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礼记    

作者: 《礼记》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曾子问第七

曾子问曰:“君薨而世子生,如之何?”孔子曰:“卿大夫士从摄主,北面, 于西阶南。大祝裨冕,执束帛,升自西阶尽等,不升堂,命毋哭。祝声三,告曰: ‘某之子生,敢告。’升,奠币于殡东几上,哭降。众主人卿大夫士,房中,皆 哭不踊。尽一哀,反位。遂朝奠。小宰升举币。三日,众主人卿大夫士,如初位, 北面。大宰大宗大祝皆裨冕。少师奉子以衰,祝先,子从,宰宗人从。入门,哭 者止。子升自西阶,殡前北面,祝立于殡东南隅。祝声三,曰:‘某之子某,从 执事,敢见。’子拜稽颡哭。祝、宰、宗人,众主人,卿大夫士,哭踊三者三, 降,东反位。皆袒,子踊,房中亦踊感谢者三,袭衰,杖,奠出。大宰命祝史, 以名遍告于五祀山川。 曾子问曰:“如已葬而世子生,则如之何?”孔子曰:“大宰大宗从大祝而 告于祢。三月,乃名于祢,以名遍告及社稷宗庙山川。”

孔子曰:“诸侯适天子,必告于祖,奠于祢。冕而出视朝,命祝史告于社稷 宗庙山川。乃命国家五官而后行,道而出。告者五日而遍,过是非礼也。凡告用 牲币,反亦如之。诸侯相见,必告于祢,朝服而出视朝,命祝史告于五庙,所过 山川;亦命国家五官,道而出。反必亲告于祖祢,乃命祝史告至于前所告者,而 后听朝而入。”

曾子问曰:“并有丧,如之何?何先何后?”孔子曰:“葬,先轻而后重; 其奠也,先重而后轻,礼也。自启及葬,不奠,行葬不哀次,反葬奠,而后辞于 殡,遂修葬事。其虞也,必重而后轻,礼也。” 孔子曰:“宗子虽七十,无无主妇,非宗子,虽无主妇可也。”

曾子问曰:“将冠子,冠者至,揖让而入,闻齐衰大功之丧,如之何?”孔 子曰:“内丧则废,外丧则冠而不醴,彻馔而埽,即位而哭。如冠者未至,则废。 如将冠子而未及期日,而有齐衰大功小功之丧,则因丧服而冠。除丧不改冠乎?” 孔子曰:“天子赐诸侯大夫冕弁服于大庙,归设奠,服赐服,于斯乎有冠醮,无 冠醴。父没而冠,则已冠埽地而祭于祢;已祭,而见伯父叔父,而后飨冠者。”

曾子问曰:“祭如之何则不行旅酬之事矣?”孔子曰:“闻之,小祥者,主 人练祭而不旅,奠酬于宾,宾弗举,礼也。昔者,鲁昭公练而举酬行旅,非礼也; 孝公大祥,奠酬弗举,亦非礼也。” 曾子问曰:“大功之丧,可以与于馈奠之事乎?”孔子曰:“岂大功耳!自 斩衰以下皆可,礼也。曾子曰:不以轻服而重相为乎?孔子曰:“非此之谓也。 天子诸侯之丧,斩衰者奠。大夫,齐衰者奠。士,则朋友奠,不足,则取于大功 以下者;不足,则反之。”

曾子问曰:“小功可以与于祭乎?”孔子曰:“何必小功耳!自斩衰以下与 祭,礼也。”曾子曰:“不以轻丧而重祭乎?”孔子曰:“天子诸侯之丧祭也, 不斩衰者不与祭。大夫,齐衰者与祭。士,祭不足,则取于兄弟大功以下者。曾 子问曰:“相识?有丧服可以与于祭乎?”孔子曰:“缌不祭,又何助于人。” 曾子问曰:“废丧服,可以与于馈奠之事乎?”孔子曰:“说衰与奠,非礼也, 以摈相可也。”

曾子问曰:“昏礼既纳币,有吉日,女之父母死,则如之何?”孔子曰: “婿使人吊。如婿之父母死,则女之家亦使人吊。父丧称父,母丧称母。父母不 大,则称伯父世母。婿已葬,婿之伯父致命女氏曰:‘某之子有父母之丧,不得 嗣为兄弟,使某致命。’女氏许诺,而弗敢嫁,礼也。婿免丧,女之父母使人请, 婿弗取,而后嫁之,礼也。女之父母死,婿亦如之。”

曾子问曰:“亲迎,女在涂,而婿之父母死,如之何?”孔子曰:“女改服 布深衣,缟总以趋丧。女在涂,而女之父母死,则女反。如婿亲迎,女未至,而 有齐衰大功之丧,则如之何?”孔子曰:“男不入,改服于外次;女入,改服于 内次;然后即位而哭。”曾子问曰:“除丧则不复昏礼乎?”孔子曰:“祭,过 时不祭,礼也,又何反于初?”

