●明朝 游金焦两山记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历代游记选    

作者: 《历代游记选》王叔承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●明朝 游金焦两山记

  丙寅五月,同陈贞甫、范伯桢、仲昭兄弟为金山游。自京口渡江而西“,数里及山。由修廊左折入寺,廊壁嵌古今碑题数十百,虚敞临江。寺中观中冷泉,亭而井之,(水经)品为天下第一云。又左右三四折,数百步,至吞海亭。又上则留云亭。亭立绝顶,所谓妙高峰也。东顾海门,南绝吴、越上游,北襟淮、扬,长江自岷、夔、湖、蠡涌天西来,分下山足,两岸商舟万计,樯立如郴,江山奇胜,飘然神爽。下峰而南,至江天阁,悬空俯江,大可憩望,辄倚栏筋咏。可二时许,见月出江上,辄徙酌寺门,面石卑山地饮。山即郭噗墓,酾酒吊之,则暮潮明月作,白如大雪垂天,江寒逼人,不知为夏。又渔舟明灭波际,如画工写意家素嫌飞洒水墨也。忽忆异时同商任叔、陆伯玉游此。今商生客死,陆生病,不果来。死生离别,觉江水悠悠者。山有日照崖、头陀崖、朝阳洞、龙池,会暮夜,不及游。水有善财石,亦曰鹘山,分状证之,盖两肖也。月下们张清河诗碑,指识其字。议者谓张后无诗。或又诵杜少陵“吴楚东南拆,乾坤日夜浮”之句云。

  游金山之明日游焦。焦山去金山下流十五里。是日风大逆,舟人扬帆就风,横折而下,倍直道六七,乃抵山。其半有关侯饲,饭焉。去调左折,上登佳处亭,榴花甚吐,童子折一枝,佐饮。见山下江船乱流,僧曰:“渔鲥鱼者,斤可十八钱,买而及釜,犹鱼鱼生动也。”右折而上,至吸江亭,则亭对金山而高倍留云,山亦大于金。金山峻绝,当津渡要冲者易,焦有田可稻麦,山很多巨奇石,如乱兽卧草中,草树四垂,如衣女萝衣者,固幽僻藏胜。夫金、焦,伯仲山也,乃坐焦而酹金云。顷之,客有买鲥鱼来者,果鲜活色青,鳃微开合,遂烹鱼,酌水晶庵、石庭庵,瞰江,又面隔江石壁,不减金之长廊耳。会日暮云垂,且雨,乃濯足江渚而去。按东汉焦光隐此,三诏不起,山以名。今嘉靖中杨继盛又大书“椒山”二字于壁,及其名氏日月。椒山,杨所自号也,盖焦、椒同音,或其自负。杨后竟以劾奸论死。忠臣处士,名节略等。陈子曰:“焦山亦云椒山矣。”



  题记:本文所记是明代金、焦两山的大略。金、焦二山是位于镇江、扬州之间的长江中的两座小山。金山位于要冲,是当时商船云集的繁忙渡口。而焦山位于下游,是一个风光奇丽、幽僻藏胜的去处。作者之记,或状物写景,或凭今吊古,情景交融,错落有致。

  作者于金山登高远眺,长江自天西涌来,浩浩荡荡。两岸舟船万计。江山奇胜,顿觉飘然神爽。当月出江上,暮潮如雪,作者怀古追昔,深感人生如梦。江寒逼人,意创而情伤,隐隐流露出作者对世事人生的忧虑和思考。
  作者游焦山,逆风横折而下,暮雨而还。焦山榴花甚吐,草木四垂,奇石如乱兽卧草,风光清幽美丽。山下鲥鱼,鲜活肥美,临江饮酌,谈古论今,不失为人生快事。山上有古代处士焦光,忠臣杨继盛的遗迹。作者睹物思怀,引为同类,寄托着作者的自负,也赋予焦山以清高孤傲、刚正不阿的人品。即兴寄怀,景中有情,景中有史,既写出二山的奇特风光,又融入深刻的历史感慨和现实内容,读来意味深长,感慨良多。

  作者简介:王叔承(生卒年不详),初名允光,以字行,后更字承父,晚年又更字子幻,号昆仑山人、梦庐道人,吴江(今江苏吴江县)人。嗜酒,常醉卧酒店。一生纵游吴越、齐鲁、燕赵、闽、楚,著有(吴越游编)、(荔子编)、(楚游篇)、(岳游篇)等纪游作品。其游记清新活泼,于描写之中常透出作者的情致,可看作晚明小品的先声。其诗为当时文坛名士王世贞、王世懋兄弟所称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