●明朝 游天平山记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历代游记选    

作者: 《历代游记选》高启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●明朝 游天平山记

  至正二十二年重九日,积霖既霁,灏气澄肃,予与同志之友以登高之盟不可寒也,乃治馔载醪,相与指天平山而游焉。  山距城西南水行三十里。至则舍舟就舆,经平林浅坞间,道傍竹石蒙翳,有泉伏不见,作泠泠琴筑声,予欣然停舆听,久之而去。至白云寺,谒魏公祠,憩远公庵。然后由其麓循远公庵。然后由其麓循木且杙以上,山多怪石,若卧,若立,若搏,若噬,蟠挐撑拄,不可名状。复有泉出乱石间,曰白云泉,线脉萦络,下坠于沼,举瓢酌尝,味极甘冷。泉上有亭,名与泉同,草木秀润,可荫可息。过此则峰回磴盘,十步一折,委曲而上,至于龙门。两崖并峙,若合而通,窄险而黑,过者侧足。又其上,有石屋二,大可坐十人,小可坐六七人,皆石穴、空洞,广石覆之如屋。既入,则懔然若将压者,遂相引出去。至此,盖始及山半矣。

  乃复离朋散伍。竞逐幽胜。登者、望者、哦者、啸者、惫而喘者、恐而咷者、怡然若有乐者、怅然俛仰感慨若有悲者,虽所遇不同,然莫不皆有得也。

  予居前,益上,觉石益怪,径益狭,山之景益奇,而人之力亦益以惫矣。顾后者不予继,乃独褰裳奋武,穷山之高而止焉。其上始平始平旷,坦石为地,拂石以坐,则见山之云浮浮,天之风飏飏,太湖之水渺乎其悠悠。予超乎若举,泊乎若林,然后知山之不负于兹游也。  即而欲下,失其故路;树隐石蔽,愈索愈迷,遂困于荒茅丛篠之间。时日欲暮,大风忽来,洞谷吟口含呀,鸟兽鸣吼,予心恐,俯下疾呼,有樵者闻之,遂相导以出。至白云亭,复与同游者会。众莫不尤予好奇之过,而予亦笑其恇怯颓败,不能得兹山之绝胜也。

  于是采菊泛酒,乐饮将半,予直,言于众曰:“今天下板荡,十年之间,诸侯不能保其国,大夫、士不能保其家,奔走离散于四方者多矣。而我与诸君蒙在上者之力,得安于田里,抚佳之来临,登名山以眺望,举觞一醉,岂易得哉!然恐盛衰之不常,离合之难保也。请书之石,明年将复来,使得有所考焉。”众曰:“诺。”遂书以为记。



  题记:天平山:在江苏苏州市所属吴县境内,以枫、泉、石为著,并称三绝。山顶平整,可远眺太湖,是苏州名胜之一。在本文中,作者描绘了自己及同游者游览天平山时的神态、感受。其中“山之云浮浮,天之风飏飏,太湖之水渺乎其悠悠。予超乎若举,泊乎若休”几句,表现出了登高远眺的辽阔境界,而且烈军属出了作者心旷神怡、飘飘欲仙的感觉。作者抓住天平山景色的两大特点:怪石、甘泉,作了细致的描绘。但文章最生动传神的地方还在于刻画了各种登山者的不同动作、神态和心理。特别是作者褰裳奋武,独登极顶时的飘然自得,日暮风作,鸟兽吼呜,愈转愈迷时的恐惧疾呼,这些感情、神态、心理变化的对比描摹,以及他回亭后与同游者的互相讥嘲的口吻,都写得极其生动、逼真。尾部分,作者在感慨时局动乱、盛会难再的同时,仍作旧地重游之想。  作者简介:高启(1336-1374),字季迪,长洲(今江苏苏州市)人。明初著名文学家。性格疏放,不拘于礼法。元末隐居吴淞青丘,自号青丘子。明太祖洪武初,被荐修《元史》,授户部右待郎,不受,赐金放还。后因作文有所讥讽,被朱元璋借故腰斩于南京,死时仅39岁。他是明初成就最高的诗人,其诗爽朗清逸,雄健浑涵,与杨基、张羽、徐赉齐名,称“吴中四杰”。部分诗对民生疾苦有所反映。亦有数量不多的的散文。有《青丘高季迪诗文集》二十五卷传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