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回 沐皇恩双开孔雀屏 联夜宴小试鸳鸯令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绘芳录    

作者: 《绘芳录》竹秋氏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第十八回 沐皇恩双开孔雀屏

却说陈小儒审明祝白新案件,诬栽沈家是实,因案情重人,即申详各上宪衙门。当时坐轿米见知府毛公,到了官厅,投进手版。少停,传话出来,花厅请见。小儒入内,见毛公请了安,归座。毛公道:“适接老兄公件,知将祝白新一案讯明,我想胡礼图岂有此理,怎样执定自己偏见,硬断沈家女儿是卖与祝姓的,未免太胡涂了。老兄今番详办,祝自新是应得之咎;无如胡礼图的处分,是难免了。”

小儒欠身道:“大老爷明见,非卑职不念同寅分上,任情详办。怎奈诬告事小,朦捐事大,祝自新实系日前奉过上谕已革副贡生之祝道生,何得更名捐纳,蒙蔽朝廷。况皇家名器,岂容若辈玩视。卑职若不详办,即有承审不清之处分,所以不能顾及胡礼图了。况且卑职昨日晚堂,又将祝自新提入内堂细加鞫问,他供称胡礼图曾受他的贿赂若干,并供得其贿者不止一人,『到了那个时候,我也八得直供,不能我一人受罪,他们反安稳坐享』,卑职恐他牵涉多人,姑未深追。既有此一节,更不得不详请究办。卑职若将就了事,虽非受赃,却有以私废公,扶同作弊的罪名。卑职官卑秩末,担当不起。”

一席话正中了毛公的痛处,登时满面惭惧。又见小儒说得截钉削铁,一毫不肯折屈,惟有强作欢容,赞道:“老兄办事思虑周到,又复正直牙;阿,只知有公不知有私,不愧各上宪交推保荐,果乃名实相符、即如日前程制台寿诞,我在省中闻程公盛称令胡武彤,枉法受赃,任情偏听,着即革职,永不叙用;并将该令所得赃银追出储库,以备公用。又据祝自新供称,受贿多人,着该督将一干人证提省,细加鞫讯明晰奏办,毋得徇庇。江都县令陈眉寿,办事认真,不阿所私,前该督抚等曾经推荐,合省吏治第一;陈眉寿着以知府在任补用,先换顶戴;该督饬令该属藩司,查有何项缺出,即行具奏调补。等因,钦此。”

小儒奉到来文,即将祝自新,王德当堂发落起解。又因各家喜期在即,是自己的媒人,不如亲解赴省,一举两便。又去察见毛公,说知赴省原由。毛公大为惶恐,只得重托小儒在制台前乞恩,怕祝自新胡供妄扳多人受贿。小儒回衙封了两号座船,一为自己座船,一是祝自新主仆与原差等人。走了两日,早抵南京。先将祝自新、王德交上元县收管,随即去见制台。今日换了四品服式,到了辕门下轿,上了官厅,家丁投进手版。少顷,二堂传见,小儒见程公请安谢荐入座。程公痛赞道:“贵县承审祝、沈一案,具见才识过人,不愧我与抚台交荐一番。”小儒欠身道:“卑职沐大人栽培,感铭肺腑。刻将祝自新与其家丁王德亲解来辕,听候质审,已先交上元县收管。所有沈若愚夫妇,卑职因其无辜受累,当日讯清即擅行释放。想此次质讯,系专问受贿一节,与沈、祝交讼无干,沈若愚故未牵涉来省,要求大人矜察。”程公点首道:“贵县所论极是。沈若愚一介细民,况又为祝姓诬栽,已属无辜,可不赴案备讯。”又道:“前烦贵县为小女作伐,现择年庚在即,可至在田处说明,彼此无庸太奢,总以合礼为是。”

小儒答应告退出来,先至从龙处言及程公所嘱,从龙亦甚以为是道:“我正欲待小儒兄来省请将此意禀明程公。孰知程公先行料及,真乃知音所见大略相同,第处皆一一遵命。”小儒又到祝江两府拜会,伯青称谢前日书中之言。小儒笑道:“也是祝自新时运衰蹇,偏生闹出这件事来,又碰在愚兄手内。虽说为老弟报复前仇,然而伊亦应得其罪,我即按律科行,未为过苛。倒是便宜刘蕴那畜生了,我因年谊,不好十分追究。他此番亦系因人成事,所以放松他了。”坐谈了一会,小儒起辞,又往王兰处去了一遭,仍回船中。

