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一回 泼醋当场争口舌 单相思狭路劫伶人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九尾龟    

作者: 《九尾龟》张春帆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第一百六十一回 泼醋当场争口舌

上回书中说到辛修甫同着陈海秋等在天仙看戏,忽然头包里头一个少年女子和那二包里头的姚月仙大闹起来。姚月仙那里肯让,便也挺身而出,要到隔壁去打他。那女子也怒气吽吽畔的直扑过来,两下相隔止有二三尺路。两下正要动手,幸而有几个案目,听得楼上大闹,连忙飞一般的赶上楼来,急急的两边拦住,横身劝解。

这个时候,辛修甫见他们大闹起来,便也立起身来张望。只见那姚月仙被案目横身插劝,不得近前,更觉得满心火发,便指着那个女子对着众人道:“唔笃大家听听看,世界路浪阿有实梗少有出见格事体。别人家吊膀子末,吊来浪肚皮里向,吃醋末也吃来浪肚皮里向,阿有啥像俚实梗,吃醋吊膀子才放来浪面孔浪向,倒说廉家里搭俚四五年格老相好哉。四五年格老相好末那哼呀?区俚说得出实梗格闲话!”俚自家末挂仔牌子做生意,倒要管牢仔相好,勿许俚去吊膀子,世界路浪也呒拨格号道理嘛!”

那女子听了姚月仙这番说话,更气得金莲乱顿,烈火横飞,也指着姚月仙骂道:“倪吃仔把势饭,吊膀子当官格,呒啥希奇。耐格勿要面孔格《毛乍》千人,再有面孔出来吊膀子!阿是耐姨太太做做,做得勿高兴哉,再要出来做倌人?别人搭俚吊膀子,倒还勿要去说俚,独独挨着耐要搭俚吊膀子末,倪定规勿许,看耐阿有啥法子!”

姚月仙把舌头一伸,头颈一缩道:“阿唷阿唷!格是倪吓得来魂灵才吓脱格哉!耐勿许倪吊俚格膀子末,阿是耐格家主公呀?耐有本事末,管牢仔俚,勿要放俚出来吊膀子。耐说勿许倪吊末,老实勿客气,倪定规吊定格哉,耐有啥格法子末来末哉,倪等好来浪!耐说倪《毛乍》千人,倪倒勿曾挂啥《毛乍》千人格牌子哩!”一席话,把那女子说得又气又恨,只指着他的脸大声说道:“耐再有面孔来浪嘤嘤喤喤,倪立时立刻去叫仔宣家里格老乌居来,看耐再敢勿走!”姚月仙听了这句话,倒不觉吃了一惊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这个时候,楼上楼下的那些看客,听得楼上闹得这样的天翻地覆,不由得大家都立起身来回头探望,却又不知究是怎么的一件事情。一霎时人语喧哗,万头攒动。那门口的红头印捕,也靴声橐橐的走上楼来。姚月仙见势头不好,又被那几个案目苦苦的解劝,又怕那个女子说得出来做得出来,万一竟去叫了宣观察来,这倒不是顽的,只得自己做个落场道:“今朝便宜仔耐格烂污货,明朝再搭耐说闲话!”说着,便头也不回的转身便走。那个:女子见了红头印捕走上楼来,心上也觉得有些害怕;更兼见姚月仙已经走了,总算自己占了上风,便也不敢再说什么,也带着两个大姐回身便走,一面口中咕咕哝哝的讲道:“格只老乌居,讨仔实梗格一个姨太太转去,真正叫作业!”

辛修甫等看着他们做出那般的形状,又听着他们说出那样无耻的话儿,一个个心上都觉得十分好笑。如今见他们两个人都已经走了,台上的戏已经做到《长阪坡》后段的汉津口,辛修甫等见时候不早,便都无心看戏,大家一同下楼回去。刚才慢慢的走下扶梯,戏台上戏已经演毕,登时,那些看戏的人就和潮水一般的直拥出来。辛修甫便拉了陈海秋一把道:“我们不用去和他们挤在一起,等一会再走就是了。”王小屏道:“我们走侧门出去也是一样的。”辛修甫道:“侧门的路狠难走,而且也狠拥挤,不如还是等一回儿罢。”王小屏听了便点头应允,等着那班人略略的散了一散,方才一同走出门外。 到了门外,辛修甫一眼看见一个面貌狠好的倌人,一个人站在门外,好象等什么人的一般。辛修甫仔细一看,便认得是公阳里的沉二宝。只见他秋波侧盼,两颊微红,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些门内去来的人。辛修甫便叫了一声二宝道:“你在这里等什么人?”沉二宝抬起头来看了一看,见是修甫,脸上不觉呆了一呆,随口说道:“倪等格个断命格阿招,勿晓得那哼再勿出来。”支吾了两句,辛修甫也不去理会他的话儿是真的假的,对着他一笑,点一点头,便同着陈海秋等走了过去。

沈二宝见辛修甫等走了,依旧还是目不转睛的望着门内出来的人。等了一回,只见门内走出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男子,面如满月,肤若朝霞,猿臂蜂腰,肩平身削,匆匆的在门内走出来。刚刚一脚跨出大门,沉二宝见了大喜,登时间笑容满面,心花怒开,不顾好歹走上‘步,一把便拉住了那少年男子的手,口中说道:“耐啥格到故歇出来介?倪等仔耐半日哉!”那少年男子出其不意,被他平空的这样一来,倒不觉吃了一惊,连忙回过头来楞着眼珠说道:“你是个什么人,平空拉我做什么?”

