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回 粉金刚打满春园 赛元坛救祁子富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粉妆楼    

作者: 《粉妆楼》竹溪山人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第六回 粉金刚打满春园 赛元坛

话说打手打了祁子富,锦上天踢倒了张二娘,沈廷芳抢走了祁巧云,往后就跑。不防那边留春阁上怒了三位英雄。当先是玉面虎罗焜跳下亭子来,见沈廷芳拖住了祁巧云往后面走,罗焜想到擒贼擒王,喝一声抢上一步,一把抓住沈廷芳的腰带,喝道:“往那里走,说明白了再去!”沈廷芳回头见是罗焜,吃了一惊,道:“罗二哥不要为了别人的事伤了你我们情分。”罗焜道:“你好好的把他放下来,说明白了情理,便不管你的闲事。”众打手见公子被罗焜抓在手中,一齐来救时,被罗焜大喝一声,就在阶沿下拔起一条玉石栏杆,约有三四百斤重,顺手一扫,祇听得乒乒乓乓踢踢踏踏,那二三十个打手手中的棍那里架得住,连人带棍一齐跌倒了。

这里胡奎同罗灿大喝一声,抡起双拳,分开众人,救起张二娘同祁子富。沈廷芳见势头不好,又被罗焜抓住在手,不得脱身,祇得放了祁巧云,脱了身去了,把个锦上天祇吓得无处逃脱,同沈廷芳闪在太湖石背后去了。罗焜见救了祁巧云道:“待俺问明白了,回来再理会!”说罢去了祁子富道:“你等三人都到面前来问话。”当下祁子富跟到留春阁上。祁子富双膝跪下,哭道:“要求三位老爷救我一命。”罗灿道:“祁老儿,你且休要啼哭,把你的根由细细说来,自然救你。”祁子富遂将他的父亲如何做官,如何亏欠钱粮,如何被沈谦拿问,如何死在监中,如何长安落脚,哭诉了一遍,又道:“他是我杀父之雠,我怎肯与他做亲,谁想他看上小女有些姿色,就来说亲。三位英雄在上,小老儿虽是贫民,也知三分义礼,婚姻大事各有家户,那有在半路上说媒之理,被我抢白了几句,谁料他心怀不良,就叫人来打抢,若不是遇见了三位恩人,岂不死在他手?”说罢,哭倒在地。三位英雄听了,祇气得两眼生出火来,大叫一声道:“反了,反了!有俺三人在此,救你出去就是了!”当下三人一齐跳下亭子来,高声大骂道:“沈廷芳,你这个大胆的忘八羔子,你快出来叩头陪礼,好好送这三人出去,我便佛眼相看。你若敢半字不肯,我就先打死你这个小畜生,然后同你的老子去见圣上!”

不表三位英雄动怒。且言那沈廷芳同那锦上天躲在湖山石背后商议道:“这一场好事,偏偏撞着这三个瘟对头打脱了,怎生是好!”锦上天道:“大爷说那里话,难道就口的馒头,被人夺了去了,难道就罢了么?自古道一不做,二不休。他三人虽是英雄,到底寡不敌众。大爷再叫些得力好手,前来连他三人一同打倒,看他们能如何。”沈廷芳道:“别人都好说话,唯有这罗家不是好惹的,打出祸来,如何是好?”锦天上道:“大爷放心,好在罗增又不在家里,就是打坏了他公子,有谁敢太师爷作对?”这一句话提醒了沈廷芳,忙叫家人回去,再点二百名打手前来。家人领命飞走去了。且言沈廷芳听得罗焜在外叫骂,心中大怒,跳出亭子来大喝:“罗焜,你欺人太甚!我同别人淘气,与你何干,难道我怕你不成?你我都是公侯子弟,就是要见圣上,也对得你起。不要撒野,看你怎生飞出园去?”喝令左右:“将前后门封锁起来,打这三个无礼畜生!”一声吩咐,众人早将前后八九道门都封锁了。那三十多名打手,并十数名家将,仗着人多,一齐动手,举棍就打。

罗灿见势头不好,晓得得得开交,便叫胡奎道:“大哥,你看住了亭子,保定了那祁家三口,祇俺兄弟动手收拾这班畜生。”遂提起那玉石栏杆,前来招架,罗焜也抢下一根棍棒,即便相迎,打在一处。沈廷芳祇要拿祁巧云,正要往留春阁去,无奈被胡奎在亭子上保定了祁家三口,众打手那里能够近身。那罗灿威风凛凛,好似登山的猛虎,这罗焜杀气腾腾,犹如出海的蛟龙。就把那三五十个打手,祇打得胆落魂飞,难以抵敌,怎见得一场好打:豪杰施威,英雄发怒。豪杰施威,惯救人间危难;英雄发怒,常报世上不平。一个舞动玉石栏杆,千军难敌;一个抡起齐眉铁棍,万马难追。一个双拳起处,挡住了要路咽喉;一个两脚如飞,抵住了伤心要害,一个拳打南山猛虎,虎也难逃;一个脚踢北海蛟龙,龙也难脱,祇见尘云冉冉迷花坞,土雨纷纷映画楼。
话说二位公子同沈府的家丁这一场恶打,可怜把那些碗盏、盘碟、条台、桌椅、古董、玩器,都打得粉碎,连那些奇花异草都打倒了一半,那开店的祇得暗暗叫苦:“完了,完了,先前还说指望寻几百两银子,谁知倒弄得家产尽绝,都打坏了!”不知如何是好,却又无法可施,祇得护定了银柜。

且说罗焜三人大施猛勇,不一时,把那三四十多个打手、十数名家将,二三十个店内的伙计,都打得头青眼肿,各顾性命,四下分散奔逃。沈庭芳见势头不好,就同锦上天往后就跑,罗焜打动了性,还望四下里赶着打。胡奎见得了胜叫道:“兄弟暂且住手,咱们出去罢!”罗焜方纔住手,扶了祁子富三人下了留春阁,胡奎当先开路,便来夺门。纔打开一重门,早听得一片声喊,前前后后拥进了有二百多人,一个个腰带枪刀,手提棍棒,四面围来,拦住了去路,大喝道:“留下人来!往那里去!”原来,沈府里又调了二百多打手前来接应,恰巧撞个满怀,交手便打,沈廷芳见救兵到了,赶出来喝道:“都与我拿下,重重有赏!”三位英雄,见来得凶猛,一齐动手,不防那锦上天趁人闹里,一把抓住了祁巧云,往后就走。张二娘大叫道:“不好了,抢了人走了!”

要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