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百二·物异考八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文献通考    

作者: 《文献通考》马端临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卷三百二·物异考八

  ○山崩地陷地移地长川竭

  《春秋》公十四年“秋八月辛卯,沙麓崩。”《梁传》曰:林属於山曰麓(师古曰:“属,联也,音之欲反),沙其名也。”刘向以为臣下背叛,散落不事上之象也。先是,齐桓行伯道,会诸侯(师古曰:“伯读曰霸。其下亦同。”),事周室。管仲既死,桓德日衰,天戒若曰,伯道将废,诸侯散落,政逮大夫,陪臣执命,臣下不事上矣。桓公不寤,天子蔽晦(师古曰:“被,掩蔽而暗也。”)。

  及齐桓死,天下散而从楚。王札子杀二大夫。(师古曰:“二大夫,召伯、毛伯也。”)晋败天子之师(师古曰:“谓败之於贸戎也。己解於上也。”),莫能征讨,从是陵迟。《公羊》以为沙麓,河上邑也。董仲舒说略同。一曰,河,大川象;齐,大国;桓德衰,伯道将移於晋文,故河为徙也。《左氏》以为沙麓,晋地;沙,山名也;地震而麓崩,不书震,举重者也。伯阳甫所谓“国必依山川,山崩川竭,亡之徵也;不过十年,数之纪也。”至二十四年,晋怀公杀於高梁(师古曰:“怀公谓子圉,惠公之子也。文公入国而使杀之。高梁,晋地。”)。  京房《易传》曰:“小人剥庐(师古曰:《剥卦》上九爻之辞。”),厥妖山崩,兹谓阴乘阳,弱胜强。”成公五年“夏,梁山崩。”《梁传》曰ń河三日不流(师古曰:“ń读曰壅。”),晋君帅群臣而哭之,流(师古曰:“从伯宗用辇者之言。”)。刘向以为山阳,君也,水阴,民也。天戒若曰,君道崩坏,下乱,百姓将失其所矣。哭然後流,丧亡象也。梁山在晋地,自晋始而及天下也。

  後晋暴三卿,厉公以杀。董仲舒说略同。刘歆以为梁山,晋望也;崩,弛崩也。

  古者三代命祀,祭不越望,吉凶祸福,不是过也。国主山川,山崩川竭,亡之徵也,美恶周必复。是岁,岁在鹑火,至十七年复在鹑火,栾书、中行偃弑厉公而立悼公。  威烈王十三年,晋河岸崩,壅龙门至於底柱。

  汉高后二年正月,武都山崩,杀七百六十人,地震至八月止。文帝二年四月,齐、楚地山二十九所同日俱大发水,溃出。刘向以为近水土也。天戒若曰,勿盛齐、楚之君,今失制度,将为乱。後十六年,帝庶兄齐悼惠王之孙文王则薨,无子,帝分齐地,立悼惠王庶子六人皆为王(师古曰:“谓齐孝王将闾、济北王志、川王贤、胶东王雄渠、胶西王、济南王辟光。”)。贾谊、晁错谏,以为违古制,恐为乱。至景帝三年,齐、楚七国起兵百馀万,汉皆破之。春秋四国同日灾(师古曰:“宋、卫、陈、郑。”),汉七国同日众山溃,咸被其害,不畏天威之明效也。成帝河平三年二月丙戌,犍为柏江山崩,捐江山崩,皆ń江水(师古曰:“ń读曰壅。次下亦同。”),江水逆流坏城,杀十三人,地震积二十一日,百二十四动。元延三年正月丙寅,蜀郡岷山崩,ń江,水逆流,三日通。刘向以为周时岐山崩,三川竭,而幽王亡。岐山者,周所兴也。汉家本起於蜀汉,今所起之地山崩川竭,星孛又及摄提、大角,从参至辰(如淳曰:“孛星尾长及摄提、大角,始发於参至辰也。”),殆必亡矣。其後三世亡嗣,王莽篡位。

