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周易集解    

作者: 《周易集解》李鼎祚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周易集解卷十六

《易》曰:不远复,无祗悔,元吉。
  侯果曰:复初九爻辞。殆,近也。庶,冀也。此明知微之难。则知微者唯圣人耳。颜子亚圣,但冀近于知微而未得也。在微则昧,理章而悟,失在未形,故“有不善”。知则速改,故无大过。
 
  天地絪缊,万物化醇。
  虞翻曰:谓泰上也。先说否,否反成泰,故不说泰。天地交,万物通,故“化醇”。
  孔颖达曰:以前章利用安身以崇德也。安身之道,在于得一。若已能得一,则可以安身。故此章明得一之事也。絪缊,气附著之义。言天地无心,自然得一。唯二气絪缊,共相和会,感应变化,而有精醇之生,万物自化。若天地有心为一,则不能使万物化醇者也。
 
  男女构精,万物化生。
  虞翻曰:谓泰初之上成损,艮为男,兑为女,故“男女构精”。乾为精。损反成益,万物出震,故“万物化生”也。
  干宝曰:男女犹阴阳也。故“万物化生”。不言阴阳,而言男女者,以指释损卦六三之辞,主于人事也。
 
  《易》曰:三人行,则损一人。一人行,则得其友。言致一也。
  侯果曰:损六三爻辞也。《象》云:一人行,三则疑,是众不如寡,三不及一。此明物情相感,当上法絪缊、化醇、致一之道,则无患累者也。
 
  子曰:君子安其身而后动,
  虞翻曰:谓反损成益。君子,益初也。坤为安身。震为后动。
  崔觐曰:君子将动有所为,必自揣安危之理,在于已身,然后动也。
 
  易其心而后语,
  虞翻曰:乾为易,益初体复心。震为后语。
  崔觐曰:君子恕已及物,若于事心难,不可出语,必和易其心而后言。
 
  定其交而后求。
  虞翻曰:震,专,为定,为后。交谓刚柔始交。艮为求也。崔觐曰:先定其交,知其才行,若好施与吝,然后可以事求之。
 
  君子修此三者,故全也。
  虞翻曰:谓否上之初,损上益下,其道大光。自上下下,民说无疆,故“全也”。
 
  危以动,则民不与也。
  虞翻曰:谓否上九,高而无们,故“危”。坤民否闭,故“弗与也”。
 
  惧以语,则民不应也。
  虞翻曰:否上穷灾,故“惧”。来下之初成益,故“民不应”。坤为民,震为应也。
  无交而求,则民不与也。
  虞翻曰:上来之初,故“交”。坤民否闭,故“不与”。震为交。
 
  莫之与,则伤之者至矣。
  虞翻曰:上不之初,否消灭乾,则体剥伤;臣弑君,子弑父,故“伤之者至矣”。
 
  《易》曰:莫益之,或击之,立心勿恒,凶。
  侯果曰:益上九爻辞也。此明先安身易心,则群善自应。若危动惧语,则物所不与,故“凶”也。
 
  子曰:乾坤其易之门邪。
  荀爽曰:阴阳相易,出于乾坤,故曰“门”。
 
  乾,阳物也。坤,阴物也。
  荀爽曰:阳物,天。阴物,地也。
 
  阴阳合德,而刚柔有体。
  虞翻曰:合德谓天地杂,保大和,日月战。乾刚以体天,坤柔以体地也。
 
  以体天地之撰,
  《九家易》曰:撰,数也。万物形体,皆受天地之数也。谓九,天数;六,地数也。刚柔得以为体矣。
 
  以通神明之德。
  《九家易》曰:隐藏谓之神,著见谓之明。阴阳交通,乃谓之德。
 
  其称名也,杂而不越。
  《九家易》曰:阴阳,杂也。名谓卦名。阴阳虽错,而卦象各有次序,不相逾越。
 
  於稽其类,其衰世之意邪?
  虞翻曰:稽,考也。三称盛德。上称末世,乾终上九:动则入坤,坤弑其君父,故为乱臣。阳出复震,入坤出坤,故“衰世之意邪。”
  侯果曰:於,嗟也。稽,考也。易象考其事类,但以吉凶得失为主,则非淳古之时也。故云“衰世之意”耳。言邪,示疑,不欲切指也。
 
