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二段 兰瘦翁西湖返棹 梅雪香北舍挥毫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梅兰佳话    

作者: 《梅兰佳话》阿阁主人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第二十二段 兰瘦翁西湖返棹 梅

雪香将那些诗递与芷馨,回到房中,自思曰:“假若那小姐看重我的诗词,与我作文字交,使我朝夕得近玉人,岂不大幸。《西厢云》‘这是一道会亲的符箓’,我这诗稿难道不可作符箓耶?” 次早,芷馨复折菊花,雪香呼曰:“芷馨姊,小生的诗小姐看否?”芷馨曰:“也略看些。”雪香曰:“小姐如何评论?”芷馨曰:“孺子可教。”雪香曰:“既可教,烦你对小姐说,设一绛帐,小生愿作门生。”芷馨曰:“我小姐说要出题考你,恐你才思迟钝,是以中止哩。”雪香曰:“非是小生夸口,不瞒芷馨姐说,我的诗才倚马可试,万言七手,不须七步,请你小姐考一考看。”芷馨曰:“你可预办四宝,我去请小姐出题。”说罢,折了几朵菊花遂去,谓猗猗曰:“秦生对我夸口,说他诗才倚马可待,小姐易出几个题考他一考。”猗猗曰:“这生才情本大,怎能考倒他。”芷馨曰:“古人云:‘吟成五个字,捻断数茎须’,是无敏捷之才故也。这生虽是大才,未必是捷才,小姐曷试其才之敏钝乎?”猗猗依言,遂出题,将纸封好,命芷馨递过墙去。

忽瘦翁游西湖归,即来见雪香曰:“这几日失陪了,君贵恙愈否?”雪香曰:“已愈矣。贾翁与月鉴作此胜游,到处皆有题咏否?”瘦翁曰:“负性疏情,绝无题咏。秦君若是兴到的时节,将游西湖诗作几首。”雪香曰:“一时不能遽作,改日自当呈正。”瘦翁曰:“随君几时作成。”遂历叙西湖胜境,直谈到禁鼓二更后方散。

芷馨屡在隔墙窥探,见瘦翁总无去意,心甚烦恼。等到二更已尽,听得隔墙绝无声息,遂走到墙边,审视一番,见瘦翁已去,复入自芳馆,谓猗猗曰:“老爷已出去了,我将试题送与那生去。”猗猗曰:“夜深了,明日送去罢。”芷馨曰:“明日恐老爷又在那里缠扰,不如今夜送去倒稳便些。”猗猗曰:“你送去叫他快做,就拿来哩。”芷馨应诺而去,走到墙边呼曰:“秦相公,秦相公,拿试题去!”雪香闻呼即出,曰:“芷馨姐,你家小姐一个诗题也出不来,竟出了这一天?”芷馨曰:“老爷在你那里谈了半日,不便送来,这时候老爷去了,你拿题去做。”雪香遂移几到墙边,谓芷馨曰:“既欲考我,必当面试,小姐既不亲来,你也可作个监试官,请过墙来,当面看我作诗。”芷馨曰:“我不过去,恐有瓜李之嫌。”雪香曰:“何作此迂腐语?我与你作文字交,原无他意,如有他意,有如皦曰!”芷馨曰:“恐小姐见责。”雪香曰:“小姐必不责你,若是见责,我当负荆。”芷馨原爱怜雪香,口虽如此说,心里亦想过墙走走。遂扳住梧枝,足踏太湖石,以一足踏墙上,曰:“这怎么下去哩?”雪香曰:“我站在几上扶你。”芷馨曰:“不要你扶,你走开些!”雪香遂立在一边,芷馨终不得下。雪香曰:“说是要扶一把。”芷馨遂以手扶雪香肩上。雪香两手将芷馨抱过墙来,只觉软玉温香,引得魂飞魄散,但恐惊动了他,以后不肯为小姐通消息,遂复拴定心猿,锁住意马,同到门前。芷馨不肯进去,雪香也不强勉。他独到灯前,将题一看,乃是一首诗。诗云:
  
  满城风雨近重阳,五首凭君衍此句。
  东篱烂熳发愁容,更作一篇菊花赋。
  果能随意任挥毫,方许八又与七步。
  刻烛寸余若未成,罚酒请依金谷数。 雪香笑曰:“不得于诗,便得于酒,亦是快事!”芷馨曰:“你休脚踏两边船,快做得,我拿去。”雪香欲做,芷馨曰:“还须刻烛为度。”雪香遂刻烛一寸,援笔成诗:
  
