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回 银汉仙槎刘郎惆怅 秋风莼菜张翰归来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九尾龟    

作者: 《九尾龟》张春帆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第九十回 银汉仙槎刘郎惆怅 秋

上回书中说着章秋谷和贡春树在阿娟那边晚膳,一时间觥筹交错,履舄纵横。那几个客人也每人叫了一个和阿娟一样的开门的私娼,只有秋谷不认得这些人,无从叫起。贡春树要和他代叫一个,秋谷执意不要,也就罢了。当下开筵坐花,飞觞醉月,直闹到三更左右方才散席。大家都辞了主人先走,只有秋谷和春树两个人已经微微的有些醉意,还坐在那里。只见阿娟走过来和春树咬了一回耳朵,春树沉吟一回道:“一时找不出地方,搬到那里去呢?”秋谷听了,不晓得他们说的什么,便问着春树道:“什么搬不搬的,你们那一个要想搬家?”春树听了,便把这里头的情形和秋谷讲了一遍。 原来苏州地方的规矩,一班堂子里头的倌人开着一个门面,每每有许多地方的流氓跑到堂子里头去想他们的好处。一班倌人见了这一班流氓,一定要送他几块钱,还要对着他们说上许多好话,方才肯好好的出去。如若不然,这班流氓就要糟蹋他们的房间,得罪他们的客人。这班客人都是一班有身家的,见了这班流氓如何不怕?自然大家都吓得不敢再来。这些流氓一味的拼命混闹,闹得一个天翻地覆,一定要拿着了钱才罢。除了租界上的堂子,这班流氓吃巡捕官司不敢去闹,其余城里城外的那些开堂子的人家都是他们的衣食饭碗。这些倌人见了那班流氓,没有一个不是怕得心惊胆战,非但一毫不敢得罪,而且还要好好的敷衍他们。若是那一班半开门的私娼,本来没有多少客人走动,这班流氓要是不知道也就没有法儿,万一个给他们打听了出来,一定也要带着几个人进来啰唣,想要讹诈客人们的钱。阿娟住在这个地方还不到一年,所以起先他们还不知道阿娟是个私娼,如今被他们晓得了风声,便大家闯进来想些好处。不料刚刚碰着了章秋谷,非但想不着好处,倒反吃了一个大亏;但是一时间虽然有个章秋谷挺身出来把他们打退,慢慢的他们一定要来翻本。到了那个时候,章秋谷不能常常的在这里保护他们,只剩了阿娟一个人,那里受得他们的糟蹋,所以阿娟和春树计议要想搬到阊门马路上去,做个么二住家。春树想着,一时找不出这样的一处房子,有些踌躇起来。 当下春树和秋谷说了这个缘故,秋谷想了一想道:“也不必搬到城外去,你不是有几间房子在胥门里头么?现在正还空着没有人住,你何不就借给他住了,将来有起事来,你是个房主人,也可以出来讲话的。”春树想了一回,点一点头道:“这个主意倒也不差,只得暂时搬去,避过他们的耳目也就是了。但是这班流氓地痞是到处有的,万一搬了过去又有人去吵闹起来,这便怎么样呢?”秋谷道:“那倒不要紧,只要客人们出进的时候自己小心些儿就是了,那里顾得许多?就使再有流氓闹事,你如今是他的房东,也可以出来说几句话的。”春树听了。觉得秋谷的话不差,便打定了主意,又和阿娟说了些体己的话儿。秋谷要催着他回去,春树道:“时候已经不早,我们大家在这里借个干铺罢。”秋谷听了,拿出表来看时,果然已经三下多钟,便依着春树在阿娟那边借了一夜干铺。

到了明天,贡春树要请章秋谷到仓桥浜高桂林家吃酒,曾太史和邓太史两个人又写了一封信出来,约秋谷进城吃饭,秋谷一概都回了不去,写了一封回信给那两位太史公,只说已经动身回去。秋谷自己一个人却走到道前街巷内楚公馆的大门外面,来来往往的走了数十余次,要想候着芳兰出来见他一面,再续前缘。那里知道呆呆的等了多时,只看见有几个家人出入,连芳兰的影儿也看不见,一直等到二更以后方才无精打彩的回来。

到了第二天又去那里候他,刚刚走到楚公馆的门口,心上吃了一惊,只见大门上挂着红绸,中间的屏门开着,大厅上点着灯烛辉煌的,却静悄悄的不见什么人。秋谷在门外踱了一回,想不出什么缘故,见门口没有人,便轻轻的蹑步走进,早听得有几个人的声音在门房里头谈论得十分热闹。秋谷侧耳听时,只听得一个人的声音说道:“我们老爷做起事来总有些鬼头鬼脑的,不知道是个什么缘故。你们想,今天小姐出嫁总算一件喜事,为什么要这般藏头露尾的不叫同寅们知道,好像把小姐送给人做姨太太的一般,你想可奇怪不奇怪?”秋谷听了这几句说话,心上好似触着了电气的一般。再仔细的听下去时,又听一个人说道:“我们老爷真是瞎了眼睛,把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姐去配给这样一个姑爷,又黑又丑,还是一脸的大麻子,走起路来一只脚又有些拐的,老爷不知怎样的平空拣中了他,不知小姐看了这样的姑爷,心上怎样的烦恼呢。”说着,又听得一个人接下去大声说道:“你们讲的都是些隔壁帐的话儿,我们老爷拣中这个姑爷,难道是拣他的才貌么?我们老爷的性情本来是势利不过的,见了他有财有势,所以连忙把女儿嫁他。将来一则好问他借几个钱,二则还好靠着他的势力自己弄个差使。只可惜我们小姐这样的才貌,却嫁着了这样的人,真是好块肥羊肉掉到狗口里去了。”众人听了,哈哈的笑起来。 章秋谷听到这里,心上早明白了八信分,觉得一股酸气从丹田底下直冲到鼻子里来,一个心乱七八糟的也不知是什么味儿,也不再听下去,大踏步走了回来。真个是:

银汉仙槎,桃花人面;牵牛西北,孔雀东南。凄凉巫峡之云,懊恼高唐之梦。红楼隔雨,魂销婪尾之春;珠箔飘灯,肠断相思之字。 章秋谷当下一个人垂头丧气的回来。春树见了问他为什么这般模样,秋谷懒懒的也不开口,便上床睡了。这一夜的千般别恨,万种离愁,螺肠九回,珠丝百结,思佳人而不见,望秋水兮潆洄,这些情思也不必去提他。主

只说章秋谷在家里头动身的时候,预先和太夫人说明,说到苏州去一两天就回来的,如今在苏州一连耽搁了五天,还要想到上海陈文仙那边去打个转身,算起日子来已经十分急促,便别了贡春树立刻上了轮船往上海去。轮船走了一夜,天还没有亮就到了上海。秋谷在大餐间里头直睡到八点钟方才起来,一直赶到文仙那里。文仙迎着笑道:“我只道你今年不来的了,你倒居然没有失信,你们府上太夫人和少奶奶怎么倒都肯放你出来?”秋谷把别后的事情,约略告诉了陈文仙一遍,只瞒了苏州的事情没有提起。 秋谷坐了一回,便问起陈文仙年底有多少开销,陈文仙屈着指头算了一算道:“这里倒没有什么开销,就是年底下要用几个钱也看得见的,倒是那些店家的店帐,以及你堂子里头的酒帐局帐,只怕通算起来,倒也不少呢。”秋谷故意假作吃惊的样儿,口中说道:“我这一次来一个大钱都没有带,这便怎么样呢?”陈文仙瞪了秋谷一眼道:“你看你看,又来了,这样的假话只好对着人说上一次两次,人家或者还有些相信你的话儿。到了后来听得惯了,耳朵里头的老茧都听了出来,那里还有人相信?我劝你不要这样的装腔作势罢。”秋谷听了,自己也好笑起来,便在衣袋里头取出一张一千块钱的银票,交给陈文仙道:“我今天就要动身回去,一班朋友那里我也不去惊动他们,还有那些店帐和堂子里头的帐,我核算起来大约差不多也要七八百块钱,你等他们来了发票,便一一的和他们算清了,省得拖欠他们的钱。堂子里头这一节本来不多,只有公阳里的陆丽娟、西鼎丰的梁绿珠,有几台酒几个局,你叫车夫去抄了局帐来,就叫车夫送去。我今年自从娶你进门以后,堂子里头没有去住过夜,所以没有欠什么钱。”陈文仙看着秋谷微微一笑道:“只怕不见得这样的克己罢。”秋谷也笑道:“看你这个样儿,难道要我跪下来赌一个咒不成?”陈文仙道:“你们男人差不多大家都是这个样儿:见了家里头妻妾的面,一味的甜蜜语,拼命哄骗;等到转过身来,便把方才的话儿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”秋谷道:“我向来不会骗人的,你看我平日之间可曾骗过什么人?况且你又不是一味吃醋不通道理的女人,我又何必骗你呢?”陈文仙听了笑了一笑,也不开口。 秋谷又问他新年里头要钱用不要钱用,陈文仙道:“我一个人住在上海,要用什么钱?自从你回去以后,我通共止出了一回门,是出去买洋货的,连马车都没有坐过一趟,你不信,只看那马车行的帐单就是了。”秋谷听了心上十分欢喜,却故意说道:“新年上没有什么事儿,虽然我不在上海,你一个人也好出去坐坐马车,吃吃大菜,或者戏园子里头去听听戏,借此消遣消遣开个心儿,不要呆呆的坐在家里,闷出病来倒不是顽的。”陈文仙道:“我本来不喜欢这些顽耍的事情,况且你不在这里,我一个人出去有什么兴趣。”

秋谷听了陈文仙这般说法,自然甚是放心,匆匆忙忙的叮嘱了陈文仙几句,便上了原来的轮船,赶回苏州。又趁上常熟的轮船,回到家里已经是十二月二十五了。太夫人见秋谷回来,不免还要埋怨他几句,问他为什么到这个时候才来,秋谷随口掩饰了几句,便过去了。秋谷到了家里,少不得要料理些年事,到了新年上又要出去拜年,还有许多亲戚请秋谷去吃年酒,一连应酬了半个月,方才清静些儿。

光阴如驶,日月如飞。早又过了一个二月,这位章秋谷在家里住得腻烦起来,勉强过了一个三月,实在忍不住,便又告禀了太夫人要到上海去散散心,顺便算些帐目。太夫人心上本来不愿意章秋谷出去,但是眼见他恹恹悒悒的过了一春,提不起一些高兴,恐怕他闷出病来,便轻轻易易的一口应允。秋谷大喜,便急急的赶到上海来。正是: 桓司马重来灞水,风景依然,习凿齿再到襄阳,山河无恙。

不知章秋谷到了上海,又有什么事情,下文交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