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五回 抱衾稠俏婢擅专房 论家事私心先固宠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绘芳录    

作者: 《绘芳录》竹秋氏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第六十五回 抱衾稠俏婢擅专

话说陈小儒闻方夫人相请,即走了过来。见方夫人梳洗已完,坐在房内同赛珍小姐吃早点心。小儒道:“你们今日起身得

好早,多应有件事呢!”赛珍忙起身让坐,小儒道:“我也随便吃些罢,省得到外面吃去。”小丫头即移过坐位,送茶设箸,夫妻对面坐下同食。吃毕,漱了口,小儒便问道:“你叫小丫头请我,有何话说?”

方夫人即叫红雯等退出,笑吟吟的道:“请你人人过来,并无别故。因系大人的大喜,一则道贺,二则特地奉告。”小儒笑道:“你说的话,令人不懂。好端端,我有何喜事可贺?纵有喜事,何以又要你告诉,究竟什么事?何妨请教请教。”方夫人道:“你先慢问是何大喜,且问你告诉过了,你可行不行?”小儒大笑道:“你的话说得益发胡涂,我有喜事,怎么你又虑到我不行?真正牛头马嘴,不知是那一搭儿。”方夫人道:“然则我说出来,你是必行的。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。不可我说了,你又改变。”

小儒听了,猛然省悟道:“我明白了,你说的莫非即是昨晚沈姨所说的话么?”方夫人道:“哦,沈姨娘真个嘴快,已经告诉过你了。你既知道,何以犹假作不解?你看这件事,可不是你的大喜。”小儒正色道:“你别要闹笑话了,昨晚沈姨告诉我,只当你们一时的戏言,那知你果然真有此说。你设身处地代我试想,我如无子,即讨个十房八房,没人物议。现在儿媳成双作对,侍立跟前,转眼大媳妇生下或男或女,你我即是抱孙子的境界来了,还做这些不尴不尬的事,真要笑煞了人。若说少人服侍,有了沈姨。况且沈姨又生了儿子,更外不合做这件事。虽然多承你的美意,我只好心领罢了。”说毕,站起身向外就走。

方夫人忙止住道:“行与不行,且待我的话说完,何必急急要去,难不成坐在这里就硬降住你要行么?”小儒无奈,复又坐下道:“非是我一定要走,实因你们无故的寻出些事来胡闹,叫人听了烦恼。”方夫人笑道:“我们说的话,均是不经之言难入尊耳,姑且置之勿论。我却有一言,要动问你大人个详细。你平时常自负一生,由读书以至出仕,又由县令擢升封疆大吏,无他长处,只有上不欺君父,下能体贴人情。所有你上不欺君父,我深为佩服,实系不虚。至于下能体贴人情这一层,窃恐未必。”小儒笑道:“真正今日被你缠的,不得清白。忽然又发起大议论来,叫人万难揣摸。即如尊言,倒要说明我何以不能体贴人情?”

方夫人道:“大凡能体贴人情者,必当无微不至。甚至出以处世,入以处家,下而至于舆台仆隶,妇人女子,当无所不用其体贴。若时时和我起坐,较他人尤为亲昵者,更宜体贴得加倍入情方是。我将才劝你收纳红雯,亦为体贴人情上起见。沈姨娘到我家数年,毫无过失,人所共知,并非我私心谬赞。如今又生了森儿,更非新来的时候可比。而且沈姨家世本届清白,书香后裔,不过他父亲不能读书,做了买卖,也不是那低三下四人家。沈姨因感你究办祝道生,代他彰雪名节,又救脱了他父亲的无辜讼累,他即立志不嫁他人,甘心来给你做妾,报答你的大恩。论他家的门楣,虽不能仰攀富贵大族,也可配个好好读书之家子弟,何至到我家来低头作妾,伺候你我。你每叹许他立心高尚,人品端方,叫我们不可轻视他,这却是你体贴他的好处。殊不知是人谁不望上,他到我家来做偏房,乃出于他的诚心,而今既生了森儿,他亦想做人了,惟有望你抬举他。好在定例,妾生有子,准其封赠。你果真体贴他,代他请下从五品诰封,从此即可扬眉吐气,不枉他来报恩一场。你虽说抬举了他,他乃明道理的人,见你跟前并无三姬四妾,必至仍照常的要伺候着你。若叫丫头们替他,小的不谙事件,大的又不便当。外人看起来,犹是姬妾一般。就是这班丫头们,也看他不起。所以我劝你收了红雯,沈姨这一番责任即可交卸于他。你若如此做法,方为真心体贝占。”

赛珍小姐也笑着在旁接口道:“娘的说话,丝毫不错。并不是为的红雯,全为的是姨娘。况姨娘来了数年,上下人等无不称赞贤淑,目下又添了兄弟。即那初来的时候,待女儿们亦复周到。父亲就代姨娘请了诰封,免了伺候,也是应该的,并不过分。”

