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回 万俟离设计谋害 龙状元从戎别离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蕉叶帕    

作者: 《蕉叶帕》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第十四回 万俟离设计谋害 龙状

话说秦太师因孙儿未得状元,甚是怀恼,他说:“谁想把孙儿秦埙托给万俟离那厮,要中状元。却不怕我,中出一个龙什么来,可是二十年来怪事!那小畜生传胪之后也不到私宅来拜个门生,甚是可恶!”冷笑一笑道:“我要摆布这小畜生,有何难哉。门官儿,叫那万俟离这狗弟子来!”门官应道:“是。”那万俟离恰好来见,问门官道:“今日大师爷没有什么怪我么?”门官道:“说道要问万俟爷讨状元哩。”万俟离惊道:“罢了,我道是这桩买卖发动了。”进去跪到说:“万俟离恭见老太师爷。”太师道:“唗!畜生,你知罪么?”万俟离叩头道:“万俟离该死。”太师道:“你把我孙儿中在那里,消不得一个状元么?”万俟离又叩头道:“万俟离该死。”太师道:“那龙什么子那里讨来的人情,敢就不放我在心上?我把你畜生的头不要寄在你颈子上!”万俟离道:“万俟离该死!望太师爷暂息雷霆之怒,容小官一一禀上。”太师喝道:“有什么说?”万俟离道:“那日看卷之时,令孙原取作状元,不想天雷打作三次。那龙骧卷子原取第二,又三次乐响,故此只得颠到中了。万俟离该死!”太师道:“你怕天雷,不怕我秦太师么?”万俟离道:“那日小官怕天雷,今日天雷怕太师爷了。”太师强笑道:“那天雷还怕我么?起来站了说。”万俟离道:“不敢。”大师道:“站着。”方才站立。太师道:“这龙骧小畜生好倔强,不来见我,我要了了他的官儿!你这花脸惯会算计人的,设个计较来将功折罪罢。”万俟离打恭道:“这有何难?太师爷在上,如今雷公料管不住他。依小官愚见,一发了了他的性命罢了。”太师又回嗔作喜道:“妙妙妙,坐下讲。”万俟离道:“不敢。”太师道:“坐下好讲话。”万俟离方敢坐下。太师说:“依你的见识,怎么摆布他才是?”万俟离道:“小官今日见塘报,那兀术会同刘豫围住自鹿冈一带了。太师爷就教龙骧领兵前去策应,定然送死,这是羊落虎口之计。伏乞太师爷尊裁。”大师道:“计较甚妙。万俟大夫,我算到你有些见识,果然。只是你把这个好门生反面就弄他一下,觉道太狠了些儿哩。”万俟离道:“太师爷在上,这个也是小官的薄敬。”太师笑道:“堂候官,就分付兵部,速差新状元龙骧领八千人马,星夜往白鹿冈策应,不得迟误。如若迟延,即正军法。”堂候道:“晓得。”太师道:“万俟大夫,你主张文字太糊涂,算计他人却有余了。”万俟离道:“莫道小官全无用,也有三分鬼画葫。”

按下他二人算计不题。却说胡夫人慌忙走来,问小姐:“孩儿,方才龙兴来报说,你丈夫朝廷命他出征。今日就要起马,刚掇巍科又当远别,怎生是好?”小姐道:“都是秦桧那厮的阴谋,真个事出无奈。”夫人道:“此行定与你爹爹相见,到也是一个机会。”小姐道:“只是龙郎不谙武事,不知成得功否,孩儿未免挂心。”夫人道:“正是呢。”正说话间,龙状元回衙,说:“长随外厢伺候。”应道:“晓得。”进得后厢,与夫人、小姐相见。夫人道:“贤婿,闻你就要起程,赴援河北,匆匆怎好。”龙生道:“劣婿此行,正求相见岳父,岳母不必挂念。”小姐道:“龙郎,妾身愁你不禁劳役,又值寒冬,一时别去,好不伤感。”龙生道:“眷恋之情彼此皆然,只是钦限度紧,不得久住。”夫人道:“龙兴看酒过来。”龙兴道:“酒在此。”小姐捧杯递与龙生,刚饮一杯,龙兴说:“启爷,兵部差官催督即刻起程。”龙生道:“知道了。”龙兴道:“天色晚上来了,请起马去罢。”龙生道:“分付伺候着。”向小姐道:“我行色匆匆,千言万语也说不尽了。”小姐道:“我在深闺,寄书非易。你到那边,须早传信来,免我挂念。”龙兴又来报道:“白爷特来饯行。”龙生道:“知道了。岳母,小婿就此分别去罢。”骨肉分离在等闲,分离恰值又天寒。小姐道:“我郎要识分离苦,把我分离泪眼看。”夫人扶着小姐转后去了。龙生出来与白生相见,白生道:“年兄,我和你榜墨未干,勅书早下。奸相肆谋,吾侪结舌,惶惶愧愧。”龙生道:“此去恰好与妻父相见,到是不幸中之幸也。”白生道:“原来如此,看酒过来。我准备望君旌捷眼,还期翁婿两班师。”龙兴道:“小弟才疏,恐难副年兄之望。”龙兴道:“兵部点差将校头目,在此候久了。”龙生道:“教披挂伺候着。”白生道:“小弟别了,百凡事年须用保重。”龙生道:“领教。”白生回去,那些点差随行头目,上前叩头。龙状元道:“此处到清水湾多少路程?”众答道:“有三十余里。”龙状元道:“传令赶到那边驻扎,明日五鼓长行。”众应道:“领钧旨。”一拥前去不题。

却说白鹿冈上,把守的军士说:“兀术四太子与刘豫那厮统领十万铁骑,把我胡爷围困在此。昨日呼、关二将军杀透重围请救兵去了,我们巡警的须要小心。”众军道:“哥说得有理,我们轮流打探敲锣,不要倦了。”只听马铃声响,有一将官飞骑走来说:“关上把守的,接飞递文书,朝廷差状元爷来接应了。”军人接过道:“晓得了。”那人道:“起马前来,只在明朝后朝了。”说完策马而去。众军道:“我们把这角文书到十里铺,叫值番的打进去便了。你听,二更时分了。满天霜露,群雁声喧,风儿凛烈,夜色迢迢,呀,又献三更了。这是十里铺。”叫铺兵,有人应道:“来了来了。”向前看去,原来是长官巡风到此。众军道:“快书文书,这是新状元龙爷领兵来策应的文书,不要迟误。”铺兵道:“晓得。”众军道:“四鼓已过,又交五鼓,天色将晓也。”又见一军走来说:“招讨胡爷传令,教前哨兵迎接新状元龙爷军马,不得有误。”众军道:“晓得。哥们,这叫做眼望旌捷报,且听好消息。我们快去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