●魏晋南北朝 游石门诗序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历代游记选    

作者: 《历代游记选》庐山诸道人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●魏晋南北朝 游石门诗序

  石门在精舍南十余里,一名障山。基连大岭,体绝众阜。辟三泉之会,并立而开流,倾岩玄映其上,蒙形表于自然,故因以为名。此虽庐山之一隅,实斯地之奇观。皆传之于旧俗,而未睹者众。将由悬濑险峻,人兽迹绝,径回曲阜,路阻行难,故罕经焉。

  释法师以隆安四年仲春之月,因咏山水,遂振锡而游。于时交徒同趣,三十余人,咸拂衣晨征,怅然增兴。虽林壑幽邃,而开涂况进;虽乘铖履石,并以所悦为安。即至,则援木寻葛,历险穷崖,猿臂相引,仅乃造极。于是拥胜倚岩,详观其下,始知七岭之美,蕴奇于此:双阙对峙其前,重岩映带其后,峦阜周围以为障,崇岩四营而开宇;其中则有石台、石池、宫馆之象,触类之形,致可乐也;清泉分流而合注,渌渊镜净于天池,文石发彩,焕若披面,柽松芳草,蔚然光目。其为神丽,亦已备矣。斯日也,众情奔悦,瞩览无厌。游观未久,而天气屡变:霄雾尘集,则万象隐形;流光回照,则众山倒影。开阖之际,状有灵焉,而不可测也。乃其将登,则翔禽拂翮,鸣猿厉响,归云回驾,想羽人之来仪;哀声相和,若玄音之有寄。虽仿佛犹闻,而神以之畅;虽乐不期灌,而欣以永日。当其冲豫自得,信有味焉,而未易言也。

  退而寻之,夫崖谷之间,会物无主。应不以情而开兴,引人致深若此,岂不以虚明朗其照,闲邃笃其情耶?并三复斯谈,犹昧然未尽。俄而太阳告夕,所存已往,乃悟幽人之玄览,达恒物之大情,其为神趣,岂山水而已哉!

  于是徘徊崇岭,流目四瞩:九江如带,丘阜成垤。因此而推,形有巨细,智亦宜然。乃喟然叹:宇宙虽遐,古今一契;灵鹫邈矣,荒途日隔;不有哲人,风迹谁存?应深悟远,慨焉长怀!各欣一遇之同欢,感良晨之难再,情发于中,遂共咏之云尔!



  题记:魏晋之际,时局动乱,政治黑暗,文人学士为全身远祸,或放浪于形骸之外,或寄情于山水之中。反映在文学上,先有永嘉时期“理过其辞,淡乎寡味”,“平典似道德论”的玄言诗,继而“庄老告退,而山水方滋”,出现了描摹吟咏山水的诗文。本文的思想内容反映了这一变化。它是为《游石门诗》而写的序文。文章首先介绍了石门的地理位置,命名由来,说明其不为人知的原因。接着记述了游历的过程,描绘了石门景色的奇丽多变,登陟的艰难,眺览的乐趣。后两段多申玄言,是为理障,显然有“诗必柱下之旨归,赋乃漆园之义疏”的时风。但是作者虽身入释道,却感“良辰难再”;叹“灵鹫邈矣”,则是乐山水尘世而觉佛仙渺茫。

  作者简介:庐山诸道人,姓名及生平均不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