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回 入虎穴柳姬底节 访云台故友谈心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章台柳    

作者: 《章台柳》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第十三回 入虎穴柳姬底节 访云

  话说沙吒利,投顺唐朝,屡立战功,竟承茅土。如今宝应皇帝,好生爱他,已封为归义王了。他偏最溺酒色。何以见得,那日静坐府中,说:“俺虽是番将,烟花心性,风月襟怀,府中颇有数十房侍儿,却少一两人可意。长安城中,只有那章台柳,色艳无双,才情第一,到落在韩翊之手。向年俺院子,曾在法灵寺见来,访得他近入此寺为尼,改名非空了。俺母一向好佛,前遣沙虫儿去说,太奶奶请到府中诵经,他畏俺的势,许着就来。倘若来时,却也不问原由,只要从俺。沙虫儿这般时候,如何还不见到?”沙虫儿道:“他敢就到。只是一件,俗语说得好,一来莫惹油头,二来莫惹光头。他先是油,后是光的,不要惹他。”沙吒利道:“胡说,光则光着他,由则由得我。”沙虫儿道:“还有一件,这风流行中,当以情亲,莫以势压。老爷要近他,也放温存些。”沙吒利道:“俺家自有制度,你且去府门前打听。”沙虫儿道:“晓得。”

  且说老尼与柳姬,清早起来,说昨日之约,只得前去。迤逦行来,到沙府门前了,小心进去。柳姬道:“此来势不自由,事出无奈,全望师兄调停,同来同去。”老尼道:“凭他怎生,决不可说出你相公来。”柳姬道:“知道。”沙虫儿见了,说:“二位师父请进。”老尼与柳姬进来。见了沙王,只得叩头,起来站立。沙吒利道:“你这是悟空老尼,那就是非空的么?”老尼与柳姬同道便是。沙吒利道:“看他虽是禅踪,自然冶态,正是那天生尤物,世不虚名。小尼姑,你方在妙年,空门冷落,不若在俺府中,吃些安乐茶饭如何?”柳姬道:“尘世无缘,禅心久习,难从尊命,请勿多言。”沙吒利道:“女奴们,只管捧妆奁来与他。”柳姬道:“我已断发,将何饰妆。”沙吒利道:“不是哦,你是个吹笙鼓瑟的佳人,辜负俺惜玉怜香的子弟。”老尼道:“哎,老爷你后宫翠绕珠围,尽多娇娥,那少这一个人,尚望老爷垂怜。”沙吒利道:“那老尼,还要劝他才是。”老尼道:“贫僧是老年的人了。况他是少年清修的人,我也难为主张。”沙吒利大怒道:“把老尼与我扯出去。”只见柳姬抱定老尼,放声哭泣,说:“师兄,事当如何?俺是决不从命的。”老尼道:“他别是一般人,怎好劝得。”沙虫儿向前,强把老尼扯出去了。沙吒利道:“俺方才是怪那老尼,不是怪你。你既有这般丽色,却怎好错过芳年。看你容如满月,肤似凝霜,芙蓉帐冷,衾枕单怯,如何消受的。”柳姬背身说道:“我那韩郎呀,那知我今日遇此强徒,惟有一死相酬,别无生计了。”沙虫儿道:“你转心从了老爷吧。”柳姬道:“我衷怀耿烈,岂肯轻从,休生妄想。”只见沙虫儿慌忙上来,说:“奶奶走来了。”唬得沙吒利,离位跪接。柳姬在旁却不知是何缘故。只见一个白发老姬走来,说:“你们为甚事在此,大惊小怪。”沙吒利道:“呀,原来是母亲。”叫沙虫儿:“你怎么说是奶奶来,弄我吃一大惊。”沙虫儿道:“小的也说是太奶奶。”沙吒利道:“以后太字要说高些,好做定心九。母亲,这是法灵寺尼姑,孩儿唤来,服侍母亲诵经。”柳姬见了太奶奶,只得稽首。说:“闻得见招,速来赴命。奈将军太相凌逼,小尼坚不肯从,幸接慈颜,愿求解脱。”太奶奶道:“原来恁的,看你愁恨郁结,叫我慈悲顿生。”柳姬道:“为今之计,不如死休。”太奶奶道:“你快不要如此,只你一人独归,又恐中道打变,且传坏我将军声名。料想女工是你本等,且随我去绣几尊佛,再作区处。”柳姬背身说道:“定计潜设,也未可定。我有个道理,他若强来邀盟,我只得金蓖刺血了。”太奶奶道:“孩儿,你听他说么。”沙吒利道:“母亲作成孩儿娶这房小媳妇罢。”忽听得内院喊声一片,说:“外边是那来的个娇滴滴声音?”沙虫儿道:“老爷,不好了,这真正奶奶来了。”太奶奶道:“孩儿,你又惹动媳妇性子了。”沙吒利着慌道:“母亲,可救一救。”太奶奶道:“尼姑便随我去。”柳姬道:“情知不是伴,事急且相随。”那时,跟着太奶奶,转向后宅去了。沙吒利道:“沙虫儿,几乎弄出事来。”沙虫儿道:“老爷,怎么太奶奶不怕怎的专怕奶奶呢?”沙吒利道:“这孩子,你不晓得老婆的厉害。”沙虫儿道:“老爷你长长大大,千军万马,一些不怕,小小一个奶奶,到是这等怕他。”沙吒利道:“又不晓得,蜘蛛吞象,海青拿天鹅,这都是大怕小。”沙虫儿鼓掌大笑道:“做官的人怕老婆,有许多解说。老爷为这尼姑,费尽心计,又打脱了。你可自叹儿几句,小的也续两句何如?”沙吒利道:“狗才,你也会对句么?待我说来:狗受热油又怕,蚕无桑叶空思。”沙虫儿道:“老爷休怪,待小人续韵:吼动河东狮子,惊回海底鸥儿。”沙吒利道:“狗才,也会调嘴,可恶可恶,随我进来。”按下不表。

