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五回 一封书琴心通绿绮 百尺楼黑夜盗红绡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九尾龟    

作者: 《九尾龟》张春帆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第五十五回 一封书琴心通绿绮 

且说章秋谷立在船头,见程小姐将腰带拴好两边,正要跨出窗棂,急叫贡春树上去接他一接。那晓得贡春树上了茶几,两足发起抖来,再也跨不上去,急得秋谷连连顿足,埋怨他为甚这般无用。春树正在心慌之际,回过头来要与秋谷说话,不提防脚下软了一软,一个鹞子翻身,早扑通的跌了一交。幸而秋谷立在旁边,眼明手快,一把将他扶住,好的是船头阔大,没有跌在河中。

说时迟,那时快,秋谷眼见楼上的程小姐全身探出,坐在窗棂上边,两手紧紧的拉着腰带,却是战战兢兢的看着下边不敢放手。你想一个未出闺门的少女,那里有这般大胆?看了一会,终久不敢下来,要想船上有人上前去接。秋谷见了这般光景,着急非常;回头看春树时,跌了一交,还在那里叫痛;远远的又听见摇橹之声,想是有船来了,秋谷更加着急。这个时候,顾不得什么嫌疑,把春树推过一边,飞身而上,立在椅子上面,恰恰的够近楼窗,不由分说,竟把程小姐抱在怀中,轻轻的下了椅子,一跃而下。急忙将程小姐放在船头,招手叫春树过来,替他解下了腰间的绉纱腰带,叫春树赶紧将他扶进船舱。早听得后面欸乃之声渐来渐近,秋谷急了,手忙脚乱的把两张椅子一齐掇了下来,又把程小姐吊下来的腰带打个结儿,用力往一丢,恰好仍旧的丢进楼窗去了。

秋谷见事情已经停当,回围一看,除了上面的两扇楼窗之外,没有什么形迹可寻。后边早来了一只小船,船梢上有两人摇橹,正在秋谷大船旁边掠过。那小船上的人,见大船上这个时候还有人在船头张望,又有茶几、椅子排在船头,不免有些诧异。但是他们摇船度日的人,那有工夫来管你这般闲事?擦肩的摇过去了,把个章秋谷吓了一身冷汗出来。暗想今天真是十分侥幸,后先之际,只争一刻儿的工夫,几乎被那小船撞破。弄出事来,被程老头儿告到当官,说是奸拐了他的女儿,还当了得!一面心中盘算,便也移步进舱。只见贡春树和程小姐两人手对手儿坐在旁边榻上。程小姐云鬓不整,玉体横斜,珠泪半含,蛾眉深锁。春树也眼圈儿红红的,眼中含着泪痕,正在那里嘁嘁喳喳的不知讲些什么。见了秋谷进来,男女二人一齐立起;程小姐免不得有些惭愧的样儿,眉黛低颦,红潮上颊,若前若却,脉脉含情。 春树不待秋谷开口,指着秋谷向程小姐说道:“这便是章家伯伯,你我的事情不污他出力帮扶,那有今日这般团聚?真是我们的一个大大的恩人,你快些过去行个礼儿,谢谢他一片热肠,一腔热血。”程小姐听了春树这般说话,那当时感激心绪也不晓得从何说起,感激到极处便又流下泪来,不等春树说完,早花飞柳舞的一般朝着秋谷行下礼去。春树立在一旁,想着这样良朋如今难得,若不是他这般出力,这件事儿怎得收场?白白的送了程小姐的性命。想到此处,不因不由的也推金山倒玉柱的跪在一旁。男女二人一齐拜倒在地,忙得个章秋谷还礼不迭。急忙把春树一把拉住,又把程小姐扶了起来,不觉哈哈大笑。章秋谷这一会儿的得意,差不多就是洞房花烛见了个绝代佳人,金榜题名却又是传胪第一,任是什么事儿,也赶不上他那一番得意。

