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六回 真大胆登门报信 假小心曲意邀欢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九尾龟    

作者: 《九尾龟》张春帆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第五十六回 真大胆登门报信 假

且说章秋谷见了程幼勋,劈头就问他可有家人走失。程幼勋虽然觉得秋谷说话希奇,却还口中胡赖,不肯承认。后见秋谷说出这一番说话,方才着实的有些怪异,又把秋谷打量了一回,料道他不是个来历不明的骗子,便倒反问着秋谷道:“就算我家中有人走失,却是外边没有风声。你一个素不相识的人,怎么倒说得这般清楚,究竟可有什么消息呢?”

秋谷微微笑道:“我不说一个明白,料你那里得知?但是和你讲明,你却不可动气。”程幼勋听了这样话风,更加疑惑,急急的逼着秋谷要他说明。秋谷便把自己坐的椅子挪前一步,附着耳朵,把当初贡春树和程小姐怎样私通,如何怀孕,贡春树如何着急,赶到上海要求他想个法儿,自己念着朋友之情,如何答应,如何同到苏州,怎样叫人打听,又如何自己暗中通信,把程小姐救出牢宠,现在程小姐还在自家船上,一五一十的好像背书一般,滔滔滚滚说了一遍。又说:“这件事儿,多要怪你自家不好。从来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。你误了他的摽梅之候,怪不得要闹出事来。我虽然是个旁人,却不忍见死不救,眼睁睁看着你女儿一条性命生生丢在水中,所以我想个权宜之计,将他救了出来。如今事已如此,本来也不消和你说明,但是我明人不作暗事,特来和你讲个明白,好叫你自家心上分明。”

秋谷一面说,一面看那里老头儿的面色。只见他初起时低头不语,听到一半,早气得他满面通红,满头流汗,那颈顶上的青筋都一根根的爆将起来,就有些忍耐不住的光景。再听得后来许多说话,直把他气得七窍生烟,双睛出火,浑身乱抖,一口冷气塞住了咽喉,几乎透不转来。不等秋谷说完,再也按捺不住跳起身来,把秋谷胸前衣服一把扭住,大骂道:“你这个人好生大胆,你拐了我的女儿,还敢前来送信!你好好的把我女儿送出,万事全休;如若不然,我把你扭到当官,这拐逃的罪名看你可吃得起吃不起?”

秋谷见了这个样儿,甚是好笑,只是哈哈冷笑道:“你不用这样野蛮,有话只管请说。你家女儿好好的现在船上,又没有逃出苏州。我好意前来送个信儿,要和你商量个善后事宜,免得坏了两家的名气,你倒这样的横跳一丈、竖跳八尺起来,也不想个情理。你想天下那有这样大胆的棍徒,拐了你的女儿还敢自己上门送信,好等你送到当官,自寻烦恼,可有这样的痴子么?我劝你暂时放手,我倒有句话儿和你商量。我若怕你送官,也不自己跑到你家来了,难道我既然来了,又肯跑掉了么?”

程幼勋虽然愤恨,却听着秋谷的一番说话实是不差,又怕这个事儿闹了出来,自家平日极是个言规行矩的人,生了这样的女儿不能管束,还有什么脸面见人?不如听着他的话儿,还好暂时遮掩。想到此间,那一扭着秋谷胸膛的手,早不知不觉的缩了进来,长叹一声,重新坐下,却还是上气不接下气,张开大口,气喘吁吁,对秋谷道:“你…你有…有…有什么说…说话,和我…我…我商量,快些说来,说说你…你…你把我…我女儿,拐到那…那…那里去了。”