  夫易章往而察来,而微显阐幽,开而当名,
  虞翻曰:神以知来,知以藏往。微者显之,谓从复成乾,是察来也。阐者幽之,谓从姤之坤,是章往也。阳息出初,故“开而当名”。
 
  辩物,正言,断辞,则备矣。
  干宝曰:辩物,类也。正言,言正义也。断辞,断吉凶也。如此,则备于经矣。
 
  其称名也小,
  虞翻曰:谓乾坤与六子俱名八卦,而小成,故小复。小而辩于物者矣。
 
其取类也大。
  虞翻曰:谓乾阳也,为天,为父,触类而长之,故“大”也。
 
  其旨远,其辞文,
  虞翻曰:远,谓乾。文,谓坤也。
 
  其言曲而中,其事肆而隐,
  虞翻曰:曲,诎。肆,直也。阳曲初,震为言,故“其言曲而中”。坤为事,隐未见,故“肆而隐”也。
 
  因贰以济民行,以明失得之报。
  虞翻曰:二,谓乾与坤也。坤为民,乾为行。行得,则乾报以吉。行失,则坤报以凶也。
 
  易之兴也,其于中古乎?
  虞翻曰:兴易者,谓庖牺也。文王书经,系庖牺于乾五。乾为古,五在乾中,故兴于中古。系以黄帝、尧、舜为后世圣人。庖牺为中古,则庖牺以前为上古。
 
