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周易集解    

作者: 《周易集解》李鼎祚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周易集解卷十五

八卦成列,象在其中矣。
  虞翻曰:象谓三才成八卦之象。乾坤列东,艮兑列南,震巽列西,坎离在中,故“八卦成列”,则“象在其中”。天垂象,见吉凶,圣人象之是也。
 
  因而重之,爻在其中矣。
  虞翻曰:谓参重三才为六爻,发挥刚柔,则“爻在其中”。六画称爻。六爻之动,三极之道也。
 
  刚柔相推,变在其中矣。
  虞翻曰:谓十二消息。九六相变,刚柔相推,而生变化,故“变在其中矣”。
 
  系辞焉而命之,动在其中矣。
  虞翻曰:谓系彖象九六之辞,故“动在其中”。鼓天下之动者,存乎辞者也。
 
  吉凶悔吝者,生乎动者也。
  虞翻曰:动,谓爻也。爻者,效天下之动者也。爻象动内,吉凶见外。吉凶生而悔吝著,故“生乎动”也。
 
  刚柔者,立本者也。
  虞翻曰:乾刚坤柔,为六子父母。乾天称父,坤地称母;本天亲上,本地亲下,故“立本者也”。
 
  变通者,趣时者也。
  虞翻曰:变通配四时,故趣时者也。
 
  吉凶者,贞胜者也。
  虞翻曰:变通配四时,故趣时者也。
 
  吉凶者,贞胜者也。
  虞翻曰:贞,正也。胜,灭也。阳生则吉,阴消则凶者也。
 
  天地之道,贞观者也。
  陆绩曰:言天地正,可以观瞻为道也。
 
  日月之道,贞明者也。
  荀爽曰:离为日。日中之时,正当离位,然后明也。月者,坎也。坎正位冲离,冲为十五日,月当日冲,正值坎位。亦大圆明。故曰“日月之道,贞明者也。”言日月正当其位,乃大明也。
  陆绩曰:言日月正,以明照为道矣。
 
  天下之动,贞夫一者也。
  虞翻曰:一谓乾元。万物之动,各资天一阳气以生,故“天下之动,贞夫一者也。”
 
  夫乾,确然示人易矣。
  虞翻曰:阳在初弗用,确然无为,潜龙时也。不易世,不成名,故“示人易”者也。
 
  夫坤,隤然示人简矣。
  虞翻曰:隤,安。简,阅也。坤以简能阅内万物,故“示人简”者也。
 
  爻也者,效此者也。
  虞翻曰:效法之谓坤,谓效三才以为六画。
 
  象也者,象此者也。
  虞翻曰:成象之谓乾,谓圣人则天之象,分为三才也。
 
  爻象动乎内,吉凶见乎外,
  虞翻曰:内初。外,上也。阳象动内,则吉内外,阴爻动内,则凶见外也。
 
  功业见乎变,
  荀爽曰:阴阳相变,功业乃成者也。
 
  圣人之情见乎辞。
  崔觐曰:言文王作卦爻之辞,所以明圣人之情陈于易象。
 
  天地之大德曰生,
  孔颖达曰:自此以下,欲明圣人同天地之德,广生万物之意也。言天地之盛德,常生万物,而不有生,是其大德也。
 
  圣人之大宝曰位。
  崔觐曰:言圣人行易之道,当须法天地之大德,宝万乘之天位。谓以道济天下为宝,而不有位,是其大宝也。
 
  何以守位曰仁,
  宋衷曰:守位当得士大夫公侯,有其仁贤,兼济天下。
 
  何以聚人曰财。
  陆绩曰:人非财不聚,故圣人观象制器,备物尽利,以业万民而聚之也。盖取聚人之本矣。
 
  理财正辞,禁人为非曰义。
  荀爽曰:尊卑贵贱,衣食有差,谓之“理财”。名实相应,万事得正,谓之“正辞”。咸得其宜,故谓之“义”也。
  崔觐曰:夫财货人所贪爱,不以义理之,则必有败也。言辞人之枢要,不以义正之,则必有辱也。百姓有非,不以义禁之,则必不改也。此三者皆资于义,以此行之,得其宜也。故知仁义与财,圣人宝位之所要也。
 