当下秋谷笑向春树道:“这点事儿算得什么,也要行起礼来?我虽然费了一片心机,却成就了你们的两桩好事,总算不枉我姓章的和你们出力一场。但是还有一句话儿,你却也要自家裁度:你是娶过正室的人,将来把这位小姐同到家中,能否相安无事?再者,你过了三年五载,保不定要秋风团扇,弃旧怜新,那时岂不是依旧误了他的终身,却叫他如何结局?这些事情,虽是不干我事,却不是不替他虚到这层;况且今天这样一来,将来这位小姐自然是无家可归的了,你又不得不格外体贴他些。你道我这层说话何如?”程小姐在旁听了秋谷的说话,觉得句句入情入理,没有一个字儿不是打入心脾,并且还替他虑日后的仳离,将来的结局,如今世上那有这般精细的好人?又听他说到自己日后无家可归的一层说话,不觉牵动伤心,忍不住泪流满面,呜咽起来。又听春树向他说道:“你的说话虽已虚得不差,但我却断断不是这般人物,你只顾放心就是了。若万一将来有甚差池,凭你怎生理论,你可信得过么?”秋谷听了方才微笑点头。程小姐此时感激秋谷直到二十四分,因又走近前来,向秋谷行了一个全礼。秋谷不及提防,搀扶不迭,忙叫春树扶他起来。程小姐起来,低低的叫了一声“伯伯”。秋谷请他坐在旁边榻上,自和春树也坐下来,商议以后怎生安置。

程小姐此刻方才抬起头来,偷转秋波,暗回粉头,细细的偷看秋谷。见秋谷坐在灯下,面如冠玉,奕奕有光;目若朗星,英英露爽;长身玉立,猿臂蜂腰;气概昂藏,丰神俊美。真个是素腰压沈,粉面欺何;春留荀令之香,夜抱邺侯之骨。和贡春树坐在一处,觉得章秋谷光芒外露,华彩照人,两人比并,还是章秋谷较胜些儿。程小姐不觉吃了一惊,暗想春间初见春树的时候,觉得他丰调过人;现在见了秋谷这般仪表,和春树两边比较,春树不免逊了一筹,不信世界中间竟有这般人物!”程小姐看了一会,不觉粉面微红。这边章秋谷坐在一旁,也在那里仔仔细细的评量姿态,只见他叙亸香肩,半欹云髻;长眉掩鬓,笑靥承颧;春融却月之姿,红上春风之面,真是宜嗔宜喜,如玉如花。 秋谷也看得呆了一会,方才开口向春树道:“现在事情已经办妥,此刻却就要和你商量善后的事宜。这个地方也不是久居之地,我想你只好把他送回家内,然后再到苏州。我在客栈里头暂住几天,等你回来,一同再到上海。你想我这个主意如何?”春树听了,便问程小姐打算怎样。程小姐低低答道:“我是个没有主意的人,况且既已……”程小姐说到此际,面上不由的起了一阵红云,顿了一顿,接下去说道:“自然和你一同回去,依着章家伯伯的说话罢了。”贡春树问明了程小姐的口风,便道:“你的主意甚好,一准明天动身回去便了。”

秋谷道:“但是还有一件事情,我们大家计较。程小姐虽然走了出来,那程老头儿失了女儿,怎肯轻轻罢手?自然要报官追捕,招贴寻人。我们这个船家又不是我们一党,他明天起来见忽然多了一个女人,定要心中疑忌;那时不得不把真话和他说明,一时露了风声,知道他心迹是好是坏?万一他说出口来,被人晓得,我们那里耽得起个拐逃的罪名?据我想来,我们明人不做暗事,索性等到明天亲自到他家内,见了第头儿和他一一说明。到了这个时候,一则如今木已成舟,二则恐怕风声传播,免不得忍气吞声,卫顾自家,你道何如?”春树听了,连忙摇手道:“这个不好,那里有拐了他家的人口私逃还自己上门承认的道理?倘被他翻转面来,吃在你的身上,要交还他的女儿,或者竟和你打起官司来,如何了得?”秋谷笑道:“你终是见理不明,所以这样胆小,我却料定这件事儿起不出什么风波。你只顾放心,不要替人着急。若我没有这样口才,那里敢去自家承认?难道我是不怕王法的么?”春树听了,不好拦阴,心上终是觉得不甚妥当,但也只好由他。

