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回 俏侍儿调私方医急病 贤小姐走快捷方式守常经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定情人    

作者: 《定情人》不题撰人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第六回 俏侍儿调私方医急病 贤

词云:

许多缘故,祇根无由得诉。亏杀灵心,指明冷窦,远远一番良晤。  侧听低吐,悄然问,早已情分意付。试问何为,才色行藏,风流举措。

   〈柳梢青〉

话说彩云看过双公子之病,随即走到夫人房里来回复。恰好小姐也坐在房中。夫人一见彩云,就问道:“大相公这一会儿病又怎么了?”彩云道:“大相公睡是还睡在那里,却清清白白与我说了半晌闲话,竟不象个病人。”夫人听了,不信道:“你这丫头胡说了,我方纔看他,还见他昏昏沉沉,一句话说不出﹔怎隔不多时,就明明白白与你说话?”彩云道:“夫人不信,可叫别人去再看,难道彩云敢说谎?”夫人似信不信,果又叫一个仆妇去看。那仆妇看了,来回说道“大相公真个好了,正在那里问青云哥讨粥吃哩。”夫人听了满心欢喜,遂带了仆妇,又自去看。

小姐因同彩云回到楼上,说道:“双公子病既好了,我心方纔放下。”彩云道:“小姐且慢些放心,双公子这病,据我看来,万万不能好了。”小姐听了着惊道:“你方纔对夫人说他不象个病人,与你说闲话好了,为何又说万万不能好,岂不自相矛盾?”彩云道:“有个缘故。”小姐道:“有甚缘故?”彩云道:“双公子原无甚病,祇为一心专注在小姐身上,听见若霞这蠢丫头说兄妹做不得夫妻,他着了急,故病将起来。及我方纔去看他,祇低低说得一声‘蕊珠小姐叫我来看你’,他的昏沉早唤醒一半。再与他说明兄妹不可为婚这句话,不是小姐说的。他祇一喜,病即全然好了。故我对夫人说,他竟不象个病人。但祇可怪他为人多疑,祇疑这些话都是我宽慰之言,安他的心,并非小姐之意。我再三苦辩是真,他祇是不信。疑来疑去,定然还要复病。这一复病,便叫我做卢扁,然亦不能救矣。”

小姐听了,默然半晌,方又说道:“据你这等说起来,这双公子之命,终久是我害他了,却怎生区处?”彩云道:“没甚区处,祇好听天由命罢了。”小姐又说道:“他今既闻你言,已有起色,纵然怀疑,或亦未必复病。且不必过为古人担忧。”彩云道:“祇愿得如此就好了。”

不期这双公子,朝夕间祇将此事放在心上,踌躇忖度,过不得三两日,果然依旧,又痴痴呆呆,病将起来。夫人着慌,忙请名医来看视,任吃何药,祇不见效。小姐回想彩云之言不谬,因又与他商量道:“双公子复病,到被你说着了。夫人说换了几个医生,吃药俱一毫无效。眼见得有几分危险,须设法救他方好。但我这几日也有些精神恍惚,无聊无赖,想不出甚么法儿来。你还聪明,可为我想想。”彩云道:“这是一条直路,并无委曲,着不得辩解。你若越辩解,他越狐疑。祇除非小姐面言一句,他的沉痾便立起矣。舍此,莫说彩云愚下之人,就是小姐精神好,也思算不出甚么妙计来。”

小姐道:“我与双公子虽名为兄妹,却不是同胞,怎好私去看他?就以兄妹名分,明说要去一看,也祇好随夫人同去,也没个独去之理。若同夫人去,就有话也说不得。去有何用?要做一诗,或写一信,与他说明,倘他不慎,落人耳目,岂非终身之玷?舍此,算来算去,实无妙法。若置之不问,看他恹恹就死,又于心不忍,却为之奈何。”彩云道:“小姐若呆呆的守着礼法,不肯见他一面,救他之命,这就万万没法了。倘心存不忍,肯行权见他,祇碍着内外隔别,无由而往,这就容易处了。”小姐道:“从来经权,原许并用,若行权有路,不背于经,这又何妨?但恐虚想便容易,我又不能出去,他又不能入来,实实要见一面,却又烦难。”

