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回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唐钟馗平鬼传    

作者: 《唐钟馗平鬼传》东山云中道人编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第三回

  话说贾在行同小低搭鬼来到烟花巷内。下了倒头骡子,进了大门。只见溜搭鬼迎出来说道:“久未相会,闻得贾先生医道大行,逐日忙迫,今日光临,不胜欢跃!”贾在行道:“多蒙荐引,感谢不尽。”二人到了客舍,吃过茶,领至色鬼房内。色鬼一见贾在行来,意欲起身施礼,贾在行急向前按止道:“开口神气散,闭目养精神。不要妄动,在下好与尊驾评脉。但牛马驴骡脉在头上,所以兽医攒角摸耳朵,人的脉在脚上,须从脚上看的。”遂一伸手抓住了色鬼的脚丫子,闭着眼低着头,沉吟了片时。撒了手,总是一言不发。溜搭鬼问道:“此病吉凶何如?”贾在行长出一口气道:“厉害!厉害!这脉如皮条一般,名为皮绳脉。那脉书上说得明白:硬如皮绳脉来凶,症如泰山病重重;若是疼钱不吃药,难吞阳间饼卷葱。”

  色鬼道:“既请先生评脉,那有不吃药之理。”溜搭鬼道:“先生有好药只管用,药资断无不从厚的。”贾在行遂将药箱打开,取了一个小磁瓶出来,说道:“此瓶名为【掉魂瓶】,里面盛的是【绝命丹】。药书上说得明白。

  绝命丹内只五般,牛黄狗宝一处攒;冰片人参为细末,斗大珠子用半边。  王母取下天河水,老君房内炼成丹。

  灵芝仙草作引子,吃上三服病立痊。

  若问修炼多少日?手忙脚乱八百年。  这药:一治胸嗝饱满,二治内热外寒,可惜你把病害错了,空有好药,用他不着。”小低搭鬼在药箱内拿出一瓶道:“这里边是甚么药呢?”贾在行接在手内道:“不可乱动,倘然弄错,性命相关。”遂用手倒出瓶中的丸药来,一看说道:“此丸名为【九蒸八晒的疠瘩丸】。一治癣疮疥疮,脚鸡眼茨猴子,又治腰疼腿酸,劳伤失血。色爷,你若将此药用滚白水送下,稳稳的睡倒,药力行开,便能串肠过肚,滋阴降火,宁吐止血,不日即可痊愈。”小低搭鬼又插口道:“先生有痔疮药否?”贾在行道:“可是足下?”小低搭鬼道:“正是。”贾在行道:“若是酒色过度,饥饱劳碌得来,不治久则成漏。足下是因聚精养锐上得来的,不早治恐成终身之累。”小低搭鬼道:“如何成终身之累呢?”贾在行笑而不答。溜搭鬼道:“求明白赐教!”贾在行笑着向溜搭鬼耳边说道:“恐成脏头风。”溜搭鬼用手中扇子,在贾在行头上轻轻打了一下,说道:“他是真心求教,你偏有这些胡言乱语的!”贾在行此时与溜搭鬼眉来眼去,与小低搭鬼言语勾搭,久已神魂飘荡,心不在焉矣。遂手包了三包丸药,交与溜搭鬼叫他给色鬼服用。又道:“若用此药,必须忌口,还须寻一僻静所在静养才好,不然恐不效验。”说罢,色鬼遂照着小低搭鬼递了一个眼色,小低搭鬼就会意了。用一个小金漆茶盘,端了二两重的一个红封,送于贾在行面前。贾在行收过,背了药箱,去讫不题。且说溜搭鬼用滚白水将药研开,叫色鬼吃了,用被给他盖好,就要回去。色鬼道:“蒙情请了郎中来。今已服药,俟我出了汗,你日夕回家去罢。”小低搭鬼也苦苦的相留,溜搭鬼就应允了。色鬼睡熟之后,小低搭鬼虽不曾亲近女人,年已十六七岁,又常被这些好南风的戏弄。那牀第上的风月,久已纯熟,溜搭鬼这日原来是寻色鬼以叙旧好,及见色鬼病重,未免淡幸。幸遇?着这个小低搭柳眉杏眼,辱红齿白,处处可人。溜搭鬼一见,早已心许。今乘色鬼睡熟,四目相视,欲火动心,遂向小低搭鬼丢个眼色,令他将大门关上。两个携手到了小低搭鬼的房内,搂抱相亲,各自解带宽衣,忽听得色鬼大喊了一声,如霹雷一般,吓得二人慌忙整衣,来到色鬼房内。只见色鬼面如紫茄,七窍流血,即刻呜呼哀哉了。溜搭鬼对小低搭鬼道:“我与色鬼虽然相好,并无亲戚。闻得他有一个亲哥,名叫酒鬼,住在杏花村里。他若来了,我却不便,不如早走为妙。”说罢就走。小低搭鬼拉住道:“可怜我幼失父母,又无家室,你去我可如何?倘蒙见怜,我跟你去,我就在你家早晚服侍你,岂不是好。”溜搭鬼道:“我固愿意,但恐怕俺家那个下作东西见了你,未必肯饶你。”小低搭鬼道:“就是一身充二役,也说不得了。”说罢,二人急忙去讫不题。及至到了第二日早晨,贾在行便道从色鬼门前经过,意欲进门看看色鬼的病势如何?及至走到色鬼房内,见色鬼已死。溜搭鬼与小低搭鬼俱无踪影,回身就走。忽见桌上有剩的丸药一包,贾在行一看,方知昨日错留了“绝命丹”。色鬼必因此丹而死。若是有人知觉,这庸医杀人的罪,稳稳的落在头上。遂急忙回到家中,背了药箱行李,逃往阴山投尖腚鬼去了。