秋谷见时候不早,便立起身来道:“今天我到外舱安息,让你们说说话儿,天明了再打主意。”春树一把拉住道:“怎么还要这般客气,避的是什么嫌疑,难道我们还有这些过节不成?”秋谷一定不肯,道:“大凡男女嫌疑,到了无可如何之际,自然也只好从权。现在还不是从权的时候。”说着,回身向着外舱便走。春树苦苦的拉住,程小姐也说道:“伯伯是我们的救命恩人,何必要避什么嫌疑?这个样儿叫我们心上如何过意得去?”秋谷还不肯依。后来春树急了,赌神发咒起来,秋谷方才依了,暂时和春树同在一床睡下。春树的床便让与程小姐睡了。三人辛苦了一夜,和衣略睡,一入睡乡。 直睡到明天十一点钟,还是秋谷先醒,还有些睡眼模糊,见窗缝内日光射入,知道迟了,连忙唤了春树几声。程小姐先自惊醒,急急的坐了起来。春树也自醒了,一同起来。外面船家听得秋谷起身,舀了两盆脸水走进舱来。见多了一个少年女子,不觉呆了一呆,却又不敢多问,只是站在一旁,做嘴做脸的做出许多怪相。秋谷却正颜厉色的把船家唤近前来,约略把这件事情和他说了几句,又向箱子内取出一封洋钱,约有二十余块,一齐赏了船家,叫他不许外边漏泄。船家得了这注意外横财,不胜之喜,连连的答应几声,接了洋钱又谢了几句退了出去。 秋谷也起身上岸,又叫贡春树也上岸去置办些妇女服用的东西,自己却径向程家去了。春树拦他不住,眼睁睁的看他敲门进去,心上鹘鹘突突的怀着一肚子鬼胎,只得上去买了些镜子梳具、胭脂洋粉等零件送上船来,看着程小姐对镜梳头,等候章秋谷的信息不提。古

再说章秋谷上得岸来,走到酱园隔壁,认准了门户,轻轻的把门敲了两下。早听得呀的一声,两扇门开了一扇,门内有人道:“是什么人敲门?”秋谷不及答应,一脚跨进门来,刚刚和门内的人打个照面。秋谷停住脚步,举目看时,只见开门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,拱肩缩颈,曲背弯腰,面皮起了皱纹,须发已经花白,那形状甚是可笑,却满面带着怒容,还有些气喘吁吁的样子。秋谷看了心中暗想:这个老头儿神色这般呆滞,一定就是程小姐的父亲,便开口问道:“这位老先生就是程幼翁么?”

原来程幼勋今天早起不见了女儿,气得他暴跳如雷,大骂不止。待要报官追捉,又怕坏了自家一世的名声。嚷闹了一回,没有法想。此刻正在家中纳闷,忽听见外面敲门,叫了几声小大姐,没人答应,赌气立起身来自家出去把门开了。见章秋谷撞将进来,开口第一句就问他的名字,又见他衣裳楚楚,相貌堂堂,却也不敢怠慢,忍着怒气,请秋谷进堂坐下,方才说道:“这位老兄尊姓,有何贵干,打听小弟的贱名?”秋谷听了,立起来把手一拱道:“原来就是程老先生,兄弟不知,多多得罪。”说着随又通了自己的名姓,大家坐下。 程幼勋便问秋谷:“有甚事情降临寒舍?”秋谷微笑答道:“府上可有走失的内眷么?”这一句话把个程幼勋说得好像当心打了一拳,面上的神色登时一红一白的不定起来,硬着头皮回道:“你这话儿来得奇怪,我们这里好好的世代清门,那里有什么人走失,你这个人可是有些痰气的么?”口内这般说着,心中却暗想:“这个人来得蹊跷,我家中出了这件事儿,并没别人晓得,怎么他突然开口就问这样的话儿?”又听得秋谷笑道:“我是好意前来报信,怎么你竟出口伤人?既是没有这件事儿也就是了。依我看来,劝你不必这般遮掩,和我说了真话,或者有些消息也未可知。”正是:

瘦损香桃之骨,小玉多情;荒唐割臂之盟,十郎薄幸。

欲知后事如何,但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