  古者庖牺氏之王天下也,
  虞翻曰:庖牺,太昊氏,以木德王天下。位乎乾五,五动见离,离生木,故知火化。炮啖牺牲,号庖牺氏也。
 
  仰则观象于天,
  荀爽曰:震巽为雷风,离坎为日月也。
 
  
俯则观象于地,
  《九家易》曰:艮兑为山泽也。地有水火五行八卦之形者也。
 
  观鸟兽之文,
  荀爽曰:乾为马,坤为牛,震为龙,巽为鸡之属是也。
  陆绩曰:谓朱鸟、白虎、苍龙、玄武四方二十八宿经纬之文。
 
  与地之宜,
  《九家易》曰:谓四方四维八卦之位,山泽高卑五土之宜也。
 
  近取诸身,
  荀爽曰:乾为首,坤为腹,震为足,巽为股也。
 
  远取诸物,
  荀爽曰:乾为金玉,坤为布釜之类是也。
 
  于是始作八卦,
  虞翻曰:谓庖牺观鸟兽之文,则天八卦效之。易有太极,是生两仪,两仪生四象,四象生八卦。八卦乃四象所生,非庖牺之所造也。故曰:象者,像此者也。则大人造爻象以象天卦可知也。而读易者,咸以为庖牺之时,天未有八卦,恐失之矣。天垂象,示吉凶,圣人象之,则天已有八卦之象。
 
  以通神明之德,
  荀爽曰:乾坤为天地,离坎为日月,震巽为雷风,艮兑为山泽,此皆神明之德也。
 
  以类万物之情。
  《九家易》曰:六十四卦,凡有万一千五百二十策,策类一物,故曰“类万物之情”。以此知庖牺重为六十四卦明矣。
 
  作结绳而为罟,以田以鱼,盖取诸离。
  虞翻曰:离为目,巽为绳。目之重者唯罟,故结绳为罟。坤二五之乾成离。巽为鱼。坤二称田,以罟取兽曰田。故“取诸离”也。
 
  庖牺氏没,神农氏作。
  虞翻曰:没,终。作,起也。神农以火德继庖牺王。火生土,故知土则利民播种,号神农氏也。
 
  斫木为耜,揉木为耒,耒耨之利,以教天下,盖取诸益。
  虞翻曰:否四之初也。巽为木,为入;艮为手;乾为金。手持金以入木,故“斫木为耜”。耜止所逾,因名曰耜。艮为小木,手以桡之,故“揉木为耒”。耒耜,耔器也。巽为号令,乾为天,故“以教天下”。坤为田,巽为股,进退。震足动耜,艮手持耒,进退田中,耕之象也。益万物者莫若雷风,故法风雷而作耒耜。
  日中为市,致天下之民,聚天下之货,交易而退,各得其所,盖取诸噬嗑。
  翟元曰:否五之初也。离象正上,故称“日中”也。艮为径路。震为足,又为大涂。否乾为天。故致天下之民象也。坎水艮山,群珍所出,聚天下货之象也。震升坎降,交易而退,各得其所,噬嗑食也。市井交易,饮食之道,故取诸此也。
 
  神农氏没,黄帝、尧、舜氏作,通其变,使民不倦;
  虞翻曰。变而通之以尽利,谓作舟楫服牛乘马之类,故“使民不倦”也。
 
  神而化之,使民宜之。
  虞翻曰:神谓乾。乾动之坤,化成万物,以利天下。坤为民也。象其物宜。故“使民宜之”也。
 
  易穷则变,变则通,通则久,是以“自天右之,吉无不利”也。
  陆绩曰:阴穷则变为阳,阳穷则变为阴,天之道也。庖牺作网罟,教民取禽兽,以充民食。民众兽少,其道穷,则神农教播殖以变之。此穷变之大要也。穷则变,变则通,与天终始,故可久。民得其用,故无所不利也。
 