次日,程公委江宁府提齐人证切讯,祝自新痛恨刘蕴掣他的肘,一口咬定他同谋。倒未曾说出毛公受赃一件,这也是毛公的运气。江宁府禀复了制台,程公因原详文书没有刘蕴的话,又囚他老子刘先达的交情,即将祝自新复讯口供,删去了刘蕴同谋一节,又行具奏请旨定夺。又值现任江宁府任满,援例推升,可否江宁知府缺出即着江都县知县陈眉寿补授。如蒙俞允,再行送部引见等情。

单说云从龙请梅仙与二郎帮同他收拾新房一切,以及内外裱糊窗牖,张挂灯彩。江祝两府拨了十数名家丁过来伺候执事,又请了林小黛与上元县的太太搀亲。前两日程公先将陪嫁的妆奁送了过来,备极华丽,约有数万余金。梅仙与二郎支派各家丁,四处铺设停当。到了喜期这日,合城文武缙绅皆来道喜。小儒清早即来领轿,一路排开执事,细吹细奏,有数百名行人,甚为热闹。到了制台衙门,三声火炮,请进彩轿。程公邀了上江二县来陪大宾。待至吉时,三次催妆已过,新人上了轿,又添了程公全付执事,与送嫁的男妇人等,头起已至云府,后面的人才离了衙门。街坊上若男若女拥挤不开,无不啧啧称羡。男的赞叹云从龙,女的夸奖程小姐。

新人彩轿到门,亦是三声大炮,抬入中堂。两位搀亲太太扶进新人,合卺交拜及应行的礼节皆毕,内外大开筵宴,款待众客,前厅是二郎与梅仙作陪。从龙数日前,已为梅仙报捐了六品职衔,梅仙感激不尽,今日新换了六品服式,甚为得意,上下张罗,无不周至。二郎落得偷懒,只随他指点而已。后堂林小黛坐了主席。直至三更以后,男女众宾陆续方散。伯青,王兰等人将从龙送入洞房,又坐了半晌,起辞各回私第。

从龙在烛光之下,见程小姐生得端庄秀丽,雅静贞娴,喜爱非常。原来程公只生了一位小姐,小字婉容,自幼程公爱如掌上明珠,如儿子般看待,也请了名师教他读书习礼。这婉容小姐赋性敏慧。博通经史,精工各艺,而且“德容言工”四字兼备。从龙挥去了伺候群婢,携手入帏,同谐永好。次日黎明,夫妇起身。婉容小姐偷看从龙,一表不凡,举止温雅。又常闻他父亲说,此人文武全才,将来定然出人头地。是以男爱女幕,两情愈合。到了三朝,程公派四名旗牌以及衙中婢妇,来请从龙与女儿回门。程公与夫人见一对少年夫妻,两无高下,十分喜悦。隔了一天,从龙谢媒谢亲,诸事已毕。

又到江祝两府嫁娶的吉期,择定先一日江府迎娶琼珍小姐,次日祝府迎娶素馨小姐。两边府中繁文,毋须再赘。汉槎与琼珍小姐亦是郎才女貌,敬爱异常。伯青与素馨小姐,自幼常在一处的中表兄妹,彼此皆仰慕已久,更外欢好。祝公夫妇见一双佳儿佳媳,欢喜巳极。三朝备帖,请各亲友晚宴,又叫了一起名班演扮灯戏,早练暮习。伯青夫妻来至江府回门。

事有凑巧,恰好这一日程公所奏批折已回,云:“据该督奏称,祝自新所供受贿多人并无其事,乞加恩免追,恐开衅隙,着如所请,即将祝白新,王德按罪施行,毋诌:延缓。江宁知府既已出缺,可即着陈眉寿补授,并着毋庸来京引见,速赴该任以重民责。再据大学士江丙谦奏称:祝自新即已革副贡生祝道生,前与巳革编修祝登云争讼,致令该编修殴打总督旗牌官夺取令箭一案,业经按律究革。伏思祝自新既争讼于前,复压良于后,足见横行无忌,恶难枚举。祝登云未尝非伊激成事端,致伤两败,可否请旨,着两江督臣细究前案,孰曲孰直,庶免有向隅之叹等因。然该编修虽经斥革,揆度其情,实因祝自新所激,显而易见。兹于某月某日恭逢皇太后千秋寿诞,内外臣工例加覃恩一级。该编修着加恩毋庸交两江总督查讯前案,许开复编修原职,来京朝考。钦此。”程公奉到廷寄,即亲自坐轿至祝府送信道贺。

