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回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廿年繁华梦    

作者: 《廿年繁华梦》黄世仲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第六回

  话说周庸佑自从联元到任粤海关监督,未曾拜见督抚司道及三堂学使,却先来拜见他,这时好不声势,因此城内的官绅,哪个不来巴结?故十二位官绅,一同作了拜把兄弟,正是互通声气,羽翼越加长大的了。自古道:“运到时来,铁树花开。”那年正值大比之年,朝廷举行乡试。当时张总督正起了一个捐项,唤做海防截缉经费,就是世俗叫做闱姓赌具的便是。论起这个赌法,初时也甚公平,是每条票子,买了怎么姓氏,待至发榜时候,看什么人中式,就论中了姓氏多少,以定输赢。怎晓得官场里的混帐,又加以广东官绅钻营,就要从中作弊,名叫买关节。先和主试官讲妥帐目,求他取中某名某姓,使闱姓得了头彩,或中式每名送回主试官银子若干,或在闱姓彩银上和他均分,都是省内的有名绅士,才敢作弄。

  这时,一位在籍的绅士刘鹗纯,是惯做文科关节揽主顾的,他与周庸佑是个莫逆交。那时正是他经手包办海防截缉经费,所以舞弄舞弄,更自不难。那一日正来拜见周庸佑,谈次说起闲姓的事情,周庸佑答道:“本年又是乡科,老哥的进项,尽有百万上下,是可预贺的了。”刘鹗纯道:“也未尝不撇光儿,只哪里能够拿得定的。”周庸佑道:“岂不闻童谣说道:【文有刘鹗纯,武有李文佳。若要中闱姓,殊是第二世。】这样看来,两位在科场上的手段,哪个不曾领教的?”刘鹗纯听了,忙扯周庸佑至僻处,暗暗说道:“栋公,这话他人合说,你也不该说。实在不瞒你,本年主试官,正的是钱阁学,副的是周大史,弟在京师,与他两人认识,因此先着舍弟老人刘鹗原先到上海,待两主试到沪时,和他说这个。现接得老八回信,已有了眉目,说定关节六名,每名一万金,看来围姓准有把握。栋公便是占些股时,却亦不错。”周庸佑道:“老哥既是不弃,就让小弟占些光也好。”刘鹗纯道:“哪有不得,只目前要抬怎么姓氏,却不能对老哥说。彼此既同志气,说什么占光?现小弟现凑本十万元,就让老哥占三二万金就罢了。”

  周庸佑不胜之喜,一面回至关里,见了联元,仍带着几分喜色。联元道:“周老哥有怎么好事,却如此欢喜?可借本官还正在这里纳闷得慌。”周庸佑道:“请问大人,怎地又要纳闷起来?”联元道:“难道老哥不知,本官自蒙老哥憎慨仗义,助这副资本,才得到任。条命里带不着福气,到任以来,金价日高,若至满任时,屈指不过数月,恐这时办金进京,还不知吃亏多少。放着老哥这一笔帐,又不知怎地归款了。”周庸佑道:“既然如此,大人还有怎么计较?”联元道:“昨儿拜会张制帅,托他代奏,好歹说个人情。因从前海关定例,办金照十八换算,近来时价也至卅六七换,好生了得,故此小弟欲照时价折算进京。奈张制帅虽然代奏,只朝上说是成例如此,不得变更,因此不准,看来是没有指望的了。”周庸佑道:“此事我也知得,自前任的挪去二三十万,自然归下任填抵。借小弟的三十来万,又须偿还,偏又撞着千古未有的金价,也算是个不幸。只小弟现在有个机会,本不合对大人说,但既然是个知己,如何说不得?”  联元听了,急问有怎么机会。周庸佑便附耳把和刘鹗纯谋的事,细细说了一遍。联元道:“原来科场有这般弊端,怪得广东主试官是个优差了。”周庸佑道:“年年都是如此。可笑赌闱姓的人,却来把钱奉献。”联元道:“既有这个机会,本官身上,究有什么好处?”周庸佑道:“小弟准可在刘某那里占多万把本钱,就让些过大人便是。”联元听得,喜得笑逐颜开,即拱手谢道:“如此始终成全本官的,本官铭感的了。”两人说罢,周庸佑即转出来,次日即到刘鹗纯那里回拜,就在买关抬闱姓项下,占了资本三万银子,暗中却与联元各占一万五千。把银子交付过后,因那刘鹗纯是个弄科场的老手,这场机会,都拿得九成妥当。

  不觉光阴似箭,已是八月中旬,士子进闱的,三场已满,不多时,凡赌闱姓的都已止截,只听候发榜消息。那一日,刘鹗纯正到周庸佑的宅子来,庸佑接进里面,即问闱里有怎么好音。刘鹗纯道:“不消多说,到时便见分晓。这会弄妥关节之外,另请几位好手进场捉刀。因恐所代弄关节的人,不懂文理,故多花几块钱,聘上几位好手,管教篇篇锦绣,字字珠玑,哪有不入彀的道理?”正说得兴高采烈,周庸佑道。“发榜的日期,是定了九月十二,还隔有五天,到这时,就在谈瀛社设一酌,大家同候好音,你道何如?”刘鹗纯答一声“是”而去。