小儒听了他母女的话,便立起身在房内踱来踱去,徘徊了半晌道:“你们的话,未尝无理,我总觉不可。无奈旁人不知就里,若以外面而观,都要物议,我又何苦来呢!至于代沈姨请封,我亦久存此意,明儿就去与在田说知,给他做下了,也算体贴他来此数年辛苦。你们若虑我没人服侍,由今日起,我决不要人伺候何如呢?”说罢,便匆匆出去。

赛珍道:“『父亲连年还是这般执一的性格,他说不行,随便怎么,总是咬定牙根不改口的。”方夫人摇手笑道:“你别认错了。初时那正言厉色的形容,倒是不行的。以后听我说出沈姨娘一节苦情,他沉吟了半会,即是他意中可以通融,口内一时转不过来,不好说才不肯行,忽然就肯行了。此乃他生平的行为,我屡试屡验的,不信你看。我明日叫人打扫屋子,选择吉日,代红雯收房,他再不似今日这般绝决的了。”

母女两人正在讲论,恰好兰姑也走进来,讨问这件事的消息。方夫人对他说明,兰姑亦甚为欢喜道:“昨晚我试探着老爷的口气,他那般咬钉嚼铁的不行,还说我怕服侍他。是我冲挺了他两句。今早太太说了他,一般也行了。少停倒要问他,难道单对我洗清的么?其实我劝他收了红雯,不成还妒忌他么?老爷真看错了人。”

赛珍小姐笑道:“姨娘别要欢喜太过,以为有了替身。将来父亲宠爱红雯,不理姨娘,姨娘好准备肚皮着气罢。”兰姑亦笑道:“我来了这么多年,姑娘还不知道我的心?纵然老爷不理我,也犯不着着气,只要太太顾计我,就是了。总不致太太也不理我,而且还有姑娘呢,亦可替我说句公话的。”说得方夫人都笑将起来,三人又闲话了一会,兰姑即回房去。顷刻,众夫人皆知,都到方夫人房内问长问短,新屋派在那里,吉期选定何日,再办什么筵席,什么玩意儿请我们?方夫人笑道:“你们不要着忙,到了那日自有安排。若说热闹,却断断不可的。我家古怪的老爷,现在怕人议论,还是我一篇大题目,问得他无言可推,才勉强答应的。他尚肯张大其事,叫旁人通晓得么?不如待事过之后,随意怎么摆酒唱戏,大张旗鼓的热闹两日。那时生米炊成熟饭,他也无可如何,只好任我们闹去。”

婉容先拍手叫好,众人亦甚以为然。方夫人又道:“诸位太太犹要叮嘱诸位老爷,不可同他说笑,只当没有这件事。并非我收名丫头给老爷作妾,如此鬼头鬼脑,岂不惹人生疑?既非来历不明,又不强占硬买,何用怕人呢?不知其中有段原由。你们说我离不了红雯,也是有的,然而其情尚小;拚着我在众丫头中拣出一名尖儿,再操心领带一年半载,即可作副手了。我实因沈姨娘为人甚好,你们是深知的。若收了红雯,他便可由此出头。在别人收名丫为妾,毫不希罕的事。若论我家老爷,专在这些声名情理上考校,好容易被我说行了,只要这两日有人取笑了他,他回想过来,竟可叉不行的。所以我临时不肯张扬,亦有所为。”众夫人听说,都齐声称是。

方夫人待人众散后,即叫上红雯,告诉他适才的话。又切实的吩咐了一遍,各事要谦和退后,为人宜温厚和平,敬上恤下,都是要的,方不负我这一番提拔。红雯听了,顿时满面通红,低下头微微的应了一声。心内却无限快活,暗自喜道:“我就怕的发出去配个小子,要笑倒锦筝、秋霞等一千小蹄子呢!如今太太把我收在老爷房内,我也是一位姨娘了。老爷年纪既不甚大,又是皇皇的一品大员,我虽做他的姨娘,也对得过他们了。”便含羞上前,给方夫人叩了头,回身到套房里面去躲着,怕同伙们嘲笑。

连日方夫人也不叫他上来伺候,即命粗使丫头将套间搬空,打扫洁净,又上下裱糊得簇然一新。所有房内应用家伙对象,均照兰姑房内的陈设。在方夫人意见,是彼此没有轻重。又传话外面,悄悄的唤了几名成衣来,赶紧做就十数套衣裙,自己穿不着的衣服,拣了若干出来,一齐给了红雯。又代红雯添置了几件首饰。将房内一个半大的丫头,名叫双喜的,给红雯使唤。
 