祝公闻得儿子开复原官,喜上加喜。众宾客又重新道喜,上下人等个个欢跃。午后,伯青夫妻回来,祝公命先设香案,使伯青望阙谢恩。又教训儿子从此尤当竭忱报效朝廷,以副圣恩优渥,并宜各事深自屈抑,毋蹈前愆。伯青唯唯听命。然后众宾客与伯青作贺,家丁等一起一起的上来叩头,祝公皆有重赏。不移时,内外酒席摆齐,开锣演戏,唱的是《满牀笏》,《卸甲封王》诸吉利戏目。宾主尽开怀畅饮,至夜半始散。

来日,小儒去见程公宗辞,程公已派员至江甘两县接手,叫小儒赶紧回任,交代仓库各务,好赴江宁府任。小儒又到各家辞行,方开船回扬。伯青写了一封信,托小儒交与慧珠姊妹,说他已开复了原官,又报了前怨,叫他们到南京来盘桓几日。大约出月中旬,即要结伴入都。

单说慧珠自此番病后,各事皆灰了心,倒反随遇而安,少愁少闷,惟有放不下伯青一桩未了的心愿。小儒回到扬州,即差双福送信与聂家知道。慧珠得了信,即合掌当空道:“谢天谢地,我的心愿已了,由此我即死也瞑目。”忙与母亲、妹子商议道:“伯青既然写信来接,他又开复了功名,我们不容不去。”二娘接口道:“是去的好。况且陈老爷又升任南京,我们在此没有依靠怕的又受人欺负;不如到南京同蒋姑娘、赵姑娘住在一处,也不寂寞。难得刘蕴那对头势又败了,何况此去又在陈老爷的管下,更可无虑。”大众计议已定,雇了一只船,向南京而来。

且说陈小儒回飞衙门,与甘誓说明,仍要请他到江宁府任上去。甘誓却不过,小儒谆谆的劝驾,宾主平日又极契合,只得应允同行。隔了一日,委署的两县已至,择吉接篆。小儒本来是个清官,仓库丝毫不空,本年钱漕又征收清楚。小儒虽与正款之外毫无苛求,而分内所应得的历年宦囊,却也充裕。交印后,封了三四号座船,携眷仆省。动身之日,合城百姓香花灯烛齐来叩送。小儒皆用好言安慰,叫他们息讼安分,自然官差无扰。沈若愚夫妇直送到码头,犹是不肯回去,小儒再三止住,洒泪而回。

小儒在路走了两日,已抵南京。早有江宁府屈各县,以及书役人等出城迎接,在衙门附近早封了公馆。小儒先去见了程公与藩司,禀报到任日期。及期接了印与交代等件,前任官是单身赴任的,交了印自己即备公馆。当日,小儒就接了方夫人入衙。次日,禀见各上宪与合城乡宦,及行香放告各事。伯青等人皆来道喜,小儒问及聂家姊妹。伯青道:“他们已到了数日,仍与小凤等合住,我们昨日还在他家的。此时畹秀倒胖了好些,不似从前那样多愁多病的形相。”小儒笑道:“他闻你开复了原职,又到南京朝夕相聚,他还有什么愁烦,心广体胖此言不谬。想我自从做了官,各事都要循规蹈矩,看着你们终日作乐,羡慕之至。我真被一官所系,你们日后放了外任,才晓得其中滋味不好领受。每闻人夸说为官的好处,我说不如耕读自娱,那方是神仙境界。”

王兰道:“我如放外任,我却要随随便便不受拘束,难道还有人管我么?”从龙道:“者香说的话,真是一厢情愿。你到了那个地步,不怕你不受拘束。虽然没人管你,一则放荡有损自己官声,二则上司闯知说你荡检逾闲,即行参奏。你即做了督抚,既怕言官纠劾,又怕失了大员体统,为僚屈所讥。此刻落得你随意乱说,临到你头上才晓得呢!”王兰大笑道:“如上司参奏了我,正好回家耕田读书,倒上我的划算了。”伯青道:“你们不用同者香扳驳,好在他此时也没有放外任。待到那个时候,他若斤斤自守,贪恋一官,我们再笑他未晚。”说得众人抚掌人笑,坐了一会,各自起辞回去。