  果然到了是日,周庸佑就作个东道,嘱咐厨子在谈瀛社准备酒席。除了三五做官的,是日因科场有事不便出来,余外同社各位绅士,都到谈瀛社赴席去了。少顷,刘鹗纯亦到,当下宾朋满座,水陆杂陈。正自酣饮,这时恰是阑里填榜的时候,凡是中式的人,倒已先后奔报,整整八十八名举人之内,刘鹗纯见所弄关节的人,从不曾失落一个,好不欢喜,即向周庸佑拍着胸脯说道:“栋翁,这会又增多百十万的家当了。”周庸佑一听,自然喜得手舞足蹈。同座听得的,都呼兄唤弟的赞羡,有的说是周老哥好福气,有的说是刘老哥不把这条好路通知。你一言,我一语,正在喧做一团,忽见守门的上来回道:“周老爷府上差人到了。”  周庸佑还不知有甚事故,即令唤他上来,问个原故。那人承命上前,拱手说道:“周老爷好了,方才二姨太太分娩,产下一个男子,骆管家特着小的到来报知。”周庸佑听到这话,正不知喜从何来。方才科场发榜,已添上百十万家资,这会又报到产子,自世俗眼底看来,人生两宗第一快事,同时落在自己身上。又见各友都一齐举杯道贺,不觉开怀喝了几盅,就说一声“欠陪”,即令轿班掌轿,登时跑回宅子去。只见家人都集在大堂上,锦霞四姨太太,已帮着打点各事,香屏三姨太太也是到来了,其余仆妇丫环,都往来奔走。

  各人见周庸佑回来,都欢天喜地,老爷前老爷后的贺喜,单不见马氏。那锦霞四姨太接着说道:“将近分娩的时节,即对马太太说知,谁想马太太说恰是身子不大舒服,没有出来。妾是不懂事,只得着人催了那稳婆到来,还幸托赖得大小平安。不久三姨太太又到了,妾这时才有些胆子,今是没事了。”香屏道:“妾闻报时即飞也似的过来,到时已是产下来了。”一头说,一头着丫环点长明灯,掌香烛拜神。又准备明天到各庙里许个保安愿,又要打点着人分头往各亲串那里报生。周庸佑一一听得,随到二姨太太房里一望,见那稳婆和丫环巧桃、小柳,在那里侍候着。稳婆早抱着小孩子起来,让周庸佑一看,周庸佑看得确是一个男子,心上欢喜说道:“二姨太这会身子可好?”各人答应个“是”。周庸佑又吩咐小心侍候,别教受了风才好。说罢,随即转身出来,叫骆管家先支出五百两银子。作红封,又嘱明儿寻好好的乳娘,并说道:“凡是家里有了喜事,就是多花些银子,也没紧要。”骆管家答应过了,然后退下。