沉二宝到了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廉耻,笑吟吟的对他低声说道:“勿要实梗嘘,到倪搭去坐歇末哉!”那少年男子听了他这两句话儿,由不得心中一动。更兼沉二宝这样满面添花和他讲话,口中一阵阵的香气直送过来,娇喉巧啭,脂香暗吹,不知不觉的抬起眼睛来把沉二宝细细的一看。只见这个沉二宝红腻桃腮,波凝杏眼,容光飞舞,体态风骚,觉得眼睛里头好象电气灯的一般霍的一闪。这个少年男子看了这样的一个丽人站在眼前,又是自己凑去上和他勾搭,心上那有不动的道理?便也不因不由的对着沉二宝微微一笑。沈二宝见了那少年男子居然向他一笑,只喜得眉飞色舞,毛骨悚然,那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活直从心窝里头直发出来,几乎连自己的生年月日都一概忘记得干干净净。 正在这般时候,猛然又从门内走出一个五十多岁的人来,一眼见了沉二宝拉着那少年男子的手,由不得心头火发,鼻孔烟生,抢上一步劈手把沉二宝的手尽力一拆,拆了开来,睁着两个眼睛对沉二宝骂道:“你是个女子,怎么一些儿廉耻都不顾,千人百众的所在,做出这个样儿来?他一个小孩子懂得什么,你这样的凭空引诱他?天下那有像你这般的人,还不给我走开去!” 这没头没脑的一席话儿,沉二宝虽然脸皮狠老,也被他骂得脸上一阵一阵潮热起来。要想就此撒手罢,看着这样的个风流俊俏的人儿,心上那里舍得下。要想和他扭结固结的软缠一下罢,看着这个人气势汹汹的,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瞅着他,好象要一口把他吞下肚去的样儿,又觉得有些怕他。暗想这个混帐东西不知是他的什么人。我常常听得人说,他的父亲谢云奎拘管儿子得十分利害,不许他在外面混闹,不要就是他罢。想着,便叹了一口冷气,想要回转身去。忽然心上又转一个念头,觉得好容易今天候着了他,究竟有些放他不下,便老着脸儿,硬着头皮走上一步,对着那个人说道:“耐勿要来浪嘤嘤喤喤,倪格事体勿关得耐啥事!倪吊膀子末,也挨不着耐来管!”

那个人听了沉二宝这几句说话,倒反呵呵的冷笑道:“你吊膀子不用我管,说得好轻松的话儿!你吊别人的膀子,自然和我不相干,不来管你的闲事。如今你要和我的儿子吊起膀子来,难道也说不与我相干,不要我管不成?”沉二宝听了,方才知道他真是谢月亭的父亲谢云奎。一时间闭口无言,十分惭愧,只得低着头连连往后倒退。

谢云奎回过头来,一眼看见他那位公郎呆呆的站在一旁,还在那里不住的偷眼注视方才的那个女子。谢云奎看了心上甚是生气,望着他喝了一声道:“你还不快快的回去,站在这里看什么!”谢月亭被他父亲一喝,也吓了一跳,连忙往外便走。谢云奎紧紧的跟在后面,一同回去。 沉二宝眼睁睁的看着谢月亭走了,好似不见了一颗夜光珠的一般,心上十分不乐。却又不敢去拉他,只得自己慢慢的一步一步捱到马路边上。那包车夫阿二、阿福两个,已经把一对药水车灯点了起来,照耀得精光四射,已经在那里等了好一会。沉二宝却好象没有看见一般,还在那里东张西望的寻他的包车。直至阿二叫了他一声:“二小姐看什么?车子在这里。”沉二宝正在心猿意马的拴缚不定,神飞意荡的收束不牢,突然听得车夫叫了一声,方才猛然醒悟,讪讪的坐上车去。

到了公阳里,跑上楼去连衣服也不换,跑到榻床上去一头睡倒,咳声叹气的心上狠不自在。一班娘姨大姐明知道他的心事,只好大家静悄悄的不说什么。偏偏的这个时候又来了一起打茶围的客人,沈二宝那里肯出去应酬?只叫娘姨们出去和客人说:“先生有病睡在床上,不能起来。”一班房间里人听了沉二宝这样的怠慢客人,大家心上都有些不以为然。却又为着沉二宝是自己身体,又不欠什么债,不好说他什么,只得由他。幸而这几个客人都是狠本分的人,听见二宝有病,便不肯多坐,略略的坐了一回,便大家起身散去。

这一起客人刚刚跑了出去,接着又听得楼下相帮高叫:“大人上来!”楼梯上靴声橐橐的又走了一个客人上来。几个娘姨、大姐见了,大家都眉花眼笑的迎上前来。正是: 月暗蓝桥之路,好事多磨;波横银汉之桥,仙槎不渡。

要知后事如何,下回交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