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六回 老巡按中途迟令箭 小孟尝半路赠行装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粉妆楼    

作者: 《粉妆楼》竹溪山人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第五十六回 老巡按中途迟令箭 

话说卢宣纔出辕门,正遇着沈廷华回来了。卢宣惟恐纠缠,忙忙躲开,沈廷华也不介意,就进去了。卢宣出了辕门,也没有撞见那个旗牌。暗暗欢喜,走出城来,打发那个背药的回去,他自提了药包,连夜上了江船,望仪征进发,不表。且言沈廷华回到府中已日暮,夫人备了家宴伺候,就将公子得了哑疾,遇见仪征的卢道士画符医好了的话,说了一遍,沈廷华道:“有这等事!这道士今在何处?快快叫来我看看。”夫人回道:“赏了他一百两银子,告辞去了。”沈廷华道:“可惜,可惜。”当下一宿晚景已过。次日又是本城将军的生日,前去拜寿,留住玩了一日,到第三日方纔料理公务,这连日各处的文书聚多,料理一日,到晚纔看这仪征县的公文。沈廷华大惊道:“既是拿住了反叛,须要速速施行,方无他变。”忙取一面火牌,即刻差召中军:“速到仪征县提反叛罗灿到辕门候审,火速,火速!”中军得令去了,不表。且言毛头星卢虎得了令箭,飞星赶到仪征,连夜会了戴仁、戴义,兄弟三个一齐来到齐府,说了备细。齐纨听了大喜,忙取出行头与三人装扮,备了三骑马与他三人骑了,又点了八名家人扮做手下,一齐奔到县前,已是黄昏时分。那仪征县正在晚堂审事,卢虎一马闯进仪门,手执令箭,拿出那纸假谕帖,大叫道:“仪征县听着!总督老爷有令箭,即将反叛罗灿,大盗金辉、杨春,提到辕门听审。”知县听了,连忙收了令箭谕帖,亲到监中提出三位英雄交与卢虎,封了程仪,叫了江船,送他出去,然后回衙。

且言罗灿见差官是卢虎,心中早已分明。行到新城,卢虎喝令船家住了,吩咐道:“船上行得甚慢,咱们起岸走吧。”船家大喜,送众人上岸,自己开船去了。这卢虎和众人走到了通真观,会见了金员外、胡奶奶等,说了详细。众人大喜,忙替三位英雄打开了刑具。杨春、金辉谢了卢虎等众人,又谢了罗灿,说道:“多蒙公子救了糕店之女,反吃了这场苦;不是卢师父定计相救,怎生是好。”当下金员外治酒在观中款待。正饮酒之间,罗灿说道:“多蒙诸位救了在下,但恐明日事犯,如何是好?此地是安身不得的,不若依俺的愚见,一同上鸡爪山去,不知诸公意下如何?”众人听了,一齐应道:“愿随鞭镫。”罗灿见众人依允,十分欢喜。齐纨道:“祇是一件,此去路上盘诘甚多,倘若露出风声,似为不便,须要扮为客人前去,方保无事。山东路上,一路的关隘、守汛的官儿,都与小弟相好,皆是小弟昔日为商恩结下来的。待小弟回去取些行路的行头、府号的灯笼,前去纔好。”众人大喜道:“全仗大力。”卢虎道:“还有一件,小弟也要回去送信,相约家兄收拾了,都到钞关上相等便了。”当下商议定了。