各事齐备,便择定四月甘六日,天喜良辰,代红雯收房。是日虽不惊动外客,住在一处的众位夫人,及外面王兰等人,皆备下酒席。内外家丁仆妇们,俱各有赏给。闲文不提。直待到廿五日晚间,方夫人方对小儒说了,即扯他至新房来看各物。原来是一顺三间套房,两明一暗。院落内也种了些花竹等类。对面又有小小一间,一条夹道,另有门从方夫人正房窗下出进,即不由正房内的门出入,以备早晚便当。

方夫人笑对小儒说道:“你细过一过目,可薄待你新姨娘没有?我自信这起差事,办得调停。你是那里来的造化,竟没费一点心儿。你怎么谢我呢?”小儒亦笑道:“我倒好被你坑死了,捉弄得我不能见人。者香等人知道,必然百般打趣。我不怪你尽够了,还要谢你,可是没有的事。你只好叫沈姨谢你,你体贴他却是不错的。”

方夫人笑道:“呸!我怎生坑了你,替你讨小老婆,并非代你干下无法无天的事,你怎么不好见人?你见人家钻墙打洞的要讨个妾,正室各种吵闹不行是有的。没见我这个烂好人,娅着代你讨妾,还要被你说这也不好,那也不好,不是我害了失心疯了么!你真个不要,我明儿随便送那个去,有我家红雯这般人材,还愁没人讨么?他们尚巴不到手呢!别要过了明日,仍说不好,那可挽回不来的,趁今儿说明白了。”小儒笑道:“罢罢罢,又引出你的唠叨来。”说着,栖脱衣袖,大踏步出房去了。

这里方夫人俟人静以后,又叫出红雯,重训诲了一顿道:“从此你有了归着,不比当丫头的时候,凡事宜守着规矩,不可妄行一步,妄言一句。第一要与我争口气,日后你生下男女,我也抬举你出头。况老爷为人,你是知道的,待下极宽而有恩。只要人勤慎,老爷都是喜欢的。你不要倚着宠爱,无事生非,即负了我同沈姨娘一番美意。再则老爷本不肯收你。我和沈姨娘从中再四怂慂,方才应允。沈姨娘生性忠厚,你凡事要敬重他,学着他做人。每见人家姨娘,听得老爷又要讨妾,生恐人来分宠夺爱,就是嫡室与他都没生过,还要设法阻挠,何况他已经有子。谁知他并不妒忌,比我劝老爷尤其恳切,甚至为你都碰过老爷钉子了。也不过因你是我贴身得用之人,是仰体我的意思,可见他的居心,是人都不可及。『你别要存心与他一般高下,想欺负他,那我可是不依的。你也不是个胡涂人,无须我深说,自然明白。”红雯道:“太太但请放心,丫头蒙太太提拔,恩同父母。太太即不吩咐丫头,亦不敢负太太的盛意。”方夫人点首道:“若果如此,我自当另眼看待。你去睡罢,我这里不用你伺候。”红雯答应退出,回到自己房中,宽衣睡下,在被内寻思道:“太太待我原没有说的。我是自幼服侍他的人,今儿又蒙他抬举,我能不敬重他吗!况且太太本是老爷的元配浩命夫人,我怎敢比得上他。惟有沈家里,他无非早来了几年,终久是个姨娘。现今不过养了儿子,也没有别的什么希奇。可笑太太叫我凡事要敬重他,仍要叫我跟他学做人。适才太太嘱咐我,不好不应他一声,其实我心里气不过。我未曾收房,我是太太贴身』/头,他是老爷的偏房,即没有高下了。我今日也做了老爷偏房,倒比他低下了一层么?太太说他也苦劝老爷收我,这句话太太这么说罢咧,我死也不相信。非是我说句自负的话,我的容貌儿,心眼儿,那件不如仙?他靠着在太太面前百般的要好,狗颠屁股献殷懃儿讨太太的喜欢。这也不是什么难事,我也会做的。只要我肚皮仗气,--半年也养个儿子,即堵住太太的嘴了。从今日起,他不理会我,我亦不理会他。他若要压势着我,那就怪不得我了。到那个时候,纵有太太撑着他腰肋,我也不怕。我还有一句不害羞的话,讨太太喜欢都是假的,要讨老爷喜欢才有用呢!待我慢慢用着心计,将老爷笼络住了,不去招睬他,那时才知道我的手段。什么叫做笼络,我也不好说的,不过那件事儿罢了。”红雯想定了主意,方合眼睡去。一宵无话。次日,方夫人早早抽身来至套间,看着小丫头们代红雯穿戴齐全,更觉得人材比往常出众。打扮才完,早有众夫人都笑了进来。方夫人忙起身让坐,红雯也上前给众夫人请了安。洛珠先一把拉住红雯的手,上下细看了一回,笑道:“果然方太太真有眼力,能识得这个宝贝。今儿打扮起来,比那画上美人,竟不差刊么!不知老爷见着怎么疼爱,又怎么当心坎儿上的肉看待呢!”说得红雯耳红面赤,被洛珠紧紧拉住,走又走不开,惟有把头掉了过去,挣着身子要走。

