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编 洪宪太子与公主及皇孙皇女等之历史附皇媳与驸马 袁诸子之历史及其行状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袁世凯(洪宪宫闱艳史演义)    

作者: 《袁世凯》天忏生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第三编 洪宪太子与公主及皇孙皇

以上所述,其不惮缕晰,详细叙之者,以克定、克文於洪宪帝制有正比例与反比例的之关系也。其余诸子,则皆在无足重轻之列。本无可纪之价值,然使其略而弗载,则又未免有挂一漏万之弊。吾今于此不得不一一点缀之,以备阅者诸君之参考焉。按袁之第三子名克良,字让之,二姨太之所出也,与克文为同母弟昆行。为人极和平谦顺,虽贩夫走卒,报必以礼。

特其人无远大志趣,一生行事不越乎理法范围之外。质言之,盖亦庸庸浊世之佳公子也。幼习儒书,及长,曾入清华学校肄业。旋以考试得最优等,派赴美国游学。未及期年,因病回国,遂辍学。是年,娶同邑张氏女为室,即张镇芳之婿也。生子一,名家璋。

袁之第四子克端,其行状余已于前节言之綦详矣。克端为三姨太所出,袁以宠其母故,遂爱及其子。矧克端幼时肤色皙白,相貌魁梧,又机警过人,沉毅有大志。袁是以愈溺之。谓他日光大袁氏门闾者,非此子莫属。克端因亦恃宠而骄。及长,其赋性极豁刻,于弟昆间,事事不肯让人。己占优胜,复于父母前媒孽诸子之短。以故,诸子受袁氏鞭挞者时有所闻。即克定亦弗能免。克定深恶之。故袁氏称帝时,克定恐青宫一席为克端所攘夺也,袁曾为克端聘黄氏女为室,未娶而夭殇。复聘於吴即吴重焘之女,克端闻吴女貌寝陋,意将弗娶,遂停妻纳妾。旋为吴氏所控,不得已,乃娶焉。结缡后,夫妇积不相容。女归母家以居,誓不归,不啻为无形之离异。未几,妾生一子,名家瑠。闻克端为德国陆军学较毕业生,富于军事上知识。彼自谓方今偌大中国无一知兵者,其言之夸大有如此者。

五子克权,袁之第六妾洪姨太所出也。为人蠢蠢,姿质尤鲁钝。幼时读书,随诵随忘,虽日事鞭挞,无效也。比长,不务正业,性尤嗜赌。日与其族戚中子弟呼虏喝雉,纵一掷千金亦所不恤。初,袁之家庭间定章,凡诸子年未成,童者月给资五十元,弱冠者倍之,长而授室者再倍之。时克权尚未娶也,以有限制所入之资,供诸无底之赌博,区区百元到手,立罄。

不得已,乃索诸其母。母以爱子故,如其欲予之。弗足,又称贷于诸兄。诸兄初犹应命,继应其久假不归,乃靳而不与。因之弟昆间之起齮龀。洪姨仍意存左袒。事为于夫人闻知,白诸袁,袁怒而挞克权。谓洪姨曰:“不图吾生此败家子也!”于是闭诸一室中,不令出。洪姨力为子缓颊,袁可其请。严令其不准再蹈前辙。讵克权甫释禁,则又杳不知所之矣。袁扬言欲致其生命,洪姨恐,阴使人往告克权,命勿返。凡有所需,已解囊供给之。有时偶归,弗与乃父面,惟匿居密室中。招母来索金,有所得即去。侍从不敢告袁。故袁亦无从知之。

六子克桓,袁之四姨太所出。幼时即喜绘事,信笔涂抹,粗有可观。既长,袁即使之入测绘学校肄业,每届考验,成绩辄为诸生之冠。虽教员亦自叹弗如。迨卒业后,京师某大学校聘之为该校测绘科主任。克桓无意执鞭于教育界,因婉却之。

深居简出,不越户庭一步,惟日以绘事为乐。尝绘天下名山大川及各处风景,悬诸壁间。有见之者,疑其为镜机所摄,莫辨其出自丹青手笔也,可谓于美术界中占一位置矣。及袁氏帝制自为,于新华宫中大兴土木,凡一亭一树一草一木之布置点缀,皆克桓为之支配。先绘图进呈袁览,所有部署,辄称袁旨。于是每绘一图,袁必给予珍异之物品一次,或以金钱赐之,以资鼓励。盖以克桓生平别无他嗜,惟视钱为生命第二。今称量予之,盖亦投其所好云。

七子克齐,三姨太所出也。早年多病,长而体质脆弱。拟入学校肄业,而不耐辛勤。乃就子评星相诸书潜心讨论之。既久,颇有心得,且决事皆命中,无或稍爽。袁欲为帝,曾遣克齐为己推算是否有大宝之分。克齐力言不可,且对父涕泣。袁怪而诘之故,克齐不言。袁怒而斥之。退,克齐告其母曰:“父若执意为帝,是违天也,违天不祥。匪惟帝位不能得,且元首一席亦弗克永保。匪惟元首弗克永保,吾恐……”语至此即止。其母恶其语涉蹭蹬,责让备至。克齐不之较第,长叹而已。

厥后,袁果因帝制失败而死。克齐之言竟验,亦异事也。袁之第八妾叶氏者,扬州产也。能耐劳营操作,无异婢仆,为诸妾之冠。故袁氏甚爱之。而所生之子女亦较多于他妾。计侍袁近二十年,产女三,子二。长曰克轸,次曰克玖,即袁之第八第九两子也。克轸小时,了与常儿等。惟克玖貌美质纯,当六七龄时,见人执礼甚恭,而语言进退间无失言失步之虞。袁宠爱倍甚。谓此子骨重行笃,诸儿咸弗及也。民国二年冬,黎黄陂入京,袁即以瀛台为其驻节所。尔时两家契合过从频仍。即内眷亦时相往来。一日,于夫人邀黎夫人饮宴,席间,袁之诸子出见黎夫人,睹克玖亭亭壁立,宛然玉树临风,颇爱之。及与语,则又应对中綮。问以年龄若何,答云十三。黎夫人曰:“公子乃载福相,他日前程正未可量也。”嗣于夫人闻黄陂有一女,其年貌雅与克玖称,欲聘之为媳,商于袁。袁以为韪,乃倩朱起钤、阮忠枢向黄陂乞婚,黄陂亦颇爱克玖,遂许之。于是两家联秦晋之欢矣。其余如十子克坚、十一子克安、十二子克度、十三子克相、十四子克捷、十五子克和,或就传于家塾之内,或甫脱离襁褓之中,均无可纪之必要。余不妨姑从其略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