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回 贝州城王则起事 金銮殿国丈奏君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金台全传    

作者: 《金台全传》不题撰人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第五十四回 贝州城王则起事

讲到王则回转贝州,杨豹说:“本官传唤多次,必须去见。”王则道:“不妨,本官要我明日,我去见他便了。”正在说话,有生人来了。三人多不开口。酒罢,马荣会钞,两路分开。杨豹来见金母,说明王则已来,金母道:“回来了么?这也谢天谢地,但不知那里去了?直到今日回来。”杨豹不好明说,指东讲西,说了几句。金母信他是真话。岂知口是心非。列位,那个杨豹为何不说真话呢?只因说了一句真话,句句多要说起真话来了。若还说了王则要夺天下,尤恐金大娘不信其言,不肯到紫阳庄去,故而鬼话连篇,骗着金母说道:“目今奉旨捉二哥,各处稽查比从前利害得多呢,谨防还要拿家口,须要当心。”金母道:“啊呀,万一拿起家口来,如何处置?”杨豹道:“因此我与王则商量,他有一个亲戚住在紫阳庄上,那边房屋甚多,他的母亲也要去的。不若相同到紫阳庄去,人不知鬼不觉,安安稳稳的度日。”大凡妇人家的胆气甚小,耳根最软。金母听了杨豹说话,只道果然要来捉家属了,吃惊非小,好生慌张。恨不得立时就到紫阳庄去。便道:“只要避得灾殃,做娘的情愿吃苦些的。”杨豹一想,上当的了。便叫声:“干娘,这个所在极可住得,与姐姐、嫂嫂把这些零星物件收拾收拾,明日一早动身。有人问起,只说小华山进香便了。”大娘听说,一口应承,与着姑嫂两人说明,把些零星对象连夜收拾,只等天明动身。苏云说:“我是不到紫阳庄去,回归故里。”小妹要留,总留不住,真正难舍难分。那时金大娘只得取银十两送与苏云,聊申路费。这一夜,父女双双说不尽分离说话。纸短情长,一言难尽。次日黎明时分,杨豹同了王则的母亲,坐船而到。马荣同了金大娘、苏小妹、徐大娘母子拿了几个包裹,一同下船。苏云送到船边,分手而回,并不耽搁,也就动身回转家乡不表。

且说舟船径到紫阳庄,圣姑姑母女已先知道,带了梅香迎接,到堂前见礼。众人道姓通名,吃茶已过,圣姑姑说出真情,金大娘母女婆媳将信将疑,又惊又喜。事到其间,只得住下。又留住了马荣、杨豹二人。圣姑姑差五鬼分头去搬酒肴来款待。言长说短,甚是情深。圣姑姑便打发蛋僧前往,至州衙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,不可有误。蛋僧答应,腾云而去。

此话书中暂且慢表。先说王则竟把妖言认了真,一心要夺江山,不知夺得成呢夺不成?先把娘亲安顿好了,吃了早饭,到衙门中去。朋友面前不敢说起,无人知道这桩事情。午牌时候,本官升坐传杨豹。那晓得杨豹今朝也不见。知州大怒:“怎么本州岛着他锁捉王则,连次违限,今日连这狗才多不见了?这还了得!”伙役道:“启爷,王则已到。”官道:“如今何在?”答道:“现在外边。”官道:“唤他进来。”那人答应一声。不多一回,王则已到。官道:“啊,王则,你这狗才,可知罪么?”王则道:“何罪之有?你且说来。”官道:“既为衙役,应在衙门中奉公守法,为什么一月不见?连唤连传不到,究竟作何勾当?分明说来。”王则听说,笑道:“难道为人没有事情的么?休想你要传俺,俺来传你罢。”官道:“唗,大胆的狗才!”王则道:“多大的?”知州官道:“敢是你痴了么?”便拍案吩咐捆打。王则骂声不绝。知州益发怒起来了,便道:“反了,反了!衙役骂官,该当何罪?”吩咐取头号板子,把这狗才活活打死。两旁衙役答应一声。大家心中思想,他总是本官,怎么骂起他来。敢是当真痴了么?欲要代求,又不敢求。本官大怒如雷,吩咐快打。两旁无奈,把王则拖下去。忽然来了一个酒肉和尚,说道:“阿弥陀佛!真命帝王打不得的,打了主公,大家该死了啊。”衙役道:“呔,你这和尚那里来的?”答道:“紫阳庄上国太娘娘差来救驾的。”蛋子头和尚说了这几句,唬得两旁衙役魂不附体,目定口呆。知州老爷又惊又恼,高声喝道:“何处妖僧?讲这些妖言妄语!左右把他拿下了!”两旁便吆喝上前拿捉。蛋子头和尚连叫几声:“拿不得。”念动真言,顷刻狂风卷土,地暗天昏,碎砖石片自空而来。约有一个时辰方才安静。差役人人抖倒,唬得来骨酥肉麻。王则、蛋僧已多不见。知州跌倒,差役连忙扶起来。一顶乌纱歪戴的了,袍上多是污泥,鼻头是黑的了,胡髯倒卷,真正好看。胸前不住的喘,说道:“啊唷唷,唬,唬,唬死我也。”差役道:“老爷,一个黄脸和尚,连那王则一同不见了。”官道:“一同不见了?”差役道:“一个都不见了。”官道:“呵呵呵,可恼啊可恼!方才这狗和尚说,怎么王则应该做帝?国太差他来救驾的,兴妖作法的闹堂。”