婉容忙走过来,推开洛珠道:“随便什么人,你都要哕哕嗦嗦的取笑一阵,不见人家脸都臊红了。今日他又是个新娘,不比往时,可以答你一言半句。你何苦同哑巴子开心呢!”婉容说着,在头上拔下一支双凤累丝浑金打就的长钗,将来插在红雯后髻上,即笑对方夫人道:“些许小意思,绐你家红姨娘添补妆奁,却不要笑话,强如空着两手。”方夫人道:“怎么要云太太赏起对象来,可不要折坏了他。古语长者赐不敢辞,只得权领了。”即命红雯上前叩谢。随后众家夫人,皆有所赠,无非簪珥钗环之类,红雯一一谢过。方夫人便邀着众夫人,到自己房内坐着闲话。

外边厅上,王兰等人昨晚也都知道了。早起皆着了衣冠,过来向小儒道喜。王兰道:“小儒这么一件大喜事,却思量瞒住我们,是何道理?必当公议他条罚款,我方肯干休。要今日先送我三千支棒香,小为赎罪,不然我定见不依。我也没有别法,少停晚间,我高卧新房,看小儒这楚襄王,今夜那里阳台寻梦去。”说得众人皆鼓掌大笑。二郎忙走近,在王兰肩头拍了一下道:“者香要原谅人情,遥想昨夕尊夫人该有所嘱的。”

王兰亦笑道:“你别要嚷,不要你管,随他们怎么嘱咐过的,我今日都罚定小儒了。拚着他不过那句话儿,他果真割舍不要,我到可以赏收,断不至今夕使新姨失所。想我这副面目,也可配得上。小儒若换了你,我就不敢毛遂自荐了。你本有美二郎之称,我焉能及得上你。”二郎笑道:“者香又发风狂了,我好意提你,怎生歪缠到我身上来。”

此时小儒被王兰取笑得坐立不安,便深深一揖道:“万般多望者香原谅,其中我尚有曲情,改一日容为细述。没说你要三千支棒香,就是三万支,也不为多。我顷刻打发人办去,求你不要闹罢。”伯青道:“这么就是了,我们每人三千支棒香。过了今日,再罚他备酒唱戏,补请我们。”王兰听了,方没有话说,又背地叫人送信与从龙。

少停,只听得外面鸣锣喝道,家丁上厅来回道:“云大人过来了。”小儒跺足道:“又是谁送信与在田去的?这一来,都要闹的各处皆知才罢。我想没有别人,都是者香促狭鬼做的事。”王兰笑道:“人家来不来,与我什么相干?我又没有叫他去,又何以见得他是来贺喜的呢?平日在田也常来的人,不该他今日高兴,来瞧瞧你么?真正好笑,又怪起我来。我此时屈着众人情面,不同你闹,即是十分人情,你别要再引我了。”二郎笑道:“者香不要同小儒胡缠了,小儒快点接客去罢。在田倒好下轿多时”小儒无奈,只得接到阶下。早见从龙大踏步走进,见了面即笑道:“恕我来迟,勿罪,勿罪!我实在将才得信的。”便上厅与众人行了礼,坐下道:“我要怪者香,楚卿,你们是早经知道的了,怎么至今儿才给信与我,一时竟办不及贺礼,只好后补。幸而小儒这边,若是外人,岂不遭怪么!”

王兰道:“你不要乱冤屈了人,我们也是今早才得信的,亦未曾办着贺礼呢!你若要怪人,只有怪尊夫人不肯早早给你的信。”从龙道:“何以单怪内子不曾给信,我倒不明白?”王兰道:“过后你自会明白,此时却没有那么大工夫告诉你。”即将众人如何议罚小儒的话,说了一遍。从龙笑道:“我也仿你们的例,三千支捧香,改日吃酒听戏,我亦没的说了。”小儒请众人宽了大衣,即命摆上酒席入座。谈谈说说,直至下昼时分。

里面方夫人早叫人请小儒入内,说吉时已至。今日方夫人这一进屋子里,亦张灯结彩,几上点了一对百年富贵通宵绛蜡,当中设着两副大红绣金披垫座位,地上满铺猩红氆氇。方夫人也穿了公服,在堂前相待,见小儒进来,便叫双喜扶出红雯,先拜了天地祖先,然后请小儒夫妻入座受礼。小儒、方夫人各立一边,红雯向上深深四拜,他夫妻各回了半礼。又请出众位夫人拜见,众夫人再三止住,只行了一礼。方夫人又命红雯与兰姑见礼,红雯好生不悦,只得忍气拜了下去。兰姑忙顶礼相还,口内犹连称不敢。众人见礼已毕,府中男女家丁都一齐上来,分班叩见。随后众位夫人贴身的丫鬟,各奉主人之命,上来叩见。方夫人即叫红雯平拜,又吩咐众人,改日有赏。

