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回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廿年繁华梦    

作者: 《廿年繁华梦》黄世仲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第七回

  话说周府人等正在寺里荐做好事,各僧方啰啰唣唣的,在大雄宝殿上念经,忽听殿外台阶上,一派喧闹之声。那时管家骆子棠别字念伯的,正自打点诸事,听了急急的飞步跑出来观看。原来一个十五六岁的丫环,在一处与一个小沙弥说笑,被人看着了,因此哗嚷起来,那小沙弥早一溜烟的跑了。骆子棠把那丫环仔细一望,却是马氏随嫁的丫环,叫做小菱。那小菱见了骆子棠,已转身闪过下处。骆子棠即把这事,对住持说知,就唤三五僧人,先要赶散那些无赖子弟,免再嘈闹。只是一班无赖子弟,见着这个情景,正说得十分得意,见那班僧人出来驱赶,哪里肯依,反把几个僧人骂个不亦乐乎。有说他是没羞耻的,有说他是吃狗肉,不是吃斋的。你一言,我一语,反闹个不休。

  这时马氏和几位姨太太却不敢作声,都由大雄宝殿上跑出来回转下处。那些僧人羞愤不过,初时犹只是口角,后来越聚越众,都说道那些和尚不是正派的,巴不再抛砖掷石,要在寺里生事。还亏这时寺里,也有十把名练勇驻扎,登时把闲人驱散去了,方才没事。只有那马氏见小菱是自己的丫环,却干出这等勾当,如何忍得?若不把他切实警戒,恐后来更弄个不好看的,反落得侍妾们说口。便立刻着人寻着小麦过来,吓得那十五六岁的小妮子魂不附体,心里早自发抖。来到马氏眼前,双膝跪下,垂泪的唤了一声太太。马氏登时脸上发了黑,骂道:“没廉耻货!方才干得好事,你且说来。”小菱道:“没有干什么事。方才太太着婢子寻帕子,我方自往外去,不想撞着那和尚,向婢子说东说西,不三不四。婢子正缠得苦,还亏人声喧嚷起来,婢子方才脱了手。望太太查察查实也就罢了。”马氏道:“我要割了你的舌头,好教你说不得谎!”小菱道:“婢子哪里敢在太太跟前说谎?外面的人,尽有看得亲切的,太太不信,可着人来问。”马氏更怒道:“人尽散了,还问谁来?”就拿起一根藤条子,把小菱打了一会。骆子棠道:“这样是寺里没些规矩了,打他也是没用的。只怕传了出来,反说我们府里是没教训的了。”马氏方才住了手。  只见几个僧人转进来,向马氏道歉,赔个不是,骆子棠即把僧人责备几句而罢。单是马氏面上,还尚带有几分怒气,正是怒火归心,忽然“哎哟”一声,双手掩住小腹上,叫起痛来。骆子棠大惊,因马氏有了八九个月的身孕,早晚怕要分娩,这会忽然腹疼,若然是在寺里产将下来,如何是好?便立刻叫轿班扛了轿子进来,并着两名丫头扶了马氏,乘着轿子,先送回府上去。又忖方才闹出小菱这一点事,妇人家断不宜留在寺里,都一发打发回府。把这场功德,先发付了账目,余外四十九天斋醮,只嘱咐僧人循例做过,不在话下。

  且说马氏回到府里,暗忖这会比不得寻常腹痛,料然早晚就要临盆,满想乘着二姨太太有了喜事,才把这场凶事舞弄起来,好冲犯着他。不想天不从人愿,偏是自己反要作动临盆,岂不可恨!幸而早些回来,若是在寺里产下了,不免要净过佛前,又要发回赏封,反弄个不了,这时更不好看了。想罢,又忖道:这会若然生产,不知是男是女?男的犹自可,倘是女儿,眼见得二房有了儿子,如何气得过?想到这里,猛然想起一件事来:因前儿府上一个缝衣妇人区氏,他丈夫是姓陈的,因亦有了身孕,故不在府里雇工。犹忆起他说有孕时,差不多与自己同个时候。他丈夫是个穷汉,不如叫他到来,与他酌议,若是自己生男,或大家都生女,自不必说﹔自己若是生女,他若生男,就与五七百银子,和他暗换了。这个法门,唤做偷龙转凤,神不知,鬼不觉,只道自己生了儿子,好瞒得丈夫,日后好承家当,岂不甚妙!想了觉得委实好计,就唤一个心腹梳佣唤做六姐的,悄悄请了区氏到来,商酌此事,并说道:“若是两家都是生男,还赏你一二百银子,务求不可泄漏才是。”区氏听得,自忖若能赏得千把银子,还胜过添了一个穷儿。遂订明八百银子,应允此事。区氏又道:“只怕太太先我生产,这事就怕行不得了。太太目前就要安胎,幸我昨儿已自作动,想不过此一二天之内,就见分晓。请太太吩咐六姐,每天要到茅舍里打探打探,若有消息,就通报过来便是。”马氏应诺,区氏即自辞去。

