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回 伊钦差私访独角龙 王玄真路遇山东马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永庆升平前传    

作者: 《永庆升平前传》不题撰人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第十二回 伊钦差私访独角龙 王

《西江月》:

  酒以合欢成礼,贪杯必定多伤。东歪西倒特荒唐,依醉出言无状。
  小则威仪失节,大则行止非常。杀人放火一时强,难免身家坑丧。

马成龙要回公馆,背后一抡刀,就照着成龙脖子上就是一刀。成龙由东往西走,日影儿一照,见一人拿刀要杀他,一翻身,一低头,刀就落空了,照着贼人一脚。那边好些定兴县的公差一瞧,齐声说:“拿贼!那贼人并不答言,往西跑了。

成龙至公馆门首,见马梦太在那里站着,说:“大哥,你回来了吗,手内拿着什么?”成龙说:“没什么,没什么。”梦太不信,一定要瞧。山东马将实话一说,遂将银子拿在自己房内搁下,至上房,见钦差大人,说:“成龙给大人请安。适才间我瞧了验尸的了,莫若咱们起程走吧!”大人说:“这杀人的凶手可曾拿住了?”山东马说:“未曾拿住。”马梦太说:“你说了实话就是了,何必朦胧大人。”成龙一听,色颜更变,慌忙跪下,说:“你老人家不必生气,我说实话。定兴县知县给了我二百两银子,他还说叫我在大人台前求大人起身,他慢慢办理就是了。”钦差一听,大怒说:“初次跟我当差就贪赃受贿,要不参办你,你也是不怕!我有道理,下去吧!”成龙连连叩头,说:“我再也不敢了!我再也不敢了!”大人怒犹未息,说:“起来!”大人一想:“我何妨在这里今天出去访访,此处知县要是清官便罢,要是贪官,我就写信一封,叫直隶总督参他就是了。”想罢,换便衣,叫二马更衣。马梦太穿青洋绉大褂,青缎子三镶抓地虎靴子,暗带短把刀、避血桷;成龙是蓝布大褂,高腰袜子,山东靴,暗带九斤十二两大瓦刀一把,手拿桑皮纸扇子;大人穿贵州大衫,漂白袜子,齐头缎鞋,手拿长杆烟袋,遂出离了公馆,溜溜达达,一直出离南门,望前行走。

少时,出离关厢,望西南一看,青山绿水,遍地禾稼,林中鸟哨声喧,河内鱼儿正跃;牧童放牛于山坡,渔翁垂钓于河岸;农夫口唱野歌,绿树阴浓,彷佛人在画图之中;正信步游行。远望有一座茶酒楼,大人带二马望前行走,来至酒楼门首,见是坐西朝东的门面,外面搭着天棚,挂着酒幌儿、茶牌子,上书对联:名驰冀北三千里,味压江南第一家见四面俱是小溪,河里面栽种荷花,红日碧波。有一小桥儿,东西走人,栏杆是红的。

钦差大人带二马来至门首,往里就走,见天棚底下坐着好些吃茶之人,都是二十多岁,赤着背,盘着辫子,脚蹬着板凳,在那里说话,大嚷大叫。有二百多人说话:“合字吊瓢儿,招路儿把哈,海会里,赤字月丁马风字万,入牙淋窑儿,◆闹儿塞占青字,摘赤字瓢儿,急浮流儿撒活。”到位,这是什么话,这是江湖豪杰,绿林英雄的黑话。“合字儿”,是自己;“并肩子”,是兄弟;“吊瓢儿”,是回头;“招路把哈”,是用眼瞧瞧;“海会里”,是京都城里;“赤字”,是大人;“月丁马风字万”,是两个人姓马的。“◆闹儿塞占青字”,是告诉他们那个头儿,拿刀来杀大人。钦差也不懂的,山东马也不懂的;惟有马梦太精明谙练,跟他们师傅老山海学过,一听此言,就知是贼人,说:“大人哪,不可进去,咱们走吧!”大人一则是渴,二则瞧见这个野景儿甚是有趣儿,也不听梦太之言,望里就走,进去上楼落座。见跑堂的有二十多岁,身穿蓝布褂,青布双脸鞋,见大人等上楼来,也不言语,在那里坐着,说:“三位不必在此喝茶,我们今天不卖座,有人定下,楼上请客哪。”马梦太说:“我们是外方过路之人,走的甚渴,等着人家定座之人来了,那时我三个就走。”跑堂的见三个人说话通情理,也就拿过茶壶来给他们开茶一壶。马成龙说:“伙计,我与你说一句话就是了。”来到北边跑堂的跟前,说:“给我拿一个大酒瓶子,盛三斤酒才好哪。我们那二位要问你,就说二两酒,我的酒量大,他们不叫我喝。”跑堂说:“好。既然如此,我给你拿去。”少时将酒取来,交与成龙。成龙坐在那边说:“大人,我直恶心反胃,要喝酒压压就好了。”梦太说:“你那是多少酒?使这么大一个酒瓶儿盛着?”山东马说:“那是二两整。”梦太问:“跑堂的,多少价钱一两?”过卖说:“六文钱一两。”马梦太说:“照这个样,与我打二千斤就是了。”山东马说:“装什么肏进子,你走开吧!”