  作易者,其有忧患乎?
  虞翻曰:谓成患百姓未知兴利远害,不行礼义,茹毛饮血,衣食不足。庖牺则天八卦,通为六十四,以德化之,吉凶与民同患,故有忧患。
 
  是故履,德之基也。
  虞翻曰:乾为德。履与谦旁通。坤柔履刚,故“德之基”。坤为基。
  侯果曰:履,礼。蹈礼不倦,德之基也。自下九卦,是复道之最,故特言矣。
 
  谦,德之柄也。
  虞翻曰:坤为柄。柄,本也。凡言德,皆阳爻也。
  干宝曰:柄,所以持物。谦,所以持礼者也。
 
  复,德之本也。
  虞翻曰:复初乾之元,故“德之本也”。
 
  恒,德之固也。
  虞翻曰:立不易方,守德之坚固。
 
  损,德之修也。
  荀爽曰:徵忿窒欲,所以修德。
 
  益,德之裕也。
  荀爽曰:见善则迁,有过则改,德之优裕也。
 
  困,德之辩也。
  郑玄曰:辩,别也。遭困之时,君子固穷,小人穷则滥,德于是别也。
 
 
井,德之地也。
  姚信曰:井差而不穷,德居地也。
 
  巽,德之制也。
  虞翻曰:巽风为号令,所以制下,故曰“德之制也”。孔颖达曰:此上九卦,各以德为用也。
 
  履和而至,
  虞翻曰:谦与履通,谦坤柔和,故“履和而至”。礼之用,和为贵者也。
 
  谦尊而光,
  荀爽曰:自上下下,其道大光也。
  复小而辨于物。虞翻曰:阳始见,故“小”。乾,阳物。坤,阴物。以乾居坤,故称别物。
 
  恒杂而不厌,
  荀爽曰:夫妇虽错居,不厌之道也。
 
  损先难而后易,
  虞翻曰:损初之上,失正,故“先难”。终反成益,得位于初故“后易”。易其心而后语。
 
  益长裕而不设,
  虞翻曰:谓天施地生,其益无方。凡益之道,与时偕行,故“不设”也。
 
  困穷而通,
  虞翻曰:阳穷否上,变之坤二,成坎。坎为通,故“困穷而通”也。
 
  井居其所而迁,
  韩康伯曰:改邑不改井,井所居不移,而能迁其施也。
 
  巽称而隐。
  崔觐曰:言巽申命行事,是称扬也。阴助德化,是微隐也。自此以下,明九卦德之体者也。
 
  履以和行,
  虞翻曰:礼之用,和为贵,谦震为行,故“以和行”也。
 
  谦以制礼,
  虞翻曰:阴称礼,谦三以一阳制五阴,万民服,故“以制礼”也。
 
  复以自知,
  虞翻曰:有不善未尝不知,故“自知”也。
 
  恒以一德,
  虞翻曰:恒德之固,立不易方,从一而终,故“一德”者也。
 
 
损以远害,
  虞翻曰:坤为害,泰以初止坤上,故“远害”。乾为远。
 
  益以兴利,
  荀爽曰:天施地生,其益无方,故“兴利”也。
 
  困以寡怨,
  虞翻曰:坤为怨,否弑父与君,乾来下,折坤二,故“寡怨”。坎水性通,故不怨也。
 
  井以辨义,
  虞翻曰:坤为义,以乾别坤,故辩义也。
 
  巽以行权。
  《九家易》曰:巽象号令,又为近利。人君政教、进退、释利而为权也。《春秋传》曰:权者,反于经然后有善者也。此所以说九卦者,圣人履忧济民之所急行也。故先陈其德,中言其性,后叙其用,以详之也。西伯劳谦,殷纣骄暴,臣子之礼有常,故创易道以辅济君父者也。然其意义广远幽微,孔子指撮解此九卦之德,合三复之道,明西伯之于纣不失上下。
 
  易之为书也不可远,
  侯果曰:居则观象,动则玩占,故“不可远”也。
 
  为道也屡迁,
  虞翻曰:迁,徒也。日月周流,上下无常,故“屡迁”也。
 
  变动不居,周流六虚,
  虞翻曰:变,易。动,行。六虚,六位也。日月周流,终则复始,故“周流六虚”。谓甲子之旬,辰已虚坎,戊为月,离已为日,入在中宫,其处空虚,故称“六虚”。五甲如次者也。
 
  上下无常,刚柔相易,
  虞翻曰:刚柔者,昼夜之象也。在天称上,入地为下,故“上下无常”也。
 
  不可为典要,唯变所适。
  虞翻曰:典,常。要,道也。上下无常,故“不可为典要”适乾为昼,适坤为夜。侯果曰:谓六爻刚柔相易,远近恒,唯变所适,非有典要。
 
  其出入以度,外内使知惧。
  虞翻曰:出乾为外,入坤为内,日行一度,故“出入以度”。出阳知生,入阳惧死,使知惧也。
  韩康伯曰:明出入之度,使物知外内之戒也。出入犹行藏,外内犹隐显。遁以远时为吉,丰以幽隐致凶,渐以高显为美,明夷以处昧利贞,此外内之戒也。
 
  又明于忧患与故。
  虞翻曰:神以知来,故明忧患。知以藏往,故知事故。作易者其有忧患乎?
 
  
无有师保,如临父母。
  虞翻曰:临,见也。言阴阳施行,以生万物,无有师保生成之者。万物出生,皆如父母。孔子曰:父母之道天地,乾为父,坤为母。
  干宝曰:言易道以戒惧为本,所谓惧以终始,归无咎也。外为丈夫之从王事,则夕惕若厉。内谓妇人之居室,则无攸遂也。虽无师保切磋之训,其心敬戒,常如父母之临已者也。
 
  初帅其辞,而揆其方,
  虞翻曰:初,始下也。帅,正也。谓修辞立诚。方,谓坤也。以乾通坤。故“初帅其辞,而揆其方”。侯查曰:率,修。方,道也。言修易初首之辞,而度其终末之道,尽有典常,非虚设也。
 
  既有典常。苟非其人,道不虚行。
  虞翻曰:其出入以度,故“有典常”。苟,诚也。其人谓乾为贤人。神而明之,存乎其人,不言而信,谓之德行,故“不虚行”也。
  崔觐曰:言易道深远,若非其圣人,则不能明其道。故知易道不虚而自行,必文王然后能弘也。
 
  易之为书也,
  干宝曰:重发易者,别殊旨也。
 
  原始要终,以为质也。
  虞翻曰:质,本也。以乾原始,以坤要终,谓原始及终,以知死生之说。
  崔觐曰:质,体也。言易之书,原穷其事之初,若初九潜龙勿用,是原始也。又要会其事之末,若上九亢龙有悔,是要终也。易原始潜龙之勿用,要终亢龙之有悔,复相明以为体也。诸卦亦然,若大畜而后通之类是也。
 
  六爻相杂,唯其时物也。
  虞翻曰:阴阳错居称杂。时阳则阳,时阴则阴,故“唯其时物”。
 
  乾,阳物。坤,阴物。
  干宝曰:一卦六爻,则皆杂有八卦之气;若初九为震爻,九二为坎爻也。或若见戌言艮,已亥言兑也。或若以甲壬名乾,以乙癸名坤也。或若以午位名离,以子位名坎。或若德来为好物,刑来为恶物。王相为兴,休废为衰。
 