红雯此刻分外满肚皮没好气,想道:“我如今是位姨娘了,这些丫头虽不是我家的人,受他们一礼也不为过。若说我不能受他们的礼,何以起先又叫我叩沈家里头呢?当着这么许多人,先给我个没脸。”越想越气,又不好形于颜色。惟有心内暗骂道:“你们这一干骚货,今日讨了我便宜去。改一日,都要你们加十倍的还我才罢。”

小儒见诸事已毕,仍至前厅。方夫人复叫仆妇到外边说:“新姨娘要出厅,请诸位人人的安。”王兰等人齐称不敢,立意的止住。方夫人便命摆酒,邀众夫人入座,叫红雯合席递了酒,又赏了他个座头,在末席坐着。前厅众人亦入了席,小儒主位相陪。内外直饮至二鼓以后方散。

家丁们掌着一对手灯,送小儒来至新房。红雯见了,起身接入,亲手送上茶,一旁低头侍立。双喜即退出来,自去睡了。小儒在烛光之下,细看红雯,果然姣美。此时又带着几分羞态,分外怜人。两道细细的蛾眉,一双盈盈的凤眼,眉梢眼角又略略吊起分许,竟是宜笑宜嗔,面若带红的菡萏,口如半熟的樱桃,腮边两个微涡,虽不笑而亦生情。柳腰瘦小若临风,莲瓣轻盈以贴地;纵非倾国倾城色,也算多娇多媚人。

红雯俟小儒吃了茶,接过茶锺,便伺候小儒宽了袍带睡下。自己方对镜除卸簪珥,脱去外盖大衣,换了睡鞋,同入罗帏。此夕小儒与红雯备尽绸缪,说不尽的恩爱。次日清晨起身,红雯又服侍小儒净面漱口,穿上外服。小儒见方夫人房门未开,便一径到前厅去了。红雯始唤进双喜,伺候他梳洗。方夫人房内丫头,也刀:门出来,唤取茶水。红雯即入内请问早安,又到众夫人房中去走了一趟。众夫人即过来问方夫人,怎样补请大众?方夫人笑道:“诸位太太竟着急得很,多分昨夜睡都没有睡稳,生恐我哄骗你们,过了吉期即不打算请你们了。不知我早定下主意,我想请人不过盛席唱戏,最为闹热。一则忙人,二则看惯了戏,也没甚意味。不如目下鲥鱼正在上市,昨日云人人又荐了一名厨子来,是苏州人,极善烹调。他的熏炙鲥鱼脍,尤其精美。明儿吩咐他买几尾顶大的鲥鱼,配上数样清淡的莱,将那上陈的女儿酒预备两坛,仍在留春馆内起坐。再叫两名女说书的来,对面弹唱,我们或斗牌,或着棋,各听自便,似觉清雅些儿。横竖我备着酒戏的使用,决不讨点便宜,可以多玩这么几日,你们的意见,以为何如?”

众夫人未及答言,洛珠先极口叫好道:“有趣,有趣,就这么着,淮人不依,即罚谁的东道。”众夫人听了,亦同声称善。

婉容笑道:“柔云何以见得我们不依,这般喉急,做什么?”方夫人即叫小丫头,传话厨房准备。

来日众夫人齐至留春馆中,女说书的上来请了安一旁坐着弹唱。众人各随意取乐。午饭时,摆上一大盘鲥鱼脍,果然比旧制新鲜适口。晚间直到更鼓方散,如是一连聚饮了四五日。前厅王兰等人,亦闹着小儒,补请了他们几日。每日都请了从龙过来。席间,小儒即重托从龙代兰姑请封,又交千金与从龙,作部里的料理使费。

隔了半月有余,早奉到部文,恰好这日是红雯的满月。方夫人复又摆酒,请众位夫人与各家亲友内眷。若论红雯满月,断不如此热闹。方夫人因兰姑请了诰封,乃是他平生第一件大喜事,须要热闹一场,使人众皆知。兰姑今日穿着五品命妇服式,愈显得沉静端肃,先拜了神祖,然后拜见方夫人等。方夫人即叫红雯向兰姑叩头,反是兰姑一把拉住道:“好妹妹,不要闹我了,我们本是姊妹,有何分别?”遂彼此对福了两福。众男女仆妇,亦上阶行礼,各有赏给。方夫人便吩咐人众道:“你们嗣后一体改称奶奶,有不遵我说话的,当时撵逐。再则从此府中一切大小事务,我都委了如奶奶办理。你们有什么事,只要去回奶奶就是了。若有藐视不服的,亦立刻处治。你们大众,可听清了?”众仆妇齐声答应退下。