  黄帝、尧、舜垂衣裳而天下治,盖取诸乾坤。
  《九家易》曰:黄帝以上,羽皮革木,以御寒暑。至乎黄帝,始制衣裳,垂示天下。衣取象乾,居上覆物。裳取象坤,在下含物也。虞翻曰:乾为治,在上为衣。坤下为裳。乾坤万物之缊,故以象衣裳。乾为明君,坤为顺臣,百官以治,万民以察,故“天下治”。盖取诸此也。
  挎木为舟,掞木为楫,舟楫之利,以济不通,致远以利天下,盖取诸涣。
  《九家易》曰:木在水上,流行若风,舟楫之象也。此本否卦九四之二。挎,除也。巽为长,为木,艮为手;乾为金;艮手持金,故“挎木为舟,掞木为楫”也。乾为远天,故“济不通,致远以利天下”矣。法涣而作舟楫,盖取斯义也。
 
  服牛乘马,引重致远,以利天下,盖取诸随。
  虞翻曰:否上之初也。否乾为马,为远;坤为牛,为重。坤初之上,为引重。乾上之初,为“致远”。艮为背,巽为股,在马上,故“乘马”。巽为绳,绳束缚物,在牛背上,故“服牛”。出否之随,引重致远,以利天下,故“取诸随”。
 
  重门击柝,以待暴客,
  干宝曰:卒虣之客,为奸寇也。
 
  盖取诸豫。
  《九家易》曰:下有艮象。从外示之,震复为艮。两艮对合,重门之象也。柝者,两木相击以行夜也。艮为手,为小木,为止持;震为足,又是木,为行;坤为夜。即手持柝木夜行,击门之象也。坎为盗,虣水虣长无常,故“以待虣客”。既有不虞之备,故“取诸豫”矣。断木为杵,阙地为臼。臼杵之利,万民以济,盖取诸小过。
  虞翻曰:晋上之三也。艮为小木。上来之三,断艮,故“断木为杵”。坤为地,艮手持木,以阙坤三,故“阙地为臼”。艮止于下,臼之象也。震动而上,杵之象也。震出巽入,艮手持杵,出入臼中,舂之象也,故“取诸小过”。本无乾象,故不言以利天下也。
 
  弦木为弧,剡木为矢;弧矢之利,以威天下,盖取诸睽。
  虞翻曰:无妄五之二也。巽为绳,为木;坎为弧;离为矢,故“弦木为弧”。乾为金,艮为小木。五之二,以金剡艮,故“剡木为矢”。乾为威,五之二,故“以威天下”。弓发矢应,而坎雨集,故“取诸睽”也。
 
  上古穴居而野处,后世圣人易之以宫室,上栋下宇,以待风雨,盖取诸大壮。
  虞翻曰:无妄,两象易也。无妄乾在上,故称“上古”。艮为穴居,乾为野,巽为处,无妄乾人在路,故“穴居野处”。震为后世,乾为圣人,后世圣人,谓黄帝也。艮为宫室,变成大壮,乾人入宫,故“易以宫室”。艮为待,巽为风,兑为雨,乾为高,巽为长木,反在上,为栋。震阳动起,故“上栋”。下宇,谓屋边也。兑泽动下,为下宇。无妄之大壮,巽风不见。兑雨隔震,与乾绝体。故“上栋下宇,以待风雨”,盖“取诸大壮”者也。
  古之葬者,厚衣之以薪,葬之中野,不封不树,丧期无数,后世圣人易之以棺椁,盖取诸大过。
  虞翻曰:中孚,上下易象也。本无乾象,故不言上古。大过乾在中,故但言古者。巽为薪,艮为厚,乾为衣,为野,乾象在中,故“厚衣之以薪”。葬之中野,穿土称封。封,古窆字也。聚土为树,中孚无坤坎象,故“不封不树”。坤为丧期,谓从斩衰至緦麻。日月之期数,无坎离日月坤象,故“丧期无数”。巽为木,为入处;兑为口;乾为人;木而有口,乾人入处,棺敛之象。中孚艮为山丘,巽木在里,棺藏山陵,椁之象也,故“取诸大过”。
 
