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六回 献军粮咬金落草 复三关叔宝扬威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说唐    

作者: 《说唐》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第四十六回 献军粮咬金落草 复三

当下尉迟恭赶秦王到一山,名为黑雅山,茂公早已算定,差下马三保、殷开山、刘洪基、殿志贤,盛彦师、丁天庆、王君起、鲁明月八将,在此等候。见尉迟恭追来,一齐出战,尉迟恭挺起蛇矛,逼得那八将如走马灯一般。忽有宋金刚传令到来,叫尉迟恭即刻回关听差,不得有误。尉迟恭得令,只得去了。 叔宝遂保秦王回营,见咬金绑缚,跪在辕门首。咬金金见秦王。就叫道:“主公,你见了军师,求主公认是自己要去探白璧关,令臣保驾,臣方有几分活命。不然,臣的性命一笔勾了。”秦王应允,遂入营来,茂公迎入帐中,说道:“主公受惊!”秦王道:“这是孤家自取其祸,要程王兄保驾,去看白璧关,不意撞见尉迟恭。”茂公微笑道:“主公不必瞒臣,臣已知道了。”吩咐把程咬金推进来。左右答应一声。即把程咬金推入。茂公喝道:“你这匹夫,怎么劝主公夜探白璧关,几乎丧了性命?”咬金大叫道:“屈天屈地,只是主公要我保驾,去探白璧关,故此我同去的。”秦王道:“军师,果然是孤家要他同去的。”茂公道:“既是主公认了,臣怎么好杀他?但此人这里用他不着,吩咐册上除名,速速赶出去。”咬金尚欲再言,茂公拍案大喝道:“你这匹夫,还不快去,在这里怎么样?”咬金没光没采,只得向秦王道:“主公呀,军师要赶我出去,还求主公劝解军师一声。”秦王道:“凡事只可一,不可再,孤家说过一遭,难以再讲。”咬金看看茂公道:“军师,你当真不用我么?”茂公喝道:“你这匹夫,还不快走,若梢迟延,吩咐左右看棍。”咬金道:“罢罢罢,此处不留人,自有留人处!”叫声:“主公,臣去了!”秦王见茂公认了真,不好多言。

咬金走出营外,跳上马,招齐家将说:“军师不用我,我们去吧。”一路走了二十余里,到一个所在。地名言商道。只听得一声锣响,跳出五六个强人来,挡依去路。为首的二人,一个叫毛三,一个叫勾四,大叫:“留下买路钱,饶你性命!”咬金大笑道:“原来是我子孙在这里!”勾四听了这话,就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,说我们是你的子孙,难道你不怕死么?”咬金道:“你这狗头,人也认不得,爷爷就是瓦岗寨混世魔王程咬金便是!”那一班强人听说,皆跪下道:“果然是前辈宗亲!不知老爷因何在这里?”咬金道:“我因与唐朝的军师不和,因此出来,去向尚未有定。”众人道:“既是老爷方向未定,何不同小人们在这言商道中东岳庙居住?”咬金道:“如此甚妙。”就同众人到庙中来,坐在公案上,众人一齐拜倒,山呼千岁。咬金就封毛三为丞相,勾四为阁老。令大小喽罗,凡有孤单客商,不许抢劫。越是大风,越是夺他。众人一齐答应。

且说秦王见茂公赶了咬金出营,便问道:“军师今日因何这般认真?”茂公道:“臣岂认真逐他,不过激他去与主公干立一件功劳,使他将功折罪,不过六七日内,他即来了也。”秦王道:“原来如此,孤实不知,今可放心了。” 再说,过了几天,毛丞相来告咬金道:“今喽罗来报说:介休县解了粮草上万,打从此处经过,我们去夺取来,不知可否?”咬金道:“妙甚!妙甚!”勾阁老道:“主公,臣有一计,包管容易成功,如今主公可穿出大路,挡住解粮将官,臣等往斜路上抢了就走,不怕不成功。”咬金道:“倘被他们追杀而来。又费力了。”毛丞相道:“主公放心,这言商道中,路径最杂。凡活路上都有圈儿暗号,死路上没有圈儿暗号,我们这班人认得明白,若外来的人,那里晓得?凭他走来走去,没处旋转。纵有干军万马,亦是无用。”

咬金听了大喜,即提斧上马,抄出言商道,远远望见粮草来了,一马上前喝道:“你们留下买路钱来!”众兵见了,连忙退后,报知尉迟恭。尉迟恭挺枪上前,两人一看,各各认得。尉迟恭便问:“你这匹夫,在此做什么勾当?”咬金道:“奉军师将令,在此候你。你今把粮草送我,我便饶你的狗命。”尉迟恭大怒,挺矛刺来。咬金把斧架住,战了几合,那边毛三、勾四、一班喽罗,杀散众兵,推了粮草,拥入言商道中去了,咬金把斧一按,叫声:“承惠,改日相谢。”回马一溜,也进言商道中去了。尉迟恭回头,见失了粮草,拍马追来,见咬金跑过两弯,忽然不见。尉迟恭大叫程咬金,又不见答应,催马追前一步,兜转去,是这个所在,兜转来,又是这个所在,心向无法,暗想:“没有粮草,如何缴令?我今再往介休去见张士贵,告际此事,要他再发粮草一万,以应军需便了。”遂领众人往介休去,不表。