方夫人又请了伍氏过来,一同起坐。伍氏谢了又谢道:“我女儿蒙太太高厚深恩,怎生图报?即是我夫妻,也感激不尽。”方夫人笑道:“伍老太,你别这么说。你家姑娘为人贤淑,人所共知。这几年实在又屈抑了他,不过借此聊以酬答,也不算什么。”伍氏忙道:“哎哟哟!我的老太太,你就是这句话,不独我女儿,即愚夫妻亦当受不起。”对面谦逊了一会,即邀请人众赴席。又留着众家内眷,用了晚酒,方各自回去。方夫人即将各处匙钥,以及内外应用的账目,全行检点出来交与兰姑。嗣后府中各项事务,均归兰姑一人管理。此等闲文,不须细说。单说红雯回到自己房内,直气得柳眉倒剔,杏眼圆睁,连声喀叹道:“真正我万分背晦,连鬼都不如了。好笑太太,竟抬举得沈家里甚重,叫老爷代他请封,又叫家人称呼他奶奶,若有不遵的,还要撵逐。又把府中各事,交代他扒掌。到底沈家里有什么十大功劳,还叫我叩他的头。何以又看得我甚轻呢?我这口气,使我怎生捺得下去!罢了,我若不将沈家里摆布出个样子来,除非我死了,才得罢休。”此时虽是五月天气,因节令早行,十分炎热。红雯在席上多吃了几杯闷酒,复狠狠的受了一顿气,觉得香汗直淋,一时难止。便叫双喜去提了水来,服侍他洗澡。又将竹榻安放在院落当中,打开头发,临风通头,双喜侍立一旁打扇。

小儒俟前厅散了酒,亦回后进在方夫人处,稍坐了片刻,即向红雯房内来。小儒自收了红雯,这一个月中,都在红雯处歇宿。也曾到兰姑房中去过,兰姑生来天性好静,当未收红雯以前,本应该他服侍小儒,以尽姬妾的职分。而今有了红雯,正好推托;又因现在请了封诰,复接领了方夫人向来管理府中的一切重任,倍宜端重。每次小儒要在他房内住下,兰姑必婉言回却。至于方夫人处,起初兰姑进门,方夫人即不容小儒在房里歇,日前又讨了红雯,更无须交代了。

小儒亦乐于在红雯处歇宿。红雯为人柔媚,他又居心要笼络小儒,牀第间百般恩爱,枕席上万种绸缪,把个小儒逗引得荡魄销魂,以为汉武帝之温柔乡,不过如是尔尔。大凡人生,谁不贪色欲?小儒惟有不去钻穴逾墙,若是自己妻妾,焉有不喜爱的。他又非王兰、二郎等人可比,他们是久惯风情,视为平等。小儒虽然有妻有妾,皆是名门世族之女,尽其夫妇之情而已。若红雯曲意承顺,闺房之乐,无微不至。红雯又是个解得风趣的丫头,仗着几分姿色,加倍的修饰动人,甚至眉目之中,多能顾盼通情。没说小儒身所未经,目所未睹,好似耳朵里平日都未闻人道过。今一旦领此滋味,觉天下之大,莫有过于红雯了。所以小儒竞视红雯如性命一般,恨不能终日行止坐卧,一刻不离。红雯见小儒已入迷圈,全副心肝都被他笼络得牢牢切切,不至走脱。反各事恃宠骄傲,或喜或嗔,或亲或远,好叫小儒把握不定。始则小儒不肯拂他的意见,继则又不忍违他的情性;心内有了那不肯不忍的两层念头,以至小儒每事倒将就红雯起来。小儒进了房,见红雯在院落内纳凉梳头,便挨近身坐下,笑道:“你洗过澡了么?”红雯的头发已经梳通,即叫双喜代他盘起,又舀了热水来擦洗了手。将双喜手中的扇子取过,亲自与小儒扇着道:“我洗过多时了,你可洗过没有?我叫双喜兜盆水来,服侍你洗澡罢。你如果嫌费事,即浇抹着身子也好。”小儒道:“今日天气不甚过热,不要洗罢。倒是静坐着,趁着风凉最好的。”双喜闻小儒不要洗澡,便送上两锺茶,放在竹榻旁一张小几上,即回到自己房内,关了门洗澡去。

现在虽然没有月色,恰喜回廊上挂了四盏水玻璃灯,一齐点着,照映得院落内如白昼相似。小儒见红雯头上随意盘了个松松的髻子,插着几朵素心兰花。上身穿件白蝉翼纱湖色镶云对襟汗衫,内衬火红官纱绣金抹胸,下着水绿一色宽镶暗花实底纱底衣,束着一绺鹅黄回縧,脚下穿着淡红练罗平底凤头便鞋,愈显得肌理玉映,袅娜出尘。把小儒直从心眼儿里爱将出来,笑瞇瞇的,目不转睛望着红雯好半晌。

