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段 咏牡丹句中有句 赠海棠情外留情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梅兰佳话    

作者: 《梅兰佳话》阿阁主人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第九段 咏牡丹句中有句 赠海棠

梅雪香等同到海棠花下开筵畅饮。雪香起身,走到太湖石畔,见牡丹初开,谓桂蕊曰:“此株牡丹颜色甚丽。”桂起身视之曰:“这几日未到亭前,不觉牡丹也开了。梅君可作诗以赏之。”雪香曰:“不嫌污目,聊以应命。”桂蕊遂命菊婢拏文房四宝至。雪香乃拂凤味,研龙宾,铺蚕茧,挥鼠须,立成一律云:
  
  白石栏干碧槛边,鼠姑花放暮春天。
  早承绿意三分重,细认红情一捻妍。
  倾国色应多富贵,沉香亭合对神仙。
  庸才那有清平调,愧向杨妃写锦笺。

桂阅毕,笑曰:“君才思敏捷,情致缠绵,到是青莲再世,只愧妾难比杨妃耳。”松呼曰:“雪香在太湖石边献丑。”桂遂将诗送与松、竹、柳三人看,复同雪香入席坐定。柳曰:“雪香此诗深情若揭,名花倾国,两边俱到,不徒泛咏魏紫、姚黄,妙绝妙绝。”桂曰:“诸君若不吝教,请各作一首。”柳曰:“咏物写景易,托物言情难。今日之情无如雪香最深,故其诗情景宛合若一,续之便成狗尾续貂矣。”雪香曰:“兄等以我诗在前,不屑再作乎?簸之扬之,糠粃在前,庸何伤?”松曰:“宁为鸡口,勿为牛后。”雪香曰:“翠涛尖嘴刺人,吾当用牛刀割之。”合座大笑。竹曰:“月香姊与雪香一样情深,何不和他一首?”桂曰:“愧无柳絮之才,恐贻君等之笑。”松曰:“先和雪香梦中诗句已见一斑,何不使我辈得窥全豹?”桂乃援笔立成一律:
  
  花多富贵妾多愁,每对花前转自羞。
  只羡三春增艳丽,谁怜一叶任飘流。
  仙葩定有前生福,弱质偏怀半世忧。
  何日与花分别去,延宾不上玩花楼。

柳曰:“月香姊情词俱哀,令人不堪卒读。”竹曰:“月香之志亦大可悲已。”雪香闭目不语,泪落衫袖。松曰:“‘江州司马青衫湿’,正今日之谓矣。”少时桂曰:“今日君等为追欢寻乐而来,转因贱妾俚语到弄得不欢不乐。妾有素琴一张,聊献粗技,为君等抚之。”竹曰:“敬聆妙音。”桂乃焚宝鸭香,正襟危坐,横琴而抚其词云: 繄仙葩之芳馥兮,托灵根于月府。花自艳夫广寒兮,香还溢于玉宇。拂天风之淡荡兮,与霓裳而俱舞。任姮娥之攀折兮,供吴刚之修斧。何见弃于冰轮兮,辱泥塗于下土。虽清芬其独异兮,终凡葩以为伍。羞草木之争妍兮,将同归于朽腐。欲自出于尘寰兮,问栽培而无主。彼往来之仙客兮,胡不援置于中圃。嗟秋华而冬荣兮,比莲心而更苦。

柳曰:“我不知音,但觉其声铿锵可听。”松曰:“曲江听之而未能知,我与雪香知之而未能精。精此者其唯嶰谷乎?嶰谷你说说看。”竹曰:“如怨,如慕,如泣,如诉。较之孤鸾、寡鹄、别鹤、思归等曲,更觉悽恻。”桂曰:“此调不弹久矣。”柳曰:“既聆琴音,宜奏别调。琵琶箫管愿尽洗耳以听。”桂复横笛而吹,竹亦倚歌而和。柳曰:“嶰谷的是妙人。”歌、吹既毕,复各举杯畅饮。

时日已西斜,不觉到午饭后时节了。柳曰:“翠涛等离此有十里之遥,趁早回罢。”于是起身撤筵。桂凄然,顾雪香曰:“今日一别,未知有缘再会否?”雪香曰:“如有机缘,亦未可逆料。”松曰:“昔人有云‘便牵魂梦从今日,再会婵娟是何年’,早为雪香写照。”桂乃折海棠一枝赠雪香,口占一绝云:
  
  纵留君住不多时,手折名花赠一枝。
  非欲见花如见妾,愿君常记梦中诗。 松笑曰:“月香姊未二句以纵为擒,真善于擒者矣。”竹曰:“我又得一诗题。”松曰:“何题?”竹曰:“赠海棠送别有感。”松笑曰:“题目甚佳。”柳曰:“嶰谷何不作诗以纪之?”竹即口占一绝:
  
  未别难期别后缘,海棠持赠意缠绵。
  分明一样娇红色,纤手折来花更鲜。

松笑曰:“如嶰谷言,海棠经月香一折,亦真侥幸。”雪香曰:“月香姊赠别以海棠,我无以为赠,奈何?”柳曰:“赠以诗可也。”雪香遂成一律:
  
  从无萦绊到于今,此际情怀转莫禁。
  定是三生曾识面,因教一见遂铭心。
  怜卿意态真难拟,何日风流得再寻。
  珍重海棠持赠我,梦魂犹自绕花阴。

松曰:“我亦作诗一首,以纪雪香与桂姊相慕之情。”
  
  果是销魂绝世姿,能令酸子亦情痴。
  芳容未睹心曾醉,幻梦先徵事更奇。
  寂寞应怜苏简简,声名不羡李师师。
  镜湖春色堪留恋,无那王郎送别时。

竹曰:“曲江,我辈得遇国色,亦是一时快事。恐今日一别,胜筵难再。我与你各作一诗,以记鸿爪雪泥可也。”柳曰:“雪香、翠涛俱有投赠,你我又安得寂然。”竹乃成一律云:
  
  销魂院里见婵娟,正是春逢上巳天。
  修褉未尝非盛事,留情或恐是前缘。
  风飘片叶卿难定,愁锁双蛾我亦怜。
  却怪荼藦花架底,海棠只为一人妍。

柳作一律云:
  
  去岁曾从院里行,而念两度见芳卿。
  花虽艳丽心常淡,境是繁荣梦转清。
  但有遭逢皆陌路,不曾容易动芳情。
  梅郎底事初相识,一见便同葵藿倾。 桂曰:“君等珠玉,贱妾当盥蔷薇露,时时捧读以勿忘。今日垂怜之意,区区微衷本欲一一酬和,无如驹隙促人,恐碍君等行路。”柳曰:“日云暮矣。”松曰:“子其行乎!”竹曰:“好,对得敏捷。”桂蕊乃送四人出,与雪香洒泪而别。

鸨儿谓桂曰:“往日的客,从未象这四人盘桓一天的。”桂曰:“他容正恐挥之不去,如今日尚虑挽之不留。”鸨儿曰:“接客要如此用情才好。”桂曰:“自有分别。”言毕,桂向延秋馆里面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