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回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梼杌萃编    

作者: 《梼杌萃编》钱钖宝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第二十回

  前回书中说这贾臬台到彰德府乡间去访一位同门,当夜没有回店,倒避了一场大祸,这是甚么缘故呢?原来,这天晚上,约有二更多天,来了一班绿林豪杰,明火执杖撞开了门进了店,就把看店的伙计拘禁一处说:“我们是来讨债的,冤有头,债有主,不会向别人家瞎讨,店家住客各自安睡不必惊慌,若要出来多事,这手枪快刀可没有眼睛。”这店里也还有两三个单身过客住着,心想并不欠人家的钱,不致于叫人家这么兴师动众的来讨,也就不来管人家的闲事,车夫店遇到这种事是向来不敢出头的。那贾端甫、范星圃带来的几位管家,只求他们不找进房里头乐得各捱睡着何敢再去问信,只听见这些人有几个在院子里把风,其余都拥进上房,似乎先闯进上首一间,不久又闯进下首一间,却在里头扰嚷,有一个多更次才走。等到强盗走了有两三刻功夫,这些家人却个个奋勇起来跑出来喊拿贼,也有拿刀的,也有拿棍的,也有提根绳子预备捆贼的,乱追乱喊,说:“这班囚回攘的一个都不要让他跑,官府差使都敢打劫起来,这还有王法么?”还是张全有点主意说:“先到上房里去看看少了些甚么东西,人平安不平安再说罢。”说着先进上首一间一看,只见满炕是血,那位范大人倒在炕里,连忙喊道:“不好了,范大人被砍坏了。”范大人的家人听见赶到面前细看,范大人伤虽甚重,幸喜还有点气息,砍的是腮颊不是脑门咽喉,或者还可救。张全这时候也顾不得贾大人的规矩,只好走进两位姑娘房里一看,只见两个炕面前,都堆着一堆衣裤,两位姑娘裹着夹被,躺在那里呻吟,有些地方雪白的肌雪还露在被外头,晓得都是很吃了点亏,这却不去喊众人,只走到自己女儿炕前问了一句“你怎么样?”他女儿回了一句“疼的很。”张全道:“你放心睡着,这是没法的事,你叫小姐也不用着急,保养保养就好的,我叫你姑来看你们罢。”  说着走出来,望大众说:“还好,没有少甚么东西。”一面去叫了他老婆郝氏同打湖北带来的一个粗老妈子,进去服侍这位静如小姐同那位未正名的姨太太,又密密的吩咐他们不许声张。郝氏到了房里,先走到小姐身边一间看,浑身剥得赤条条的,那两条腿上都是血液淋漓,骂了一声:“瘟强盗,怎么这样狠心,弄到这个样子。”一面叫那老妈子去打水,再去看看他的女儿也与小姐差不多,那老妈子打了水来,这两位皆不能起牀,郝氏替他们揩擦干净,另外拿衣裤替他们穿好。那位贾少爷睡在厢房里,始终没有敢出来。张全一面叫人飞马去通知贾大人,一面到文武衙门去报案。那彰德府安阳县同城守营得了信,飞赶出来,看了看被盗的情形。那安阳县又带了些玉真散出来看着替范大人上了,包扎完毕,然后同着大众,要到那边房里去看,张全说是小姐们吓坏了没有能起牀,请不必进去看罢。这几位自然不进去,查了一查失的东西,只小姐们随身戴的首饰同两件衣服,其实连那衣服大约这班强盗也不见得要,不过拿来揩揩身体甩在外头,被人家捡了去的。所以,那张失单无论怎样估计也不过值五六十两银子。贾臬台的清名因此格外昭著,这班强盗于贾臬台也不为无恩呢。