梦太过去吃茶,成龙遂就喝酒,问堂倌说:“今天这个在楼上请客的是谁呀?姓什么?叫什么呢?”跑堂的说:“我姓金,排行在六,人皆叫我金六,我是这铺内徒弟。我们老掌柜在的时候,这铺内甚是丰余,及至我们少掌柜的自己管理,就不似先前了。观如今,我们定兴县里来了一个人,此人别号人称独角龙,姓马,名凯,乃是一位会总,常常到我们这里来喝茶、吃饭的。今日是独角龙在我们这里请客吃饭,故此不敢让你三位在此。他们乃是天地会八卦教之人,甚不说理。”成龙听见“独角龙”三个字,心中早知是公馆之中扔人头的那个,故又问道:“此人在哪里住。”堂倌说:“此人住在城西一里之遥,在三清观庙主野骡子王玄真那里住。”正说之间,成龙喝完了,趴在桌上睡着了。

梦太与大人听的楼梯声响,上来了一人:身高七尺,黑面圆睛,长眉毛,头上有一个疙瘩;身穿青洋绉裤褂,薄底窄腰快靴;手执钢刀,宽有二寸,长有三尺二寸。来在大人跟前,见梦太说:“赃官!你这个狗男女,今天敢无礼!”拉出刀来,照着头上就是一刀。此人乃独角龙马凯是也。马梦太一见贼人拿手中之刀剁来,还手相迎。此时动手之际,成龙在那里睡着不知,正睡熟之际,听得一片声喧。此时梦太不行,被贼人一脚,把梦太踩在桌儿底下。成龙手执瓦刀,大嚷一声,只听得声音洪亮,连马凯都吓了一跳。回头一看,见是一山东人在那里,把眼一瞪,瞧着独角龙。马凯说:“你是谁?姓什么?”山东马说:“我乃山东登州府文登县马家庄人氏,姓马,名成龙。你这个东西,叫什么?”马凯自通名姓。成龙说:“你这个贼人,就是独角龙马凯?来!你拿刀照着我脑袋来,我要一躲,便不是朋友了。”梦太站在一旁瞧着,见马凯抡刀照着马成龙就是一刀,此时成龙闪开。梦太一见,无可如何,保着大人先回公馆去了,不管二人动手胜负怎样。大概没有半个时辰,山东马瓦刀翻飞,马凯不是对手,跳下楼去就跑,马成龙就下楼追。正追之际,只见前面有道小河儿阻住去路,由北望南追,至河边并未追上,马凯跳河浮水,望那边逃了。

在北岸站着一个人,那人身材矮小,穿贵州绸道袍,高腰袜子,青缎子云履鞋,面向南站着。成龙一见,认是拜兄顾焕章,说:“大哥,你老人家往哪里去?”只见顾爷并不答言。成龙又言说:“你不必装不认的我,我说马凯上哪里去了?”见那位英雄回头就走,也不言语。成龙扭身就追,如何追的上他?