  上古结绳而治,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。百官以治,万民以察,盖取诸夬。
  《九家易》曰:古者无文字,其有约誓之事,事大大其绳,事小小其绳,结之多少,随物众寡,各执以相考,亦足以相治也。夬本坤世,下有伏坤,书之象也。上又见乾,契之象也。以乾照坤,察之象也。夬者,决也。取百官以书治职万民,以契明其事。契,刻也。大壮进而成夬,金决竹木,为书契象,故法夬而作书契矣。
  虞翻曰:履上下象易也。乾象在上,故复言上古。巽为绳,离为罔罟,乾为治,故“结绳以治”。后世圣人,谓黄帝、尧、舜也。夬旁通剥,剥坤为书,兑为契,故“易之以书契”。乾为百。剥艮为官,坤为众臣,为万民,为迷暗。乾为治。夬反剥,以乾照坤。故“百官以治,万民以察”。故“取诸夬”。大壮、大过、夬,此三盖取直两象,上下相易,故俱言易之。大壮本无妄。夬本履卦。乾角俱在上,故言上古。中孚本无乾象,大过乾不在上,故但言古者。大过亦言后世圣人易之,明上古时也。
 
  是故易者,象也。
  干宝曰:言是故,又总结上义也。
  虞翻曰:易谓日月,在天成八卦象,县象著明,莫大日月是也。
 
  象也者,象也。
  崔觐曰:上明取象以制器之义,故以此重释于象。言易者象于万物。象者,形象之象也。
 
  彖者,材也。
  虞翻曰:彖说三才,则三分天象。以为三才,谓天地人之道也。
 
  爻也者,效天下之动者也。
  虞翻曰:动,发也。谓两三才为六画,则发挥刚柔而生爻也。
 
  是故吉凶生,而悔吝著也。
  虞翻曰:爻象动内,则吉凶见外;吉凶悔吝者,生乎动者也,故曰“著”。
 
  阳卦多阴,阴卦多是,其故何也?
  崔心曰:此明卦象阴阳与德行也。阴卦多阴,谓震、坎、艮,一阳而二阴。阴卦多阳,谓巽、离、兑,一阴而二阳也。
 
  阳卦奇,阴卦耦,其德行何也?
  虞翻曰:阳卦一阳,故“奇”。阴卦二阳,故“耦”。谓德行何可者也。
 
  阳一君而二民,君子之道也。阴二君而一民,小人之道也。
  韩康伯曰:阳,君道也。阴,臣道也。君以无为统众无为,则一也。臣以有事代终有事,则二也。故阳爻画一,以明君道必一。阴爻画两,以明臣体必二。斯阴阳之数,君臣之辩也。以一为君,君之德也。二居君位,非其道也。故阳卦曰:君子之道也;阴卦曰:小人之道也。
 《易》曰:憧憧往来,朋从尔思。
  翟元曰:此咸之九四辞也。咸之为卦,三君三民,四独远阴,思虑之爻也。韩康伯曰:天下之动,必归于一,思以求朋未能,寂寂以感物,不思而至也。
 
