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五回 柏文连欣逢众爵主 李逢春暗救各公爷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粉妆楼    

作者: 《粉妆楼》竹溪山人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第六十五回 柏文连欣逢众爵主 

话说柏玉霜小姐听得柏爷要与沈贼面圣,忙说道:“不可,目下沈贼专权,就是朝廷的旨,也要沈贼依允纔行。爹爹即使启奏,也是枉然;倘若恼了奸贼,反送了性命。若依孩儿的愚见,收拾回家,免得在是非场中淘气。”柏爷叹了口气道:“祇是这场屈气如何咽得下去?”小姐道:“如今的时世,是忍耐为上。”柏爷无奈,祇得吩咐:“收拾行李,明日动身。”那些家人妇女闻言,收拾了一夜。

次日五鼓,柏爷起身,将一切钱粮、号簿、诂封挂在大堂梁上,摆了香案,望北谢了圣恩,悄悄地出了衙门。将行李装上车子,令家人同小姐先行,自己押后,往淮安进发。一路上并不惊动一个地方官府,祇是看山玩水,慢慢而行。那京城中百姓过了一日,知道这个消息,人人叹息,祇有沈太师的一班奸贼,却人人得意,次日沈谦入朝见了天子,将削去柏文连的官职奏了一遍,夭子默然不悦,口中虽不明言,心中甚是不快,暗道:“这予夺权柄都被他自专,而不由朕作主,将来怎生是好?”这且按下不表。

柏文连出了长安,行了半个多月,那日到了山东兖州府的地界,家人禀道:“离此不远,就是鸡爪山的地界,山上十分利害,请老爷小路走罢。”柏爷道:“不妨。我正要去看看山寨,你等放心前去。”众家人祇得向大路进发,行了数里,远远看那鸡爪山的形势,但见青峰拔地,翠幛冲天,四面八方,约有五六十个山头簇拥在一处,一带涧河环绕,千条瀑布悬挂,十分雄壮。柏爷暗暗点头道:“果然好一个去处!怪不得米良、王顺败兵于此。”近前再看时,祇见山里杀气冲天,风云变色,松林内飘出两杆杏黄旗,上有斗大的金字,写的是:“为国除奸,替天行道”。柏爷连连嗟叹。猛听得空中一声炮响,山顶上五色旗招展,呼哨一声,四面八方都是人马冲下山来,将柏爷的一行人马围在当中。且有一员老将,白马红袍,冲到柏爷马前,将手一拱道:“老妹丈认得我么。”柏爷见山上兵来,吃了一惊,正要迎敌,忽见有人称他“妹丈”,抬头一看,却是李全,因喽兵探得柏爷过此,军师谢元特请他来迎接。当下柏爷见了李全大惊道:“老舅兄来此何干,莫非是要买路钱么?”李爷道:“特来请妹丈上山,少叙片时。”柏爷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祇得同李爷并马而行。

到半山路口,旌幡招展,一派鼓乐之声。有裴天雄带领着众英雄、各家的公子,个个都是锦衣丝袄,白马朱缨,大开寨门,迎下山来。众英雄见柏爷马到,一齐下马,邀请柏爷进入寨门。随后祁巧云、秋红,众家小姐令喽兵打了两乘大轿,前来迎接小姐与张二娘进寨。来到后堂,先见了李太太、裴夫人,后来拜了罗太太、程玉梅,祁巧云、孙翠娥、胡娈姑等。众人一齐见了礼,裴夫人吩咐家人设宴款待。正是:

  一群仙女归巫峡,满殿嫦娥赴站台。

按下后寨之言。且说柏文连、祁子富到了聚义厅,同李全、卢宣、金员外行了礼,然后与裴天雄并各位英雄见礼已毕,纔是罗灿、罗焜、李定、秦环四位公子前来拜见。柏爷看那一众英雄,人人勇猛,个个刚强,暗暗称赞。正是:

  一群虎豹存山岭,十万貔貅聚绿林。

裴天雄吩咐摆宴,序次而坐。饮酒之时,柏爷向李爷称谢道:“多蒙老舅兄收留小女,反带累了尊府受惊。”李爷道:“皆因小儿被米贼所害,若不是赵胜、洪惠相救,裴大王相留,早已做了刀头之鬼了。”裴天雄说道:“皆众英雄之力。”罗灿性躁,说道:“舍弟多蒙令侄侯登照应了!”这一句话祇说得柏爷满面通红,说道:“都是那侯氏不贤,险些伤了老夫的女儿性命,我今番回去,定拿侯登正法,岂可轻放!”当下,柏爷酒席终了就要起身告退,裴天雄等一齐道:“既来之,则安之,不弃荒山,就请大人在此驻马,明日同去整治朝纲,同去除佞,伸冤报雠,向边关救回罗爷还朝,有何不可。”柏爷闻言,忙忙回道:“老大年迈,不能有为了,这些事祇好众位英雄勇往向前去罢。”裴天雄道:“既是大人不肯出去交锋,请坐镇山寨,待小侄等出去征诗便了。”柏爷执意要行。谢元道:“既如此,祇留大人少住一两日便了。”柏爷道:“这可以从命。”按下柏爷被众人留住在山寨。且言那京城中被人劫了法场,又坏了一位都堂巡抚,天下都有报章,人人传说。那日传到淮安知府,侯登知道消息,吃了一惊,说道:“不好了!柏都堂是我的姑丈,他坏了,不久一定回来,这番定不饶了我。自古道:‘打人先下手。’倒要防备要紧。”猛然想道:“三十六着,走为上着。祇因本家又穷,往那里去安身纔好?”想了一会道:“有了,有了,昔日米将军在淮安府饮酒,我同他有半面之识,不如多带些金银前去投奔他,求他在沈府中大小讨个前程,就不怕他了。”主意已定,到晚上偷开库房,盗了三千两金子,打在箱内。次日推说下乡收租,叫家人挑了行李,雇了船只,连夜到了镇江。寻了门路,先会了米中砂,然后见了米良,呈上一千两金子。米良大喜,收了金子,随即修书一封。令侄儿米中砂同他一路进京,说道:“你二人会见太师,细说贼兵虚实,呈上捐官的银子,自然大小有个官做。”二人大喜,一齐动身进京。

不分日夜、赶到长安,来到相府,先见了锦上天,锦上天替他二人呈上了来书,见了太师,太师就问侯登道:“你既是柏文连的内侄,你可将他的情由说与老夫知道。”侯登见问,就将柏文连同罗焜结亲,与鸡爪山来往的情由,细细说了一遍。沈谦吃一惊,说道:“原来他同众国公都是相好的!若不先杀了这众国公,内变起来,怎生是好?”想了一想,命侯登等且退,另日封官。随即取令箭一支,吩咐家人,快令王虎、康龙二将速速同刑部大人,点齐五百名刀斧手,即下天牢,将各国公老幼、良戚并大盗龙标,一同解赴市曹斩首。家人得令,出了相府,传了二将,披挂齐整,点了五百名刀斧手,会同刑部吴法,将秦双、程凤、龙标、尉迟公爷、徐公爷、段公爷等各家的人口一齐绑了,押到市曹跪下,可怜哭声震地,怨声冲天,六部官员齐到法场监斩。人人叹息。祇见黑旗一展,叫令开刀。

不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