彩云道:“我这一算,到不是虚想,实实有个东壁可窥可凿,小姐祇消远远的见他一面,说明了这句兄妹夫妻的言语,包管他的病即登时好了。”小姐道:“若果有此若近若远的所在,可知妙了。但不知在于那里?”彩云道:“东书院旁边,有一间堆家伙的空屋,被树木遮住,内中最黑,因在西壁上,开了一个小小的圆窗儿透亮。若站在桌子上往外一观,恰恰看的见熙春堂的假山背面。小姐若果怜他一死,祇消在此熙春堂上,顽耍片时,待我去通他一信,叫他走到空屋里,立在桌子上圆窗边伺候。到临时,小姐祇消走到假山背后,远远的见他一面,悄悄的通他一言,一桩好事便已做完了,有甚难处?”小姐道:“这条路,你如何晓得?”彩云道:“小姐忘记了,还是那一年,小姐不见了小花猫,叫我东寻西寻,直寻到这里方纔寻着,故此晓得。”小姐听了欢喜道:“若是这等行权,或者也于礼法无碍。”彩云看见小姐有个允意,又复说道:“救病如救火,小姐既肯怜他,我就要去报他喜信,约他时候了。”小姐道:“事已到此,舍此并无别法,祇得要托你了。但要做得隐秀方妙。”彩云道:“这个不消分付。”一面说,一面就下楼去了。

走到夫人房中,要说又恐犯重,要不说又怕涉私。恰好夫人叫人去起了课来,起得甚好,说这病今日就要松动,明日便全然脱体。夫人大喜,正要叫人去报知,忽见彩云走来,因就对他说道:“你来的正好,可将这课帖儿拿去,唤醒了大相公,报与他知,说这个起课的先生最灵,起他这病,祇在早晚就好。”彩云见凑巧,接着就走。

刚走到书房门首,早看见青云迎着,笑嘻嘻说道:“彩云姐来的好,我家相公睡梦中不住的叫你哩,你快去安慰安慰他。”彩云走着,随答应道:“叫我做甚?我是夫人起了个好课,叫我来报知大相公的。”因将课帖儿拿出来一扬,就走进房,直到床前。也不管双公子是睡是不睡,竟低低叫一声:“大相公醒醒,我彩云在此,来报你喜信。”

果然是心病还将心药医,双星此时,朦朦胧胧,恍恍惚惚,任是鸟声竹韵,俱不关心,祇听得“彩云”二字,便魂梦一惊,忙睁开眼来一看,见果是彩云,心便一喜。因说道:“你来了么?我这病断然要死,得见你一见,烦你与小姐说明,我便死也甘心。”彩云见双公子说话有清头,因低低说道:“你如今不死了,你这病原是为不信我彩云的言语害的。我已与小姐说明,请小姐亲自与你见一面,说明前言是真,你难道也不相信,还要害病?”双公子道:“小姐若肯觌面亲赐一言,我双星便死心相守,决不又胡思乱想了。但恐许我见面,又是彩云姐的巧言宽慰,以缓我一时之死。”彩云道:“实实与小姐商量定了,方敢来说,怎敢哄骗大相公。”双星道:“我也知彩云姐非哄骗之人。但思此言,若非哄骗,小姐闺门严紧,又不敢出来,我双星虽称兄妹,却非同胞,又不便入去,这见面却在何处?”彩云笑一笑,说道:“若没个凑巧的所在,便于见面,我彩云也不敢轻事重帮的来说了。”因附着双公子的耳朵,说明了空屋里小圆窗直看见熙春堂假山背后,可约定了时候,你坐在窗口等侯,待我去请出小姐来,与你远远的见一面,说一句,便一件好事定了。你苦苦的害这瞎病做甚么?”双公子听见说话有源有委,知道是真,心上一喜,早不知不觉的坐将起来,要茶吃。青云听见,忙送进茶来。彩云才将夫人的课帖儿递与双公子道:“这是夫人替大相公起的课,说这病有一个思星照命,早晚就好。今大相公忽然坐起来,岂不是好了,好灵课。我就要去回复夫人,省得他记挂。”就要走了出来,双公子忙又留下他道:“且慢,还有话与夫人说。”彩云祇得又站下。双公子直等青云接了茶锺去,方又悄悄问彩云道:“小姐既有此美意,却是几时好?”彩云道:“今日恐大相公身子还不健,倒是明日午时,大相公准在空屋里小窗口等侯罢。”双公子道:“如此则感激不尽,但不可失信。”彩云道:“决不失信。”说罢,就去了。