  子曰:天下何思何虑?天下同归而殊涂,一致而百虑。
  韩康伯曰:夫少则得,多则惑。涂虽殊,其归则同。虑虽百,其致不二。苟识其要,不在博求。一以贯之,不虑而尽矣。
 
  天下何思何虑?
  虞翻曰:易无思也。既济定,六位得正,故“何思何虑”。
 
  日往则月来,
  虞翻曰:谓咸初往之四,与五成离,故“日往”。与二成坎,故“月来”。之外“日往”,在内“月来”,此就爻之正者也。
 
  月往则日来,
  虞翻曰:初变之四,与上成坎,故“月往”。四变之初,与三成离。故“日来”者也。
 
  日月相推而明生焉。
  虞翻曰:既济体两离坎象,故明生焉。
 
  寒往则暑来,
  虞翻曰:乾为寒,坤为暑,谓阴息阳消,从姤至否,故寒往暑生为也。
 
  暑往则寒来,
  虞翻曰:阴诎阳信,从复至泰,故暑往寒来也。
 
  寒暑相推而岁成焉。
  崔觐曰:言日月寒暑。往来虽多,而明生岁成,相推则一,何思何虑于其间哉!
 
  往者诎也,
  荀爽曰:阴气往,则万物诎者也。
 
  来者信也,
  荀爽曰:阳气来,则万物信者也。
 
  诎信相感则利生焉。
  虞翻曰:感,咸象,故“相感”。天地感而万物化生,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,故“利生”。利生谓阳出震,阴伏藏。
 
  尺蠖之诎,以求信也。
  荀爽曰:以喻阴阳气屈以求信也。
 
  
龙蛇之蛰,以存身也。
  虞翻曰:蛰,潜藏也,龙潜而蛇藏。阴息初,巽为蛇。阳息初,震为龙。十月坤成,十一月复生。姤巽在下,龙蛇俱蛰。初坤为身。故“龙蛇之蛰,以存身”也。
  侯果曰:不诎则不信,不蛰则无存,则屈蛰相感而后利生矣。以况无思得一,则万物归思矣。庄子曰:古之畜天下者,其治一也。《记》曰:通于一,万事毕。无心得,鬼神服。此之谓矣。蠖,诎行虫。郭璞云:蝍就也。
 
  精义入神,以致用也。
  姚信曰:阳称精,阴为义。入在初也。阴阳在初,深不可测,故谓之“神”。变为姤复,故曰“致用也”。
  韩康全曰:精义,物理之微者也。神,寂然不动、感而遂通者也。理入寂一,则精义斯得,乃用无极也。
  干宝曰:能精义理之微,以得未然之事,是以涉于神道,而逆祸福也。
 
  利用安身,以崇德也。
  《九家易》曰:利用,阴道用也。谓姤时也。阴升上究,则乾伏坤中,诎以求信,阳当复升。安身,嘿处也。时既潜藏。故利用安身,以崇其德。崇德,体卑而德高也。
  韩康伯曰:利用之道,皆安其身而后动也。精义由于入神以致其用,利用由于安以崇基德。理必由乎其宗,归根则宁,天下之理得之。若役其思虑,以求动用,忘其安身,以殉功美,则伪弥多理愈失,名弥美而累愈彰矣。
 
  过此以往,未之或知也。
  荀爽曰:出乾之外,无有知之。
 
  穷神知化,德之盛也。
  虞翻曰:以坤变乾,谓之“穷神”。以乾通坤,谓之“知化”。乾为盛德,故“德之盛”。
  侯果曰:夫精义入神,利用崇德,亦一致之道极矣。过斯以往,则未之能知也。若穷于神理,通于变化,则德之盛者能矣。
 
  《易》曰:困于石,据于蒺藜,入于其宫,不见其妻,凶。
  孔颖达曰:上章先言利用安身,可以崇德。若身危辱,何崇之有?此章引困之六三。履非基位,欲上于四,四自应初,不纳于已,是困于九四之石也。三又乘二,二是刚物,非已所乘,是据于九二之蒺藜也。又有人于其宫,不见其妻,凶之象也。
 
  子曰:非所困而困焉,名必辱。
  虞翻曰:困本咸。咸三入宫,以阳之阴,则二制坤,故以次咸。为四所困,四失位恶人,故“非所困而困焉”。阳称名,阴为辱,以阳之阴下,故“名必辱”也。
 