且说那圣姑姑、左跷、张鸾等做这巢窝在紫阳庄上,煽惑村夫从逆。知州想调兵剿灭紫阳庄,差役道:“啊,老爷,只是妖法利害,剿灭不去。”官道:“那有剿灭不去之理?”便吩咐该房整备文书,申详上宪。一面请营员多调人马征伐紫阳庄,拿捉妖人,免留后患,一面先拿王则家口并同杨豹,收监定夺。这个知州是个新官,到任以来只得三月,故而家眷尚未到衙,只有一个亲随在此。且说该房书办备了文书,移营调兵,一面申详上宪。这些衙役们等,人人评论、个个谈论:怪道一个月不见了王则,原来他在紫阳庄上安排作皇帝,这也真正痴了。皇帝总要洪福齐天方可作得,那贝州衙门一个马快头儿,如何好做皇帝呢?一个道:“勿差,马快头儿做了皇帝,刑房书办叫他做什么呢?”一个道:“阿哥,勿是这讲的。有所说的,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,我看王大哥目下容颜勿比前番,紫气腾腾,颇觉光辉。莫不是命中该有皇帝福分?况他本姓是王,救驾和尚又是黄面皮,岂不有皇帝身分么?”一个道:“兄弟啊,如若王大哥当真得了宋朝天下,我同你都是大来收不小的了。你为御弟,我做王兄,公卿不做,公侯定封,当朝宰相,行同坐同,八抬八绰,真好威风。哈哈哈,威风得势,”闲话休讲,再表满城百姓闹闹嚷嚷,人人说王则造反。两两三三,唧唧哝哝,说道:“方才一阵乌风起处,唬得我冷汗浑身,毛骨悚然。天暗地昏,真真诧异。何以和尚如此利害那?”去拿王则家口、杨豹的两名衙役回来,回官道:“启上老爷,小人们奉命捉拿杨豹,怎奈影迹无踪,不知去向。又到王则家里,大门紧闭。”官道:“他的母亲在也不在?”答道:“小人们查问,邻居说,往小华山进香去了。特来禀复老爷。”官道:“那里什么小华山进香,明明王则谋反,尤恐事未成而先害他娘,故而暗把娘亲安顿他方,必然也在紫阳庄上。啊,王则,但你一介小民,妄思大念,可不痴么!必然有日拿到你,可知罪逆如山,三代祖坟多要不保,而且九族难饶,自身免不得凌迟之罪。”好一个能干之人,可惜被妖精迷害了,不是人来寻你气,逆风点烛自烧身。再讲那蛋子头和尚法力真高,那王则被他吸到紫阳庄上,小狐妖与老狐妖自是喜欢。杨豹、张鸾、左跷参见主公已毕,蛋子头和尚也弯着腰。那时王则便问:“我的母亲并金台的家口怎么样了?”马荣、杨豹说:“多已接到这里了。”王则便问及那圣姑姑:“今日州官要打吾,乃是蛋子来作法,将吾摄到紫阳庄,他那里谅情必有兵来捉我,这里退兵之计如何呢?”圣姑姑听说,摇摇手道:“贝州人马不奇,他若来时我自会退。退兵之后,必须杨豹出力得这贝州。城内女儿助你,外边有我安排。到中秋吉日兴兵,国号取『庆和』二字。等金山五百英雄到来,杀上东京便了。”王则听说,含笑不说,想道:“我在贝州做个马快,无非捕盗捉贼,何曾想为天子?这是命中该做山河之主,故而遇着圣姑姑母女二人,蛋僧、左跷、张鸾等扶助,金山还有英雄将士,更有那贤弟金台大丈夫,正是外有帮而内有助。”王则想到其间,春风满面,笑个不住,圣姑姑着五鬼去搬肴运菜,佳肴美酒堂前摆好,大家共吃。晚间,王则与永儿同睡,几次鸾交欢乐。