红雯抿着嘴,笑道:“你不认识我么,好端端的,为何只管看着我?看的人怪不好意思的。”小儒笑道:“我看你,是爱你这一身打扮,再配上你这般人材,真是无处不宜,无处不好。”红雯笑着,将头扭过道:“我不信你这些假话,你别要哄我。既说我好,你看我与奶奶比较起,谁好呢?”小儒道:“你与他各有好处不同。他好在端庄,你好在流丽。”红雯点点头,又道:“我与太太比较呢?”小儒道:“那可差得多了。太太乃大家女子,专在沉静婀稚上取法,又非在美字好字上着重了。”红雯笑道:“然则太太、奶奶还是比我好了。”小儒道:“并非比你好。你们三个人,皆是一般的好处,其间各有所取,不能一律而言。说出来,你急切不得明白。”红雯道:“我怎么不明白呢?太太的好处,我也自知不及,他是世代官宦家小姐,而今又是一品诰命夫人。我原是个丫头出身,纵有万般的好处,怎生比得上太太脚跟?我不过故意问着你玩罢。若论奶奶为人,你说他好在端庄,我也相信得过的。不是我说句罪过的话,可惜被太太弄坏了他,未免美中不足。”小儒笑道:“怎么太太弄坏了他?我倒不解你这句说话。”红雯道:“说也无益,若被太太听见,还只当我妒忌他呢!”小儒道:“出自你口,入于我耳,又没第三个人听见,太太怎生晓得呢?难道我把你的话,告诉太太去么?可不是你多虑了。”红雯道:“其实告诉了你,是没用,你又做不得主。既然一定问我,告诉了你可不讷:对人讲呢!”遂挪一挪身子,挨近小儒耳畔说道:“将才太太当着众人,交代奶奶一切家务,你是亲眼见的。太太当了数十年家,上下人等毫无怨言。没说太太委系公正无私,即太太有所偏袒,这一班内外家丁也是敢怒而不敢言,此乃人之恒情。现在临到奶奶主持家务,虽有太太吩咐过了,这班人皆是口头答应,未必心里肯服。奶奶若办的好,毫无话说,如稍有偏枯不匀,你听着罢,人的嘴都要说歪了呢!并非奶奶有意做错,古语君子尚有三差,奶奶又是初次当家,遇事都有些羞手缩脚,人不原谅奶奶是无心之错,要说奶奶才得了志,即有意克削我们。又不是除了太太,就非奶奶不可。我说句自负的话,我自幼跟随太太,眼睛里见的,耳朵里听的,不比奶奶好些?每有小件事务,太太即叫我去办。譬如今儿太太把家务交给于我,我都不敢接手,何况奶奶犹不如我呢?还有一说,我在太太身边多年,人知道那些不能行的事,即不来瞎碰钉子了。现今换了奶奶,又知他是生手,好歹都要来回这么一声,看奶奶如何发落,就如考试着奶奶才情一般。奶奶来了这几年,人都称赞他贤德,待下有恩,因他不是当家人,各事都不去预闻,只有遇见疑难的事,还要原谅一句,所以人家即见得他好了。此时接了这当家差使,不要三月五月,包管他即有了怨声。饶不着太太那样圣明人,犹有背后议论。时语说得好,世上三般最难事,教书、管狱与当家。我说太太弄坏了他,并非别事,可惜他数年的美名,要因这当家上开除去了。”小儒闻说,不住的点头道:“你所虑甚是,不如待我明早同太太说声,保举你做名帮办。若遇有棘手事件,你也好暗中指使。免得奶奶做错了,被人家怨恨事小,人要说太太委人不的当呢!”红雯听了,双手齐摇道:“好祖宗,你饶了我罢。若是太太当着人众委我接手,那是没法的事。好好的委了奶奶,还没见他做错了一件半件,倘或他行过人的才情,比太太还办得并丬:有条,岂不是好!明儿你平空叫我去帮办,分明是今晚挑拨你的了,要想分奶奶的权柄。一来招奶奶妒忌,二来我何苦闲着不受用,去寻着事件操心劳神的呢!我原说告诉你不得,你一定谆谆的问我,又不好不告诉你。可是你才听了,即要生枝生叶的去闹。好祖宗,你千万不要说罢。”小儒沉吟了半晌道:“那也不难。你不过怕奶奶说,想分他权柄。我明儿着我的意思,去与太太商量,若派你帮力、更好;否则太太另委别人,同他合办,都随太太的定见。也不说你说的,可不是没有你的事了。”红雯犹自摇头道:“在我看,还是不说的为是。你若执意要与太太计较,我也不便阻拦。如今我是你家的人,也巴不得府中各事,严整的规规矩矩。难不成只顾我的私情,废府里的公事么?我是怕遭人的忌。你若要说出是我的主见,那我可要与你没开交的。”说着,听墙外早交三鼓。小儒道:“再坐片刻,即有踞水了,我们去睡罢。”红雯叫进双喜,收拾了院落内竹榻等物,回房安歇。次日清早,小儒已醒,翻身坐起,见红雯犹自脸向外沉沉的酣睡。身拥着桃红罗夹被,上身露出雪白似的两弯膀臂,一手托腮而卧,一手搭在簟上;胸前的抹胸,因夜来睡熟褪下了半边,恰好露出一对粉光玉滑,细软香温的腻乳,只好容握;如那带雨海棠,笼烟芍药。又想到红雯昨夜所说之事,四面安详周至,全没一毫为着自己私意。他的一颗心,何以这般玲珑剔透,怪不得太太喜欢,叫我收他作妾。这样人,我怎么能不疼惜。小儒痴痴的想了半会,又不忍去惊醒了他。轻轻的穿齐衣履,下牀走向窗前,隔纱见双喜业已起身,坐在门坎上,斜披着小衣,在那里缠脚。小儒不便出去,咳嗽了一声,双喜知小儒起来,忙一阵的将脚惜胡乱缠好,扣了小衫,开门出外。少顷,提了茶水进来,伺候小儒洗了面。听得那边正房门亦开,小儒便由耳门走入方夫人房内。