  非所据而据焉,身必危。
  虞翻曰:谓据二,二失位,故“非所据面据焉”。二变时,坤为身,二折坤体,故“身必危”。
 
  既辱且危,死其将至,妻其可得见邪。
  陆绩曰:六三从困辱之家,变之大过,为棺椁死丧之象,故曰“死其将至”,妻不可得见。
 
  《易》曰:公用射隼于高庸之上,获之无不利。
  孔颖达曰:前章先须安身,可以崇德。胡此明藏器于身,待时而动,是有利也。故引解之上六以证之矣。
 
  
子曰:隼者,禽也。
  虞翻曰:离为隼,故称“禽”。言其行野容如禽兽焉。
 
  弓矢者,器也。
  虞翻曰:离为矢,坎为弓,坤为器。
 
  射之者,人也。
  虞翻曰:人,贤人也。谓乾三。伏阳出而成乾,故曰“射之者人”。人则人,三应上,故上令三出而射隼也。
 
  君子藏器于身,待时而动,何不利之有?
  虞翻曰:三伏阳,为君子。二变时,坤为身,为藏器,为藏弓矢,以待射隼。艮为待,为时。三待五来之二,弓张矢发,动出成乾,贯隼入大过死,两坎象坏,故“何不利之有”。《象》曰:以解悖,三阴小人,乘君子器,故上观三出,射出隼也。
 
  动而不括,是以出而有获,语成器而后动者也。
  虞翻曰:括,作也。震为语,乾五之坤二成坎弓,离矢动以贯隼,故“语成器而后动者也”。
 
  子曰:小人不耻不仁,不畏不义,
  虞翻曰:谓否也。以坤灭乾,为不仁不义。坤为耻,为义。乾为仁,为畏者也。
 
  不见利不动,不威不徵。
  虞翻曰:否乾为威,为利。巽为近利。谓否五之初,成噬嗑市。离日见乾,为见利;震为动,故“不见利不动”。五之初,以乾威坤,故“不威不徵”。震为徵也。
 
  小徵而大诫,此小人之福也。
  虞翻曰:艮为小。乾为大。五下威初,坤杀不行,震惧虩虩,故“小惩大诫”。坤为小人,乾为福。以阳下阴,民说无疆,故“小人福也”。
 
  《易》曰:“屦校灭趾,无咎”。此之谓也。
  《九家易》曰:噬嗑六五,本先在初,处非其位,小人者也。故历说小人所以为罪,终以致害,虽欲为恶,能止不行,则“无咎”。侯果曰:噬嗑初九爻辞也。校者,以木夹足止行也。此明小人因小刑而大诫。乃福也。
 
  善不积,不足以成名。
  虞翻曰:乾为积善,阳称名。
 
  恶不积,不足以灭身。
  虞翻曰:坤为积恶,为身。以乾灭坤,故“灭身”者也。
 
  小人以小善为无益而弗为也,
  虞翻曰:小善谓复初。
 
  以小恶为无伤而弗去也,
  虞翻曰:小恶谓姤初。
 
  故恶积而不弇,
  虞翻曰:谓阴息姤至遁,子弑其父,故“恶积而不可弇”。
 
  罪大而不可解。
  虞翻曰:阴息遁成否,以臣弑君,故“罪大而不可解”也。
 
  《易》曰:何校灭耳,凶。
  《九家易》曰:噬嗑上九爻辞也。阴息初升五,所在失正,积恶而罪大,故为上所灭。善不积,斥五阴爻也。聪不明者,闻善不听,闻戒不改,故“凶”也。
 
  子曰:危者,安其位者也。
  崔觐曰:言有危之虑,则能安其位不失也。
 
  亡者,保其存者也。
  崔觐曰:言有亡之虑,则能保其存者也。
 
  乱者,有其治者也。
  崔觐曰:言有防乱之虑,则能有其治者也。
 
  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危,
  虞翻曰:君子,大人。谓否五也。否坤为安。危,谓上也。
  翟元曰:在安虑危。
 
