养鱼。后来他又上了吴山,白鹤、孔雀几百只,经常聚集在他的身旁。人与禽兽虽不同,道使他们紧相连。祝翁博识旁通,养鸡任性寄欢。养鱼道也相合,将鸡栖息树端。万物变化之道,永行而不改变。

  朱 仲

  朱仲者,会稽人也,常于会稽市上贩珠。汉高后时,下书募三寸珠。仲读购书笑曰:“直值汝矣。”赍三寸珠诣阙上书。珠好过度,即赐五百金。鲁元公主复私以七百金,从仲购珠。仲献四寸珠,送置于阙即去。下书会稽征聘,不知所在。景帝时,复来献三寸珠数十枚,辄去,不知所之云。朱仲无欲,聊寄贾商。俯窥骊龙,扪此夜光。发迹会稽,曜奇咸阳。施而不德,历世弥彰。

  【译文】朱仲是会稽人,常在会稽的集市上贩卖宝珠。汉高后时,下诏书求购三寸大小的宝珠。朱仲读了诏书笑着说:“我的珠子正好遇上买主了。”他于是带着宝珠来到朝廷上书。朱仲的宝珠比规定的还好,高后当即赐他五百两黄金。鲁元公主又私下用七百两黄金,向朱仲购买宝珠。朱仲就献上四寸大的珠子,送去放在宫门就离去了。后来皇帝下诏书到会稽征聘朱仲,已经不知他的去向了。汉景帝时,朱仲又来到朝廷献三寸珠几十颗,献上就走了,不知去了什么地方。朱仲没有物欲,聊且寄迹贾商。俯身下视骊龙,手握宝珠夜光。发迹会稽集市,显奇西都咸阳。施德而不居德,历世名更显扬。

  修羊公

  修羊公者,魏人也。在华阴山上石室中,有悬石榻,卧其上,石尽穿陷。略不食,时取黄精食之。后以道干景帝,帝礼之,使止王邸中。数岁道不可得。有诏问:“修羊公能何日发?”语未讫,床上化为白羊,题其胁曰:“修羊公谢天子。”后置石羊于灵台上。羊后复去,不知所在。卓矣修羊,韬奇含灵。枕石大华,餐茹黄精。汉礼虽隆,道非所经。应变多质,忽尔隐形。

  【译文】修羊公是魏国故地人。在华阴山的石室中,有张悬空石床,修羊公睡在上面,石床都让他睡穿陷了。他不大吃东西,只是偶尔吃一点黄精。后来他凭道术干谒景帝,景帝对他以礼相待,让他住在诸侯王的官邸里。但过了几年仍未见他显道,景帝召道:“修羊公什么时候才能表现出道术?”话未说完,只见床上的修羊公化为白羊,并在胁部题有“修羊公谢天子”的字样,景帝命人将石羊放到灵台上面。后来石羊离去了,不知落在什么地方。卓越不凡修羊公,内藏神通灵性。太华山中睡石床,他只服食黄精。汉皇礼待虽隆重,道术不可经营。随机变化多方,瞬间隐去原形。  稷丘君

  稷丘君者,太山下道士也。武帝时,以道术受赏赐。发白再黑,齿落更生。后罢去。上东巡太山,稷丘君乃冠章甫,衣黄衣,拥琴来迎,拜武帝,指帝:“陛下勿上也,上必伤足指。”及数里,右足指果折。上讳之,故但祠而还。为稷丘君立祠焉,为稷承奉之云。稷丘洞彻,修道灵山。炼形濯质,变白还年。汉武行幸,携琴来延。戒以升陟,逆睹未然。

  【译文】稷丘君是泰山下的道士,汉武帝时,他因道术高明而受到赏赐。他头发白了能变黑,牙齿脱落能再生。后来他辞别武帝回到泰山下,武帝东巡泰山,稷丘君戴着缁布冠,穿着黄色道袍,抱着琴出迎武帝。他拜完武帝,手指点泰山对武帝说:“陛下请不要上山,上山必伤脚趾。”武帝不听,才上去几里路,右脚趾果然折伤了。皇上忌讳此事,因此只在山下祭祀一番就回驾了。后来替稷丘君在泰山下建了祠堂,设稷奉祀他。稷丘深明通达,修道神灵之山。炼形养身涤秽垢,肤色变白年寿延。武帝巡行泰山,稷丘抱琴出迎。谏阻登高攀险,事先已见祸患。

  崔文子

  崔文子者,太山人也。文子世好黄老事,居潜山下,后作黄散赤丸,成石父祠,卖药都市,自言三百岁。后有疫气,民死者万计,长吏之文所请救。文拥朱幡,系黄散以徇人门。饮散者即愈,所活者万计。后去,在蜀卖黄散。故世宝崔文子赤丸黄散,实近于神焉。崔子得道,术兼秘奥。气疠降丧,仁心攸悼。朱幡电麾,神药捷到。一时获全,永世作效。

  【译文】崔文子是泰山人,世代都喜欢道家的修炼之术。文子住在潜山之下,配制黄精散药和朱砂丹,并建了一座石父祠。他把制出的药拿到都市里去卖,自称已有三百岁的年纪。后来瘟疫流行,老百姓死亡数以万计,郡县长官到文子那里请他拯救百姓。崔文子手拿红色的小旗,系着黄精散药,巡行各家门户。吃了他的黄精散药的人,病很快就痊愈,被救活的人数以万计。后来,崔文子离开了潜山,在蜀地卖黄散。当时人们奉文子的赤丸和黄散为宝物,像敬奉神灵一样。崔文子修炼得道,道术秘密又深奥。瘟疫降下死亡灾,仁德之心忧伤悼。朱幡挥动迅如电,黄散神神药急送到。病人一时获痊愈,神药永世能奏效。

  赤须子

  赤须子,丰人也,丰中传世见之云。秦穆公时主鱼吏也,数道丰界灾害水旱,十不失一。臣下归向,迎而师之,从受业,问所长。好食松实、天门冬、石脂,齿落更生,发堕再出,服霞绝后。遂去吴山下,十余年,莫知所之。赤须去丰,爰憩吴山。三药并御,朽貌再鲜。空往师之,而无使延。顾问小智,岂识巨年?