  其初难知,其上易知,本末也。
  侯果曰:本末,初上也。初则事微,故“难知”。上则事彰,故“易知”。
 
  初辞拟之,卒成之终。
  干宝曰:初拟议之,故“难知”。卒终成之,故“易知”。本末势然也。
  侯果曰:失在初微,犹可拟议而之福。过在卒成,事之终极,非拟议所及。故曰“卒成之终”。假如乾之九三,噬嗑初九,犹可拟议而之善。至上九,则凶灾不移,是事之卒成之终,极凶不变也。
 
  若夫杂物撰德,辨是与非,则非其中爻不备。
  虞翻曰:撰德,谓乾辩别也。是,谓阳。非,谓阴也。中,正。乾六爻,二、四、上,非正。坤六爻,初、三、五,非正。故“杂物”。因而重之,爻在其中,故“非其中”。则爻辞不备。道有变动,故曰爻也。
  崔觐曰:眼戏具论初上二爻,次又以明其四爻也。言中四爻杂合所主之事,撰集所陈之德,能辩其是非,备在卦中四爻也。
  噫,亦要存亡吉凶,则居可知矣。
  虞翻曰:谓知存、知亡、要终者也。居乾吉,则存,居坤凶,则亡。故曰“居可知矣”。
  崔觐曰:噫,叹声也。言中四爻,亦能要定卦中存亡吉凶之事,居然可知矣。
  孔疏扶王弼义,以此中爻为二、五之爻,居中无偏,能统一卦之义,事必不然矣。何则?上文云:六爻相杂,唯其时物,言虽错杂,而各独会于时,独主于物,岂可以二五之爻,而兼其杂物撰德,是非存亡吉凶之事乎?且二、五之撰德与是,要存与吉,则可矣。若主物与非,要亡与凶,则非其所象,故知其不可也。且上论初上二爻,则此中总言四爻矣。下论二、四、三、五,则是重述其功位者也。
 
  智者观其《彖》辞,则思过半矣。
  韩康伯曰夫:《彖》举立象之统,论中爻之义,约以存博,简以兼众,杂物撰德,而一以贯这者也。形之所宗者道,众之所归者一。其事弥繁,则愈滞乎形。其理弥约,则转近乎道。《彖》之为义,存乎一也。一之为用,同乎道矣。形而上者,可以观道。过乎半之益,不亦宜乎!
 
  二与四同功,
  韩康伯曰:同阴功也。
  崔觐曰:此重释中四爻功位所宜也。二主士、大夫位,佐于一国。四主三孤、三公、牧伯之位,佐于天子。皆同有助理之功也。
 
  而异位,
  韩康伯曰:有外内也。崔觐曰:二,士、大夫位,卑;四,孤、公、牧伯位,尊,故有异也。
 
  其善不同,二多誉,四多惧,近也。
  韩康伯曰:二处中和,故“多誉”也。四近于君,故“多惧”也。
 
  柔之为道,不利远者。
  崔觐曰:此言二四皆阴位。阴之为道,近比承阳,故“不利远”矣。
 
  其要无咎,其用柔中也。
  崔觐曰:言二是阴远阳,虽则不利,其要或有无咎者。以二柔居中,异于四也。
 
  三与五同功而异位,
  韩康伯曰:有贵贱也。
  崔觐曰:三,诸侯之位。五,天子之位。同有理人之功,而君臣之位异者也。
 
  三多凶,五多功,贵贱之等也。
  崔觐觐曰:三处下卦之极,居上卦之下,为一国之君,有威权之重,而上承天子,若无含章之美,则必致凶。五既居中不偏,贵乘天位,以道济物,广被寰中,故“多功”也。
 
  其柔危,其刚胜邪?
  侯果曰:三五阳位,阴柔处之,则多凶危。刚正居之,则胜其任。言邪者,不定之辞也。或有柔居而吉者,得其时也。刚居而凶者,失其应也。
 
  易之为书也,广大悉备。
  荀爽曰:以阴易阳,谓之广。以阳易阴,谓之大。易与天地准,固悉备也。
  有天道焉,有人道焉。有地道焉。
  崔觐曰:言易之为书明三才,广无不被,大无不包。悉备有万物之象者也。
 