  王莽天凤三年,长平馆西岸崩,ń泾水不流,毁而北行。

  後汉和帝永元元年七月,会稽南山崩。会稽,南方大名山也。京房《易传》曰:“山崩,阴乘阳,弱胜强也。”刘向以为山阳,君也;水阴,民也;君道崩坏,百姓失所也。刘歆以为崩犹弛也。是时窦太后摄政,兄窦宪专权。七年七月,赵国易阳地裂。京房《易传》曰:“地裂者,臣下分离,不肯相从也。”是时南单于众乖离,汉军追讨。十二年夏四月戊辰,南郡秭归山高四百丈,崩填,杀百馀人。明年冬,至蛮夷反,遣使募荆州吏民万馀人击之。元兴元年五月癸酉,右扶风雍地裂。是後西羌大寇凉州。殇帝延平元年五月壬辰,河东恒山崩。是时邓太后专政。秋八月,殇帝崩。安帝永初元年六月丁巳,河东杨地陷,东西百四十步,南北百二十步,深三丈五尺。六年六月壬辰,豫章员原山崩,各六十三所。元初元年三月己卯,日南地坼,长百八十二里。其後三年正月,苍梧、郁林、合浦盗贼群起,劫略吏民。二年六月,河南雒阳新城地裂。

  延光二年七月,丹阳山崩四十七所。三年六月庚午,巴郡阆中山崩。四年十月丙午,蜀郡越隽山崩,杀四百馀人。丙午,天子会日也。是时阎太后摄政。其十一月,中黄门孙程等杀江京,立顺帝,诛阎后兄弟,明年,阎后崩。顺帝阳嘉二年六月丁丑,雒阳宣德亭地坼,长八十五丈,近郊地。时李固对策,以为“阴类专恣,将有分离之象,所以附郊城者,是上帝示象以诫陛下也”。是时宋娥及中常侍各用权分争,後中常侍张逵、豫政与大将军商争权,为商作飞语,欲陷之。桓帝建和三年四月,郡国六地裂,水涌出,井溢,坏寺屋,杀人。时梁太后摄政,兄冀枉杀李固、杜乔。三年,郡国五山崩。和平元年七月,广汉梓ㄅ山崩。永兴二年六月,东海朐山崩。冬十二月,泰山、琅邪盗贼群起。永寿二年七月,河东地裂。时梁皇后兄冀秉政,桓帝欲自由,内患之。延熹元年七月乙巳,左冯翊阳地裂。三年五月戊,申汉中山崩。是时上宠恣中常侍单超等。四年六月庚子,泰山、博尤来山判解。八年六月丙辰,缑氏地裂。永康元年五月丙午,雒阳高平永寿亭、上党泫(工元反)氏地各裂。是时朝臣患中常侍王甫等专恣。冬,桓帝崩。明年,窦氏等欲诛常侍、黄门,不果,更为所诛。  灵帝建宁四年五月,河东地裂十二处,裂各长十里百七十步,广者三十馀步,深不见底。

  魏元帝咸熙二年二月,太行山崩。此魏亡之徵也。其冬,晋有天下。

  吴孙权赤乌十三年八月,丹阳、句容及故鄣、宁国诸山崩,鸿水溢。刘歆以为:“国主山川,山崩川竭,亡之徵也。”吴虽称帝,其实列国,灾发丹阳,天意见之。後二年而权薨,又二十六年而吴亡。

  晋武帝泰始三年三月戊午,太石山崩。四年七月,泰山崩坠三里。京房《易传》曰:“自上下者为崩,厥应泰山之石颠而下,圣人受命,人君虏。”及帝晏驾,而禄去王室,惠皇懦弱,怀、愍二帝俱辱虏庭,沦胥於北,元帝中兴於南,此其应也。太康五年庚午,宣帝庙地陷。六年十月,南安新兴山崩,涌水出。七年二月,朱提(殊匙二音)之大泸山崩,震坏郡舍,阴平之仇池崖陨。

