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握奇经   

作者: 风后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  《握奇经》又名《握机经》。是中国古代八阵布列的兵书。旧本题风后撰,所以有时也称《风后握奇经》。

  风后是传说中轩辕黄帝的大臣。有人考证系晋武帝时西平太守马隆伪托。晋史记载马隆曾与西羌作战,制作用于防御的编箱车,在广阔地带依八阵图联车为营并用磁石放路旁,使穿铁甲的敌人行走不便,在军事上是颇有创造性的。

  本书内容混杂,可能是不同时期不同人的作品混合而成,主要论述商周时代车兵和徒兵方阵的队形变换,对后代讲阵法的兵书影响很大。它用正兵和奇兵来说明八阵,指出:“经曰八阵,四为正,四为奇。”徒兵在车的四周组成方阵,自身队伍可以进行变换,“或合而为一”,将兵车首尾连接;变为圆阵;“或离而为八”,将兵车、徒兵分别配置变为八阵。它还提出要有“余奇”之兵,即游军,执行“从后蹑敌,或惊其左,或惊其右”的机动任务,认为无论八阵或游军都应根据“天文、气候、山川、向背、利害,随时而行”。布阵时,一般先由游军于阵前两端警戒;布阵毕,游军即撤至阵后待命。作战时,一般用四正四奇之兵与敌交锋,游军视情况由阵后出击,配合八阵作战。这种灵活多变的布阵方法,突出了军队的机动性,体现了一定的辩证思想。

《握奇经》最大的特点有二:

  一、游军:中外古代军事思想一般都不很重视游击部队的作用,但《握奇经》的游军理论明显已经关乎军事战役的成败。对游击作战的重视很能与现代世界“少而精”的部队组建及“快速反应”作战战略相媲美。

  二、阵法:《握奇经》应该说是中国古代阵法的专著,而阵法在中国古代的军事作战中处于相当重要的位置。它所体现不仅是队形与排列的简单关系。如果没有全局性的战略谋划及整体性的兵种配合思想与协调能力,是无法恰当组织与应用的。而《握奇经》以哲学的高度抽象概括出了一些基本原则,其中最重要的就是“正、奇”的概念。

  虽然《握奇经》没有就军事作战的每个方面都给以论述,但其“奇正”的军事哲学观却可实践到军事艺术的每一个环节。严格的说,它更是一部哲学著作——军事哲学著作。而这部军事哲学著作只有380个字(据说原始文本只有19个字)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握奇经,旧题风后撰。风后,黄帝时人。经汉班固、清纪昀等考证,此经为唐以后好事者所做,托为风后。全经384字。字字不离奇正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经曰:八阵,四为正,四为奇,馀奇为握奇。或总称之。

  先出游军定两端,天有衡圆,地有轴,前后有冲,风附于天,云附于地。冲有重列各四队,前后之冲各三队。风居四维,故以圆。轴单列各三队,前后之冲各三队。风居四角,故以方。天居两端,地居中间,总为八阵。阵讫,游军从后蹑敌,或惊其左,或惊其右,听音望麾,以出四奇。天地之前冲为虎翼,风为蛇蟠,围绕之义也:虎居于中,张翼以进;蛇居两端,向敌而蟠以应之。天地之后冲为飞龙,云为鸟翔,突击之义也:龙居其中,张翼以进;鸟掖两端,向敌而翔以应之。虚实二垒,皆逐天文气候、向背山川利害,随时而行,以正合,以奇胜。天地以下,八重以列。或曰:握机望敌,即引其后,以掎角前列不动,而前列先进以次之。或合而为一,因离而为八,各随师之多少,触类而长。

  天或圆而不动,前为左,后为右,天地四望之属是也。天居两端,其次风,其次云,左右相向是也。地方布,风云各在前后冲之前,天在两端,其次地居中间,两地为比是也。纵布天一,天二次之;纵布地四,次于天后;纵布四风,挟天地之左右。天地前冲居其右,后冲居其左,云居两端。虚实二垒,则此是也。

  角音二初警众末收众。

  革音五:一持兵,二结阵,三行,四趋走,五急斗。  金音五:一缓斗,二止斗,三退,四背,五急背。

  麾法五:一玄,二黄,三白,四青,五赤。  旗法八:一天玄,二地黄,三风赤,四云白,五天前上玄下赤,六天后上玄下白,七地前上玄下青,八地后上黄下赤。

  阵势八:天,地,风,云,飞龙,翔鸟,虎翼,蛇蟠。  二革二金为天,三革三金为地,二革三金为风,三革二金为云,四革三金为龙,三革四金为虎,四革五金为鸟,五革四金为蛇。其金革之间加一角音者,在天为兼风,在地为兼云,在龙为兼鸟,在虎为兼蛇。加二角音者,全师进东。加三角音者,全师进南。加四角音者,全师进西。加五角音者,全师进北。_音不止者,行伍不整。金革既息而角音不止者,师并旋。

  三十二队天冲,十六队风,八队天前冲,十二队地前冲,十二队地轴,八队天后冲,十二轴地后冲,十六队云。以天地前冲为虎翼,天地后冲为飞龙,风为蛇蟠,云为翔鸟。

  治兵以信,求圣以奇。信不可易,战无常规。

  可握则握,可施则施。千变万化,敌莫能知。

  动则为奇,静则为陈。陈者阵列,战则不尽。

  分苦均劳,佚轮辄定。有兵前守,后队勿进。

  地陈十二,其形正方。云生四角,冲轴相当。

  其体莫测,动用无疆。独立不可,配之于阳。  风无正形,附之于天。变而为蛇,其意渐玄。

  风能鼓动,万物惊焉;蛇能围绕,三军惧焉。

  云附于地,则知无形。变为翔鸟,其状乃成。  鸟能突击,云能晦冥。千变万化,金革之声。  天地后冲,龙变其中。有手有足,有背有胸。

  潜则不测,动则无穷。陈形亦然,象名其龙。

  鸷鸟击搏,必先翱翔。势凌霄汉,飞禽伏藏。

  审而下之,下必有伤。一夫突击,三军莫当。

  风为蛇蟠,蛇吞天真。势欲围绕,性能屈伸。  四季之中,与虎为邻。后变常山,首尾相因。

  天地前冲,变为虎翼。伏虎将搏,盛其威力。

  淮阴用之,变化无极,垓下之会,鲁公莫测。

  古之奇兵,兵在陈内。今人奇兵,兵在陈外。

  兵体无形,形露必溃。审而为之,百战不昧。  合而为一,平川如城。散而为八,逐地之形。混混沌沌,如环无穷。纷纷纭纭,莫知所终。合则天居两端,地居其中。散则一阴一阳,两两相冲。勿为事先,动而辄从。

  游军之形,乍动乍静。避实击虚,视赢挠盛。

  结陈趋地,断绕四径。后贤审之,势无常定。

  金有五,革有五。退则听金,进则听鼓。  鼓以增气,金以抑怒。握其机关,战不失度。

  红尘战深,白刃相临。胜负未决,人怀惧心。

  乍奔乍背,或纵或擒。行伍交错,整在鼗音。

  麾法有五,光目条流。角音有五,初警末收。

  麾者指挥,角者警觉。临机变化,慎勿交错。

  上兵伐谋,有下用师。弃本逐末,圣人不为。利物禁暴,随时禁衰,盖不得已。圣人用之,英雄为将,夕惕乾乾,其形不偏,乐与身后,劳与身先。小人偏胜,君子两全。争者逆德,不有破军,必有亡国。握机为陈,动则为贼。后贤审之,勿以为惑。“夫乐杀人者,不得志于天下。”圣人之言,以戒来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