  兼三才而两之,故六。六者,非它也。三才之道也。
  崔觐曰:言重卦六爻,亦兼天地人道,两爻为一才,六爻为三才,则是兼三才而两之,故六。六者,即三才之道也。
 
  道有变动,故曰爻。
  陆绩曰:天道有昼夜、日月之变。地道有刚柔、燥湿之变,人道有行止、动静、吉凶、善恶之变。圣人设爻以效三者之变动,故谓之“爻”者也。
 
  爻有等,故曰物。
  干宝曰:等,群也。爻中之义,群物交集,五星四气,六亲九族,福德刑杀,众形万类,皆来发于爻,故总谓之物也。象颐中有物曰噬嗑,是其义也。
 
  物相杂,故曰文。
  虞翻曰:乾阳物,坤阴物。纯乾纯坤之时,未有文章。阳物入坤,阴物入乾,更相杂成六十四爻,乃有文章,故曰“文”。
 
  文不当,故吉凶生焉。
  干宝曰:其辞为文也。动作云为,必考其事,令与爻以相称也。事不称义,虽有吉凶,则非今日之吉凶也。故元亨利贞,而穆姜以死,黄裳元吉,南蒯以败,是所谓文不当也。故于经,则有君子吉,小人否。于占,则王相之气,君子以迁官,小人以遇罪也。
 
  易之兴也,其当殷之末世,周之盛德邪?当文王与纣之事邪?
  虞翻曰:谓文王书《易》六爻之辟也。末世,乾上。盛德,乾三也。文王三分天下而有其二,以服事殷,周德其可谓至德矣,故“周之盛德”。纣穷否上,知存而不知亡,知得而不知丧,终以焚死,故“殷之末世”也。而马、荀、郑君从俗,以文王为中古,失之远矣。
 
  是故其辞危,
  虞翻曰:危,谓乾三。夕惕若厉,故“辞危”也。
 
  危者使平,
  陆绩曰:文王在纣世,有危亡之患,故于易辞多趋危亡。本自免济,建成王业,故易爻辞危者使平,以象其事。否卦九五:其亡其亡,系于包桑之属是也。
 
  易者使倾。
  陆绩曰:易,平易也。纣安其位,自谓平易,而反倾覆,故易爻辞“易者使倾”,以象其事。明夷上六:初登于天,后入于地之属是也。
 
  其道甚大,百物不废。
  虞翻曰:大,谓乾道。乾三爻,三十六物,故“百物不废”。略其奇八,与大衍之五十同义。惧以终始,其要无咎,此之谓易之道也。
  虞翻曰:乾称易道,终日乾乾,故“无咎”。危者使平,易者使倾,恶盈福谦,故“易之道”者也。
 夫乾,天下之至健也,德行恒易以知险。
  虞翻曰:险,谓坎也。谓乾二、五之坤,成坎离,日月丽天,天险不可升,故“知险者”也。
 
  夫坤,天下之至顺也,德行恒简以知阻。
  虞翻曰:阻,险阻也。谓坤二、五之乾,艮为山陵,坎为水,巽高兑下,地险山川丘陵,故“以知阻”也。
 
  能说诸心,
  虞翻曰:乾五之坤,坎为心,兑为说,故“能说诸心”。
 
  能研诸侯之虑,
  虞翻曰:坎心为虑,乾初之坤为震,震为诸侯,故能研诸侯之虑。
 
  定天下之吉凶,成天下之娓娓者。
  虞翻曰:谓乾二、五之坤,成离日坎月,则八卦象具。八卦定吉凶,故能“定天下之吉凶”。娓娓,进也。离为龟,乾为蓍,月生震初。故“成天下之娓娓者”。谓莫善蓍龟也。
  荀爽曰:娓娓者,阴阳之微,可成可败也。顺时者成,逆时者败也。
 
  是故变化云为,吉事有祥。
  虞翻曰:祥,几祥也,吉之先见者也。阳出,变化云为。吉事为祥。谓复初乾元者也。
 
  象事知器,占事知来。
  虞翻曰:象事谓坤。坤为器,乾五之坤成象,故“象事知器”也。占事谓乾以知来。乾五动成离,则玩其占,故“知来”。
  侯果曰:易之云为,唯变所适。为善则吉事必应,观象则用器可为,求吉则未形可睹者也。
 