  八年七月,大雨,殿前地陷,方五尺,深数丈,中有破船。惠帝元康四年,蜀郡山崩,杀人。五月壬子,寿春山崩,洪水出,城坏,地陷方三十丈,杀人。

  六月,寿春大雷,山崩地坼,人家陷死,上庸郡亦如之。八月,居庸地裂,广三十六丈,长八十四丈,水出,大饥。上庸四处山崩。地坠广三十丈,长一百三十丈,水出杀人。皆贾后乱朝之应也。太安元年四月,西墉崩。怀帝永嘉元年三月,洛阳东北步广里地陷。二年八月乙亥,鄄城无故自坏七十馀丈,司马越恶之,迁於濮阳。此见之异也。越卒以陵上受祸。三年七月戊辰,当阳地裂三所,广三丈,长三百馀步。京房《易传》曰:“地坼裂者,臣下分离,不肯相从也。”其後司马越、苟交恶,四方牧伯莫不离散,王室遂亡。三年十月,宜都夷道山崩。四年四月,湘东酃黑石山崩。元帝太兴元年二月,庐陵、豫章、武昌、西阳地震,山崩。二年五月,祁山地震,山崩,杀人。三年,南平郡山崩,出雄黄数千斤。时王敦陵傲,帝优容之,示含养祸萌也。四年八月,常山崩,水出,滹沱(上火乎反,下音陀)盈池,大木倾拔。成帝咸和四年十月,柴桑庐山西北崖崩。十二月,刘允为郭默所杀。穆帝永和七年九月,峻平、崇阳二陵崩。十二年十一月,遣散骑常侍车灌修峻平陵,开埏道,崩压,杀数十人。升平五年二月,南掖门马足陷地,得钟一,有文四字。哀帝隆和元年四月丁丑,浩(上古合反,下音门)山崩,张天锡亡徵也。安帝义熙八年三月壬寅,山阴地陷,方四丈,有声如雷。十年五月戊寅,西明门地穿,涌水出,毁门扇及限。陷此水土也。十一年五月,霍山崩,出铜钟六枚。十三年七月,汉中城固县水涯有声若雷,既而岸崩,出铜钟十有二枚。惠帝元康九年六月夜,暴雷雨,贾谧斋屋柱陷入地,压谧床帐。此木土,土失其性,不能载也。

  明年,谧诛焉。光熙元年五月,范阳国地燃,可以爨。此火土也。是时,礼乐征伐自诸侯出。

  梁武帝普通二年,始平郡石鼓村地自开成井,方六丈六尺,深三十二丈。

  後魏孝静帝武定二年十一月,西河地陷,有火出。京房《易传》占曰:“地自陷,其君亡。”祖恒曰:“火,阳精也。地,阴主也。地燃,越阴之道,行阳之政,臣下专恣,终以自害。”时齐神武作宰,侯景专擅河南。神武崩,景作乱。  後周武帝建德二年,凉州地震裂出泉。