成龙无奈要回去,正走之际,见从北边铜锣开道,一片声喧。头前四杆飞虎旗、四对金锁提炉,四人抬青轿子,里面坐着一个老道:头戴青缎道冠,蓝缎道袍,甚是整齐;背插宝剑,紫面长髯,甚是威风。又见两旁瞧热闹之人甚多。成龙当道而立,见一干人等说:“你闪开,我们祖师爷来了,若不闪开,将你送县治罪!”山东马说:“我来问问仙长,我们来找野骡子王玄真来了。”老道一听,甚是有气,说:“我真人在此多年,并无人敢在这里叫我的名字。”吩咐住轿。轿子落平,老道下轿出来,口中大骂成龙,抡剑照成龙就是一剑。山东马举瓦刀相迎,只听“当”的一声,剑也飞了,成龙一脚将王玄真踢倒,用脚蹬着骂道,说:“我今天非把你打死不可!”抡瓦刀照着贼人就剁,“吧吧”一连几下,将贼人打的直嚷,口内说:“好一个胆大的妖精!出家人今天未带来法宝,我要有法宝,我必要将你拿住。好个胆大的妖邪!”山东马说:“我是个妖精?你别装着玩了。”老道猛一反身,站起来就跑,成龙就追。直见妖人扑奔魏家茶楼,在头前嚷“无量佛”,马成龙也嚷说“好家伙”。王玄真方一进茶楼门首,见有一道人翻身踢倒贼人在地,捆上了。山东马瞧着,心中甚喜悦,赶紧跑至近前,见是顾大哥,说:“多亏了大哥。来吧,跟我去奔大人公馆,钦差大人必奏明天子,大概必要封官了。连皇上都时常问你,因为你在五虎庄救驾之事。”

顾焕章本是暗中大人,在路上跟随,今日还未到了出世的日子呢,扭头就走,也不回言,成龙也不敢追。此时无奈,叫茶楼铺内之人给雇四个人,抬着贼人上公馆,去见钦差。少时,雇来四个人至此,拿杠子抬起来,成龙在后面跟随,手拿瓦刀,告诉茶楼之人:“回头叫他们给你来送茶钱就是了。”说罢,随跟就走在那四个人背后,一直往定兴县南门而来。正走之际,只见马梦太带四个人来在面前,说:“大哥,你来了么?”

成龙说:“来了。我拿住这个贼,名王玄真。带至公馆一问,便知是独角龙的余党。”说着,进了南门,至公馆门首。见好些人儿在那里说闲话,见二马带人拿贼人到了。梦太进里给人家拿出钱,给送人的拿了去。他与成龙将差事交与下面当差之人,二人进了公馆,至上房,见大人坐在那里喝茶,就将拿贼之事细说一遍。大人甚喜,吩咐:“叫县三班传伺候审问王玄真。”正说着,又吩咐:“叫众人带差事。”

少时,将王玄真带到。钦差问:“你是哪里的人?姓什么?叫什么?”

王玄真说:“我姓王,名玄真,在这城西三清观住。我乃自幼出家,人皆知我会看病,故此远近都常请我看病。我也不知为什么,被大人将我拿来,所因何故?此话是实,求大人恩典就是了。”钦差说:“人都知你是天地会八卦教,你不实招不成。左右,动刑!再问口供,说明实供招出,饶你不死。如若不然,想活是比登天费事!”王玄真并不答言,夹棍套在腿上,只听的“呵吱吱”一片声响,见贼人睡着并不言语。五刑俱用了,贼人还是没有口供。钦差见天色已晚,叫左右将贼人带下去,暂歇歇,少时再问。听差之人答言带下去。此时钦差用完饭,叫山东马成龙,细问拿贼的情节。马成龙又回说了一遍。大人说:“功过相敌。你不可贪功,诬良为盗,赖人图自己的功;诬人为贼,罪加一等。此话是实,并无一句虚言。”山东马说:“大人分心细问,大概他决不是好人。”天至初鼓之后,大人甚是着急。成龙此时已下去吃饭,书童在旁边也睡着了,靠着墙站着。大人伏几而卧,曲肱而枕之。正在似睡不睡之际,外面来了一个贼人,手执钢刀,翻身闯进上房,举刀照着大人就是一刀。

不知钦差的性命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