  且说李王孙,在云台观修行,果是真境幽栖。正当高秋暮景时候,只见自苹风起天末,红果色标林间。他说道:“俺自弃家来此,将及二十余年,真个车马绝尘,只与渔樵为友。数日前,韩君平有个书来,道是目今见访.就卜他出处的事。他与俺原系金石之交,况负烟霞之性。既非俗品,又是旧友,倘若来时,未免相见。道童那里?”只见一个道童,吃得醉醺醺,走来说道:“道童,道童,剔透玲珑,常参北斗,别号南风。师父稽首。”李王孙道:“你怎生这般醉了?”道童道:“师父,小官们那里不吃几杯酒。自古道,南风之薰兮。”李王孙道:“师长之前,好生不敬。”道童道:“自古道,南风不竞。”李王孙道:“休得胡说。韩参军说来相访,你去门前伺候,来时通报。”道童道:“晓得。”

  且说韩参军,领着车卒们,往华山行来。说:“左右的,前面有个牧童,问他云台观在何处?”众军问了一声,那牧童道:“转过那松林便是了。”只得转弯抹角,迤逦行去。忽抬头,看见匾字,说“这是云台观了。”问那道童:“李真人在家么?”道童道:“松下问童子,言师采药去。”韩参军道:“今在何处?”道童说:“只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。”韩参军道:“休得取笑,你去说,韩君平相访。”道童说:“敢是韩参军么?我去报来。”道童转去,韩参军分付众军道:“你们都到山前伺候,不可在此打搅。”众军应声回避去了。李王孙迎出说道:“韩兄,请禅堂里坐。”坐定说:“你高掇巍科,远参名镇,可喜可喜。”韩参军道:“我等碌碌,因人成事,至如李兄所谓安石不起,其如苍生何。当今赋党虽平,皇舆未正,李兄虽守箕山之节,岂忘魏阙之心么。”李王孙道:“韩兄,故人知君,君不知故人了。我已唤醒黄梁,如何又迷蝴蝶。你说当今的人么,犹如蝇集蚁聚,怎挂齿牙。惟有峰头玉版,鼎中金屑,才是吾愿哩。”韩参军道:“下官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,敬闻嘉命,顿悟前非。与兄相别数十年来,劳攘风尘,渐渐鬓添白发,也就要辞了阙廷,愿随仙驾,觅个升天之策了。”李王孙道:“韩兄,你又差了。看你尘缘未了,才略有余,先毕运筹,方宜辟谷。此时候,正当展拓雄心,一腔热血,腰间宝剑,谁为脱去。还宜持节功业,觅个万里封侯。到老年来,俺才传你仙诀哩。韩兄,你从行后,问得阃中信息么?”韩参军道:“向曾遣人寻访,尚未回来。”李王孙道:“柳夫人落发为尼,轻娥也来莲花庵做道姑了。”韩参军道:“轻娥如今在么?”李王孙道:“数月前下山,去寻问柳姬了。”韩参军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二人攀话不表。

  且说奚奴,得了回书,急忙前来。说:“小人出得长安,闻知相公先已回朝。到华山下,又说在云台观了。”进得观来,却见主人在坐。说:“小人访问夫人信息,却在法灵寺为尼了,讨得回书在此。”韩参军道:“我已知道,回书前路去看。李兄,王程有限,不得久留,就此拜别了。”正是:

  欢逢一旦成悲别,再把仙缘云外结。

  李王孙道:“韩兄,你若再来,只恐路(辶尧)天台空万叠了。请了。”众军已迎接参军,排队而去。正是:

  怨别自惊千里外,论交却忆十年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