  到了次日,自然亲朋戚友,纷纷到来道贺。一连几天,车马盈门。所有拜把兄弟,共十一位官绅,和关里受职事的人,与一切亲友,有送金器的,有送袍料的,都来逢迎巴结,只有马子良未到,周庸佑也觉得奇异。原来马氏也是怀了六甲,满望二姨太太生女,自己生男,还是个长子。今见二姨太太先生了一个男子,将来家当反被他主持了,所以心怀不满,故并未报知马子良。那马子良又因家道中落,常看妹子的脸面,因此不敢违妹子的意思。周庸佑还不省得,次日在马氏房里,见马氏托着腮,皱着眉,周庸佑正问他怎地缘故,马氏即答道:“天生妾薄命,是该受人欺负的。往常二房常瞧我不在眼内,这会又添上个儿子,还不知将来更呕多少气!”周庸佑道:“常言道﹔【侍妾生子,为妻的有福。】你是个继室,便算是个正妻,哪个来小觑你?你也休再淘气罢了。”马氏道:“老爷常出外去,哪里知得那三房四房虽瞧我不起,还不敢装模作样。那二房常对人说:他是先到这里,亲见我进来的,故凡事都不由我作主意。又说我外家是个破落户,纸虎儿吓不得人,杉木牌儿作不得主,这样就该受人欺负了。我外家哪里敢作人情送礼物来,高扳他人?须知我是拳头上立得人,臂膊上走得马,叮叮当当的女儿,又不是个丫头出身,如何受得这口气?”周庸佑道:“料二房未必有这等说话,你休要听人说。”马氏见周庸佑不信,还是撒娇撒痴,呜呜咽咽的说了一会,周庸佑只得安慰一番而罢。随转过来二姨太太房里,自不提起马氏的说话,只着管家择个日子,好办弥月姜酒,骆管家领命去了。一会子随来回道:“十月十一日,是个黄道吉日,准合用着。”周庸佑答个“是”,就令人分头备办去。  不料那马氏听得十月十一日是弥月,正要寻些凶事,要来冲犯他,好歹他的儿子不长进,才遂却心头之愿。那一夜,就枕边对周庸佑说道:“妾日来心绪不安,常梦见邓氏奶奶对着妾只是哭。妾已省得,他自从没了,并没有打斋超度他,怪不得他怀恨。老爷试想,这笔钱是省不得的。不如煞性做了这场功德,待他在泉下安心,庇护庇护,使家门兴旺,儿女成就,便是好了。”周庸佑道:“我险些忘却了,这是本该的。但儿子将近弥月,不宜见这些凶事。”马氏道:“横竖家里事,有什么忌讳?况且本月是重阳节,阴间像清明开鬼门关,正合做功德。老爷若嫌凶喜交集,可在府里办姜酌,却另往寺门打斋也使得。若待至十月,怕妾早晚要分娩,十一月又是老爷和三房的岳降,十二月又近岁暮,都不合用的。”周庸佑听得,觉得此言有理,便即应允而行。果然到了次日,就着人择定九月廿五日起,建十来天清醮,府里上上下下,都到长寿寺做好事。各人听得,也见得奇异,都来对二姨太太说知。二姨太太道:“他的心术,你们难道不知?自古道:【吉人自有天相。】任他怎么做去,我只是不管。”此时马氏这里,一面使人到寺里告知住持,打扫房舍伺候,都不必细说。  单表到了二十五日早膳之后,东横街周府门前,百十顶轿子,纷纷簇簇,听候起程。香屏是另在素波巷居住的,这时也到来,锦霞也是同往。其余亲串到的,例说不尽。那些丫环仆妇,都想邓氏生前慈祥和厚,哪个不愿追荐他?又因镇日围在屋里,自然想前往十天八天的了。于是马氏的丫环宝蝉、瑞香,第三房的丫环巧桃、小柳,第四房的丫环碧云、红玉,就是第二房的丫环丽娟、彩凤,都由二姨太太使他同行。二姨太太身边,只留一二个粗笨的婢子侍候。骆管家或在宅子里,或到寺门打点,及仆妇一切家人,倒是来来往往,周宅里几乎去个空。各人上了轿子,有的说漏了包儿,使人回去取﹔有的说漏了篮子,使人回去拿。哄哄嚷嚷,塞满街巷。或叫坐稳轿子,或叫扯上轿帘,说说笑笑。骆管家即走来说道:“这是在街上,比不得宅子里,也要守些规矩。若太过嘈闹,是不好看了。”各人方才略止了声。

  少时陆续起程,宝蝉、瑞香伴着马氏先行,余都挨次而去。路上看的,都站在两边。及至寺前,早有住持执香迎接。周宅人等,一一下了轿子,马氏见头门是土地及两位泥塑天将,过了又是四大金刚,马氏率领三四房侍妾及丫环,一层一层的,瞻拜观玩。骆管家立在台基上,逐一点过,各人都已到齐,即对住持道:“我们家人来得多,要准备五七间相连的房子安置,才易照应。”并嘱不准闲人进去。住持答应着,预备去了。住持又对骆管家说道:“贵府人多,虽有丫环仆妇,只是人生路不熟,倒茶打水,究竟不便。奈是太太姨太太皆已到了,小沙弥出进不便,可有嫌忌?还请示下来。”骆管家即回明马氏,马氏道:“有什么嫌忌?除了小沙弥伏侍,才不准别的进来罢。”骆管家就对住持说知,住持即派小沙弥几人,听候使用。

  忽马氏着人请住持进来,嘱咐准备斋坛。住持急进来,先向马氏见个礼,马氏就问几时能够开坛。住持回道:“酉时就是最吉的了。”马氏道:“各事倒要齐全,也不必计较银子。”住持道:“小僧也省得,像太太的人家,本该体面些。”马氏道:“不要过奖,我只愿多花几块钱,齐齐备备,望邓奶奶早日升天。”住持道:“不是过奖,东横街周,高第街许,一富一贵,哪个不知?自太太进了门,姓周的越加兴旺,城内外统通知道了。”马氏听了,外面虽然谦让,内里见有这番奖赞他,已着实欢喜。  住持又谈一会,然后退出,打点下去。到了西刻,即请马氏一群人到大雄宝殿上,但见正中供着邓氏奶奶牌位,殿上挂着长幡飘动,左边写道是“西方极乐世界”,右边写道是“南无阿弥陀佛”。坛里十二张桌子,都供着佛像,派十二位僧人散木鱼,诵《法华经》。另有方丈披袈裟执锡杖,敲玉磬念佛。坛外长杆竖起,系着纸鹤儿,名叫跨鹤上西天。所有丫环,都在坛里烧往生钱。又有小沙弥四名,剪烛花、看香火,四名倒茶打水,往来奔走。各僧每日念佛三次,马氏和众人即到坛哭三次。一连十数天,都是如此。还有宝蝉、瑞香,向日是邓氏奶奶丫环,想起邓氏往日的仁慈,马氏今日的刻薄,触景生情,越哭得凄楚。这时念佛和哭泣的声音,震动内外﹔香烛和宝帛的烟,东西迷漫。弄得坛外观的人山人海。忽听得坛外台阶上一声喧闹起来,各人都吓了一跳。正是:殿前佛法称无量,阶外人声闹不休。

  要知人声怎么喧闹起来,且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