  那个替贾臬台报信的家人,走到半路上已经碰着贾臬台从那位同门家里回来。这家人把被盗的情形略为回了一回,贾臬台连忙催着牲口加紧的赶了回店。张全看见车到门口,抢前走了两步,附着贾臬台耳朵回道:“东西没有失甚么,只是小姐同家人女儿都很吃了点苦,现在还不能起牀,地方官面前却没有同他说,范大人受的伤很不轻。”贾臬台点了点头走进店房,那府县文武赶紧到院子里站班迎接,贾臬台让着进了堂屋,文武官都请了安。彰德府说道:“卑府们防护不周,致令大人受惊,罪该万死!”贾臬台道:“兄弟做了十几年的官一个钱没有,这点行装大约比那书馆的寒士还不如,这些强盗谅来以为是那些囊囊丰盈的显宦过境,必定有点油水,哪晓得碰到兄弟这个穷官,他们也算上了当。在我兄弟失点东西没甚要紧,就是我这点行李全数奉送也不值甚么。倒是这样的官塘大道官府过境尚要被抢,那商家邸客更不堪设想了。我兄弟上年在这里看印的时候,真是道不拾遗,夜不闭户,我兄弟有甚么本事?

  也全仗我们那位伙计好。”这几句话说的那府里县里汗流浃背,一个道:“卑府该死!”一个道:“卑职该死!”贾臬台又道:“这位范廉访是我兄弟,约他同进京,带累他受伤,我真对他不住,诸位大约看见过了,不知道要紧不要紧?我很不放心,急于要看看他呢。”那安阳县忙回道:“范大人的伤痕,卑职已细细的看过,是不致命的,卑职已把自己合的顶好玉真散亲手替范大人上了,才包扎好,这玉真散与铺家卖的不同,上年卑职的家母也是在道儿上被强盗砍了一刀,上过就收口。  又一回拿到一个强盗,带了重伤不能取供,上了这药登时就好,这是卑职家母同强盗一齐试验过,很有灵验的。”贾臬台听他把话说急了,弄成连刀块儿真不成话,也不禁一笑,这位安阳县自己也觉着很有些难为情,只好搭讪着说道:“就请大人进去看看范大人罢。”于是大家一齐走进上房里,贾臬台走到范星圃面前问道:“老弟你怎么样?”那范星圃还能喘嘘颤巍巍的说道:“这会子疼的好些。”那神气看上去也还清醒。大家略略放心了点,仍旧退出外间坐谈。那县官又拿马夹子坐到店门口,把街坊地保同打更的每人打了几百个板子,勒限破案。

  营里也赶紧派人四出缉拿,有的说:“东乡某村是个贼窝。”

  有的说:“我前天听见北乡某村来了些不相干的人,我已经派人去查。”有的说:“新近截了两个梁子,恐怕就是那班人散下来做的。”不过讲的那些马后炮的话,这是做官的长技,诸位想也听熟了,做书的也不去细细的叙他。这些文武敷衍了半天起身告辞,贾臬台送了客进来,然后走进下首房间,看他那位令媛静如小姐,同那位未正名的如夫人小双子,两人都是面如纸白,浑身软瘫在炕上。贾臬台也只得说道:“横逆之来无可奈何,不能怪你们的,你们静静的养罢。”坐了一会,看那静如小姐似乎睡着的时候,就坐到小双子炕上低低的问道:“怎么样的?”小双子道:“昨夜我刚睡着,听见外头人声嘈杂惊醒了,吓的不敢动,不多一刻,就跑进房来二十个人,嘴里似乎说是来讨债的,却把我同小姐衣裤扯个干净,一个一个的轮流着来弄,里头还有两个又粗又大的汉子,叫我怎么吃得住呢!而且一个才出来一个又进去,接连不断弄的里头涨得要死。还是强盗走了,我妈拿水来替我慢慢的擦了一阵,才好过些,现在肿的不象样子了,怎么好呢?”说着又哭,贾臬台也只得安慰了两句道:“不要紧,调养一两天就复原的。”息了三四天,看那范星圃已能略进饮食,这两位小姐姑娘也能撑着起牀,张全密密的回贾臬台道:“前天,这班强盗口里是吵说报仇的,老爷从前在这里做官很风厉,办的匪也不少,那里没有甚么仇人,久住着恐怕不便,不如早点走罢。”贾端甫也很以为然,因为这案子那县里自然要禀报的,胡雨帅是关切的上司,倒不能不发个禀帖,于是赶紧写了个夹单交驿站递去,一面嘱咐地方官上紧缉拿。想起张全的话来倒也有点戒心,又同访营里要了两棚人护送,一面收拾动身。那地方官遇到这种案子是捺不下去的,只好照着禀报。不过把地方理数说远些,并说些自己访闻实时同营带兵前往追捕的门面话。  这个禀帖上去,谁知正碰到胡抚台这几天有两件不高兴的事体,一件呢,是为那位学务处的魏琢人太史,前半个月忽然下身肿烂,说是他的侄少爷,不知拿甚么药弄成这样的。魏太史得了这病后,这位侄少爷把他一个才只十四岁的胞妹毒打了一顿,带着他的少奶奶同儿子女儿卷了些银钱而去。魏太史始而托抚台电饬各处严拿,及至被郑州盘获电禀上来,这魏太史又说是到底是自己的侄儿,求抚台打电叫郑州把他释放,也不知是些甚么缘故。这几天魏太史的性命说是保住不要紧,不过怕的要成了个太监。还没有出来,学务处的事竟没有人能管了。  一件呢,胡抚台的一位哥哥,也是放了那一省的大员,到任去的,路过河南因为旧病发作,借了一家别墅调养。这位大员带了一位姨太太是个京城里有名的窑姐儿,生得杏脸、桃腮、云环、弓足极其美丽。这位抚台友于谊笃天天要去看看这位哥哥的,并且总要背着人,这位姨嫂也耐烦细细的告诉他,每日两人总要密谈一两点钟的功夫,有时到深更半夜才回衙门,这也是手足情深的好处。他这哥哥是病在牀上不大起来的,这天,这位抚台正同姨嫂密谈到紧要的关口,他这位哥哥忽然撑着起了牀,轻轻的走过对房,看见他两个在一块儿,不知为甚么,就拿这娇娇滴滴的姨太太劈头劈脸的乱打,嘴里还骂道“你这个没有伦理的烂娼”。这位抚台看见他哥哥动了气,恐怕触动了他病中的痰火,就悄悄的走了,连衣帽都没有来得及穿戴。