  【译文】赤须子是丰县人,丰县人相传世代都见到过他。他本是秦穆公时主管渔业的官吏,多次预言丰县界内的水旱灾害,十次中没有一次失误。当时的大臣都归向他,把他迎去作老师,跟随他学习,请教他的特长。他喜欢吃松子、天门冬和石钟乳,牙齿掉了能够再生,头发掉了也能够再长出来,服霞修炼,没有后代。后来他去了吴山,又过了十多年,就没有人知道他到哪里去了。赤须子离开了丰县,于是栖隐到吴山。三种药物一同服用,衰老的容貌重美艳。人们徒劳地去拜他为师,却不能够使寿命长延。试问那些小智小慧,怎懂得仙人如何永年?

  东方朔

  东方朔者,平原厌次人也。久在吴中,为书师数十年。武帝时,上书说便宜,拜为郎。至昭帝时,时人或谓圣人,或谓凡人。作深浅显默之行,或忠言,或诙语,莫知其旨。至宣帝初,弃郎以避乱世,置帻官舍,风飘之而去。后见于会稽,卖药五湖。智者疑其岁星精也。东方奇达,混同时俗。一龙一蛇,岂豫荣辱?高韵冲霄,不羁不束。沉迹五湖,腾影#谷。  【译文】东方朔是平原厌次人。他长期寓居吴中,做了几十年私塾老师。武帝时,他上书言事,被封为郎官。到昭帝时,当时的人有的说他是圣人,有的说他是凡人。他的行为有时深藏不露,有时公然直行,有时尽忠进言,有时诙谐戏谈,竟没有人知道他意旨所在。到宣帝初年,他放弃郎官不做,以躲避乱世。他把官帽放在衙门里,风把它吹走了。后来他出现在会稽,又在太湖一带卖药。有智慧的人怀疑他是木星精气幻化而成。东方朔奇特旷达,混迹于当时的世俗。时而如龙腾飞,时而如蛇蛰伏,哪里会介意荣耀与屈辱?高情远韵直上云霄,自由自在不受约束。时而隐身在五湖,时而飞腾在日出之处。  钩翼夫人

  钩翼夫人者,齐人也,姓赵。少时好清净,病卧六年,右手拳屈,饮食少。望气者云:“东北有贵人气。”推而得之。召到,姿色甚伟。武帝披其手,得一玉钩,而手寻展,遂幸而生昭帝。后武帝害之,殡尸不冷,而香一月间。后昭帝即位,更葬之,棺内但有丝履。故名其宫曰钩翼。后避讳,改为弋庙。闱有神祠、阁在焉。婉婉弱媛,庙符授钩。诞育嘉嗣,皇祚惟休。武之不达,背德致仇。委身受戮,尸灭芳流。

  【译文】钩翼夫人是齐郡人,姓赵。她小时候喜欢清净,卧病在床六年,右手指掌拳缩,饮食很少。当时观望云气的人说:“东北方向有贵人气。”推算后找到了她。武帝下诏让她到了皇宫,发现她的容貌出众,掰开她拳缩的指掌,得到一个玉钩,而她的手不久也就伸展开了。于是她受到武帝宠幸,生下昭帝。后来武帝杀害了她,但她的尸体停放却不僵硬,而且香气弥漫达一月之久。昭帝即位后,将她改葬,发现棺内只剩下丝鞋。所以把她住过的宫室叫做钩翼宫。后来为了避讳,改称弋庙。后宫内有祠堂和楼阁。美貌娇弱的女子,庙号取名求合玉钩。生育了美好的后代,皇位因此保持永久。武帝不能通达事理,背弃德义导致怨仇。以身相托反被杀害,尸灭不见而芳香长留。  犊 子

  犊子者,邺人也。少在黑山,采松子、茯苓,饵而服之,且数百年。时壮时老,时好时丑,时人乃知其仙人也。常过酤酒阳都家。阳都女者,市中酤酒家女,眉生而连,耳细而长,众以为异,皆言此天人也。会犊子牵一黄犊来过,都女悦之,遂留相奉侍。都女随犊子出,取桃李,一宿而返,皆连兜甘美。邑中随伺,逐之出门,共牵犊耳而走,人不能追也。且还复在市中数十年,乃去见潘山下,冬卖桃李云。犊子山栖,采松饵苓。妙气充内,变白易形。阳氏奇表,数合理冥。乃控灵犊,倏若电征。  【译文】犊子是邺县人。他年轻时在黑山采集松子和茯苓,做成糕饼吃,将近几百年。他有时强壮有时衰老,有时英俊有时丑陋,当时的人才知道原来他是仙人。他经常到卖酒的阳都家去。阳都的女儿,是集市中卖酒人家的女儿,两道眉毛生下来就连在一起,耳朵又细又长,人们觉得她长相奇特,都说她是天上的仙人。犊子牵着一头小黄牛来到她家,阳都女喜欢他,就把他留下来,与他做了夫妻。阳都女跟随犊子出去摘取桃李,过了一夜才回来,所摘的桃李连根蒂都甜美。同乡的人跟随侦察他们,把他们逐出城门,他们就一起牵着小牛的耳朵走了,人们追不上他们。后来他们又在集市中生活了几十年,才离开又出现在潘山下,冬天仍在卖桃李。犊子隐居在山中,采集松子和茯苓。精气充满体内,能使肤色变白体易形。阳都女儿相貌特异,道合自然理玄深。牵着灵异的黄犊离去,迅如闪电划过苍。

  骑龙鸣  骑龙鸣者,浑亭人也。年二十,于池中求得龙子,状如守宫者十余头。养食,结草庐而守之。龙长大,稍稍而去。后五十余年,水坏其庐而去。一旦,骑龙来浑亭,下语云:“冯伯昌孙也。此间人不去五百里,必当死。”信者皆去,不信者以为妖。至八月,果水至,死者万计。骑鸣养龙,结庐虚池。专至俟化,乘云骖螭。纡辔故乡,告以速移。洞镜灾祥,情眷不离。

  【译文】骑龙鸣是浑亭人。他二十岁的时候,在池塘中捕到小龙,形状很像壁虎,有十几条。他把小龙饲养起来,并且盖了一间草屋来守护它们。龙长大后,渐渐都离池而去。后来过了五十多年,大水冲毁了他的草屋,他也离开了。有一天,他骑龙来到浑亭上空,对下面的人说:“我是冯伯昌的孙子。这里的人不离开五百里,一定会死。”相信他的人都离开了。不相信的以为他是妖怪。到了八月,大水果然来到,淹死的人成千上万。骑龙鸣饲养龙子,结草为庐,掘地为池。精诚专一等待变化,云中乘龙腾空而起。故乡上空缓辔徐行,告诉人们迅速转移。洞察吉祥和灾异,恋乡之情不稍离。