  满城风雨近重阳,飒飒秋声入耳忙。
  人盼令辰开美宴,天先佳节蕴晴光。
  梧桐经洗寒逾碧,桔柚时摇影亦黄。
  预想九仙传盛会,祝他云气散横塘。

芷馨曰:“‘人盼令辰开美宴’,这一句,是因前日小姐在自芳馆设宴而作,可谓语无泛设,且盼字用得好,恰是近重阳、不是重阳;‘天先佳节蕴晴光’,这一句,更是聪明语哩。”雪香曰:“诗未做完,房师已取中了,想必大宗师必定拔取。”芷馨曰:“我今日必要收你这个门生。”雪香曰:“我且拜在你门下。”芷馨曰:“快些做罢。”雪香复挥而就:
  
  云水空濛遍大荒,满城风雨近重阳。
  乱飘林叶侵阶冷,暗送秋花入座香。
  百尺楼台增飒爽,万家烟火尽苍茫。
  岭枫堤柳溪头蓼,併作丹青画意凉。
  排空作字雁南翔,恰说佳辰念故乡。
  万里河山栖过客,满城风雨近重阳。
  萧条旅馆三分醉,领略清秋一味凉。
  如此朝昏如此景,谁怜孤寂与相将。

芷馨曰:“旅馆凄凉,怕闻风雨,秦相公殆有思归之意乎?”雪香曰:“非思归也,惜无相将之人耳。”又作云:
  
  盼到伊人水一方,黄花比瘦试新妆。
  声来楚岫频倾耳,梦绕巫山枉断肠。
  半幅云烟凭彩笔,满城风雨近重阳。
  何时得遂登龙愿,共佩茱萸饮菊觞。 芷馨曰:“这一首是有所为而作,不是泛衍。”雪香曰:“本无所谓。”芷馨曰:“你解于我听。”雪香曰:“首句是《蒹葭》诗来的,不过言秋水耳。次句指菊说。三句本宋玉与楚王披襟当风,暗切风说。四句本巫山朝云暮雨,暗切雨说。五六不必解。七句是欲为龙山会。八句是切重阳。何云有所为而作?”芷馨曰:“伊人明明指人说,曰比瘦是人比之,曰楚岫、曰巫山亦有人在,曰登龙是暗寓乘龙之意,曰共佩亦寓人说:何云无所为而作哩。你不必强为之解,且快做起来。”雪香又作,云:
  
  秋情秋恨併秋光,都付今朝锦绣囊。
  落帽何嫌邀孟叟,题糕偏欲笑刘郎。
  预期携酒人频至,不畏催租兴更长。
  天为吟诗留胜景,满城风雨近重阳。

芷馨谓雪香曰:“诗已做完了,还有《菊花赋》一篇快些做,不然烛一踰期,便算不得吟坛健将了。”雪香复作《菊花赋》一篇:

唯菊最贞,非春而荣。凌霜骨傲,开径神清。届三秋而独秀,知百卉之莫争。偏叫丽艳绝伦,得皓月、清风之趣;不但荒寒自保,擅幽人、逸士之名。开老圃,灿疏篱,黄融土德,白□金姿。含麝角之芬,结龙脑之奇。经未荒而孤松为侣,香偏冷而残桂犹宜。誓不为桃李花,春风竞笑;誓不为蒲柳质,秋水生悲。晚节争荣,高人雅爱。开时特近重阳,淡处真宜我辈。容与乎陶令篱边,徘徊于罗含宅内。美人何处,偕芳芷以同馨;骚客欲来,与幽兰而共佩。则有秦楼丽质,楚岫仙娥,魂销幽草,情念女萝。惜芳芬于径曲,感高洁于岩阿。月明而北院浮香,秋清若此;帘捲而西风送冷,人瘦如何。雅意绸缪,芳情渊默。仰高士之清操,赠名园之佳色。请作颂乎落英,待构思而泼墨。陋波折杨柳桥东桥西,陋彼采芙蓉江南江北。乃抚良辰,惊奇遇,畅怀思,深仰慕。非桃而刘阮何缘,匪梅而罗浮如晤。吟残秋色,觉风雨之忽来;情寄伊人,与蒹葭而并赋。

芷馨曰:“赋笔颇有唐音,前三段实赋菊花,后三段即情即景,真不愧为作手。”雪香曰:“我今早说是倚马可试万言,你说是真话否?”芷馨曰:“果然这一寸烛尚未烬哩。昔温峤八又手而八韵成,不过如是。”雪香曰:“我此时尚有余勇可贾,芷馨姊你再出一题我做做看。”芷馨曰:“我不会出题。”雪香曰:“必要你出一题。”芷馨曰:“我就以秦相公为题你做看。”雪香笑曰:“以我为题做不出好诗来,倒是以芷馨姊为题颇能做出妙诗。”芷馨笑曰:“怎么以我为题就有妙诗哩?”雪香笑曰:“人妙自然诗妙。”芷馨曰:“夜深了,我要去回复小姐。”雪香遂送至墙边,芷馨复踰墙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