秋谷见那老头儿气急败坏的样子,忍不住要笑出来,勉强忍住了,正色和他说道:“你是个读书明理的人,怎么全不懂事情的轻重”你家女儿既已失足在前,你不叫他嫁姓贡的,却叫他去嫁那个?难道还好再嫁别人么?至于我,本来是个旁人,与我丝毫无涉,原犯不着来管你们的闲事,但我替你仔细想来,这件事儿已经如此,不如将错就错,彼此认了亲家,凭着姓贡的把你女儿带回家内,只当没有这件事儿。到了明年二三月内,暗暗的把你女儿送回。那时叫姓贡的堂堂皇皇的托人说亲,圆成好事,一则掩了旁观的耳目,二则全了自己名声。若是你一定不肯通融,定要送官究办,我是旁人,自然只好由你。姓贡的和你女儿都安安顿顿的现在船中,凭你去将他怎样。但想姓贡的既然送到当官,你令爱也不免当场出丑,就是你老先生自己也免不得匐伏公堂。姓贡的犯的罪名不过是一个和奸,又不是什么谋反叛逆,将来这件事儿张扬开去,你却怎的见人?况且就是把姓贡的办了一个罪名,于你有何益处?你家令爱又不能重嫁别人,就算是堂上官员秉公判断,也是只有断合,没有断离,那有叫你家令爱重去嫁人之理?照这样的想起来,你那方才的盛气自然而然的一齐消化。还是听了我旁人的解劝,做个半截汉子,落一个好好的收场。请你自家斟酌一番,到底如何办法,官私两样,凭你怎样便了。”

程幼勋起先听了章秋谷解劝的话儿,还是咆哮不服,不料听到后来,越听越是有理,更兼章秋谷的粲花妙舌,说得来八面玲珑,没有一句话儿不是入情入理。真是那黄河九曲,层出不穷;三峡春泉,倒倾瀑布。就是再顽钝些的顽石,听了这般说法也要点头,何况程幼勋虽然闭塞不通,毕竟还是个人类,这些利害岂有不知?听了这番说话,好似暗室逢灯,旱苗得雨,一霎时心地光明,觉得章秋谷的说话当真不错,渐渐的面上的气色也回了过来,沉吟了一回,叹口气道:“只是便宜了姓贡的这个畜生,实在有些不服。他引诱了我的女儿不算,还想要把他拐着同逃,难道就是这么让他过去不成?”秋谷笑道:“你不要这样糊涂。你令爱既然嫁了姓贡的,姓贡的就是你的东床。你若要把他送到当官照例惩办,非但伤了你家令爱的心,就是你老先生的面子上边又有什么好看?况且这件事儿原是万不得已,方才不顾危险,做这样干犯名教的事情。这正是姓贡的一片血诚,不肯负心的好处。若是换了将就些儿的人物,早把这件事儿撇在一边,那里还管别人的死活,却叫你家令爱将来怎的收场?如此看来,姓贡的也算不得什么坏人,不过是犯了些儿风流罪过,没有什么天大的事情。俗语说得好:‘毛厕越掬越臭。’我看还是将就些儿,凭他去了的好。”

程幼勋听了,想想实在不差,虽然有些强词夺理的地方,却是想不出一句驳他的说话。左思右想了一会,实实的无计可施,只得长叹一声道:“罢了,罢了!我就听了你的说话,便宜了这个畜生。我也只当没有这个女儿,也不用遮人耳目。那以后的话儿再也不消提起,这样掩耳盗铃的事情尽可不必。”秋谷道:“这却你又错了。我今天的来意,原是卫顾你们的府上的名声,你怎的倒是这般说话?”说着,又附了程幼勋的耳朵说了几句不知什么话儿,随后又道:“到了这个时候,仍旧把你们令爱暗暗的送到苏州,那时一样的央媒说合,一般的迎娶过门,那些不知细底的人那里看得出什么破绽?岂不把先前的这件事儿一齐都盖过了么?”

秋谷说毕,程幼勋正在沉吟,秋谷突然见屏门背后走出一个半老的妇人,约有五十多岁,走出屏门便向秋谷深深万福。秋谷连忙回礼。这妇人一屁股回身坐下,便对程幼勋道:“适才这位先生的话,我在后面已听得明明白白,真是再好没有的了。难得这位先生这样费心,顾全我们的面子,你还不快些答应,难道还想什么念头么?”程幼勋忽然被他的老婆走出来夹七夹八的说了一阵,想想除了这般办法,实在也没有别的法儿,只得勉强应允。知