正是:

  一片桐凋秋已至,半枝梅绽早春通。
  心窍若透真消息,沉病先收卢扁功。

彩云走了回来,先回复过夫人,随即走到楼上,笑嘻嘻与小姐说道:“小姐你好灵药也?我方纔走去,祇将与小姐商量的妙路儿,悄悄向他说了一遍,他早一毂辐爬起来,粘紧了要约时日,竟象好人一般了,你道奇也不奇?”小姐听了,也自喜欢道:“若是这等看起来,他这病,实实是为我害了。我怎辜负得他,而又别有所图?就与他私订一盟,或亦行权所不废。但不知你可曾约了时日?”彩云道:“我见他望一见,不啻大旱之望云霓,已许他在明日午时了,小姐须要留意。”二人说罢,就倏忽晚了。

到了次日,小姐梳妆饭后,彩云就要催小姐到熙春堂去。小姐道:“既约午时,此际祇好交辰,恐去得太早,徘徊徒倚,无聊无赖,转怨尾生之不信。”彩云道:“小姐说的虽是,但我彩云的私心,又恐怕这个尾生,比圯桥老人的性子还急,望穿了眼,又要病将起来。”小姐笑道:“你既是这等过虑,你可先去探望一回,看他可有影响,我再去也不迟。”彩云道:“不是我过虑,但恐他病纔略好些,勉强支持,身子立不起。”小姐道:“这也说得是。”彩云遂忙忙走到熙春堂假山背后,抬头往圆窗上一张,早看见双公子在那里伸头缩脑的痴望。忽看见彩云远远走来,早喜得眉欢眼笑,等不得彩云走到假山前,早用手招邀。彩云忙走近前,站在一块多余的山石上, 对他说道“原约午时,此时还未及巳,你为何老早的就在此间,岂不劳神而疲,费力而倦?”双公子道:“东邻既许一窥,则面壁三年,亦所不惮,何况片时,又奚劳倦之足云?但不知小姐所许可确?若有差池,我双星终不免还是一死。”彩云笑道:“大相公,你的疑心也太多,到了此时此际,还要说此话。这不是小姐失约来迟,是你性急来的太早了。待我去请了小姐来罢。”一面说,一面即走回楼上,报与小姐道:“何如?我就愁他来的太早,果然已立半晌了。小姐须快去,见他说一句决绝言语,使他挂系定了心猿意马,以待乘鸾跨凤,方不失好逑君子之体面。若听其怀忧蓄虑,多很多愁,流为荡子,便可怜而可惜。”小姐听了道:“你不消说了,使我心伤,但同你去罢。”

