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十五 洛诰第十五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尚书正义    

作者: 《尚书正义》孔颖达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卷十五 洛诰第十五

  召公既相宅,周公往营成周,使来告卜,召公先相宅卜之,周公自后至,经营作之,遣使以所卜吉兆逆告成王。○相,息亮反,注及下同。使,所吏反,注“遣使”同。作《洛诰》。
  洛诰既成洛邑,将致政成王,告以居洛之义。
  [疏]“召公”至“洛诰”○正义曰:序自上下相顾为文,上篇序云“召公先相宅”,此承其下,故云“召公既相宅”。召公以三月戊申相宅而卜,周公自后而往,以乙卯日至,经营成周之邑。周公即遣使人来告成王以召公所卜之吉兆。及周公将欲归于成王,乃陈本营洛邑之事,以告成王。王因请教诲之言,周公与王更相报答。史叙其事,作《洛诰》。史录此篇,录周公与王相对之言,以为后法,非独相宅告卜而已。但周公因致政本说往前告卜,经文既具,故序略其事,直举其发言之端耳。○传“召公”至“成王”○正义曰:上篇云:“三月戊申,太保朝至于洛,卜宅。厥既得卜,则经营。”是召公先相宅则卜之。又云:“乙卯,周公朝至于洛,则达观于新邑营。”是周公自后至,经营作之。召公相洛邑,亦相成周,周公营成周,亦营洛邑,各举其一,互以相明。“卜”者,召公卜也。周公既至洛邑,案行所营之处,遣使以所卜吉兆逆告成王也。案上篇传云“王与周公俱至”,何得周公至洛逆告王者?王与周公虽相与俱行,欲至洛之时,必周公先到行处所,故得逆告也。顾氏云“周公既至洛邑,乃遣以所卜吉兆来告于王”是也。经称成王言:“公既定宅,伻来,来视予卜休恒吉。”是以得吉兆告成王也。上篇召公以戊申至,周公乙卯至,周公在召公后七日也。至洛较七日,其发镐京或亦较七日。○传“既成”至“之义”○正义曰:周公摄政七年三月经营洛邑,既成洛邑,又归向西都,其年冬将致政成王,告以居洛之义,故名之曰《洛诰》,言以居洛之事告王也。篇末乃云“戊辰,王在新邑”,明戊辰已上皆是西都时所诰也。

  周公拜手稽首曰:“朕复子明辟。”周公尽礼致敬,言我复还明君之政于子。子,成王。年二十成人,故必归政而退老。○辟,必亦反。王如弗敢及天基命定命,如,往也。言王往日幼少,不敢及知天始命周家安定天下之命,故己摄。予乃胤保,大相东土,其基作民明辟。我乃继文武安天下之道,大相洛邑,其始为民明君之治。
  [疏]“周公”至“民明辟”○正义曰:周公将反归政,陈成王将居其位,周公拜手稽首,尽礼致敬于王,既拜乃兴而言曰,我今复还子明君之政。言王往日幼少,其志意未成,不敢及知天之始命我周家安定天下之命,故我摄王之位,代王为治。我乃继文王、武王安定天下之道,以此故大视东土洛邑之居,其始欲王居之,为民明君之治。言欲为民明君,必当治土中,故为王营洛邑也。○传“周公”至“退老”○正义曰:周公还政而已,明暗在于人君,而云“复还明君之政”者,其意欲令王明,故称“复子明辟”也。正以此年还政者,以成王年已二十成人,故必归政而退老也。传说成王之年,惟此而已。王肃于《金縢》篇末云:“武王年九十三而已,冬十一月崩。其明年称元年,周公摄政,遭流言,作《大诰》而东征。二年克殷,杀管叔。三年归,制礼作乐,出入四年,六年而成。七年营洛邑,作《康诰》、《召诰》、《洛诰》,致政成王。然则武王崩时,成王年已十三矣。周公摄政七年,成王适满二十。”孔于此言成王年二十,则其义如王肃也。又《家语》云:“武王崩时,成王年十三。”是孔之所据也。○传“如往”至“己摄”○正义曰:“如,往”,《释诂》文。“及”训与也,言王往日幼少,志意未成,不敢与知上天始命我周家安定天下之命,故己摄也。天命周家安定天下者,必令天下太平,乃为安定。成王幼少,未能使之安定,故不敢与知之,周公所以摄也。○传“我乃”至“之治”○正义曰:“胤”训继也,文王受命,武王伐纣,意在安定天下。天下未得安定,故周公言我乃继续文武安定天下之道,大相洛邑之地,其处可行教化,始营此都,为民明君之政治。言欲为民明君,其意当在此。

  予惟乙卯,朝至于洛师。致政在冬,本其春来至洛众,说始卜定都之意。我卜河朔黎水,我乃卜涧水东、瀍水西,惟洛食。我使人卜河北黎水上,不吉。又卜涧瀍之间,南近洛,吉。今河南城也。卜必先墨画龟,然后灼之,兆顺食墨。○河朔,朔北也。瀍,直连反。近,附近之近。我又卜瀍水东,亦惟洛食。伻来以图及献卜。”今洛阳也。将定下都,迁殷顽民,故并卜之。遣使以所卜地图及献所卜吉兆,来告成王。○伻,普耕反,徐敷耕反,又甫耕反,下同。
  [疏]“予惟”至“献卜”○正义曰:周公追述立东都之事,我惟以七年三月乙卯之日,朝至于洛邑众作之处,经营此都。其未往之前,我使人卜河北黎水之上,不得吉兆。乃卜涧水东、瀍水西,惟近洛,而其兆得吉,依规食墨。我亦使人卜瀍水东,亦惟近洛,其兆亦吉,依规食墨。我以乙卯至洛,我即使人来以所卜地图及献所卜吉兆于王。言卜吉立此都,王宜居之为治也。○传“致政”至“之意”○正义曰:下文总结周公摄政之事云“在十有二月”,是“致政在冬”也。“在冬”,发言嫌此事是冬,故辨之云“本其春来至洛众”,追说始卜定都之意也。周公至洛之时,庶殷已集于洛邑,故云“至于洛师”。○传“我使”至“食墨”○正义曰:嫌周公自卜,故云“我使人”,谓使召公也。案上篇召公至洛,其日即卜,而得“卜河朔黎水”者,以地合龟,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