  他哥哥这一夜竟忍心把这么一个美貌的姨太太逼着吞烟而死。

  他哥哥的姨太太吞烟自尽,其实与这位抚台毫无干涉,可恨这些汴梁人俏唇薄舌的,见着这位抚台出来,就在他轿子旁边唱甚么“长是长的俊,可惜没有命;生是生的好,可怜竟死了”。

  又说甚么“我昨儿看了一出新鲜戏,是武大郎杀死潘金莲”。

  一个说道:“只有武二郎杀潘金莲,哪有甚么武大郎杀潘金莲呢?”那个说道:“这是新编出来的。”这位抚台在轿子里听见这些流言混话,实在有些触耳要买他们的账,人家在街上说闲话,又拿不着他的错处。因为这两件事,心里十分懊闷。看见这个禀帖,又接到贾臬台的信禀,勃然大怒,登时就要撤这安阳县的任,亏得里头文案委员通知藩台来替他求情,才勒限十日内获犯,限满不获,定即撤参。那位文案又写了个信与这安阳县说:“抚台向来宽厚,近来心绪不佳,易于动怒。此次系推薇垣之情尚属从宽,必须设法依限破获方妙。”这位安阳县是选了一个苦缺,做了四五年赔了两万银子,幸亏打听得藩台有位侄小姐,向有痴颠病要找个姑爷,没有愿娶,他赶紧托人做媒,替他儿子讨了才得调剂了这个缺。全靠在这一任翻本,到任还不及两个月,若是撤了任真是要了他的命。奉到这个批,又接到这文案的信,几乎把他急疯了。但是,这起案子失赃无多从何踩缉,还是他的师爷替他想了个法子,拿别的案里的盗犯,硬嵌了口供,说是这一案的首犯,并说这案抢劫过路监司大员,刀伤客官情节重大,可事请饬本府,就近提审立予正法以昭儆戒。又把抚台衙门文案上几位好好的布置妥贴,居然批准。这府里想:这案子不破自己面子也不好看,好在这个盗犯总是要死的,叫他多认一案也不伤阴骘,就照着县里详的口供顺了一顺复禀上去,批准就地正法。这位县官才保住了这个赔奁的美缺。

  隔了半个月,直隶东明县拿到一个,向在豫直两省边界上打家劫舍、盗官反狱的盗魁,名叫彭一飞,绰号夜飞鹏的,问起他做的案子,他说:“我哪一年不做一两百起,你叫我怎么记得?你们提着头儿问罢,是我做的案子,我没有不认的。”

  问官自然拣那要紧的案子问。一起是抢劫典周衙门的,一起是打劫饷鞘的,一起是围绕鸡泽盐店掳杀外事的,他都认了。又问道:“这彰德府城外打劫的贾臬台的案子,有你没有你?”