  果然事有凑巧,过了一天,区氏竟然生了一个男子,心中自然欢喜。可巧六姐到来,得了这宗喜信,就即回报马氏。马氏就吩咐左右伏侍的人,秘密风声,但逢自己生产下来,无论是男是女,倒要报称是生了男子。又把些财帛贿嘱了侍候的稳婆。又致嘱六姐,自己若至临盆,即先暗藏区氏的儿子,带到自己的房里。安排既定,专候行事。  且说区氏的丈夫,名唤陈文,也曾念过几年书,因时运不济,就往干小贩营生去。故虽是个穷汉子,只偏怀着耿直的性儿。当区氏在周府上雇工时,陈文也曾到周府一次,因周府里的使唤人,也曾奚落过他,他自念本身虽贫,还是个正当人家,哪里忍得他人小觑自己。看这使唤人尚且如此,周庸佑和马氏,自不消说了。因此上也怀着一肚子气。恰可那日回家,听区氏说起与马氏商量这一件事,陈文不觉大怒道:“丈夫目下虽贫,也未必后来没一点发达。就是丈夫不中用,未必儿子第二代还是不中用的。儿子是我的根苗,怎能卖过别人?无论千把银子,便是三万五万十万,我都不要。父子夫妇,是个人伦,就令乞食也同一块儿走。贤妻这事,我却不依。”区氏道:“丈夫这话,原属有理。只是我已应允他了,怎好反悔下来?”陈文道:“任是怎么说,统通是行不得。若背地把儿子送将去,我就到周家里抢回,看你们有什么面目见人!”说罢,也出门去了。

  此时区氏见丈夫不从,就不敢多说,只要打算早些回复马太太才是。正自左思右想,忽然见六姐走过来,欢喜的向区氏说道:“我们太太,目下定是生产,特地过来,暗抱哥儿过府去。”区氏叹道:“这事干不来了。”六姐急问何故,区氏即把丈夫的说话,一五一十的对六姐说来。六姐惊道:“娘子当初是亲口应允得来,今临时反复,怎好回太太?想娘子的丈夫,料不过要多勒索些金钱,也未可定。这样,待我对太太说知,倒是容易的。这会子不必多言,就立刻先送哥儿去罢。”区氏道:“六姐哪里得知,奴的丈夫还说,若然背地送了去,他还要到周府里抢回。奴丈夫脾性是不好惹的,他说得来,干得去,这时怕嘈闹起来,惊动了街坊邻里,面子不知怎好见人了。”六姐听罢,仍复苦苦哀求。不料陈文正回家里来,撞着六姐,早认得他是周府里的人,料然为着将女易男的一件事,即喝了一声道:“到这里干什么?”六姐还自支吾对答,陈文大怒,手拿了一根竹杆,正要望六姐头顶打下来,还亏六姐眼快,急闪出门外,一溜烟的跑去了。陈文自去责骂妻子不提。

  单说六姐跑回周府,一路上又羞又愤,志在快些回去,把这事中变的情节,要对马太太说知。及到了门首,只见一条红绳子,束着柏叶生姜及红纸不等,早挂在门楣下。料然马太太已分娩下来了,心中犹指望生的是男儿,便好好了事。即急忙进了头门,只听上上下下人等都说道:“马太太已产下儿子了。”六姐未知是真是假,再复赶起几步,跑到马太太房中。那马氏和稳婆以及房里的心腹人,倒见六姐赤手回来,一惊非小。马氏脸上,登时就青一回,红一回。六姐急移身挨近马氏跟前,附耳说道:“这事已变更了!”马氏急问其故,六姐即把区氏的说话,及陈文还他的情景,述了一遍。把一个马氏,气得目定口呆。暗忖换不得儿子,也没打紧,只是自己生了一个女儿,假说生男,是不过要偷龙转凤的意见。今此计既用不着,难道又要说过实在生女不成?想到此情,更是万分气恼,登时不觉昏倒在牀上。左右急的来灌救。外面听得马太太昏了,犹只道他产后中了风,也不疑他另有别情。