  主 柱

  主柱者,不知何所人也。与道士共上宕山,言此有丹砂,可得数万斤。宕山长吏,知而上山封之。砂流出,飞如火,乃听柱取。为邑令章君明饵砂,三年得神砂飞雪,服之,五年能飞行,遂与柱俱去云。主柱同窥,道士精彻。玄感通山,丹砂出穴。荧荧流丹,飘飘飞雪。宕长悟之,终然同悦。

  【译文】主柱,不知是哪里人。他和道士一起上宕山,道士说这里有丹砂,能够得到几万斤。宕山县的县令知道后,就上山将山禁封了。丹砂流出来,像火焰一样迸飞,县令只得听任主柱取用。他为县令章君明冶炼丹砂,三年后炼得神砂飞雪。章君明吃了,五年后能够飞行,于是和主柱一起离开了。主柱和道士同看宕上,道士法术精微透彻。精神玄妙感应神山,丹砂迸飞流出洞穴。流丹光彩荧荧,白雪漫天飘飘。宕山县令翻然醒悟,终于一同向道。

  园 客

  园客者,济阴人也。姿貌好而性良,邑人多以女妻之,客终不取。常种五色香草,积数十年,食其实。一旦,有五色蛾止其香树末,客收而荐之,以布生桑蚕焉。至蚕时,有好女夜至,自称客妻,道蚕状。客与俱收蚕,得百二十头茧,皆如大。缫一茧,六十日始尽。讫则俱去,莫知所在。故济阴人世祠桑蚕,设祠室焉。或云陈留济阳氏。美哉园客,颜晔朝华。仰吸玄精,俯捋五葩。馥馥芳卉,采采文蛾。淑女宵降,配德升遐。

  【译文】园客是济阴郡人。他容貌俊美,性情温和,同乡人都想把女儿嫁给他,他却始终不娶。他曾种植五色香草,经历几十年,才吃香草结的子实。一天,有五色神蛾落在香草尖上,园客把它们收起来,而且给它们作了草垫,铺上布,让它们在上面生育桑蚕。到收蚕的时候,一个美貌女子夜间来到,自称是园客的妻子,对他述说蚕的情况。园客和她一起收蚕,共得到一百二十头蚕茧,都像瓮那么大。从茧里抽丝,一茧须六十天才能抽尽。抽完茧丝他们就一起离开了,没有人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。所以济阴人世世代代祭祀桑蚕,都设置专门祠蚕的房屋。也有人说园客是陈留济阳人氏。园客是多么美好啊,容光焕发像早晨的鲜花。抬头吸纳玄妙的精气,低头摘取五色香葩。散着馥香的芳草,文彩斑斓的桑蛾。窈窕淑女夜里到来,道德相合同升云霞。

  鹿皮公

  鹿皮公者,淄川人也。少为府小吏木工,举手能成器械。岑山上有神泉,人不能至也。小吏白府君,请木工斤斧三十人,作转轮悬阁,意思横生。数十日,梯道四间成。上其巅,作祠舍,留止其旁,绝其二间以自固。食芝草,饮神泉,且七十年。淄水来,三下呼宗族家室,得六十余人,令上山半。水尽漂,一郡没者万计。小吏乃辞遣宗家,令下山。着鹿皮衣,遂去,复上阁。后百余年,下卖药于市。皮公兴思,妙巧缠绵。飞阁悬趣,上揖神泉。肃肃清庙,二间。可以闲处,可以永年。

  【译文】鹿皮公是淄川人。他年轻时是郡府的木匠,抬手就能制成器物。当地一座尖山上有神泉,人们不能到达。鹿皮公禀告太守,请求让三十个木匠带着斧头,制作转轮和悬空的阁道,巧妙的构思洋溢而出。过了几十天,四间阁道作成了。鹿皮公上到尖山的顶峰,在那里建造祠堂,自己就住在祠堂旁边,拆断两间阁道来使自己坚定心志。他吃芝草,饮神泉,将近七十年。淄河发水的时候,他三次下山去招呼同宗族的人,一共找到六十多个人,让他们上到半山上。淄河水到处漂流,整个郡中被淹死的人数以万计。水退以后,鹿皮公才送同宗族的人回家,让他们下山。他自己穿着鹿皮衣也离开了,后来又回到悬阁上居住。这以后又过了一百多年,他下了山,在集市上卖药。鹿皮公突发奇思,巧妙又缠绵。阁道凌空飞架有意趣,直上山巅汲饮清泉。肃穆清静庙宇,寂寞悬阁两间。可以避世独居,可以长享天年。  昌 容

  昌容者,常山道人也,自称殷王子。食蓬根,往来上下,见之者二百余年,而颜色如二十许人。能致紫草,卖与染家,得钱以遗孤寡,历世而然,奉祠者万计。殷女忘荣,曾无遗恋。怡我柔颜,改华标。心与化迁,日与气炼。坐卧奇货,惠及孤贱。  【译文】昌容是常山道士,自称是殷王的女儿。她服食蓬根,在常山往来上下,人们见到她已有二百多年,而她的容貌却好像是二十来岁的人。她能找到紫草,卖给开染坊的人家,把得到的钱送给孤儿寡母,过了许多代都是这样。祭祀她的人数以万计。殷王女儿抛弃荣华,竟然毫不眷恋。保养柔美的容颜,不饰鲜花貌自妍。心随自然造化迁移,天天养气修炼。拥有珍奇的物品,恩惠施及孤寡贫贱。

  父

  父者,南郡人也。居山间,有仙人常止其家。从买瓜,教之炼瓜子,与桂附子、芷实共藏,而对分食之。二十余年,能飞走,升山入水。后百余年,居绝山顶,呼下父老,与道平生时事云。父何欲?欲在幽谷。下临清涧,上翳委蓐。仙客舍之,导以秘,形绝埃,心在旧俗。

  【译文】父是南郡县人。他住在山谷里,有一仙人经常来他家借宿。仙人跟他一起去买瓜,教他炒瓜子,让他把瓜子和桂附子、芷草的果实一起收藏,然后两个人分吃。过了二十多年,父就能够飞行,能上山入水。此后一百多年,他住在极高的山顶,招呼山谷里的父老乡亲,和他们述说一生中的往事。父有什么欲望?只愿住在幽深山谷。下临清澈的山泉,上有草苫覆盖的茅屋。仙人常来借宿,教给他神秘的符。形体虽已远离凡尘,心却系念先前世俗。

