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八回 印深情软语留春 谐好事平康选梦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九尾龟    

作者: 《九尾龟》张春帆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第一百四十八回 印深情软语留春

只说金观察和章秋谷等见冯月娥被天津县差役拿去,虽然吃了一惊,大家心上却甚是畅快。秋谷只说:“拿得好,拿得好!若是凭着他一味的这般混闹,不去问他,将来各处戏馆都大家效尤起来,地方上的人心风俗还可问么!”金观察等听了,大家都点头称是。只有一个云兰倒大大的吃了一吓,吓得个目瞪口呆,紧紧的拉着章秋谷的衣服几乎要哭出来。秋谷见他这般胆小,觉得甚是好笑,连忙安慰他道:“你不用害怕。他们拿的是冯月娥,与你什么相干?”云兰道:“倪只怕俚也要来捉起倪来末,那哼弄法呢?”秋谷笑道:“你好好的没有犯法,断没有什么人来捉你的;你只顾放心就是了。”云兰听了方才觉得放心,却还拉着秋谷不放。 这一出戏本来是排在结末的,如今这样的一来,一霎时止鼓停锣,收场罢演。那一班听戏的人也大家扫兴而归,就如潮水一般的拥出门外。金观察见挤得利害,便招呼众人索性停一回儿,等人少些再慢慢的走,大家依言坐下。云兰趁势低低的和秋谷说,要秋谷送他回去。秋谷沉吟道:“今天时候不早,差不多已经十二点钟。我明天还有要办的公事,一准明天晚上来罢。”云兰拿着秋谷的手放在自己胸间道:“耐摸摸看,倪格心跳得来掏掏,吓得倪来要死。耐末再要实梗勿肯送倪转去。“秋谷听了,果然把手去摸他胸膛时,真个一个心拔拔的跳个不住。

这个时候,正是五月底的天气,倌人们着的都是绝薄的纱衣。秋谷轻轻一摸,早觉得双峰腻玉,触手如酥,由不得心旌摇荡。更兼云兰对着他俊眼微饧,眉尖斜蹙,看着他的脸,要说什么却又说不出什么来,好似央告他的一般,便也只好点头答应。却又故意问他道:“你叫我送你回去做什么事情?”云兰把眼一瞟,佯嗔道:“勿要瞎三话四哉,烦得来!”秋谷道:“你既然这般说法,我也不必送你回去,省得你心上厌烦。我请个代庖的人送你回去,何如?”云兰低低笑道:“阿育,阿是算扳倪格差头呀!”

金观察坐在那里,看着他们两个人的样儿,觉得目送眉迎,若离若合,别有一种缠绵款曲的神情,暗想:他们两个人认得没有多少时候,怎么就要好到这个样儿?真是奇怪。正在呆呆的看,被余太守肩上拍了一拍道:“他们两个人头里是有些浑的了,难道你的头里也浑了么?人都差不多散尽了,你们不走,等在这里做什么?”金观察和章秋谷连忙看时,只那些人果然都已经散得干干净净,便连忙都立起身来。 余太守看着云兰笑道:“你们有什么秘密的话儿,等一会儿到床上去说不好?何必要这般性急,在戏馆里头做出这个样儿来?”云兰听了,红着脸口中咕噜道:“狗嘴里阿会生得出象牙!耐格只嘴,总归呒拨啥好闲话说格!”余太守虽然是江苏人,却从小儿生长在天津地方,不大懂得苏州话,听了云兰在那里咕噜,虽然听不明白,却知道一定是骂他的,对着云兰把头颈缩了一缩道:“你不要发急,我从此再不开口,何如?“云兰听了一笑,也不理会。

依着章秋谷的意思,要请金观察、余太守等一同到宝华班去,余太守等都说夜深不便,各自别去。言主政也和银珠一同回去。只有金观察一个人,同着秋谷到了侯家后宝华班。

金观察便拉着秋谷先到金兰房间里头去稍坐,秋谷依言,一同走进金兰房内。金兰立在门口,含笑相迎,亲自和金观察卸下长衫,云兰也照样把秋谷身上着的那件淡湖色金阊纱长衫卸了下来。 坐了一回,云兰要请秋谷到自己房间去坐,秋谷故意道:“等一回儿我就要回去,就在这里坐一下罢。”云兰斜着眼睛瞪了秋谷一眼,似笑非笑的道:“耐今朝阿敢转去!”秋谷笑道:“有什么不敢回去,你又不是我的太太,我为什么要怕你?”云兰不等说毕,举起扇子把秋谷头上“拍”的打了一下道:“耐勿要来浪搭倪调皮!”秋谷道:“我规规矩矩的并不调皮,所以要今天回去。若是当真的和你调皮,今天那里还要回去?”云兰坐在秋谷膝上撒娇道:“倪勿来格,耐自家心浪阿意得过?”说着,直把一个脸儿紧紧的偎着秋谷的脸,附耳低声道:“耐勿作兴实梗样式格。今朝勿要去哉呀!”