秋谷见他已经答应,立起身来便想要走,却被这妇人拦住道:“这位先生不要性急,且请坐下,我还有话说呢。”秋谷只得重又回身坐下,问他有什么话儿,叫他快说。妇人便唠唠叨叨的盘问起贡春树的家世来,秋谷一一的回答。妇人又问可曾娶过正妻,秋谷一想,这倒不好瞒他,便答道:“这个不好隐瞒,实在已经娶过的了。”妇人听了呆了半晌:眼中便流下泪来。秋谷明晓得他的意思,便接着说道:“他虽然室有正妻,府上的小姐过去,一定是姊妹称呼,决不亏待,这倒我可以和他做个保人。”那妇人又道:“现在事已这般,也说不得的了。只是他将来要是亏待了我的女儿,我却要和他们说话的。”秋谷道:“这个自然,但请放心就是。”

秋谷因费了半天口舌,说得他舌敝唇焦,巴不得要立时回去。只听那妇人道:“你们的船停在那里,我还要到你们船上看看女儿,还有他的衣箱、镜箱随身动用的东西,让他带去。”一句话还未说完,程幼勋睁起眼珠,向那妇人说道:“这样不要脸的东西,你还去看他做甚?难道台还给他坍得不够么?”他老婆听了正要和他争论,章秋谷因急于要走,便打断他的话头道:“程老先生的话儿却是不错,此刻正要遮人耳目,还是不要去的为是。就是衣服、镜箱也都不必拿去,免得露了风声。这些物件自有姓贡的和他置备,不消费心。”说着立起来把手一拱,急急的走出门去。任那妇人在后边呼唤,秋谷只作不闻,飞也似的回到自家船上。见春树已经回来,置买了多少服用之物,正和程小姐在那里挑看衣服。 秋谷看程小姐已经梳洗,梳了一个懒妆髻,薄施脂粉,又换了一件衣服,出落得别样风流,千般袅娜。昨天晚上还是粗服乱头,花枝寂寞,如今却已是明妆丽服,环佩凌波,小蛮杨柳之腰,樊素樱桃之口,双涡晕酒,二笑倾城,比起昨夜好像换了一个人的一般。见了秋谷回来,一齐立起。春树连忙问道:“到底怎么样,没有碰到钉子么?我倒狠狠的替你耽心,幸而还没有怎样。你想那有拐了人家内眷,还自己送上门去告诉他?虽然没有闹什么乱子,这个胆量也就佩服你了。”秋谷笑道:“你只是一味的胆小,晓得什么!我是看准了这件事儿准定闹不出什么乱子,所以才这般胆大。你想我章秋谷要是没有这般胆量,那里担当得起这样的事情?”说着,便把刚才的说话一一说了一遍,又笑道:“这一本戏文,生、旦、净、丑都是我一人独唱,作成你做一个现成快婿、自在东床,你还不要好好的谢谢媒人么?”春树听了,也无别话可说,不住的点头痛赞,佩服秋谷的辩才智慧直到二十四分,感激秋谷的侠骨热肠更是五体投地。连程小姐在旁听着,也是感激万分,那心上的感情深深的印入脑筋,竟是个留了终身纪念。这也不去说他。

只说秋谷和春树商量,叫他坐着原船和程小姐一同回去,秋谷便在苏州城外暂落客栈,等贡春树到了苏州,一同再到上海。计议已定,秋谷忽又想起一件事来,便问春树苏州的几所住房那一处最大些,可肯出卖。春树道:“我的房子只有宫巷的一所住屋最是大些,只要有人肯出价钱,那有不肯出卖之理?”秋谷便把宋子英和亲戚代寻房屋的事同他说了,并道:“你既然肯卖,不妨找了子英,同他去看,好在你今天不能动身,我们就同去一趟可好?”

春树答应了,一同上岸,先到王小宝院中寻着了陆仲文,再托陆仲文写张条子,当场把宋子英约来,和他说了。子英大喜,便要立刻去看。当时由院内相帮雇到三乘轿子,章秋谷和春树同宋子英三人同坐,一直到宫巷潘玉峰家。春树请秋谷、子英暂在大厅少坐,自己进去了一会方才出来。有分教:

画舫笙歌之夜,檀板金尊;呼卢喝雉之场,崖勒马。 要知后事,且看下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