  山 图  山图者,陇西人也。少好乘马,马踏之折脚。山中道人教令服地黄、当归、羌活(独活)、苦参散。服之一岁,而不嗜食,病愈身轻。追道人问之,自言五岳使,“之名山采药,能随吾,使汝不死。”山图追随之六十余年。一旦归来,行母服于家间。期年复去,莫知所之。山图抱患,因毁致金。受气使身,药轻命延。写哀坟柏,天爱犹缠。数周高举,永绝俗缘。

  【译文】山图是陇西人。他年轻时喜欢骑马,曾经被马踩断了脚。山中的道人叫他服用地黄、当归、羌活(独活)、苦参制成的药粉。他服药一年之后,就不想吃饭,病治好了,身体也变得轻快。山图追着询问道人,道人自称是五岳的使者,并说“到名山去采药。如果你跟我一起去,我能让你长生不死。”于是山图跟随他有六十多年。一天山图突然回来,在家为母亲服丧。一年后又离开了,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。山图身遭灾祸,因伤残得到保全。接受精气身轻便,药物虽轻寿命延。母亲坟旁抒哀痛,天生情爱心头缠。时经一年飘然去,永远断绝世俗缘。

  谷 春    谷春者,栎阳人也,成帝时为郎。病死,而尸不冷。家发丧行服,犹不敢下钉。三年,更著冠帻,坐县门上,邑中人大惊。家人迎之,不肯随归。发棺有衣无尸。留门上三宿,去之长安,止横门上。人知追迎之,复去之太白山。立祠于山上,时来,至其祠中止宿焉。谷春既死,停尸犹温。棺阖五稔,端委于门。顾视空柩,形逝衣存。留轨太白,纳气玄根。  【译文】谷春是栎阳人,成帝时任郎官。他因病而死,但是尸体并不冷却。家里人发丧守孝,仍不敢用钉子把棺材钉死。过了三年,他又戴着帽子和包头巾,坐在城门的闸板上,县城的人都非常惊讶。家里人来接他,他不肯跟着一道回去。打开他的棺材,里面只有衣服,没有尸体。他在闸门上呆了三天,便离开那里去长安,坐在长安城北的横门上。家里人知道后追他回去,他又离开长安,去了太白山。人们在太白山为他建立祠堂,他时常来,在祠中住宿。谷春已经死去,尸体停放有余温。棺材合上经五年,穿衣著冠坐悬门,开棺查看是空柩,尸体已失衣犹存。太白山上留踪迹,吸纳精气修道身。

  阴 生

  阴生者,长安中渭桥下乞儿也。常止于市中乞,市人厌苦,以粪洒之。旋复在里中,衣不见污如故。长吏知之,械收。系著桎梏而续在市中乞,又械欲杀之。乃去洒者之家,室自坏,杀十余人。故长安中谣曰:“见乞儿,与美酒,以免破屋之咎。”阴生乞儿,人厌其黩。识真者稀,累见囚辱。淮阴忘吝,况我仙属。恶肆殃及,自灾其屋。  【译文】阴生是长安城中渭桥下的乞丐。他经常在集市中乞讨,集市上的人非常厌恶怨恨,就把粪洒在他身上。不久他又出现在里巷中,衣服还像原来一样,一点儿也没有脏。官长闻知消息,就用锁链拘系了他。他戴着锁链依旧在集市中乞讨。官长又给他上了刑具,并且想杀掉他。于是他到那些向他身上洒粪的人家里去,那些人家的房子就自己塌了,压死了十几个人。所以长安城中有歌谣说:“看见乞丐,给他美洒,以免有房屋毁坏之咎。”阴生是市中乞丐,人们厌恶他污浊。看清真相的人少,他屡屡被囚受辱。韩信不计较羞辱,更何况仙人之属。恶人放肆灾难来到,自招祸事毁坏房屋。

  毛 女  毛女者,字玉姜,在华阴山中,猎师世世见之。形体生毛,自言秦始皇宫人也,秦坏,流亡入山避难,遇道士谷春,教食松叶,遂不饥寒,身轻如飞,百七十余年。所居岩中有鼓琴声云。婉娈玉姜,与时遁逸。真人授方,餐松秀实。因败获成,延命深吉。得意岩岫,寄欢琴瑟。

  【译文】毛女的名字叫玉姜,住在华山中,猎人世代都见到过她。她的身上长毛,自己说是秦始皇的宫女,秦朝灭亡以后,流亡到山里避难,遇见道士谷春,教她吃松叶,于是就不知道饥饿和寒冷,身体也轻便,行走如飞,已经有一百七十多年了。她所住的岩洞里常有弹琴的声音。年少美貌的玉姜,随时势一起逃遁。仙人教给她秘方,服食松花和松仁。因秦亡得以成仙,延年益寿福气深。行志适意岩洞中,欢乐寄托在瑶琴。

  子 英

  子英者,舒乡人也,善入水捕鱼。得赤鲤,爱其色好,持归著池中,数以米谷食之。一年长丈余,遂生角,有翅翼。于英怪异,拜谢之。鱼言:“我来迎汝。汝上背,与汝俱升天。”即大雨。子英上其鱼背,腾升而去。岁岁来归故舍,食饮,见妻子,鱼复来迎之。如此七十年。故吴中门户皆作神鱼,遂立子英祠。子英乐水,游捕为职。灵鳞来赴,有炜厥色。养之长之,挺角傅翼。遂驾云螭,超步太极。

  【译文】子英是舒县的乡下人,擅长入水捕鱼。他曾经捕到一条红鲤鱼,爱它颜色漂亮,拿回家放进池塘里,常用米粒喂它。一年后鲤鱼长了一丈多长,就生出角来,还有羽翼。子英觉得非常奇怪,向它行礼致意。鲤鱼说:“我是来接你的。你到我的背上,我和你一起升天。”随即下起了大雨。子英骑上鱼背,鱼腾空而去。他年年回到原来的家里,吃饭饮酒,与妻子儿女相见,然后鱼又来把他接走。这样过了七十多年。所以吴中家家门户都装饰神鱼,还建造了子英祠。子英喜欢水,捕鱼作职业。神鱼忽来到。艳艳好颜色。饲养它长大,生角长羽翮。乘龙云中去,高迈苍天界。