孔子曰:“嫁女之家,三夜不息烛,思相离也。取妇之家,三日不举乐,思 嗣亲也。三月而庙见称来妇也,择日而祭于祢,成妇之义也。”曾子问曰:“ 女未庙见而死,则如之何?”孔子曰:“不迁于祖,不于皇姑,婿不杖,不菲, 不次,归葬于女氏之党,示未成妇也。”

曾子问曰:“取女,有吉日而女死,如之何?”孔子曰:“婿齐衰而吊,既 葬而除之。夫死亦如之。”

曾子问曰:丧有二孤,庙有二主,礼与?孔子曰:天无二日,土无二王,尝 郊社,尊无二上。未知其为礼也。昔者齐桓公亟举兵,作伪主以行。及反,藏 诸祖庙。庙有二主,自桓公始也。丧之二孤,则昔者衡灵公适鲁,遭季桓子之丧, 卫君请吊,哀公辞不得命,公为主,客人吊。康子立于门右,北面。公揖让升自 东阶,西乡。客升自西阶吊。公拜,兴哭,康子拜稽颡于位,有司弗辩也。今之 二孤,自季康子之过也。

曾子问曰:“古者师行,必以迁庙主行乎?”孔子曰:“天子巡守,以迁庙 主行,载于齐车,言必有尊也。今也,取七庙之主以行,则失之矣。当七庙五庙 无虚主。虚主者,唯天子崩,诸侯薨与去其国,与袷祭于主,为无主耳。吾闻诸 老聃曰:‘天子崩,国君薨,则祝取群庙之主而藏诸祖庙,礼也。卒哭成事而后, 主各反其庙。君去其国,大宰取群庙之主以从,礼也。袷祭于祖,则祝迎四庙之 主。主出庙入庙必跸。’老聃云。”

曾子问曰:“古者师行无迁主,则何主?”孔子曰:“主命”。问曰:“何 谓也?”孔子曰:“天子诸侯将出,必以币帛皮圭告于祖祢,遂奉以出,载于齐 车以行。每舍,奠焉而后就舍。反必告,设奠卒,敛币玉,藏诸两阶之间,乃出。 盖贵命也。”

子游问曰:“丧慈母如母,礼与?”孔子曰:“非礼也。古者,男子外有传, 内有慈母,君命所使教子也,何服之有?昔者,鲁昭公少丧其母,有慈母良,及 其死也,公弗忍也,欲丧之。有司以闻,曰:‘古之礼,慈母无服,今也君为之 服,是逆古之礼而乱国法也;若终行之,则有司将书之以遗后世。无乃不可乎?’ 公曰:‘古者天子练冠以燕居。’公弗忍也,遂练冠以丧慈母。丧慈母,自鲁昭 公始也。”

曾子问曰:“诸侯旅见天子,入门,不得终礼,废者几?”孔子曰:“四。” 请问之。曰:“大庙火,日食,后之丧,雨г服失容,则废。如诸侯皆在而日食, 则从天子救日,各以其方色与其兵。大庙火,则从天子救火,不以方色与兵。” 曾子问曰:“诸侯相见,揖让入门,不得终礼,废者几?”孔子曰:“六”。请 问之。曰:“天子崩,大庙火,日食,后夫人之丧,雨г服失容,则废。”

曾子问曰:“天子尝郊社五祀之祭,簋既陈,天子崩,后之丧,如之何?” 孔子曰:“废”。曾子问曰:“当祭而日食,大庙火,其祭也如之何?”孔子曰: “接祭而已矣。如牲至,未杀,则废。天子崩,未殡,五祀之祭不行;既殡而祭, 其祭也,尸入,三饭不侑,不酢而已矣。自启至于反哭,五祀之祭不行;已葬 而祭,祝毕献而已。”

曾子问曰:“诸侯之祭社稷,俎豆既陈,闻天子崩,后之丧,君薨,夫人之 丧,如之何?”孔子曰:“废。自薨比至于殡,自启至于返哭,奉帅天子。”曾 子问曰:“大夫之祭,鼎俎既陈,笾豆既设,不得成礼,废者几?”孔子曰:“ 九。”请问之。曰:“天子崩,后之丧,君薨,夫人之丧,君之大庙火,日食, 三年之丧,齐衰,大功,皆废。外丧自齐衰以下,行也。其齐衰之祭也,尸入, 三饭不侑,不酢而已矣;大功酢而已矣。小功、缌,室中之事而已矣。土之所 以异者,缌不祭,所祭于死者无服则祭。”

曾子问曰:“三年之丧,吊乎?”孔子曰:“三年之丧,练,不群立,不旅 行。君子礼以饰情,三年之丧而吊哭,不亦虚乎?” 曾子问曰:“大夫士有私丧,可以除之矣,而有君服焉,其除之也如之何?” 孔子曰:“有君丧服于身,不敢私服,又何除焉?于是乎有过时而弗除也。君之 丧,服除而后殷祭,礼也。”曾子问曰:“父母之丧,弗除可乎?”孔子曰: “先王制礼,过时弗举,礼也;非弗能勿除也,患其过于制也,故君子过时不祭, 礼也。”