再说那贝州营副将叫刘和,接着文书大骇,便传齐武弁,吩咐连夜调齐兵马,明盔亮甲,甚是巍峨。列位,虽说道连夜点兵,怎奈这些兵丁久不操练,只因盛世太平,所以多是分散的。此时调起兵来,不是一刻功夫。贝州城中总共足有三千八百个兵丁,齐集起来已是四更时分。到得紫阳庄天已大明了。只见庄门紧闭,周围如同铁桶,便同声喊拿王则。只听得里边一声大喝,一个黑面将军杀出来了。也不坐马,大步洒开,手执钢刀,军器兵马多是妖狐指使来的。大喝一声,放马出来。讲那杨豹,初集书中说他是个猎户出身,他的力气很大,这几个兵丁不在他心上。提了钢刀,不管三七二十一,夹七夹八的乱砍。这些兵丁那里招架得住?逃得快的就是造化,逃得不快就是倒灶,被杨豹杀了一百余人。刘老爷翻下马来,马荣赶上捉到里边去了。其余几个武官多说:“不好,不好,大家走罢。”一齐去了。杨豹见了,笑道:“原来是一班没用的狗忘八,吃饭袋儿,中什么用!俺也没有刀来杀死你们。”就将尸首尽行埋了,这些军器马匹收拾进来。王则大喜,就把头功记了杨豹。吩咐把擒来的将绑过来,下人答应一声,带上来了。王则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做什么官?那个叫你来的?明白讲来。”刘爷满面无光,硬了头皮说道:“我叫刘和,知州请我来的。”王则道:“啊,刘和,孤家因嘉□任用奸邪,故今自立为王,要夺取江山。你今若肯投顺孤家,日后得了天下,封你一个大大的官儿;你今若不投降,残生不保。”此刻刘爷无可奈何,连声说道:“情愿投降。”王则道:“既愿投降,免你一死。放了绑,仍为本职。”着杨豹同他前往贝州城安抚百姓,勿伤一草一木,中秋佳节迎接孤家入城便了。刘爷只得答应,愿与杨豹上马同行,手内各拿大刀,离庄竟去安抚贝州。百姓仍然开店,那知州早已闻信,尤恐残生不保,除了纱帽,脱了蓝袍,收拾了几百两金银逃走。先到上司衙门中去禀明缘故,把印交卸上司。各官闻了这个消息,唬得心惊胆战。一面拜本申奏朝廷,一面调兵征剿。慢来,先讲刘老爷与着杨豹二人,把那仓库钱粮细查清楚。刘爷传谕武官兵目尽行看管,把那知州衙门收拾收拾,挂灯结彩,八月十五日吉时,请王则坐朝,自立国号为庆和元年。着令马荣、杨豹唤泥工在于城内加筑一城,外城门团团紧闭,城头上派兵防守攻城之患,高高扯起“庆和王”招军的旗号,贝州百姓尽为王则之民。一面打造军器,为交兵相杀之用。胡永儿随了王则封做正宫王后,正应了“胡家女儿王家后”这句说话了。又把杨豹封为前部先锋,马荣封为副先锋,有功之日再行升赏。书中慢说庆和王事,且表湖广河南各方尽知王则要谋天下,已先占了贝州城了,满城百姓尽行投降。文官个个心中着急,武将人人多是着慌。只得点兵征剿。幸喜得前部先锋杨豹利害得紧,更兼那胡永儿法力难当,保守坚牢,张鸾同左跷、蛋子头和尚、圣姑姑守着紫阳庄,杀败各路官兵,反失了城池几座,百姓投降。嘉□忙降旨:着令庞洪与文武大臣,商议如何设法征伐,如何平定紫阳庄。庞国丈与各大人一无计谋,尽说:“若是平战呢,只要将勇兵强可能征伐。怎奈妖法利害,必须有法之人平阳才好。此时只好行知各地方保守城池,一面广张王榜,召取有法之人前去破法,平定紫阳庄,庶使国家无患。”庞洪只得奏明朝廷,嘉□准奏,国丈连忙颁旨,大张王榜,召取有法之人。各处城池坚守,如其兵少,速速添兵。未知王则成功与否,要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