  袁一飞道:“提起那事,那可不是去打劫的,那个贾臬台他有了钱都是存放在银号里,自己身边向来不存现货,他那衣服都不值钱,老婆儿女也没有甚么首饰。他做过我们彰德府,装的那种穷样子我们还不晓得,还要去打劫他么?只因为李二魁李二哥他的哥子李又魁,是这大顺广彰卫怀一带有名的好汉,他在江湖上也很发了些财,弟兄们有甚么缓急几千几百的他都肯帮助,地方上甚么不平的事找到他没有不出力的,这两省贫苦的百姓告他吃饭的也很不少,所以,替他看水的人甚多,官府那能正眼瞧他。有一天,他在彰德府城里一个窑子里嫖,不想这个窑姐儿的老子是他杀的,他却不晓得这窑姐儿蓄志报仇,想法子把他灌醉了,拿绳子把他周身密密的捆紧,报了安阳县拿去收监。李二魁得了信要想救他的哥子,软做硬做主意还未想定。那时候这个贾臬台正做着彰德府,听说抚台最信服他,生杀之权都在他手里。看水的人说他衙门里有个张大爷,是他的小丈人,说话最灵的,这条路可以走得。李二哥想既有路可走,到底比硬做平稳些,就托人找了这位张大爷说合。送了这贾臬台一万银子,又送了这张大爷三千银子,这贾臬台说是保定了他哥哥不死。李二哥想就是办个甚么军流罪名也不要紧,不想贾臬台收了银子仍旧把他哥哥悄悄的杀了。李二哥说他哥哥呢,杀人、放火、盗官、劫署做的事也不少,杀呢,那是王法应该的,没有甚么抱怨,只是这一万几千银子可花的冤枉,而且耽误了他别的主意,那时就要找他算帐,那晓得贾臬台这个王八羔子,不久就使乖走了。这回子听说他经过彰德,李二哥来找我商量,我说:【这种债是必得要讨的。】就彼此约了一二十个弟兄,到他住的店里去讨债。我们有个兄弟叫做程大蟒,我们叫他程咬金的,他是个最有血性的人,他先进了上首的房,看见一个人睡在炕上,以为总是那个贾王八就兜头砍了一刀,喊道:【得了,这个王八已经被我捉住了!】李二哥走过去一看说:【这不是他。】再问那个被砍的人【你是谁?】那个人可是不会说话的。李二哥说:【咱们只找正经主儿,饶了他罢。】又跑到对过房里,我先进门看了两张炕面前都摆以一双小脚鞋子,晓得那个王八又不在里头,我走到上首炕面前,那女的躲在一牀夹被里发抖,我把被替他扯掉,看是一个闺女,不过十七八岁的光景,长的也很俊,我问他:【你是贾臬台的甚么人?贾臬台在那里?】他说是贾臬台的女儿,贾臬台到乡下看朋友去了。那边炕上也是一个闺女,他们问他的话,他说的含含糊糊的,不晓得是贾臬台的小老婆不是,我就同李二哥说道:【债主儿既然走了,他这点破烂东西抵利钱也不够,不如叫他这女儿拿身体偿还了罢。】李二哥说很好,我就动手,那贾王八的女儿害怕躲躲缩缩的,我说:【你放心,只要你的身体,不要你的性命,你不要怕。】那贾王八的女儿听了这话,也就依头顺脑的让我替他脱了紧身褂裤,那上身的钮子还是他自家解的呢,脱了下来那一身雪白的肉,两个饱饱儿的奶子,一双窄窄儿的脚,瞧着真叫人动火,更喜得他宛转随人的让我们二十多个弟兄一个一个的尽情消受。”说到这里,把大拇指头一伸道:“我可是占头筹的,那个女的长的也还不坏,我也干了一回到今儿想起来还快活呢,也不枉李二哥花了一万多银子,请我们嫖了一夜。那问官听他说的太觉不堪,就喝道:“你不要胡说,那安阳县的来文,叙那事主家属的报禀并没有这些话,你怎么这样牵枝带叶的乱扯?”那彭一飞把眼睛一楞道:“我夜飞鹏做了二十多年的好汉,生平从没有说过一句谎话,睡的人家媳妇不少,使的人家银钱也不少,却都是明明白白来的,不像你们这班做官的,阴谋诡计,倚势撞骗,弄了人家的钱财,污了人家的妇女,还要假充正经,说那些遮遮掩掩的话,是我做的事我为甚么不说?他的女儿被人干烂了,他要装幌子瞒着人,我怎么会晓得那些乌龟王八报的是些甚么情节。”这问官恐怕他还要乱说,只好又问别的案子。后来刑名师爷在供折上,把这轮奸的情节仍旧删掉,在那供出同伙犯人名字里,也把那安阳县借着销案的那个盗犯添上,既回护了同寅的计策,又顾全了隔省上司的脸面,这是做官的正宗道理。