再说程咬金打听得尉迟恭去了,遂动众人将这粮草投送秦王去,秦王自然重用。若在此,终非了局。毛三道:“主公议论虽是,倘然军师照前不用主公,那时岂不进退两难?”咬金道:“这有何难,若是不用,我们依旧再来。”众人听了,只得从命。咬金令五百余人报了粮草,竟往唐营。军士报知秦王,秦王大喜,吩咐摆酒伺侯。咬金进营,先拜见秦王,后参见军师。秦王同咬金道:“这几日在那里安身?”咬金道:“臣前日被军师赶出,来到言商道,降伏了一班喽罗,封了几个臣子,做了草头王。不料尉迟恭在介休县解来十万粮草,被臣尽数劫来,献与主公。军师若肯收用,依旧归保主公,若一定不收,臣带了粮草,自去图王立业,日后兵精粮足,抢州夺县,成了气候,那时主公不要怪我。” 茂公微笑道:“你要我收你,且吃了酒,再到一处去,成了一椿功劳,即便收你。”秦王遂赐坐与众将饮宴。及饮罢,咬金就问:“军师发令,要到那里去干甚功劳?”茂公道:“你可带领原来的人,我再差马三保等八将,点兵一千帮你,仍到言商道去。那尉迟恭又解一万粮草来了,再劫了他的,便算你一大功劳。”咬金欣然领命,同八将与原来的一班喽罗,齐到言商道扎住。

再说尉迟恭又往介休县,来见张士贵,说出粮草被劫,如今要乞贵职,再发兵粮一万,以济军需。张士贵没奈何,又发粮草一万,交尉迟恭解去。尉迟恭领了粮草,起解而来,到了言商道。程咬金望见粮草到了,就哈哈大笑,横开宣花斧,出马拦在路口。尉迟恭趱行到此,一见咬金,便问道:“你这狗头,又在此做什么?”咬金道:“我家军师叫我来致谢你,你如今一发把粮草送我,改同一总奉谢。”尉迟恭大怒道:“好狗匹夫,前日不曾捉防,被你劫去,今日又来,看爷爷的枪,送你命吧!”遂把枪刺来,咬金又会跳纵法,如猴跳圈一般,窜来窜去。尉迟恭在这边,他便跳到那一边,尉迟恭赶到那边,他又闪在这里。正在躲来躲去,那边马三保等一齐杀上,冲散军士,抢了粮草就走。程咬金战了些时,料粮草已到手了,就说道:“多谢你今日的粮草,另日一并总谢。”回马一溜,竟往言商道去了。尉迟恭大怒,拍马赶来,这一路兜转去,依然是这个所在,那一路抄出去,又是这个所在,心中又气又恼,没奈何,只得又往介休县去,这里程咬金与马三保一千人,推了粮草,竟往营中,来见秦王,细言其事。徐茂公道:“你们不必停留,再往言商道中去。那尉迟恭还有粮草来,如今可如此如此,就算你的功劳。”咬金等得令,又来言商道中等候,不表。

再说尉迟恭又到介休县,来见张士贵,细迷复失粮草之事,张士贵大惊道:“呵呀,将军失事二次,非同小可,如今粮草实在没有了。”尉迟恭道:“实是小将不识路径之罪,如今万望贵县周全,随多随少,付我前去应用也罢。”张士贵只得又凑齐五千粮草,交与尉迟恭。尉迟恭道:“贵县如今可把车辆内用铁环搭扭,搭做一连,使他抢劫不动。再差人到白璧关通知宋金刚,领兵接应。”申发了文书,然后起解而行。

再说徐茂公时刻算计,那日令秦叔宝带领一千人马,往白璧关西首埋伏,如此如此。叔宝得令,领兵去了。再说宋金刚得了尉迟恭文书,心中着急,连夜点齐一万人马,悄悄出关,往介休接应,正行之间,一声炮响,叔宝当先拦住,大喝:“宋金刚,往那里走?”宋金刚见是叔宝,吃了一惊,战未三合,被叔宝拦开刀,耍的一枪,刺落马下。枭了首级,杀散众军,竟奔白璧关来。那关中不曾提防,被叔宝杀入关中,接了秦王兵马进城。叔宝又往偏台关、雁门关来,一夜复了三关,按下不表。

且说尉迟恭解粮到了言商道上,程咬金拦住大叫道:“好军师,料得到,果然又来了。你今快快送过来,不然,大家得不成,就放火烧了吧。”尉迟恭大怒,拍马使矛刺过来,咬金遮拦招架,又跳来纵去。后面马三保一千人马过来,抛上干柴烈火,竟把车辆烧着,程咬金道:“如何,你不会做人情,如今大家得不成了,我也要告别了。”尉迟恭回头一看,好似火焰山一般,心中大怒,拍马追来,咬金又两三转弯,竟不见了。尉迟恭气得目瞪口呆,只得回介休县去。这里程咬金一千人马回来,见了秦王复命,秦王就令起兵到介休县下寨。不知又作了何事,且听下回分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