  服 闾

  服闾者,不知何所人也,常止莒,往来海边诸祠中。有三仙人于祠中博赌瓜,雇闾,令担黄白瓜数十头,教令瞑目。及觉,乃在方丈山(在蓬莱山南)。后往来莒,取方丈山上珍宝珠玉卖之,久矣。一旦,髡头着赭衣,貌更老,人问之,言坐取庙中物云。后数年,貌更壮好,鬓发如往日时矣。服闾游祠,三仙是使。假寐须臾,忽超千里。纳宝毁形,未足多耻。攀龙附凤,逍遥终始。

  【译文】服闾,不知是哪里人,他经常住在莒县,往来于海边各祠堂中。有三个仙人在祠堂中用瓜赌博,雇佣服闾,让他挑着几十个黄色白色的瓜,并让他闭上眼睛。等到他睁开眼时,已经身在方丈山了(在蓬莱山南边)。后来他往来方丈山和莒县之间,拿方丈山的珍宝珠玉在莒县卖,有很长时间。忽然有一天,他光头穿着赤褐色衣服,相貌也很苍老,人们问他为什么地这样,他说因为盗取神庙里的物品而获罪。后来又过了几年,他的外貌反而强壮美好,头发也像往常一样了。服闾游历祠庙中,三位仙人将他役使。闭上眼睛只消片刻,忽然已经越过千里。盗取珍宝形容毁,并不觉得太可耻。攀龙鳞,附凤翼,永远逍遥无俗事。

  文 宾  文宾者,太丘乡人也,卖草履为业。数取妪,数十年,辄弃之。后时故妪寿老,年九十余,续见宾年更壮。他时妪拜宾涕泣,宾谢曰:“不宜。至正月朝,傥能会乡亭西社中邪?”妪老,夜从儿孙行十余里,坐社中待之。须臾,宾到,大惊:“汝好道邪?知汝尔,前不去汝也。教令服菊花、地肤、桑上寄生、松子,取以益气。妪亦更壮,复百余年见云。文宾养生,纳气玄虚。松菊代御,炼质鲜肤。故妻好道,拜泣踟蹰。引过告术,延龄百余。

  【译文】文宾是太丘的乡下人,以卖草鞋为职业。他几次娶妻,几十年后,就抛弃了妻子。后来他原先的妻子长寿,活到九十多岁,再见文宾时,他反而更加强壮。老妇人后来又去见文宾,对他流泪,文兵推辞说:“不应当这样伤心。到正月初一早晨,你能在乡舍西边的社庙里再相会吗?妇人已经很老了,夜里带着儿孙走了十多里,坐在社庙里等候文宾。不久,文宾到了,非常惊讶地对她说:“你也爱好道吗?早知你这样,先前就不会遗弃你了。”于是教她服用菊花、地肤、桑上寄生和松子,用它来补气。老妇人从此也变得强壮,又过了一百多年她还活着。文宾修身养性,吸纳精气神清性闲。松子菊花交替服用,修炼身体肌肤妍。前妻老来颇好道,流涕相拜意缠绵。自认过失教道术,寿命又延百余年。

  商丘子胥

  商丘子胥者,高邑人也,好牧豕吹竽。年七十不娶妇,而不老。邑人多奇之,从受道,问其要。言但食术、菖蒲根,饮水,不饥不老如此。传世见之,三百余年。贵戚富室闻之,取而服之,不能终岁辄止,慢矣。谓将复有匿术也。商丘幽栖,韫椟妙术。渴饮寒泉,饥茹蒲术。吹竽牧豕,卓荦奇出。道足无求,乐兹永日。

  【译文】商丘子胥是高邑人,喜欢放猪吹竽。他七十岁了还没有娶妻,也不衰老,同乡人都很奇怪,于是跟他学道,询问他的秘诀。他说只吃术草和菖蒲根,喝水,就不饥饿也不衰老了。世代相传见到过他,已有三百多年了。富贵人家听说了,也取术草和菖蒲的根吃,都坚持不到一年就停止了,这是懈怠简慢的缘故。人们说商丘子胥或者还有隐匿未说的法术。商丘子胥隐居,珍藏着神奇道术。口喝只饮清凛山泉,饥饿只食术草菖蒲。他吹奏着竽乐放猪,高超不凡脱尘俗。道行完满无所求,乐此不倦心悠悠。

  子 主

  子主者,楚语而细音,不知何所人也。诣江都王,自言“宁先生雇我作客,三百年不得作直,以为狂人也。”问先生所在,云在龙眉山上。王遣吏将上龙眉山巅,见宁先生,毛身广耳,被发鼓琴。主见之叩头,吏致王命。先生曰:“此主吾比舍九世孙。且念汝家,当有暴死女子三人。勿预吾事!”语竟,大风发,吏走下山。比归,宫中相杀三人。王遣三牲立祠焉。子主挺年,理有所资。宁主祠秀,拊琴龙眉。以道相符,当与讼微。匡事竭力,问昭我师。  【译文】子主,说话带楚地口音而声音很细,不知道他是哪里人。他去谒见江都王,自称“宁先生雇佣我作门客,已经三百年没能在人世间任职当班了,认为我是一个放荡不羁的狂人。”问他宁先生在哪里,他说在龙眉山上。江都王派官吏随他上龙眉山顶,见到了宁先生。宁先生全身长毛,耳朵很大,披散着头发,正在弹琴。子主见了他磕头,官吏传达了江都王的意旨。宁先生说:“这个子主是我邻居的九世孙。你还是先顾念你自己的家,会有三个女子突然死亡。不要参预我的事情!”话刚说完,大风突起,官吏只好跑下山来。等他回到江都,宫中已有三个人被杀死。江都王派人送去牛羊猪三牲,并为建了祠堂。子主特别长寿,论理必当有人帮助。宁封祠堂秀美,独自弹琴龙眉。既与道义相合,当不参与争辩是非。匡救世事尽心竭力,名声昭彰是我师。