  天地设位,圣人成能。
  虞翻曰:天尊,五;地卑,二,故“设位”。乾为圣人。成能,谓能说诸心,能研诸侯之虑。故“成能”也。
  崔觐曰:言易拟天地,设乾坤二位,以明重卦之义,所以成圣人伏羲文王之能事者也。
 
  人谋鬼谋,百姓与能。
  虞翻曰:乾为人,坤为鬼;乾二五之坤,坎为谋;乾为百,坤为姓,故“人谋鬼谋,百姓与能”。
  朱仰之曰:人谋,谋及卿士。鬼谋,谋及卜筮也。又谋及庶民,故曰“百姓与能”与。
 
  八卦以象告。
  虞翻曰:在天成象。乾二、五之坤,则八卦象成,兑口震言,故“以象告”也。
 
  《爻》、《彖》以情言,
  崔觐曰:伏羲始画八卦,因而重之,以备万物,而告于人也。《爻》谓爻下辞,《彖》谓卦下辞,皆是圣人之情见乎系辞,而假《爻》、《彖》以言,故曰“《爻》、《彖》以情言”。
 
  刚柔杂居,而吉凶可见矣。
  虞翻曰:乾二之坤成坎,坤五之乾成离,故“刚柔杂居”。艮为居,离有巽兑,坎有震艮,八卦体备,故“吉凶可见”也。崔觐曰:言文王以六爻刚柔相推,而物杂居,得理则吉,失理则凶,故“吉凶可见”也。
 
  变动以利言,
  虞翻曰:乾变之坤成震,震为言,故“变动以利言”也。
 
  吉凶以情迁。
  虞翻曰:乾吉坤凶。六爻发挥,旁通情也,故“以情迁”。
 
  是以爱恶相攻,而吉凶生。
  虞翻曰:攻,摩也。乾为爱,坤为恶。谓刚柔相摩,以爱攻恶。生吉以恶,攻爱生凶,故“吉凶生”也。
 
  远近相取,而悔吝生。
  虞翻曰:远阳,谓乾。近阴,谓坤。阳取阴生悔,阴取阳生吝。悔吝,言小疵。
  崔觐曰:远,谓应与不应。近,谓比与不比。或取远应而舍近比,或取近比而舍远应,由此远近相取,所以生悔吝于系辞矣。
 
  情伪相感,而利害生。
  虞翻曰:情,阳。伪,阴也。情感伪生利,伪感情生害。乾为利,坤为害。
 
  凡易之情,近而不相得,则凶。
  韩康伯曰:近,况比爻也。易之情,刚柔相摩,变动相逼者也。近而不相等是,必有乖违之患也。或有相违而无患者,得其应也。相须而偕凶,乖于时也。随事以考之,义可见矣。
 
  或害之,悔且吝。
  虞翻曰:坤为害。以阴居阳,以阳居阴,为悔且吝也。
 
  将叛者,其辞惭。
  荀爽曰:谓屯六三往吝之属也。
  虞翻曰:坎人之辞也。近而不相得,故“叛”。坎为隐伏,将叛。坎为心,故“惭”也。侯果曰:凡心不相得,将怀叛逆者,辞必惭恧。
 
  中心疑者,其辞枝。
  荀爽曰:或从王事,无成之属也。
  虞翻曰:离人之辞也。火性枝分,故枝疑也。侯果曰:中心疑贰,则失得无从,故枝分不一也。
 
  吉人之辞寡,躁人之辞多。
  荀爽曰:谓睽上九之属也。虞翻曰:震人之辞也。震为决躁,恐惧虩虩,笑言哑哑,故多辞。
  侯果曰:躁人烦急,故“辞多”。
 
  诬善之人,其辞游。
  荀爽曰:游,豫之属也。
  虞翻曰:兑人之辞也。兑为口舌,诬乾。乾为善人也。
  崔觐曰:妄称有善,故自叙其美,而辞必浮游不实。
 
  失其守者,其辞诎。
  荀爽曰:谓泰上六城复于隍之属也。
  侯果曰:失守则沮,辱而不申,故“其辞诎”也。爻有此象,故占辞亦从矣。
  虞翻曰:巽人之辞也。巽诘诎,阳在初守巽,初阳入伏阴下,故“其辞诎”。此六子也。离上坎下,震起艮止,兑见巽伏。上经终坎离,则下经终既济未济。上系终乾坤,则下系终六子。此易之大义者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