次日众人起身,忽见赛果老卢宣回观来了,见了众人,众人大喜,拜谢在地。卢宣扶起罗灿,罗灿把投鸡爪山的话说了一遍。卢宣道:“好,齐施主也不可在家住了。明日追问罗公子的根由,若晓得在你家住的,你有口难辩,那时反受其祸;不若快去收拾,也上鸡爪山为妙。”众人说道:“言之有理。”齐纨想到利害,祇得依允,说道:“多蒙师父指教,小弟即刻回去收拾便了。”卢宣道:“事不宜迟,作速要紧。”齐纨回去,不表。卢宣又令金员外回去收拾家眷,都在半路相会,又令卢虎回扬州约卢龙去了。且言齐纨回到家中,瞒定家人,将一切帐目都交总管收了。祇说出门为客,带了五千两金子、四箱衣服,又带了数名家人,都扮做客商,推了二十辆车子,备了十数匹牲口,暗暗流泪,离了家门,同兄弟齐绮来到通真观,会了众人,将行李都装在车子上,请胡奶奶同娈姑上车,卢宣、罗灿、戴仁、戴义、齐氏兄弟都骑了马,赶到朴树湾,早有金员外的家眷,行李也装上车子,在半路相等。众人相见,合在一处,连夜赶到扬州钞关门外,奔到卢龙家内,卢龙治酒款待,歇息了一宵。次日五更,大家起身,周美容收拾早膳,众英雄饱餐一顿。手下的备好车仗马匹,装上了行李等件,挂了齐府的灯笼,将家眷上了车子。金员外押着在前行,后面是卢宣、罗灿、卢龙、卢虎、戴仁、戴义、齐纨、齐欹、金辉、杨春十位英雄上了马,头戴烟毡大帽,身穿元色夹袄,身带弓箭短刀,扮做标客的模样。撞州冲府,祇奔山东大路,投鸡爪山去了,不表。

且言那名中军,奉总督之令到了仪征县前,厅事吏目忙报知县,知县随即升堂迎接。中军拿出火牌令箭,向知县说道:“奉大人之令,着贵县同王参将将反叛罗灿解到辕门听审,火速,火速!”知县大惊,说道:“差官莫非错了?三日之前已有令箭将罗灿、金辉、杨春一同提去了,为何今日又来要人?”差官道:“贵县说那里话!昨日大人方纔回府,一见了申详的文书,即令卑职前来提人,怎么说三日前已提了人去?三日前大人还在镇江,是谁来要人的?”知县闻言,吓得面如土色,忙忙入内拿了那枝令箭谕帖出来,向差官说道:“这不是大人的令箭?卑职怎敢胡行。”差官见了令箭,说道:“既是如此,同俺去见大人便了。”仪征县无奈,祇得带印绶并原来的令箭谕帖,收拾行李,叫了江船,同那四名官差上船动身。官船开到江心,忽见天上起了一朵乌云,霎时间天昏地暗,起了风暴,吓得船家忙忙抛锚扣缆,泊住了船。那风整整刮了一日一夜,方纔息了,次日午中开船,赶到金陵早已夜暮了。又耽搁两天,共是五天,众英雄早已到淮安地界了。

且言那仪征县到了南京,住了一宿,次日五更即同差官到了辕门投手本。沈廷华立刻传见,知县同差官来到后厅。参见已毕,差官缴过火牌令箭,站在一旁。沈廷华便问:“原犯何在?”知县见问,忙向身边抽出令箭谕帖,双手呈上说道:“五日之前,已是大人将反叛、大盗一齐提将来了,怎么又问卑职要人?求大人验看令箭谕帖。”沈廷华吃了一惊道:“有这等事?”细看令箭,丝毫不差,再看谕帖,却不是府中众师爷的笔迹。忙令内使进内查令箭时,是恰恰的少了一枝。再问:“我这军机房有谁人来的?”内使回道:“就是通真观的道士同公子在内书房住了一夜,厨柜也是封锁了,并无外人来到。”沈廷华心内明白,忙向仪征县说道:“这是本院自不小心,被奸细盗去了令箭。烦贵县回去即将通真观道士并金辉、杨春两家家眷解来听审,火速,火速!”知县领命,随即告退,出了辕门,下了江船,连夜回仪征县。到了衙中,即发三根金头签子,点了二十名健将,分头去拿通真观道士并金、杨二家的家眷到衙听审。捕快领了票子去了,一刻都来回话,说道:“六日之前,他们都连家眷都搬去了,如今祇剩了两座房子,通真观的道主也去了。”知县听见此言,吃惊不小。随即做成文书,到金陵申报总督,一面又差人访问罗灿到仪征来时落在那家。差人访了两日,有坊保前来密报道:“小人那日曾见罗灿在资福寺旁边齐家出去的。”知县暗暗想道:“齐纨乃是知法的君子,盖城的富户乡绅,怎敢做此犯法的事?”又问坊保:“你看得真是不真?”坊保回道:“小人亲眼所见,怎敢扯谎?”知县道:“既是如此,待本县亲自去问便了。”随即升堂、点了四十名捕快,骑了快马,打道开路,尽奔齐家而来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