  陶安公  陶安公者,六安铸冶师也,数行火。火一旦散,上行,紫色冲天。安公伏冶下求哀。须臾,朱雀止冶上曰:“安公安公,治与天通。七月七日,迎汝以赤龙。”至期,赤龙到。大雨,而安公骑之东南,上一城邑,数万人众共送视之,皆与辞决云。安公纵火,紫炎洞熙。翩翩朱雀,衔信告时。奕奕朱虬,蜿然赴期。倾城仰觌,回首顾辞。  【译文】陶安公是六安县冶铁铸器的工匠,经常要点火生炉。一天火突然散开,向上升起,紫色的光焰直冲云霄。陶安公趴在冶炉下乞求怜悯。过了一会儿,一只红色的鸟落在冶炉上说:“陶安公陶安公,冶炼火气与天相通。七月七日那一天,有赤龙来把你迎。”到了那一天,果然有赤龙来到。下起了大雨,陶安公骑着赤龙飞向东南方向,飞上一座城邑,几万人一齐来送行观看,陶安公和他们一一告别。陶安公冶炉大放光辉,紫色火焰通透明媚。翩翩飞来的朱雀,受命来告相迎时。威武雄壮的赤龙,委婉屈身赴约期。全城人都仰头观看,陶安回首频顾辞。

  赤 斧

  赤斧者,巴戎人也,为碧鸡祠主簿。能作水炼丹,与硝石服之,三十年反如童子,毛发生皆赤。后数十年,上华山,取禹余粮饵,卖之于苍梧、湘江间。累世传见之,手掌中有赤斧焉。赤斧颐真,发秀戎巴。寓迹神祠,炼丹砂。发虽朱蕤,颜晔丹葩。采药灵山,观化南遐。

  【译文】赤斧是巴戎人,担任碧鸡祠的主簿。他善于用水银炼制丹砂,和硝石一起服用,三十年后返老还童,毛发长出来都呈红色。以后又过了几十年,他上了华山,取禹余粮服食,并把这种岩石拿到苍梧、湘江之间出售。历代都相传见到过他,他的手中拿着一把红色的斧头。赤斧保养天性,韶华显现在戎巴。寄身碧鸡神祠中,用水银炼制丹砂。毛发赤红密垂,容光焕发如红花。在神奇的华山采药,在遥远的南方显示变化。

  呼子先

  呼子先者,汉中关下卜师也,老寿百余岁。临去,呼酒家老妪曰:“急装,当与妪共应中陵王。”夜有仙人,持二茅狗来至,呼子先。子先持一与酒家妪,得而骑之,乃龙也。上华阴山,常于山上大呼,言“子先、酒家母在此”云。三灵潜感,应若符契。方驾茅狗,蜿尔龙逝。参登太华,自称应世。事君不端,会之有惠。

  【译文】呼子先是汉中郡城关外的卜师,高寿一百多岁。临将离开汉中的时候,他对卖酒人家的老妇人说:“赶快装束,当与你一起到中陵王那里去报到。”夜里有仙人拿着两只茅草编扎的狗来,喊子先,子先把其中的一个给了卖酒的老妇人。骑上之后,竟然是龙。他们上了华阴山,常在山上大喊“子先和酒家老妇在这里!”天地人暗中通感,相应如同符契。一同驾着茅狗,宛转屈曲龙飞去。高登太华山,自称顺应人世。事奉君主心不正,君主相待有恩惠。  负局先生

  负局先生者,不知何许人也,语似燕、代间人。常负磨镜局徇吴市中,磨镜一钱。因磨之,辄问主人,得无有疾苦者,辄出紫丸药以与之,得者莫不愈。如此数十年。后大疫病,家至户到与药,活者万计,不取一钱,吴人乃知其真人也。后主吴山绝崖头,悬药下与人。将欲去时,语下人曰:“吾还蓬莱山,为汝曹下神水。崖头一旦有水,白色,流从石间来,下服之。”多愈疾。立祠十余处。负局神端,披褐含秀。术兼和、鹊,心托宇宙。引彼莱泉,灌此绝岫。欲返蓬山,以齐天寿。

  【译文】负局先生,不知是哪里人,口音像是燕、代一带人。他经常背着磨镜的箱子在吴地的集市中游走,沿街吆喝,磨一面镜收一文钱。趁磨镜的时候,他顺便询问镜子的主人,问他们有没有疾病。遇到有病痛的,就拿出紫色药丸送给他,吃了药的人没有不痊愈的。这样过了几十年。后来发生大瘟疫,他挨家挨户地送给他们药,救活的人成千上万,他却一文不收,吴地的人才知道原来他是得道的真人。后来他掌管吴山绝崖头,从山上向下悬药给人。他快要离开的时候,对下面的人说:“我要回蓬莱山,为你们引下神水。绝崖头如果某天有白色的水从石缝间流出来,就喝下它。”这样治好了很多人的病。人们给他立了十几处祠堂。负局先生精神正直,身穿布衣有内秀。医术可比和与鹊,心高志远寄宇宙。引来蓬莱神泉,灌注断崖高山。将返蓬莱仙境,要与上天齐寿同年。

  朱 璜

  朱璜者,广陵人也。少病毒瘕,就睢山上道士阮丘。丘怜之,言:“卿除腹中三尸,有真人之业可度教也。”璜曰:“病愈,当为君作客三十年,不敢自还。”丘与璜七物药,日服九丸。百日病下如肝脾者数斗。养之数十日,肥健,心意日更开朗。与老君《黄庭经》,令日读三过,通之,能思其意。丘遂与璜俱入浮阳山玉女祠。且八十年,复见故处,白发尽黑鬓,更长三尺余。过家食止,数年复去。如此至武帝末,故在焉。朱璜寝瘕,福祚相迎。真人投药,三尸俱灵。心虚神莹,腾赞幽冥。毛发黑,超然长生。  【译文】朱璜是广陵人。年轻时得了恶性肿瘤病,去找睢山上的道士阮丘。阮丘怜悯他,说:“你除去肚子里的三种祟物,有道人的气质可以教化。”朱璜说:“如果病能治好,一定给你作三十年的门人,不敢就自己回去。”于是阮丘给了朱璜七种药物,让他每天吃九丸。过了一百天后朱璜打下几斗像肝脏脾脏之类的块状物。又滋养了几十天,他就丰满健壮,心情一天天变得开朗。阮丘给他老子的《黄庭经》,让他每天读三遍,把书读通,能思考其中的深意。于是阮丘和朱璜一起去了浮阳山中的玉女祠。将近八十年以后,朱璜又出现在故乡广陵,满头白发全都变黑了,又长了三尺多。他回到家里吃饭住宿,几年之后又离开了。直到武帝末年,他仍然健在。朱璜患有肿瘤病,福气使他好运逢,道人给他送药物,祛除三尸显威灵。心无烦恼精神爽,摆脱死神出幽冥。肤毛变红头发黑,离世脱俗得长生。  黄阮丘

