●清朝 乙亥北行日记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历代游记选    

作者: 《历代游记选》戴名世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●清朝 乙亥北行日记

  六月初十日,宿旦子冈。甫行数里,见四野禾苗油油然,老幼男女俱耘于田间。盖江北之俗,妇女亦耕田力作,以视西北男子游惰不事生产者,其俗洵美矣。偶舍骑步行,过一农家,其丈夫方担粪灌园,而妇人汲井且浣衣,门有豆棚瓜架,又有树数株郁郁然,儿女啼笑,鸡犬鸣吠。余顾而慕之,以为此一家之中,有万物得所之意,自恨不如远甚也。

  十三日,三更启行,行四五里,见西北云起,少顷,布满空中,雷电交作,大雨如注,仓卒披雨具,然衣已沾湿。行至总铺,雨愈甚,遍叩逆旅主人门皆不应,圉人于昏黑中寻得一草棚,相与暂避其下。雨止则天已明矣,道路皆水,弥漫不辨阡陌。私叹水利不修,天下无由治也,苟得良有司,亦足活其一邑,惜无有以此为念者。仰观云气甚佳,或如人,或如狮象,或如山,如怪石,如树,倏忽万状。余尝谓看云宜夕阳,宜雨后,不知日出时看云亦佳也。是日仅行四十里,抵临淮。使人入城访朱鉴薛,值其他出。薄暮独步城处,是时隍中荷花盛开,凉风微动,香气袭人,徘徊久之,乃抵逆旅主人宿。

  二十三日,宿东阿之旧县。是日雨,逆旅闻隔墙群饮拇战,未几,喧且斗,余出观之,见两人皆大醉,相殴于淖中,泥涂满面不可识,两家之妻各出为其夫互相詈,至晚用散。乃知先王罪群饮,诚非无故。

  七月初二,至京师。芦沟桥及彰义门俱有守者,执途人横索金钱,稍不称意,虽袱被子俱欲取其税,盖榷关使者之所为也。途人恐濡滞,甘出金钱以给之,惟徒行者得免。盖辇毂之下而为御人之事,或以为此小事,不足介意,而不知天下之故皆起于不足介意者也。是日大雨,而余袱被书籍为罗者所开视尽湿,泥涂被体,抵宗伯张公邸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