曾子问曰:“君薨,既殡,而臣有父母之丧,则如之何?”孔子曰:“归居 于家,有殷事,则之君所,朝夕否。”曰:“君既启,而臣有父母之丧,则如之 何?”孔子曰:归哭而反送君。曰:“君未殡,而臣有父母之丧,则如之何?” 孔子曰:“归殡,反于君所,有殷事则归,朝夕否。大夫,室老行事;士,则子 孙行事。大夫内子,有殷事,亦之君所,朝夕否。”

贱不诔贵,幼不诔长,礼也。唯天子,称天以诔之。诸侯相诔,非礼也。

曾子问曰:“君出疆以三年之戒,以卑从。君薨,其入如之何?”孔子 曰:“共殡服,则子麻,弁,疏衰,菲,杖。入自阙,升自西阶。如小敛, 则子免而从柩,入自门,升自阼阶。君大夫士一节也。” 曾子问曰:“君之丧既引,闻父母之丧,如之何?”孔子曰:“遂。既封而 归,不俟子。” 曾子问曰:“父母之丧既引,及涂,闻君薨,如之何?”孔子曰:“遂。既 封,改服而往。”

曾子问曰:“宗子为士,庶子为大夫,其祭也如之何?”孔子曰:“以上牲 祭于宗子之家,祝曰:‘孝子某为介子某荐其常事。’若宗子有罪居于他围,庶 子为大天,其祭也,祝曰:孝子某使介子某执其常事。摄主不厌祭,不旅,不假, 不绥祭,不配。布奠于宾,宾奠而不举,不归肉。其辞于宾曰:‘宗兄宗弟宗子 在他国,使某辞。’”

曾子问曰:“宗子去在他国,庶子无爵而居者,可以祭乎?”孔子曰:“祭 哉!”请问:“其祭如之何?”孔子曰:“望墓而为坛,以时祭。若宗子死,告 于墓而后祭于家。宗子死,称名不言‘孝’,身没而已。”子游之徒,有庶子祭 者以此,若义也。今之祭者,不首其义,故诬于祭也。

曾子问曰:“祭必有尸乎?若厌祭亦可乎?”孔子曰:“祭成丧者必有尸, 尸必以孙,孙幼则使人抱之;无孙,则取于同姓可也。祭殇必厌,盖弗成也。祭 成丧而无尸,是殇之也。”孔子曰:“有阴厌,有阳厌。”曾子问曰:“殇不 祭,何谓阴厌阳厌?”孔子曰:“宗子为殇而死,庶子弗为后也。其吉祭,特牲。 祭殇不举肺,无斤俎,无玄酒,不告利成,是谓阴厌。凡殇与无后者,祭于宗 子之家,当室之白,尊于东房,是谓阳厌。”

曾子问曰:“葬引至于恒,日有食之,则有变乎?且不乎?”孔子曰: “昔者,吾从老聃助葬于巷党,及恒日有食之,老聃曰:‘丘!止柩,就道右, 止哭以听变’。既明,反而后行。曰:‘礼也’。反葬,而丘问之曰:‘夫柩不 可以反者也,日有食之,不知其已之迟数,则岂如行哉?’老聃曰:‘诸侯朝天 子,见日而行,逮日而舍奠。大夫使,见日而行,逮日而舍。夫柩不蚤出,不暮 宿。见星而行者,唯罪人与奔父母之丧者乎?日有食之,安知其不见星也。且君 子行礼,不以人之亲患。’吾闻诸老聃云。”

曾子问曰:“为君使而卒于舍,《礼》曰:‘公馆复,私馆不复’。凡所使 之国,有司所授舍,则公馆已,何谓私馆不复也?”孔子曰:“善乎问之也!自 卿大夫士之家曰私馆,公馆与公所为曰公馆。公馆复,此之谓也。”

曾子问曰:“下殇,土周葬于园,遂舆机而往,涂故也。今墓远,则其葬也 如之何?”孔子曰:“吾闻诸老聃曰:‘昔者史佚有子而死,下殇也。墓远,召 公谓之曰:“何以不棺敛于宫中?”史佚曰:“吾敢乎哉?”召公言于周公,周 公曰:“岂不可?”史佚行之。下殇用棺衣棺,自史佚始也。’”

曾子问曰:“卿大夫将为尸于公,受宿矣,而有齐衰内丧,则如之何?”孔 子曰:“出舍于公馆以待事,礼也。”孔子曰:“尸弁冕而出,卿大夫皆下之, 尸必式,必有前驱。”

子夏问曰:“三年之丧卒哭,金革之事无辟也者,礼与?初有司与?”孔子 曰:“夏后氏三年之丧,既殡而致事,殷人既葬而致事。《记》曰:“君子不夺 人之亲,亦不可夺亲也,此之谓乎?”子夏曰:“金革之事无辟也者,非与?” 孔子曰:“吾闻诸老聃曰:‘昔者鲁公伯禽有为为之也。今以三年之丧,从其利 者,吾弗知也!’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