方夫人也在那里梳洗,见小儒进来,笑问道:“今日好早呀!”小儒道:“昨晚忽然想起一件事来,踌蹰的我半夜都没得好睡,特地过来与你商议。”便走近窗前坐下,将兰姑初次不谙当家,恐被人议论的话,说了一遍,只没有说出是红雯的意见。

方夫人点头道:“你竟虑得周到,我倒一时失于检点。昨日才将家事交代兰姑,何能今日即另行换人?而且也没有别人可以配得上,替我的手。有了,我想红雯跟我多年,各事还懂得几分,不如叫他帮着兰姑,一举两便。你道可好不好?”小僧闻得方夫人派红雯帮理,正中心怀,暗暗欢喜,便道:“我也这么想,除了红雯,竟无别的人好帮他呢。”方夫人即叫丫头出去,叫总管梁明进来,我有话吩咐他。

原来这梁明,亦是小儒家乡带出来的人,今年有五十多岁,为人老成朴实,作事可靠。小儒本使他在浙江照应田地,因双福随了宝焜前往江西,即叫梁明到南京,派他为外总管,督率一班执外事的家丁。梁明上来,见小儒、方夫人请安,垂手站立一旁。方夫人道:“昨日已吩咐过你们,以后府中各事,均去回明奶奶办理。设或奶奶有别的事绊住了,你们又要回话,又不能缓的事,岂不耽误了么,?现在叫新姨娘帮着奶奶,你们有事或去回明奶奶,或回明新姨娘,似觉顺便。一切专主,仍是奶奶。你下去,可知照他们一声。”梁明答应退出。

小儒即起身来至兰姑房内,说明方夫人派了红雯帮理家务等事。兰姑正在筹划着,自己是生手,怕的做错了,被家丁们笑话。今闻方夫人派红雯帮他,反欢喜异常。兰姑那里晓得是红雯暗中的指使,便道:“真正太太体谅我到万分。我正愁这重担子挑不起,难得有妹妹替我分担了去;好得很,妹妹又是熟手,更外合宜。我昨日就想同太太说,怕太太说才抬举我,即偷起懒来。却好太太派了妹妹帮我,我真要轻松了一半身子。”小儒见兰姑信以为真,毫不生疑,也笑了笑,便向前厅去了。

梁明到了门房,聚齐众家丁,嘱咐他们适才方夫人所说的话。内中有个家丁道:“梁伯伯,如今府中的事难办了。昨日太太委了奶奶接管,我们倒喜欢的。奶奶待人甚好,又能体恤下情。今日忽然又派了新姨娘帮理,我们到底回那一头话是好?平时太太当家,他即做副手,不知太太好招架,反是他难招架,各种挑剔搜寻,又会多心。我们一有了事,或失错去回了太太,不先到他面前挂号,他就撩拨得六国不安。偏生太太那般圣明,要信他的话。现在奶奶又比太太矮下一层,明说是他帮理,其实即是他独办了。奶奶本来忠厚,还肯占他面子去么?太太又吩咐仍归奶奶专主,我们究竟先回奶奶去,还是先回他去呢,不是难住我们了么?”众家丁正在议论,又闻内里传话,奶奶叫梁明上去呢!梁明应声即往后进来,不知兰姑唤梁明有何话说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