此时正是冬月初旬,早梅大放。从龙住的宅子内,有三四十株梅花,开得高高低低如滚雪一般。从龙备帖请众人赏梅,又请了慧珠等同米。众人陆续皆至,从龙是日在梅亭上摆了两席,中间用一道湘帘作隔。虽说是两边分刀,可以彼此看得见,又能说话。东边是伯青、王兰、汉槎、二郎,从龙、梅仙等六人,西边是慧珠、洛珠、小凤、小怜,小熊等五人。因有小黛在座,如今归了二郎不便同席,如分了内外,反没兴趣,又系通家世好可无猜嫌,是以用湘帘隔开,不过遮掩耳目而已。大众挨次入席,男席是伯青首座,梅仙主位;女席是慧珠首座,小黛主席。仆妇们斟了酒,众人举杯让饮。见亭外梅花果然开得烂熳,只觉风动香浮,透鼻清爽。

酒至半酣,梅仙道:“我昨日看《红楼梦》至『金鸳鸯三宣牙牌令』一段,用牙牌行令又文雅又新鲜。我想不如用三付牙牌,或用一色三张或用杂色,排成一付点面,说四书一句,《西厢》一句,古诗一句,都要切贴点面,仿他的令而行倒还见点心思。说错了与说不出的,以及所说与牙牌点色乖谬,均罚酒三杯。你们看可好不好?”王兰道:“小臞想的很好,谅必你如今《西厢》、古诗是熟读的了。不若你做个令官,从你行起。”梅仙笑嘻嘻道:“我说错了,也要受罚,你们却不可笑我。”叫人取过三付牙牌,摊在桌上。自己满斟了令官杯,一饮而尽道:“可以无分次序,谁有了谁说,我们行个夹杂令何如?”说着,拣了三张摆在-处,众人看是三张天牌,见梅仙低头想了半会道:四书:问有余曰无矣。

西厢:碧悠悠青天来阔。

古诗:三十六宫都是春。

说毕,对众人道:“可用得用不得?”伯青叫好道:“真真贴切不浮,却亏你想得到。”众人亦同声称赞,王兰伸手亦取了三张,是一色地牌,想了想道:

其为物不贰。线脱珍珠。六宫粉黛无颜色。

众人听了,击桌痛赞。右边西席上,也摆了三付牙牌。小怜取了一张人牌,一张黑-卜,一张天牌,是个马军的点色,遂说道:

冠者五六人。隔花人远天涯近。绿杨红杏间疏梅。

慧珠等同声赞好,隔席王兰拍桌道:“爱卿此令,一丝不滥,非独切贴点面,连意思都达出来了。大约再行都不能过于此令。”

从龙道:“爱卿真个聪明,每有所作都另具心思,高人一着。”

洛珠见王兰与众人夸奖小怜,心内不服起来,要行一条出色的令,好压倒他。忙取了两张人牌,一张和牌,成了个巧合四的点色。凝思了一会,笑吟吟的道:

人也合而言之。月明才上柳梢头,却早人约黄昏后。

杜鹃枝上月三更。

两席上一齐叫好不绝,伯青道:“此令既合点色而又贯串一气,绾合天然。我觉道柔云此作,又胜于爱卿了。”众人亦点首称是。洛珠好生得意,自己满饮了一杯。东席上,伯青取过了三张长三,摆在面前,指着这三张牌向众人说道:

其身不正,是垂柳在晚风前。无数蜻蜓齐上下。

从龙道:“好个其身不正,酷肖其形。”汉槎坐在桌前,不言不语的揣摩,也成了-付点面,对众人道:“我有一条,觉得不甚妥贴,说出来诸兄斟酌。”王兰笑道:“子骞今番切不可再行出龟字令来。”引得众人想起前事,都拍掌狂笑,汉槎脸一红道:“偏是者香会刻薄人。”伸手取了一张地牌,一张长二,一张长三,是个顺水鱼的点色,说道:

半途而废,这生后生。春色先归十二楼。

众人赞好,王兰道:“到底点了主事,学问长进了,也不晓得是近日祝小姐的雅化。”大众正在说笑,西席上慧珠取了三张四六,说道:

仰不愧于天,俯不怍于人。人间天上。共欢天意同人意。

小凤赞道:“畹姐蛆这条令,融贯得毫无斧凿痕迹。我看此令不难说出,所难在三句既要贴切点色,又要一气呵成方妙。若杂凑起来,纵好也逊人一筹。”东席众人齐声称是,又夸奖慧珠行的这条令,果然不谬芳君的赏识。小风也取了两张长三,一张么二过来,成了个巧合三的点面,乃道:所就三所去三。两当一弄成合。雁行中断惜离群。

两席皆称赞不已。东席上梅仙又想就了一付,取过三张二五,说道:

不待三,然则子之失伍也亦多矣。今日见梅开忽经半载。六街灯火伴梅花。

众人齐赞这条令刻划尽善,从龙笑道:“真正文法一变,又有截搭题的样式来了。”自己也取过三张牙牌,是一色么六,道:

天地位焉。何干天地无私。天长地阔岭头分。

伯青道:“么六恰好是半天半地,在田兄即用天地联络,真切贴之至。”西席上小黛见众人都挨次说了,忙伸手取过两张梅花,一张二三,是个巧合五的点色,正待要说,只见玉梅笑嘻嘻走至桌前道:“我也胡乱想成了一付,说出来求姑娘们指教,未知可用得?”隔席王兰拍手道:“我倒忘却你了,平日见你偷着看书写字,又有你家姑娘讲究,不愁不是个小方家。何妨说出来,人众听听。”玉梅答应,伸手在桌上取了两张地牌,一张和牌,是个红五色点面,道:

天下之达道五,所以行之者三。只将这笔尖儿敢横扫五千人。五更三点入鹓行。

东席上众人齐声赞好道:“有其主必有其婢,好个横扫五千人,真乃工于形肖,而且具见心性。你有此才华,还怕不扫倒若辈,由此骚坛之上又添一小蜚将了。”小风。小怜也大为赞赏得意,小黛等人莫不折服。最难他并不专心向学,不过偷闲剽窃得一点半点,真要愧死那皓首穷经,一世无成之辈。洛珠对小黛道:“你只顾夸赞玉梅那丫头,你还没有缴令呢!难不成想吃罚酒么?再者,你的令倘不及玉梅,那不是婢学夫人,夫人要学婢了。”小黛笑了笑,指着先前一付巧合五,道:子男同一位凡五等。我是散相思的五瘟使。南枝才放两三花。众人赞妙不绝,洛珠道:“此令倒不弱于玉梅,但是楚卿要算从相思队里翻出来的,不用你再散相思了。”引得众人大笑。小黛瞅了一眼道:“你这张尖刻嘴,我来掐破你的,方泄我恨。”洛珠笑道:“罚我,罚我,再罚我说一条令何如?”忙取过两张长二,一张地牌,是个巧合二的点色,说道:天天如也。扑刺刺把比目鱼分破。日月双悬照八林。小凤道:“这条令可以盖赎前愆,翠颦妹妹恕了他罢。”洛珠道:“多谢你这好人。”东席上二郎也取了一付,是一张长二,一张长三,一张天牌,成了个二三靠的点面,说道:

二三子何患乎无君。是金钩双动咭叮当敲响帘栊。双双紫燕逐珠帘。

王兰一面随着众人称赞,自己又取过了三张虎头,摆在面前说道:

其实皆什一也。天际秋云卷。梅雪争春未肯降。

西席慧珠又取了付黑五色点面,是两张长二,一张么二,道:

二吾犹不足。遥望见-卜里长亭损了玉肌。一点禅灯照十方。

从龙道:“好-句遥望见十里长亭损了玉肌,又贴切,又风华。”众人见天色不早,收了令,吩咐摆上饭来。吃毕,散坐闲话,或凴栏聚谈,或独立凝思,或在梅树下石上谈心。洛珠爬到假山石高处,折了一枝梅花,同王兰把玩。伯青忽然对众人笑道:“我倒忘却了一句笑话,要说绐你们听。”未知说出什么笑话来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