  话说色鬼,被贾在行的“绝命丹”治死,阴魂不散,飘飘缈缈,各处随风闲游。一日不修观内针尖和尚正在蒲团上打坐,忽被一阵腥血冲撞元神。针尖和尚轮指一算,知是色鬼的游魂从此经过,遂掏诀将他魂魄拘回。色鬼就在蒲团边双膝跪倒,把他屈死的原由诉说了一遍。针尖和尚知他的阳寿未尽,遂命短命鬼到三更时候,至烟花巷内将他尸首盗来。针尖和尚在葫芦内取出一粒仙丹,用露水和开,灌在色鬼的口内。不片时魂魄复体,睁眼一看,知是重生,遂向和尚谢了活命之恩。针尖和尚道:“你平生淫人妇女过多,应有此症。你如肯改悔,拜我为师,我教你些兵法武艺,可以保护你的身体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色鬼道:“俺的欲心未静,恐怕难以学道。”针尖和尚道:“色即是空。这个色字,我们空门原是离不了的。”色鬼遂向针尖和尚拜了四拜,又和短命鬼叙了师兄师弟。短命鬼遂领了色鬼观中各处闲玩观看。色鬼问道:“此观因何名为不修观呢?”短命鬼道:“这村名为大撒村,开山师祖名唤不害。发了善念,要修一座观,一则为四方祈福之所,二则为自己栖身之地。不料想天意该成,就有一位施主,情愿将砖瓦木料等物,自己通捐送来,并不用募化众人。所以名为不修观。山门内竖了两统石碑,一碑下是一个土龟,一碑下是一个乌龟,这二龟俱是不害修的。二门内有七十五司,司中有上刀山的,有下油锅的,有变驴马禽兽的,这俱是不害修的。”二人正在观看,忽见针尖和尚命麦王童儿来唤,二人急忙走至方丈。针尖和尚吩咐道:“方才我默运元神,忽然心血来潮,轮指一算,算知我们这不修观内,不久就有大祸临门。你二人有刀剑之厄,须当准备方好。”要知观内有何祸事?他二人如何准备?再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