  灌救了一会,马氏已渐渐醒转来,即急令丫环退出,却单留六姐和稳婆在房子里,要商议此事如何设法。六姐道:“方才虽报说生了男子,可说是丫环说错了,只把实在生女的话,再说出来,也就罢了。”马氏道:“这样说别人听来,也觉得很奇怪了。”六姐道:“这点缘故,别人本是不知的,当是丫环说错,就委屈骂了丫环一顿,也没打紧。天佑太太,别时再有身孕,便再行这个计儿,眼前是断谋不及的。若再寻别个孩子顶替,怕等了多时,泄漏了,将来更不好看了。”马氏听了,不觉叹了一声。没奈何,就照样做去,说称实在生女。当下几位姨太太听了,为何方说生男,忽又改说生女,着实见得奇异。只有三五丫头知得原委的,自不免笑个不住。  闲话休说。且说周庸佑那日正在谈瀛社和那些拜把兄弟闲坐,忽听得马氏又添上一个儿子,好不欢喜,忙即跑回家里。忽到家时,又说是只生了一个女儿,心上自然是有些不高兴。便到马氏房子里一望,还幸大小平安,倒还不甚介意。到了廿余天,就计算备办姜酌。前两天是二房的儿子弥月,后两天就是马氏的女儿弥月,正是喜事重来,哪个不歆羡?只是舅兄马子良心想,当二房产子时,也没有送过礼物,这会若送一不送二,又觉不好看,倒一齐备办过来。这时一连几天,肆筵设席,请客延宾,周府里又有一番热闹了。  过了几天,只见关里册房潘子庆进来拜候,周庸佑接进坐下,即问道:“前几天小儿小女弥月,老哥因何不到?”潘子庆道:“因往香港有点事情,所以未到,故特来道歉。”周庸佑道:“原来如此,小弟却是不知。若不然,小弟也要同往走走。”潘子庆道:“老哥若要去时,返几天,小弟也要再往。因是英女皇的太子到埠,小弟也要看会景,就同走走便是。”周庸佑道:“这样甚好。”潘子庆便约过起程的日期,辞别而去。

  果然到了那一日,周、潘两人,都带了跟随人等,同往香港而来。那周、潘两人,也不过是闲逛地方,哪里专心来看会景,镇日里都是花天酒地月B些青楼妓女,又见他两人都是个富翁,手头上这般阔绰,哪个不来巴结?单表一妓,名唤桂妹,向在锦绣堂妓院里,有名的校书,周庸佑就叫他侑酒。那桂妹年纪约十七八上下,色艺很过得去。只偏有一种奇性,所有人客,都取风流俊俏的人物,故周庸佑虽是个富户,只是俗语说:“牛头不对马嘴。”他却不甚欢喜。那一夜,周庸佑正在锦绣堂厅上请客,直至入席,还不见桂妹上厅来。周庸佑心上大怒,又不知怎地缘故,只骂桂妹瞧他不起。在中就有同院的姊妹,和桂妹有些嫌隙的,一来妒桂妹结交了一个富商,不免谮他的短处﹔二来又好在周庸佑跟前献个殷懃,便说道:“周老爷你休要怪他,他自从接了一位姓张的,是做苏杭的生意,又是个美少年,因此许多客人,统通撇在脑背后了。现正在房子里热熏熏的,由得老爷动气,他们只是不管。”

  周庸佑听了,正如无明业火高千丈,怒冲冲的说道:“他干小小的营生,有多少钱财,却敢和老爷作对?”说罢,便着人唤了桂妹的干娘,唤做五嫂的上来,说道:“令千金桂妹,我要带他回去,要多少银子,你只管说。”五嫂暗忖,桂妹王恋着那姓张的客人,天天到来赊账,倒还罢了﹔还怕他们相约达去,岂不是一株钱树,白地折了不成?今姓周的要来买他,算是一个机会。想罢,便答道:“老爷说的话可是真的?”周庸佑道:“哪有不真?难道瞧周某买他不起?”五嫂道:“老爷休怪,既是真的,任由老爷喜欢,一万银子也不多,六七千银子也不少。”周庸佑道:“哪里值得许多,实些儿说罢。”五嫂道:“唉!老爷又来了。小女吗,一夜叫局的,十局八局不等﹔还有过时过节,客人打赏的,年中尽有千把二千。看来一二年间,就够这般身价了。老爷不是外行的,试想想,老身可有说谎的没有?”  周庸佑听到这话,觉得有理,便还了六千银子说合,登时交了五百块银子作定钱,待择日带他回去。并说道:“我这会不是喜欢桂妹才来带他,却要为自己争回一口气,看姓张的还能否和我作对。这会桂妹是姓周的人了,五艘快下楼去,叫姓张的快些爬走!若是不然,我却是不依。”五嫂听了,方知他赎桂妹却是这个缘故,即喏喏连声的应了。方欲下去,忽听得一阵哭声,娇滴滴的且哭且骂,直登厅上来。众人大惊,急举头一望,见不是别人,却是桂妹。正是:赤绳方系姻缘谱,红粉先闻苦咽声。

  毕竟桂妹因何哭泣起来,且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