  黄阮丘者,睢山上道士也。衣裘披发,耳长七寸,口中无齿,日行四百里,于山上种葱薤百余年,人不知也。时下卖药,朱璜发明之,乃知其神人也。地动山崩,道绝,预戒下人。世共奉祠之。葱蔼岩岭,实栖若人。被裘散发,轻步绝伦。含道养生,妙观通神。发验朱璜,告遍下民。

  【译文】黄阮丘是睢山上的道士。他身穿皮衣,披散头发,耳朵有七寸长,嘴里没有牙齿,一天能走四百里,在山上种葱薤有一百多年,人们却不了解他。他有时下山卖药,朱璜宣扬他,才知道他是一个神人。发生地震,高山倒塌,道路断绝,他事先就警告了山下的人。人们都供奉祭祀他。葱薤密密覆岩岭,山上栖隐如此人:身穿皮衣发披散,步履轻快世无伦。涵养道行修长生,深观妙察能通神。朱璜首证道术精,普遍传告世上民。

  女 丸

  女丸者,陈市上沽酒妇人也,作酒常美。遇仙人过其家饮酒,以素书五卷为质。丸开视其书,乃养性、交接之术。丸私写其文要,更设房室,纳诸年少,饮美酒,与止宿,行文书之法。如此三十年,颜色更如二十。时仙人数岁复来过,笑谓丸曰:“盗道无私,有翅不飞。”遂弃家追仙人去,莫知所之云。玄素有要,近取诸身。鼓、聃得之,五卷以陈。女丸蕴妙,仙客来臻。倾书开引,双飞绝尘。

  【译文】女丸是陈地集市上卖酒的妇人,酿制的酒总很甘美。一次有仙人到她家来饮酒,用五卷帛书作抵押。女丸打开书看,是讲修身养性和男女性交方法的书。她偷偷抄下了书中的要点,又开设房间,将年轻男子引入房内,请他们饮美酒,与他们同宿,实践书中所写的方法。这样过了三十年,她的容貌反像二十岁的人。那位仙人几年后又来看她,笑着对女丸说:“偷盗之道无私隐,你有了翅膀却不飞。”于是女丸弃家追随仙人而去,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。玄妙的书中有要术,近处可以取法自身。彭祖、老聃得此道,写有帛书五卷文。女丸自身蕴含玄妙,因此才招来仙人。尽将秘书借与开导,双双飞去离凡尘。

  陵阳子明

  陵阳子明者,乡人也,好钓鱼于旋溪。钓得白龙,子明惧,解钩拜而放之。后得白鱼,腹中有书,教子明服食之法。子明遂上黄山,采五石脂,沸水而服之。三年,龙来迎去,止陵阳山上百余年。山去地千余丈,大呼下人,令上山半,告言:“中子安,当来问子明钓车在否。”后二十余年,子安死,人取葬石山下。有黄鹤来,栖其冢边树上,鸣呼子安云。陵阳垂钓,白龙衔钩。终获瑞鱼,灵述是修。五石溉水,腾山乘虬。子安果没,鸣鹤何求。

  【译文】陵阳子明是乡人,喜欢在旋溪钓鱼。他曾经钓到一条白龙,很害怕,解开鱼钩向龙施礼,然后把它放走了。后来他又钓到一条白鱼,鱼腹中有封信,教给子明服用丹药的方法。子明于是上了黄山,采集五石脂,烧开水冲服。三年后,龙来把他接走了,在陵阳山上住了一百多年。陵阳山的山顶离地面有一千多丈,他在山上大声呼喊山下的人,让他们上到半山间,对他们说:“山谷中的子安,当来询问子明的钓具是否还在。”后来过了二十多年,子安死了,人们把它埋葬在石山下。有一只黄鹤飞来,栖息在他坟边的树上,鸣叫着子安的名字。陵阳山中垂钓,白龙挂住了鱼钩。终于捕获吉祥白鱼,将奇异的法术炼修。五石散加水冲服,离黄山乘龙远游。子安确然已死,仙鹤鸣叫又有何求?

  邗 子

  邗子者,自言蜀人也,好放犬子。时有犬走入山穴,邗子随入。十余宿,行度数百里,上出山头。上有台殿宫府,青松树森然,仙吏侍卫甚严。见故妇主洗鱼,与邗子符一函并药,便使还与成都令乔君。乔君发函,有鱼子也。著池中,养之一年,皆为龙形。复送符还山上,犬色更赤,有长翰常随邗子。往来百余年,遂留止山上,时下来护其宗族。蜀人立祠于穴口,常有鼓吹传呼声。西南数千里,共奉祠焉。邗子寻犬,宕入仙穴。馆阁峨峨,青松列列。受符传药,往来交结。遂栖灵岑,音响昭彻。

  【译文】邗子自称是蜀郡人,喜欢放养小狗。一次狗走入山洞,邗子也跟了进去。经过十几天,走过几百里路,才走出山洞,到达山顶。上面有楼台宫殿,苍翠的松树茂密葱茏,仙吏侍卫非常威严。邗子看见他从前的妻子主管洗鱼,她交给邗子一函符和药物,就让他回去交给成都令乔君。乔君打开符,里面有鱼卵,放在池中,养了一年,都长成龙的形状。邗子又把符送回山上,看到狗的颜色变红了,有锦色山鸡经常跟随着他。邗子山上山下往来一百多年,后来就留在了山上,但有时还下山来庇护同宗族的人。蜀郡人给他在山洞口修建祠堂,经常能听见击鼓吹乐传呼声。西南地区数千里,人们都供奉祭祀他。邗子寻找小狗,莽撞进入神仙洞穴。馆阁楼台高大壮美,青翠松树成行成列。传送符仙药,在人神之间往来联结。最终栖隐神山,名声昭彰响彻。

  木 羽

  木羽者,钜鹿南和平乡人也。母贫贱,主助产。尝探产妇,儿生便开目,视母大笑,其母大怖。夜梦见大冠赤帻者守儿,言“此司命君也。当报汝恩,使汝子木羽得仙。”母阴信识之。母后生儿,字之为木羽。所探儿生年十五,夜有车马来迎去。遂过母家,呼“木羽木羽,为御来!”遂俱去。后二十余年,鹳雀旦衔二尺鱼,著母户上。母匿不道,而卖其鱼。三十年乃没去。母至百年乃终。司命挺灵,产母震惊。乃要报了,契定未成。道足三五,轻驷宵迎。终然报德,久乃遐龄。