  隋高祖仁寿三年,梁州就谷山崩。《洪范五行传》曰:“崩散落,背叛不事上之类也。”梁州为汉地。明年,汉主谅反。

  炀帝大业七年,砥柱山崩,壅河,逆流数十里。时帝兴辽东之役,四海怨叛,卒以灭亡。

  唐太宗贞观八年七月,陇右山摧。山者高峻,自上而陨之象也。武后垂拱二年九月己巳,雍州新丰县露台乡大风雨,震电,有山涌出,高一十丈,有池周三百亩,池中有龙凤之形,禾麦之异,武后以为休应,名曰“庆山”。荆州人俞文俊上言:“天气不和而寒暑隔,人气不和而赘疣生,地气不和而堆阜出。今陛下以女主居阳位,反易刚柔,故地气隔塞,山变为灾。陛下以为‘庆山’,臣以为非庆也。宜侧身修德以答天谴,不然,恐灾祸至。”后怒,流於岭南。永昌中,华州赤水南岸大山,昼日忽风昏,有声隐隐如雷,顷之渐移东数百步,壅赤水,压张村民三十馀家,高二百馀丈,水深三十丈,坡上草木宛然。《金》曰:“山徙者人君不用道,禄去公室,赏罚不由君,佞人执政,政在女主,不出五年,有走王。”元宗开元十七年四月乙亥,大风震电,蓝田山摧裂百馀步,畿内山也。国主山川,山摧川竭,亡之证也。占曰:“人君德消政易则然。”天宝十一载六月,虢州乡黄河中女娲墓因大雨晦冥,失所在,至肃宗乾元二年六月乙未,濒河人闻有风雷,晓见其墓涌出,下有巨石,上有双柳,各长丈馀,时号风陵堆。占曰:“冢墓自移,天下破。”代宗大历六年四月戊寅,蓝田西原地陷。  九年十一月戊戌,同州夏阳有山徙於河上,声如雷。十三年,郴州黄芩山摧,压死者数百人。德宗建中二年,霍山裂。魏州魏县西四十里,地数亩忽长崇数尺。宪宗元和八年五月丁丑,大隗山摧。十五年七月丁未,苑中土山摧,压死二十人。僖宗光启三年四月,维州山崩,累日不止,尘坌亘天,壅江水逆流。

  占曰:“国破。”

  後唐明宗长兴三年七月,夔州奏,赤甲山崩。

  宋太宗雍熙三年,阶州福清县青龙峡山圯,壅白江,水逆流高十丈许,坏民田数百里。晁化三年五月,雅州名山县大风雨,登辽山圯,壅江水逆流入民田,坏稼。

  真宗咸平元年七月庚午,宁化军汾水涨,坏北水门,山石摧圯,军士有压死者。二年七月庚寅,陕州灵宝县暴雨崖圯,压居民死者二十二户。三年三月辛丑夜,秦州大泽县三阳寨大雨崖摧,压死者六十二人。四年正月,秦州成纪县山摧,压死六十馀人。景德四年七月,秦州成纪县崖圯,杀居民。天禧五年五月,襄州凤林镇道侧涌起,高三尺许,长三丈,阔八尺。知州夏竦以闻。神宗熙宁元年,潭州益阳县雷震,山裂出米。二年十月庚戌,南郊,东门内地陷,有天宝十二载古墓。五年九月丙寅,华州少华山前阜头峰越八盘岭及谷,摧陷於石子坡。东西五里,南北十里,溃散坟裂,涌起堆阜,各高数丈,长若是岸。至陷居民六社,凡数百户,林木、庐舍亦无存者。并山之民言:“数年以来,峰上常有声,是夜初昏,略无风雨,山上忽雾起,有声渐大,地遂震动,不及食顷而山摧。”元丰八年二月甲戌,宾州岭方县地陷。哲宗元元年十二月,华州郑县界小敷谷山颓,伤居民。徽宗宣和七年七月己亥,熙河路地震,有裂数十丈者,兰州尤甚,陷数百家,仓库俱没。高宗绍兴十二年十一月,陕西不雨,五焦枯,泾、渭、灞、皆竭。伯阳甫曰:“国必依山川,山摧川竭,亡之证也。”时秦民以饿离散,壮者为北人所买,郡邑遂空。刘向以为阳失在阴者,谓火气来煎枯水,故川竭。山川连体,下竭上必摧。占曰:“君德消,政易则然。”京房《易传》曰:“君臣相背,厥异名水绝。”光宗绍熙四年秋,南岳祝融峰有山自摧。剑门关山摧。五年十二月,临安府南高峰有山自摧。宁宗庆元二年六月辛未,台州黄岩县大雨水,有山自徙五十里馀,声如雷,草木、冢墓皆如初,而故址为渊潭。时临海县清潭山亦自移。《唐志》载《金》曰:

  “山徙者君不用道,禄去公室,赏罚不由君,佞人执政也。”此韩胄擅朝之应。

  嘉泰二年七月丁未,闽建安县山摧,民庐之压者六十馀家。嘉定六年六月丙子,浙淳安县长乐乡山摧水涌。近水土也。京房《易传》曰:“小人剥庐,厥妖山摧。”刘向以为“山阳,君也,水阴,民也。君道坏,下乱,百姓将失其所”。