秋谷见他说得这般委婉可怜,早已心中默许,却故意沉吟一会,口中一言不发。云兰见他始终还是一个不开口,便挽着他的手道:“耐啥格一声勿响介,阿是变仔哑子哉?”说着又回过头来对金观察道:“金大人,耐说搭倪做媒人格呀,帮仔倪留留二少哩!”金观察笑道:“他是有心在你面前装腔做势,你不要去信他。包在我的身上,今天还你一个章二少。如若走了,我赔也赔你一个。”云兰听了,不觉低鬟一笑,立起身来道:“倪是不过实梗哉,耐阿好推扳点。”秋谷听了,不由得也笑起来,拉着云兰对金观察道:“老表伯的严命,,小侄不敢不遵。明天再请老表伯吃酒。”又对云兰道:“我们两个不要在这里惹厌。我们走了,好等金大人放马登场;我们也去办我们的公事罢!”说罢拉着云兰往外就走。云兰面上一红,软软的跟着章秋谷走了过来。

到了那边房内相将坐下,一个娘姨端上茶来。秋谷抬头看时,只见这个娘姨穿著一身玄色铁线纱衫,玄色铁线纱裤,里面衬着一身粉霞色洋纱衣裤。脚下一双玄缎弓鞋,只有三寸多些。玉笋凌波,金莲贴地,比云兰的觉得还要小了好些。头上挽着个懒妆髻,插着两朵白兰花。丰态轻盈,腰肢婀娜。虽然差不多年过三旬,却还狠有些动人的姿态:盈盈凤目,淡淡蛾眉。腮凝新荔,未褪娇红;颊晕梨涡,犹余妩媚。看着秋谷,只是微微的笑。

秋谷见了倒不觉吃了一惊,立起身来,拉着他的手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怎么我前两天没有看见你这样的一个人?想不到天津地方的娘姨,也有你这般的漂亮人物!”那娘姨见秋谷恭维他的漂亮,心上甚是得意,对着秋谷一笑道:“倪是勿好格,耐勿要来浪瞎三话四。”秋谷道:“像你这样的人再要说不好,世界上的人也没有好的了。”那娘姨把秋谷推了一推道:“耐就是实梗仔罢,阿好请耐少说两声!”秋谷一笑道:“你到底叫什么名字?为什么前两天没有见你?”那娘姨道:“倪叫老二,刚刚来浪上海来,今朝七点钟到格搭格。”秋谷听了道:“怪不得,我说这里天津地方那里有你这样电气灯一般的人!原来果然是上海来的。”说着不由分说,猛然把他搂在膝上,脸贴脸的偎了一偎。

云兰见了,瞪了秋谷一眼,别转头去,口中说道:“耐勿要实梗哩!格个是倪格娘呀!”那老二也微微笑道:“耐勿要来浪实梗瞎俏。俚是倪格囡仵,耐就是倪格女婿;阿有啥女婿搭丈母吊起膀子来格?晏歇点倪囡仵小姐吃起醋来,耐吃勿消格嘘!”云兰听了,把身躯一扭道:“呒姆末总归实梗,啥格吃醋勿吃醋介!”说着不因不由的两边颊上泛起两朵红云。

秋谷听了他们的说话,起先还不相信,只说是讲的笑话,连忙问道:“难道你当真是他的亲生娘不成?”老二笑道:“勿是真格,倒是假格?的的刮刮,俚是倪亲生囡仵。耐勿相信,自家问俚末哉!”秋谷听了便放了老二,立起身来,对着他深深的打一个拱道:“我实在不知道你就是我的丈母太太,多多得罪。如今只好在丈母太太面前陪个礼儿,休怪方才放肆。”说着又打一拱。老二扭转脸去,只是“格格”的笑。云兰道:“唔笃看看俚阿要厚皮,一塌刮仔才做得出格。”秋谷回过身来,对着云兰,也打一拱道:“我已经在这里打拱服礼,你还吃这般的冷醋做什么?”云兰啐了秋谷一口道:“耐说说末就是歪嘴吹喇叭,难勿搭耐说啥哉。”

秋谷听了,也不去理会他说的什么,只招手把老二叫了过来,问他以前在上海做过生意没有。老二回说:“十年前在上海的时候,叫姑苏林寓。”秋谷虽然以前在上海没有见过他,却知道有个姑苏林寓,善唱青衫,也是个鼎鼎有名的人物。便和他讲些花丛兴废的原因,并上海近来生意的难做。老二拍手道:“二少格闲话蛮准,故歇上海格生意格末叫难做。倪吃仔格碗把势饭,真正叫呒说法。”两个人长篇大套的谈论了一回,讲的都是堂子里头的事实,讲的人手指口划,讲得个娓娓忘疲,听的人也心领神会,听得个津津有味。直讲到差不多两点多钟。

云兰坐在一旁呆呆的听,没有一些儿倦意。还是秋谷觉得时候不早,掏出表来用手轻轻一按,只听得铮铮的打了两下,又打一下,秋谷道:“我们只顾在这里讲话,不知不觉的已经两点一刻了。”老二也立起身来,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呵欠,笑道:“倪要困觉去哉。唔笃两家头也早点困罢。”说着便叫房间里的人端上稀米饭。秋谷随意吃些,云兰也吃了半碗,相携就寝。金堂夜永,宝幄香温,绣枕暗推,流苏悄颤;檀口之脂香微度,酥胸之春意初融;艳语轻轻,重帏悄悄,钗堕绿云之髻,汗凝红玉之肤;水泛横塘,云飞巫峡;冰蕈银床之夜,花香月满之宵。一夜无话。

到了明朝,章秋谷直睡到十点钟还没有起来,好梦初回,双晴乍启,只见云兰枕着自己的手臂,还在那里蒙眬酣睡。额上微微的沁出几点汗珠,剩粉末消,残脂犹腻,一缕漆黑的头发拖在枕边。秋谷看着这个样儿,觉得一个心在腔子里头不由的怦怦自动,想要再睡一回,却又睡不着,一个手臂却被云兰枕得有些麻木起来。见他睡得正浓,却又不忍唤醒他。

正在这个当儿,忽见老二蓬着个头,悄悄的在外面走进来,蹑着脚步走到床前,轻轻的把帐子揭开,探头一望,见秋谷已经睡醒,便低低笑道:“辰光早来浪,困歇起来末哉。”正是:

徐娘半老,犹多姽婳之姿;杜牧重来,尽有烟花之恨。

不知以后如何,请看下回便知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