  【译文】木羽是钜鹿郡南和县平乡人。他母亲贫穷低贱,为人接生。她曾经为一个产妇接生,那个婴儿生下来就睁开了眼睛,看着木羽的母亲大笑,木羽的母亲非常害怕,夜里她梦见有戴着高冠、包着红头巾的人在守护婴儿,并对她说“这是司命君。一定会报答你的恩德,让你的儿子木羽得道成仙。”木羽的母亲暗暗相信并且记住了这些话。后来她生了儿子,就给他起名叫木羽。她所接生的那个婴儿长到十五岁的时候,夜里有车马来把他接走了。经过木羽母亲的家时,喊“木羽木羽,驾驭车马来!”于是他们一起离开了。后来过了二十多年,有鹳雀每天叼二尺长的鱼,放在木羽母亲的门上。木羽的母亲对这件事隐匿不说,而把那些鱼卖了。鹳雀三十年后才隐去不见。木羽的母亲活到一百岁才去世。司命君生而灵异,接生妇大为震惊。竟相约报答恩德,约已定却没有实行。经过整整十五年,轻车夜里来相迎。终于报答助产恩,长生竟享百岁高龄。

  玄 俗

  玄俗者,自言河间人也。饵巴豆,卖药都市,七丸一钱,治百病。河间王病瘕,买药服之,下蛇十余头。问药意,俗云:“王瘕,乃六世余殃下堕,即非王所招也。王常放乳鹿,怜母也,仁心感天,故当遭俗耳。”王家老舍人自言:“父世见俗,俗形无影。”王乃呼俗日中看,实无影。王欲以女配之,俗夜亡去。后人见于常山下。质虚影灭,时惟玄俗。布德神丸,乃寄鹿赎。道发河间,亲宠方渥。腾龙不制,超然绝足。

  【译文】玄俗自己说他是河间人。他吃巴豆,在都市卖药,药七丸一钱,医治百病。河间王肚子里长了肿瘤,买玄俗的药吃后,打下十多条蛇来。河间王问他用药的道理,玄俗说:“大王肚子里长肿瘤,是因为六世前余留的灾祸下降,并非大王本身所招致。大王曾因为怜悯母鹿而放跑一只幼鹿,仁爱之心感动了上天,所以才会遇到我玄俗。”河间王府中的老舍人自言自语说:“父亲在世时曾见过玄俗,玄俗的身体没有影子。”于是河间王就把玄俗叫到太阳底下看他,确实没有影子。河间王想起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他,玄俗连夜逃走了。后来有人在常山下见到过他。身体虚幻无影,当时只有玄俗。广布恩惠施神药,却托言放鹿把罪赎。道术显扬河间,亲信宠爱意正笃。飞龙不受约束,高飞远逝离世俗。 

  赞曰:《易》称太极,是生两仪。两仪生,然后有人民;有人民,然后有生死。生死之义著明矣。盖万物施张,浑尔而就,亦无所不备焉,神矣,妙矣,精矣,微矣,其事不可得一一论也。圣人仰则观法于天,俯则观法于地。日月运行,四时分治,五星受制于太微,监无道之国,吉凶预见,以戒土者动静言语,应效相通,有自来矣。天虽不言,然其变化云为,不可谓之无也。《周书》序桑问涓子曰:“有死亡而复云有神仙者,事两成邪?”涓子曰:“言固可两有耳。《孝经援神契》言不过天地造灵洞虚,犹立五岳,设三台。阳精主外,阴精主内,精气上下,经纬人物。道治非一,若夫草木皆春生秋落,必矣,而木有松柏檀之伦百八十余种,草有芝英、萍实、灵沼、黄精、白符、竹、戒火,长生不死者万数。盛冬之时,经霜历雪,蔚而不凋。见斯其类也,何怪于有仙邪?”余尝得秦大夫阮仓《撰仙图》,自六代迄今,有七百余人。始皇好游仙之事,庶几有获,故方士雾集,祈祀弥布。殆必因迹托虚,寄空为实,不可信用也,若周公《黄录》记太白下为王公。然岁星变为宁寿公等,所见非一家,圣人所以不开其事者,以其无常。然虽有时著,盖道不可弃,距而闭之,尚贞正也。而《论语》云“怪力乱神”,其微旨可知矣。  【译文】赞辞说:《易经·系辞上》说太极产生天地。天地产生,然后才有人民;有人民,然后才有生有死。生与死的意义显然可知了。世间万物散布展开,混然而成,而又无所不备,神奇呀,玄妙呀,精微呀,幽深呀,这些事不可能一一地讨论。圣人仰头观察天空中星象运行的规律,低头观察地上万物生长的规律。日月在天空中运行,春夏秋冬分别主宰一年的四季,金木水火土五星受太微垣的制约而动,监临没有德政的国家,吉祥和灾祸都预先显示,以警戒地上人们的言行举动,感应效验相通,自然有其缘由。上天虽然不说话,但是它的变化行动,却不能说没有。《周书》序中桑问涓子说:“人会死亡而又说有神仙,这两方面能够并存吗?”涓子说:“话本来就可以从两方面来说。《孝经援神契》所说,不过是说天地造有灵洞虚,如同地立五岳,天有三台。阳气主外,阴气主内,精微的元气上下运行,创造并主宰着人和万物。但道对人和万物的主宰也不完全一致,就像草木都是春天生长秋天凋落,好像是一定的了,然而树中又有松柏檀之类一百八十多种,草中又有芝英、萍实、灵沼、黄精、白符、竹、戒火,长生不死的数以万计。它们在隆冬时节经霜历雪,却依然茂盛而不凋零。看到这些东西,对于有仙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呢?”我曾经得到秦大夫阮仓的《撰仙图》,从六代到现在,共收录七百多人。秦始皇爱好游仙的事,也许有所收获。所以方术之士像云雾一样聚集,祈祷祭祀遍布天下。但这恐怕都是凭借一些迹象而寄托给虚无,又假借虚无当作现实,不能相信和采用,就像周公《黄录》记载太白星下降成为王公一样。但是岁星变为宁寿公这样的事,人们看到的记载也并非只有一家,而圣人之所以不宣扬这些事情,是因为它们变化无常。但这类书时有著述,是由于道不可废弃,抵制而封闭它,是为了崇尚贞正。而《论语》称孔子罕言“怪异、强力、叛乱、鬼神”,它隐微的旨意也就可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