  又曰:“臣下叛,散落不事上之象也。”八年五月,行都久不雨,百川皆竭,淮甸亦如之。  ○地生异物  魏公孙渊时,襄平北市生肉,长围各数尺,有头目口喙,无手足(详见《赤祥门》)。

  晋惠帝元康五年,吕县有流血百馀步(详见《赤祥门》)。怀帝永嘉元年,洛阳地陷,有苍白鹅出(详见《羽虫之异》)。元帝太兴二年,庐江县何旭家忽闻地中有犬子声,掘之得一母犬与二子,一雄一雌(详见《犬祸门》)。又孙无终家地坼得狗(同上并见《犬祸门》)。成帝咸康初,地生毛。孝武帝太元二年,地生毛。十四年,京都地生毛。十七年,地生毛。安帝隆安四年,地生毛,或白或黑。元兴三年五月,江陵地生毛。义熙三年、十年,地并生毛。

  齐高帝建元元年,荆州天井湖出绵,人乃与常绵不异。

  梁武帝大同二年,地生白毛,长二尺(详见《白祥门》)。

  北齐武成河清元年九月,沧州及长城下地多生毛,或白或黑,长四五寸。  唐武后垂拱元年九月,淮南地生毛,或白或苍,长者尺馀,遍居人床下,扬州尤甚,大如马鬣,焚之臭如燎毛。占曰:“兵起,民不安。”三年,魏州地出铁如船数十丈。武威郡石化为面,贫乏者取以给食。元宗天宝十三载,汝州叶县南有土块斗,中有血出,数日不止。德宗建中四年四月,京师地生毛,或黄或白,有长尺馀者。贞元四年四月,淮南及河南地生毛。文宗太和二年六月,苏州地生毛。四年,石生面,贫者食之。  宋神宗熙宁元年,潭州益阳县雷震山裂,出米可十万斛,炊之成饭,而腥不可食,至京师,信米也,但色黑如炭。

  八年,杭州盐官县自三月地产物如珠,可食。(详见《异门》)。

  元丰三年,青州临朐、益郡石化为面,民取食之。

  ○黄眚黄祥

  汉昭帝元凤元年九月,燕有黄鼠衔其尾舞王宫端门中(见《鼠妖门》)。成帝建始元年四月辛丑夜,西北有火光。壬寅晨,大风从西北起,气赤黄,四塞天下,终日夜著地者黄土尘也。是岁,帝元舅大司马大将军王凤始用事,又封凤母弟崇、庶弟谭等五人皆为列侯。哀帝即位,封外属丁氏、傅氏、周氏、郑氏凡六人为列侯。杨宣对曰:“五侯封日,天气赤黄,丁、傅复然。此殆爵土过制,伤乱土气之祥也。”京房《易传》曰:“《易》称‘观其生’,言大臣之义,当观贤人,知其性行,推而贡之,否则为闻善不与,兹谓不知,厥异黄,厥咎聋,厥灾不嗣。黄者,日上黄光不散如火然,有黄浊气四塞天下。蔽贤绝道,故灾异至绝世也。”  王莽天凤元年六月,黄雾四塞。

  後汉昭烈章武二年,东伐,二月,自秭归进屯夷陵。六月,秭归有黄气见,长十馀里,广数十丈。後逾旬,为陆逊所破,近黄祥也。

  晋惠帝元康四年正月,大雾。帝时昏毛,政非己出,故有大雾之妖。元帝太兴四年八月,黄雾四塞,埃氛蔽天。永昌元年十月,京师大雾,黑气贯天,日无光。明帝太宁元年正月癸巳,黄雾四塞。二月,又黄雾四塞。是时王敦擅权,谋逆愈甚。穆帝永和七年三月,凉州大风拔木,黄雾下尘。是时,张重华纳谮,出谢艾为酒泉太守,而所任非其人,至九年死,嗣子见杀,是其应也。京房《易传》曰:“闻善不与,兹谓不知,厥异黄,厥咎聋,厥灾不嗣。黄者,有黄浊气四塞天下。蔽贤绝道,故灾至绝世也。”孝武太元八年二月癸未,黄雾四塞。