  像这样的刑名师爷才算是当行出色。我做书的若去做官,拿了印把子,也要请他的。但是公牍上虽然不叙这些情节,那天在旁边看审的人可听的清清楚楚,而且地方上拿到这种著名大盗,来看审的人必多的,一传十,十传百,不多几天,传的直隶河南两省无人不知。贾臬台的这位千金静如小姐同那位未正名的姨太太小双子姑娘,那天晚上吃的这番暗苦才得伸冤,也算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。

  看书的诸位,天道属阳无论什么事体,皆要他彰明,使人共见共闻,不肯让他终久隐藏的。你只看那日月星辰,哪一样不是昭昭在天,任人瞻视?所以,有些人到了临死的时候,把生平做过的亏心短行,不肯告人的事情,往往自家倾吐罄尽,那并不是甚么鬼使神差,正是他阴气已绝,阳气外溢,自然而然的发泄出来,这是天理必有的。所以,那杨姨娘的夜奔书室、增朗之私丑并全,贾端甫若不替他宣播,安能人人知觉?这回他的女儿同那未正名的如君受了这些糟榻,他已经甘心吃这哑巴亏,隐忍不发也就不见得有人晓得,偏偏这强盗会被东明县拿到,供了个淋漓尽致,这也是有关天数了。

  这位东明县拿获邻封巨盗,那保升阶调优缺想来是必有的,但这都是贾端甫到了正定以后的事情。再说那贾端甫离了彰德缓缓前进,因为范星圃受伤过重,两位小姐姑娘肿痛未痊,车上不能久坐,每天只走半站。那范星圃虽然伤不致命,总还未能合口,在这车上一颠竟有些翻动起来,饮食倒反渐渐短少,脸上一点血色没有,路上又不能调养。贾端甫心里有点发急,正定的房子是请范星圃写信托全似庄,预先看定预备要办喜事用的,原想邀着范星圃同住,近来看他伤势沉重,恐怕有点短长,诸多不便就写了封信派人连夜赶到正定,托全似庄另外找所公馆以为范星圃养病之地。全似庄也先听得贾端甫路上被劫,范星圃受伤的信,打电到彰德去问,说是已经动身。正在记念,接到这信,一面叫账房师爷去找公馆,一面派人到临洛关火车站上来接。却好,贾端甫的家眷次日也都到了临洛,休息了一天坐上火车到了正定。全似庄接到车站,还是花衣手本,恭敬非常,贾端甫见面说道:“我们是儿女亲家,万万不可如此客气。”一面派人把范星圃送到那养病的公馆,一面同着家眷进了新宅。全似庄也跟过来道喜,帮着照料。贾端甫看大致布置妥当,就同着全似庄来看范星圃。

