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回 劫囚牢好汉反山东 出潼关秦琼赚令箭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说唐    

作者: 《说唐》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第二十六回 劫囚牢好汉反山东 出

左右一声答应,传令出营,秦琼慌忙进见跪下。杨林问道:“秦琼,你请你母亲去,因何直到如今,不前来见我?”叔宝道:“小人因家母偶然得病,所以违了千岁之令。”那程咬金绑在旁边,却待要叫,叔宝把头只管摇,咬金便不做声。当下杨林道:“孤今承继你为子,你今随孤到京,回来之日,接你母亲去登州便了。”叔宝不敢违命,只得拜谢,并要回家,取披甲兵器。那杨林道:“不必自去,可写下书信与你母亲,我差官去取来便了。”叔宝无奈,退出帐外,索了纸笔,于无人之处,写了两封信,交与差官说:“一封送到西门外,有个贾柳店中投下:一封到我家中取东西,不可错了。”那差官接了,飞马而去。杨林问两个强人,是何处响马?咬金道:“我们是太行山好汉,还有十万个在那里。”杨林叫左右押去斩了!叔宝上前叫声:“父王,这两个人不可杀他,可交济南府下在牢中。待父王长安回来,那时追究,前赃明白,诛灭余党,然后斩他未迟。”杨林道:“说得有理。”吩咐左右将二名响马,交与济南府监候。少时,差官取到叔宝的盔甲兵器,杨林令叔宝引兵先行,遂拔营往长安去了。

且表留在贾柳店的三十五位好汉接了叔宝书信,拆开一看,方知前事。叫众人设计,救出二人。茂公道:“要这二人出狱,必大反山东,方能济事。”众人道:“若能救出两个朋友出狱,我们大家就反何妨。”茂公道:“我有一个计策在此,众兄弟必须听我号令方好。”众人道:“谨遵大哥号令。如有违逆者,军法从事!”茂公道:“如此齐心,事必济矣!只是柴郡马在此不便,可收拾回去。”柴绍即忙带了家将,回太原去了。

茂公道:“单二哥打扮贩马客人,将众人的马匹,赶入城去,到秦家等候。”茂公问贾、柳二人,取了十来个箱子,放了短兵器并盔甲,贴上爵主的封皮。着几个兄弟,输入城去,秦家相会。再取毛竹数根,将肚内打通,藏了长兵器,拖进城中,也在秦家相会。众兄弟陆续进城,当下众好汉依了茂公吩咐,各各进城,齐到秦家。茂公叫秦安请老太太出来说话,秦母不知何故,忙走出来。茂公把事情说了一遍,暗暗道:“今晚就要动手,特来请老伯母同秦大嫂往小孤山。如今可快快收拾起身。”秦母闻言,连声叫苦,却不敢不依从,暗暗把秦琼骂个不住,茂公吩咐贸、柳二人,带了樊虎、连明的家眷,扮做家人,随老太太秦大嫂出去,只说庙中进香,到自己店中。二人领命,即带樊虎、连明的家眷,随秦母与秦大嫂出城,到店中收拾完备,带了家小,往小孤山回去了。

茂公因樊虎衙门相熟,叫他入牢,暗暗约定程咬金、尤俊达,今夜只听号炮一响,可就动手,自有人来接应。茂公再叫:“单二哥,你可在城外黄土岗等候。明日若有追兵,你独自一马挡住。”雄信答应,上马而去。又叫鲁明垦、鲁明月扮做乞丐,如此如此。又叫屈突通,屈突盖、尉迟南、尉迟北、南延平、北延道,各带引火之物,如此如此。又叫张公瑾、史大奈、樊虎、连明去劫牢。齐国远、李如珪、金甲、童环拦住府门。王伯当、谢映登拦住节度使衙门。梁师徒、丁天庆拦住县门,俱不可放那官员出来。又叫盛彦师、黄天虎斩开西门,以便走路。众兄弟俱各听号炮为号,不可有误。其余众兄弟,往来接应,齐出西门,往小孤山会齐。大家应声“得令”,分路而去。茂公同魏征坐在厅上,只听号炮一响,即使动身。

当下鲁明星、鲁明月扮做乞丐,篮内藏着火炮,在街上游走。到了人静更深,二人走到城东,见前面有一座宝塔。二人手脚伶俐,走上塔顶,取出火炮,把火石打出火来,点着药线,往空中一抛,那炮虽小,却十分响亮,四下里一齐动手。屈突通、屈突盖城南放火,尉迟南、尉迟北城北放火,南延平、北延道城东放火。城中百姓,逃出火来,又遇众好汉厮杀,号哭之声,震动山岳。那张公瑾、史大奈、樊虎、连明乘乱打入狱中,尤俊达听见号炮响,遂与程咬金挣断铁索,大声喊叫:“众囚徒要性命者,随我们一齐反出去吧!”众囚徒一齐答应,打出牢来。

恰好众好汉前来救应,俊达、咬金取了披挂马匹兵器,打入库中,劫了钱粮。此时各衙门闻报,因被众好汉拒住,那里取出来?单雄信在黄土岗等候,先见徐勣、魏征过去;又见众好汉并咬金、俊达,载着钱粮,随着许多囚徒,一齐过去,并无遗失。此时天色微明,看见节度使唐璧、知府孟洪公,领兵追至。雄信一马拦住厮杀,那里当得住许多官兵?正在十分危急,忽见王伯当赶来,冲入重围,招呼雄信,两马杀出,知府孟洪公逞勇追来,被王伯当一箭时死。随后又有几个将官赶来,也是一箭一个,断送了性命。余者不敢上前,一齐退入城去。雄信、伯当见无追兵,即来小孤山缴令,茂公令各人回去,取了家眷,遂扯起招兵旗号。