  是时,道子专政,亲近佞人,朝纲方替。安帝元兴元年十月庚申朔,黄雾昏浊不雨。是时桓元谋逆之应。义熙五年十一月,大雾。十年十一月,又大雾。是时,帝室衰微,臣下权盛,兵及土地,略非君有,此其应也。

  宋文帝元嘉二十九年十二月戊辰,黄雾四塞。次年春,元凶劭弑逆。

  齐武帝永明六年十一月丙戌,土气竟天,如烟,入人眼鼻,三日乃止。八年六月丙申,大雷雨,有黄光竟天,照地状如金。

  梁武帝大同元年,天雨土。二年,天雨灰,其色黄,近黄祥也。京房《易飞候》曰:“闻善不与,兹谓不知,厥异黄,厥咎聋,厥灾不嗣。蔽贤绝道之咎也。”时帝自以为聪明博达,恶人胜己。又笃信佛法,扌舍身为奴,绝道蔽贤之罚也。

  简文帝大宝元年正月,天雨黄沙。三年,梦丸土而吞之。帝寻为侯景所废,以土囊压之而毙,诸子遇害,不嗣之应也。

  陈後主时,梦黄衣人围城。後主恶之,绕城橘树,尽伐去之。隋高祖受禅後,上下通服黄衣。未几隋师攻围之应也。  後周静帝大象二年,天雨细黄土,移时乃息。与大同元年同占。时宣帝昏狂滋甚,其年崩,静帝立,禅於隋。

  隋文帝开皇二年,京师雨土。时帝惩周室诸侯微弱至亡,乃分封诸子,并为行台,专制方面。失土之故,有土气之祥,後诸王各谋为逆乱。京房《易飞候》曰:“天雨土,百姓劳苦而无功。”时营都邑,起仁寿宫,颓山堙谷,死者大半。

  唐太宗贞观七年三月丁卯,雨土。二十年闰三月已酉,有黄阔一丈,东西际天。黄为土功。高宗永徽三年三月辛巳,雨土。中宗景龙元年六月庚午,陕州雨土。十二月丁丑,雨土。元宗天宝十三载二月丁丑,雨黄土。代宗大历七年十二月丙寅,雨土。德宗贞元二年四月甲戌,雨土。八年二月庚子,雨土。文宗太和八年十月甲子,土雾昼昏,至於十一月癸丑。开成元年七月乙亥,雨土。懿宗咸通十四年三月癸巳,雨黄土。僖宗中和二年五月辛酉,大风,雨土。昭宗天复三年二月,雨土,天地昏霾。天元年闰四月甲辰,大风,雨土。  宋太宗淳化三年正月乙卯,京师雨土。占曰:“小人叛。”自後李顺盗据益州。英宗治平元年三月辛酉、十二月乙巳,雨土。二年三月壬戌,雨土。十二月己亥,雨黄土。神宗熙宁五年十二月癸未、七年三月戊午,并雨黄土。八年五月丁丑,雨黄土兼细毛。元丰二年十一月丁亥、五年二月乙巳、六年四月辛未,雨土。哲宗元七年正月戊午,天雨尘土。王民劳苦。徽宗宣和元年三月庚午,雨土着衣。主不肖者食禄。高宗绍兴元年十二月庚辰夜,有黄白气。  十一年,冯康国言,三月庚申,泾州雨黄沙。语在《金传》及《夜妖》。十八年十一月壬辰,上御丽正门,肆赦,天有赤黄。近黄祥也。太史附秦桧旨奏以为瑞。孝宗乾道四年三月己丑,雨土若尘。晁熙四年二月戊戌、五年二月甲申,四月丁丑,六年十一月乙丑,十一年正月辛卯、甲寅,十三年正月壬寅,皆雨土。十五年九月庚子,南方有赤黄气。光宗绍熙四年十月甲寅,五年四月癸卯,皆雨土。十月乙未,天有赤黄色。占曰:“是为天变。”色先赤後黄,近黄赤祥也。十一月辛亥,雨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