  那范星圃到了那个公馆,晓得是因为自己伤重恐怕不好,所以叫他另外住的,心中不免有点伤感,然而不能怪人。贾端甫、全似庄来了,范星圃也还在牀上拱手招呼,全似庄走近身边看了一看,伤势却是甚重,幸而神志还清,说是不要紧的,赶紧叫人去请了一个外科来看了伤口,诊了脉,说伤后受了点风,可要当心才好,上了些药包扎好了,开了个方子。全似庄、贾端甫也天天来看他一趟,只是那伤口总不合,面色灰败,口味不开,晓得有些棘手,那个外科也说个病象恐怕不妥。范星圃随身带了两三个佣人,这些人是主人兴旺,他就趋奉,主人落寞他就避开,看见范星圃病到这个样子,早已各人打自己的主意,哪里还把这主人放在心上,尽心去调护他呢?晚上名为守夜,伏在外间炕上打磕,茶是冷的,灯是暗的。范星圃想起当日爱妾、美婢、侍奉满屋,稍为有点病痛,服侍的人昼夜不离,咳嗽声翻个身都有人过来看看,药炉茗茶更是预备得停停妥妥,那是何等当心。今儿家败人亡,病眠旅馆,这两个蠢奴叫起来哭丧着脸,一肚皮不情愿的样子。抚今追昔,叫人怎不伤心?隐隐间,听着似乎有些鬼声,这种凄凉景况,既无阴气相乘也是不寒而栗的。范星圃也自知不能收功,心想着趁着人还清楚,把以后的事体布置布置,无奈气力总提不上,叫一声人,说一句话总要喘半天。只得到全似庄那里要了点大参,叫人煎好吃下去接一接气,把全似庄、贾端甫请了来,说道:“两位老哥哥我是要长别的了,这伤口是不会合的,不过早晚的事。从前看相的本说我眼运尾上怕有金刃之灾,我所以不肯住到上海原是避祸的意思,不想在这道儿上被这些无名毛贼不明不白的砍了这一刀,真是不值,这也是定数使然,无可尤怨,只是我范星圃这么一个才干,这么一点年纪,竟至一蹷不振中道而殂,心中实是有点不服。以我生平的本领不是自夸的话,就是平平正正的做去,没有不做到督抚的。我自问也没有甚么不可对人的事体,不过求效太急,凡事总想先人一鞭,胜人一筹,有些地方不免做尽做绝。那年在湖南的事,自己也觉得有些过了,不过因为得了一个严明精干的声名,也就有个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之势,其实又何常好为刻薄呢?今儿虽不见得就是报应,然而问心到底有点过不去。鸟之将死其鸣也哀,人之将死其言也善。两位老哥哥,前程远大须要切记:凡事做到得手的时候,总要放松一步,不可做的太过,稍留余地以处人,即留余地以处己,我是已经悔之无及了。我有一个收用过的丫头叫做珍儿,他娘家姓角,现在还住在九江,托那同住的房东照应着,我临走的时候,他已经有了几个月的身孕,我留了六千银子在九江银号里生息,他能守固好,他不能守,这银子就与他作为赔奁,他是为我的事很吃过苦的,我不忍负他。我汇到京里的一万银子,如果这珍儿生的是男,就与我这遗腹子,生的是女,能替我在族中承继一个,把这银子替这儿女两人平分。不过,我们杭州人因家乡住不起,飘流在外省的居多。无论何等大族,本支没有满百丁的,我近支固是无人,远房亦其寥寥,立嗣也颇不易。其实我躬不阅遑恤,我死后也叫做一息尚存,聊尽人事而已。我这些话,请两位哥哥替我用笔记了下来,我自己是不能写了,而且又叫我写与谁呢?”说着又叹了一口气,又道:“我这皮囊是要连累两位老哥哥,替我收拾,将来能把我的棺木送到九江,再能同我续弦内人的灵柩一齐运回杭州合葬,那更感激不尽,只好来世衔结回报罢。”全似庄、贾端甫听了这些话,很有些悲感,只好拿话安慰他道:“老弟不要乱想,这种硬伤是不要紧的,好好的静养,自然会好,正在壮年怕些甚么?”又各人拿了两张长连信笺,把他所说的话照着写了出来,送与他看过,各自收好。那范星圃说了这些话,动了心血,那疮口又迸了开来,大喊一声,晕厥过去,好容易喊醒,神气更加不好。全似庄、贾端甫走到外间说:“看这样子,恐怕难呢,我们得替他预备预备。”贾端甫道:“天气势,早点预备了的好。”当晚全似庄回到衙门,叫他账房师爷去看了一副枋子,又备了些衣服衾枕之类。贾端甫也到二更方归睡,到牀上想:这范星圃的下场如此,心中也狠有些难过,直到五更方才朦胧睡着。天刚黎明,就听见老妈子说,范大人那里有人来请,贾端甫一惊,不知究竟范星圃伤势如何下回便知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