  存而不忘亡,
  荀爽曰:谓除戎器,戒不虞也。
  翟元曰:在存而不忘亡。
 
  治而不忘乱,
  荀爽曰:谓思患而逆防之。
  翟元曰:在治而虑乱。
 
  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。
  虞翻曰:坤为身。谓否反成泰,君位定于内,而臣忠于外,故“身安而国家可保也”。
 
  《易》曰:其亡!其亡!
  荀爽曰:存不忘亡也。
 
  系于包桑。
  荀爽曰:桑者,上玄下黄。乾坤相包以正,故“不可忘也”。
  陆绩曰:自此以上,皆谓否阴灭阳之卦。五在否家,虽得中正,常自惧以危亡之事者也。
 
  子曰:德薄而位尊,
  虞翻曰:鼎四也。则离九四,凶恶小人,故“德薄”。四在乾位,故“位尊”。
 
  知少而谋大,
  虞翻曰:兑为小知,乾为大谋,四在乾体,故“谋大”矣。
 
  力少而任重,
  虞翻曰:五至初,体大过,本末弱,故“力少”也。乾为仁,故“任重”。以为已任,不亦重乎。
 
  尟不及矣。
  虞翻曰:尟,少也。及,及于刑矣。
 
  《易》曰:鼎折足,覆公餗,其刑渥,凶。言不胜其任也。
  孔颖达曰:言不能安身,智小谋大,而遇祸也。故引鼎九四以证之矣。
 
  子曰:知几其神乎。
  虞翻曰:几,谓阳也。阳在复初称几,此谓豫四也。恶鼎四折足,故以此次言豫四知几,而反复初也。
 
  君子上交不谄,下交不渎,
  虞翻曰:豫上,谓四也。四失位谄渎。上谓交五,五贵;震为笑言,笑言且谄也,故“上交不谄”。下谓交三,坎为渎,故“下交不渎”。欲其复初得正元吉,故“其知几乎”。其知几乎?
  侯果曰:上谓五侯,下谓凡庶。君子上交不至谄媚,下交不至渎慢,悔吝无从而生,岂非知微者乎。
 
  几者,动之微,吉之先见者也。
  虞翻曰:阳见初成震,故“动之微”。复初元吉,吉之先见者也。
  韩康伯曰:几者,去无入有。理而未形者,不可以名寻,不可以形睹也。唯神也。不疾而速,感而遂通,故能玄照鉴于未形也,合抱之木,起于毫末,吉凶之彰,始乎微兆,故言“吉之先见”。
  君子见几而作,不俟终日。《易》曰:介于石,不终日,贞吉。介如石焉,宁用终日,断可识矣。
  孔颖达曰:前章言精义入神,此明知几入神之事,故引豫之六二以证之。
  崔觐曰:此爻得位居中,于豫之时,能顺以动而防于豫。如石之耿介,守志不移,虽暂豫乐,以其见微,而不终日,则能“贞吉”,断可知矣。
 
  君子知微知章,知柔知刚,
  姚信曰:此谓豫卦也。二下交初,故曰“知微”。上交于三,故曰“知章”。体坤处和,故曰“知柔”。与四同功,故曰“知刚”。
 
  万夫之望。
  荀爽曰:圣人作万物睹。
  干宝曰:言君子苟达于此,则万夫之望矣。周公闻齐鲁之政,知后世强弱之势;辛有见被发而祭,则知为戎狄之居。凡若此类,可谓知几也。皆称君子。君子则以得几,不必圣者也。
 
  子曰:颜氏之子,其殆庶几乎。
  虞翻曰:几者,神妙也。颜子知微,故“殆庶几”。孔子曰:回也其庶几乎。
 
  有不善未尝不知,
  虞翻曰:复以自知。老子曰:自知者明。
 
  知之未尝复行也。
  虞翻曰:谓颜回不迁怒,不贰过。克已复理,天下归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