二人遂下楼,悄悄的走到熙春堂来。见熙春堂无人,遂又悄俏的沿着一带花荫小路,转过荼蘼架,直走到假山背后。小姐因曲径逶迤,头还不曾抬起,眼还不曾看见圆窗在那里,耳朵里早隐隐听见双星声音说道:“为愚兄忧疑小恙,怎敢劳贤妹屈体亵礼,遮掩到此?一段恩情,直重如山、深如海矣!”小姐走到了,彩云扶他在石上立定,再抬头看,见双公子在圆窗里笑面相迎,然后答应道:“贤兄有美君子,既已下思荇菜,小妹葑菲闺娃,岂不仰慕良人?但男女有别,婚姻有礼,从无不待父母之命而自媒者。然就贤兄与小妹之事,细细一思,无因之千里,忽相亲于咫尺,此中不无天意。惟有天意,故父母之人事已于兄妹稍见一斑矣。贤兄若有心,不以下体见遗,自宜静听好音,奈何东窥西探,习‘挑达’之风,以伤‘河洲’之化,岂小妹之所仰望而终身者也?况过逞狂态,一旦堕入仆妾窥伺之言,使人避嫌而不敢就,失此良姻,岂非自误?望贤兄谨之。”双星道:“愚兄之狂态,诚有如贤妹之所虑,然实非中所无主而妄发也。因不知贤妹情于何锺,念于谁属,窃恐无当,则不独误之一时,直误之终身。又不独误之终身,竟误之千秋矣。所关非小,故一时之寸心,有如野马,且不知有死生,安知狂态?虽蒙彩云姐再三理喻,非不信其真诚,但无奈寸心恍惚,终以未见贤妹而怀疑。疑心一动,而狂态作矣。今既蒙妹果如此垂怜,又如此剖明,则贤妹之情见矣。贤妹之情见,则愚兄之情定矣。无论天有意,父母有心,即时事不偶,或生或死,而愚兄亦安心于贤妹而不移矣,安敢复作狂态?”

小姐道:“展转反侧,君子未尝不多情,然须与桑濮之勾挑相远。贤兄若以礼自持,小妹又安敢不守贞以待?但行权仅可一时,万难复践。况小妹此衷,今已剖明,后此不敢复见矣,乞贤兄谅之。”双星道:“贤妹既已底里悉陈,愚兄自应亲疏死守矣。但不知死守中,可能别有一生机,乞贤妹再一为指迷。”小姐道:“君无他,妾无他,父母谅亦无他。欲促成其事,别无机括,惟功名是一快捷方式,望贤兄努力。他非小妹所知也。”双星听了,连连点头道:“字字入情,言言切理,愚兄何幸,得沐贤妹之爱如此,真三生之幸也。”小姐说罢,即命彩云搀扶他走下石头来,说道:“此多露之地,不敢久留,凡百愿贤兄珍重。”双星本意还要多留小姐深谈半晌,无奈身子拘在小窗之内,又不能留。祇说得一声道:“夫人尊前,尚望时赐一顾。”小姐听了,略点一点头,就花枝一般袅袅娜娜去了。

正是:

  见面无非曾见面,来言仍是说来言。
  谁知到眼闻于耳,早已心安不似猿。

小姐同彩云刚走到熙春堂,脚还不曾站稳,早有三两个侍妾,因楼上不见了小姐,竟寻到熙春堂来,恰恰撞着小姐,也不问他长短,遂一同走回楼上。大家混了半晌,众侍女走开,小姐方又与彩云说道:“早是我二人回到熙春堂了,若再迟半刻,被他们寻着看破,岂不出一场大丑?以后切不可再担这样干系。”彩云道:“今日于系虽担,却救了一条性命。”二人闲说不题。且说双星亲眼见小姐特为他来,亲耳听见小姐说出许多应承之话,心下祇一喜,早不知不觉的病都好了。忙走回书房,叫青云收拾饭吃。吃过饭,即入内来拜谢夫人。夫人见他突然好了,喜之不胜,又留他坐了,问长问短。双星因有小姐功名二字在心,便一心祇想着读书。祇因这一读,有分教:佳人守不着才子,功名盼不到婚姻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