那唐璧返回城中,有人报叔宝举家潜逃,响马却在他家安歇。唐璧大惊,连忙在秦琼家内一看,见正桌上有一张大红盟帖,是众好汉结盟的。茂公因要叔宝回来,故放在此出首,只涂抹了柴绍、罗成二人。当下唐璧一看,见第三名就是秦琼,遂连夜修下表章,连盟帖封了,差官星夜送往长安。

此时杨林已到长安面过君王,把秦琼封为十三太保。一日,杨林接了唐璧的文书,拆开一看,上说:“九月二十四日,有响马劫牢,大反山东。杀了知府孟洪公,劫了钱粮,杀了百姓一万余人,烧毁民房二万余间。那响马都是十三太保的朋友,现有盟帖一张,众响马名字在上。”杨林看了大吃一惊,又疑秦琼未必有此事,就发一枝令箭,差了一个旗牌名叫尚义的,去召秦琼来问,那尚义前日有罪当死,遇叔宝极力保救,今日领了令箭,知此消息,连忙来见叔宝,低声说道:“小人向蒙恩公保救,今日恩公大难临身,小人岂敢不以实告?”就把唐璧的文书所言之事,说了一遍,并道:“今大王狐疑,差小人来召,此去决无好意,我劝恩公不如走了吧!”叔宝呆了半晌,方才说道:“走出长安不打紧;只恐不能走出潼关。”尚义道:“小人总无妻子,愿随恩公逃走,有令箭在此,赚出潼关便了。”叔宝大悦。二人飞身上马,出了长安,竟奔潼关而来。

这杨林坐在殿上,直等到下午,不见叔宝回前来。又差官去催,少停报说:“有人看见二人,飞马出东门去了!”杨林闻言,遂取了囚龙棒,上马赶来。若说叔宝的黄骠马,行走甚快,杨林是赶不上的。但尚义所骑的是一匹川马,行走不快,叔宝只得等他,以此行慢。日将下山,后边杨林赶到,大叫道:“王儿住马。”叔宝对尚义道:“你速去赚开潼关,待我去挡他一挡。”遂带回了马。杨林赶近叫道:“王儿,你要往那里去?如今快同孤家回转长安。”叔宝道:“杨林,你要我转回去,今生休想了!”杨林怒道:“畜生,怎么叫起我名字来?既不肯转去,照我的家伙吧!”就把囚龙棒打难,叔宝把枪一架,当的又是一棒。叔宝用尽平生的气力,那里招架得住?回头就走,看见尚父的马,还在前面,杨林又在后赶来,此时月色又不甚明亮。叔宝暗想:“他只管追来,待我回复他吧!”又带转马来,放下枪,取双锏在手,叫声:“杨林,你知道我是甚么人?”杨林道:“畜生,你不过是一个马快罢了!”叔宝道:“我不是别人,我乃先朝武卫将军秦彝之子。我父被你枪挑而亡,我与你不共戴天之仇。拜你为父,正欲杀你,以报父仇,不料不能遂意,且饶你再活几时!”杨林听了大怒,举囚龙棒乱打,叔宝忙举双铜招架。被杨林一连七八棒,叔宝拦挡不住,回马便走。

杨林拍马赶来,后面十二家太保又带了兵丁追来。此时已有二更时分,叔宝一马跑到灞陵桥上。看见这桥十分高大,连忙上桥占住上风,下面一条大溪,又无船只。那杨林赶到桥边,叔宝在桥上看得分明,一箭射下,把杨林头上龙紫巾射脱,连头发也削去一把。杨林吃了一惊,不敢上去。后面十二家太保赶到,叫道:“父王,为何不过桥去?”杨林道:“秦强盗在上边,占了上风,上去不得!”罗芳、薛亮道:“不难,待我兄弟上去战住他,父王在后接应。”说罢,一齐要上桥,被叔宝连发二箭,各各射中,跌下马来。杨林道:“上去不得,且待天明上去,谅他也飞不出潼关。”遂相持到五更时分。叔宝心生一计,把马头上九个金铃取下来,挂在桥头栏杆紫藤上。微风略动,那金铃朗朗的响,叔宝轻轻退下桥来,加上两鞭,飞马直奔潼关。

却说尚义到了潼关,此时天色尚未大明,走至帅府,把鼓乱敲。魏文通大开府门,出来迎接,尚义递过令箭道:“老大王得报,反了山东,连夜差十三太保同我先行,后军就到,你且速速开关。”魏文通取出令箭一看,果然是金鈚令箭,遂发钥匙去开关。叔宝一时赶到,两人一齐出关。叔宝对文通道:“后面老大王就到,你可速去迎接。”文通道:“是。”遂退入关。叔宝与尚义行了些时,两人分别,叔宝往山东去,尚义往曹州去,按下不表。

再说杨林等到了天明,方知秦琼走了,连忙赶向潼关来。只见魏文通率领众将迎接。杨林道:“秦琼这个强盗那里去了?”文通道:“十三太保出潼关去了!”杨林大怒道:“你好大胆,擅自放走强盗!”喝声手下拿去绑了。文通大叫道:“方才他有千岁爷的令箭来叫关,故此小将开关。”罗芳道:“就是父王与那尚义的令箭,他假传令旨,已赚出关。父王就差魏文通去捉他便了!”杨林听了,就令文通速速追去。 这魏文通乃隋朝第九条好汉,因他面貌似关爷,有“赛关爷”之称。当下他奉令赶出潼关,赶了五十里,看见叔宝大喝道:“好强盗,赚我出关,快下马受缚!”叔宝回马,与他交战,抵敌不住,回马便走。文通急急追来,直战九阵,皆不能敌。未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