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百五·物异考十一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文献通考    

作者: 《文献通考》马端临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卷三百五·物异考十一

  ○恒寒

  《春秋》桓公八年“十月,雨雪”。周十月,今八月也,未可以雪,刘向以为时夫人有淫齐之行,而桓有妒冒之心(师古曰:“冒谓夫妒妇也。音莫报反。”),夫人将杀,其象见也(师古曰:“谓欲杀桓公。”)。桓不觉寤,後与夫人俱如齐而杀死。凡雨,阴也,雪又雨之阴也,出非其时,迫近象也。董仲舒以为象夫人专恣,阴气盛也。定公元年“十月,陨霜杀菽(菽,大豆)”。

  刘向以为周十月,今八月也,阴气未至君位而杀,诛罚不由君出,在臣下之象。  是时季氏逐昭公,公死於外,定公立,故天见灾。僖公二年“十月,陨霜不杀草”,为嗣君微,夫秉事之象也。其後卒在臣下,则灾为之生矣异。故言草,灾故言菽,重杀(以其重於杀草也)。一曰菽,草之难杀者也,言杀菽,知草皆死也;言不杀草,知菽亦不死也。董仲舒以为菽,草之强者,天戒若曰,加诛於强臣。言菽,以微见季氏之罚也。

  考王六年六月,秦雨雪。威烈王四年四月,晋大雨雪。

  秦始皇初即位尚幼,委政太后。太后淫於吕不韦及ぢ(郎到反。ぢ乌改反),封ぢ为长信侯,以太原郡为ぢ国,宫室苑囿自恣,政事断焉。故天冬雷,以见阳不禁闭,以涉危害,舒奥迫近之应也。始皇既冠,ぢ惧诛作乱,始皇诛之,斩首数百级,大臣二十人,皆车裂以殉,夷灭其宗,迁四千馀家於房陵。是岁四月,寒,民有冻死者。数年之,缓急如此,寒燠辄应,此其效也。刘歆以为大雨雪,及未当雨雪而雨雪,及大雨雹,陨霜杀菽,皆常寒之罚也。京房《易传》曰:“有德遭险,兹谓逆命,厥异寒。诛过深,当燠而寒,尽六日,亦为雹。害正不诛,兹谓养贼,寒七十二日,杀蜚禽。道人始去(有道之人去)兹谓伤,其寒物无霜而死,涌水出。战不量敌,兹谓辱命,其寒虽雨物不茂。闻善不予,厥咎聋。”  汉文帝四年六月,大雨雪。後三年,淮南王长谋反,发觉,迁,道死(师古曰:“迁於蜀,未至而死於雍,故曰道死。”)。京房《易传》曰:“夏雨雪,戒臣为乱。”景帝中六年三月,雨雪。其六月,匈奴入上郡取苑马,吏卒战死者二千馀人。明年,条侯周亚夫下狱死。武帝元光四年四月,陨霜杀草木。先是二年,遣五将军二十万众伏马邑下,欲袭单于,单于觉之而去。自是始征伐四夷,师出三十馀年,天下户口减半。京房《易传》曰:“兴兵妄诛,兹谓亡法,厥灾霜,夏杀五,冬杀麦。诛不原情,兹谓不仁,其霜,夏先大雷风,冬先雨,乃陨霜,有芒角。贤圣遭害,其霜附木不下地。佞人依刑,兹谓私贼,其霜在草根土隙。不教而诛兹谓虐,其霜反在草下。”元狩元年十二月,大雨雪,民多冻死。是岁,淮南、衡山王谋反,发觉,皆自杀。使者行郡国,治党与(师古曰:

  “行音下更反。”),坐死者数万人。元鼎二年三月,雪,平地厚五尺。是岁,御史大夫张汤有罪自杀,丞相严青翟坐与三长史谋陷汤(师古曰:“谓朱买臣为丞相长史,王朝及边通皆守丞相长史也。”),青翟自杀,三长史皆弃市。元鼎三年三月水冰,四月雨雪,关东十馀郡人相食。是岁,民不占缗钱有告者,以半畀之(言政急刻也)。元帝永光元年三月,雨雪,陨霜杀桑。九月二日,陨霜杀稼,天下大饥。时中书令石显用事专权,与《春秋》定公时陨霜同应。建昭二年十二月,齐楚地大雪,深五尺。是岁京房、张博为石显所谮死。四年三月,雨雪,燕多死。是日,皇后亲蚕,疾风自西北,大寒雨雪,坏败其功。成帝阳朔四年四月,雨雪,燕雀死。後十六年,许皇后自杀。

  王莽天凤元年四月,陨霜,杀草木。三年二月,大雨。雪关东尤甚,深者一丈,竹柏皆枯。四年八月,大寒,百官人马有冻死者。地皇二年秋,陨霜,杀菽。

  後汉灵帝光和六年冬,大寒,北海、东莱、琅邪井中冰厚尺馀(《袁山松书》曰:“时群贼起,天下始乱。《谶》曰:‘寒者,小人暴虐,专权居位,无道有位,谪罚无法,又杀无罪,其寒必暴杀。’”)。献帝初平四年六月,寒风如冬时。帝流迁失政。右扶风雹如斗(《袁山松书》曰:“雹杀人,前後雨雹,此最为大,时天下溃乱。”)。

  吴孙权嘉禾三年九月朔,陨霜,伤。按刘向说,“诛罚不由君出,在臣下之象也。”时校事吕壹专作威福,与汉元帝时石显用事陨霜同应。四年七月,雨雹,又陨霜。赤乌四年正月,大雪,平地深三尺,鸟兽死者大半。是年夏,全琮等四将军攻略淮南、襄阳,战死者千馀人。其後权以谗邪,数责让陆议,议恚致卒。与汉景、武大雪同事。  晋武帝泰始九年四月,陨霜。时贾充亲党比周用事,与鲁定公、汉元帝时陨霜同应。咸宁三年八月,平原、安平、上党、泰山四郡霜,害三豆。是月,河暴风寒冰,郡国五陨霜伤。是後征吴及讨凉州贼。六月,汲郡、广平、陈留、荥阳雨雹,陨霜,伤秋麦千三百馀顷。太康元年三月,河东高平霜雹,伤桑麦。

  二年三月,河东陨霜,害桑。五年九月,南安大雪,折木。六年三月,齐郡临淄等四县,乐安等八县,琅邪等八县,河等六县,高阳等四县陨霜,伤桑麦。八年四月,齐国、天水二郡陨霜。九年四月,陇西陨霜。十年四月,郡国八陨霜。惠帝元康六年三月,东海雨雪,杀桑麦。七年七月,秦、雍二州陨霜,杀稼。九年三月,河南、荥阳、颍川陨霜,伤禾。光熙元年闰八月,霰雪。刘向曰:“盛阳雨水汤热,阴气胁之,则转而为雹。盛阴雨雪凝滞,阳气薄之,则散而为霰。今雪非其时,此听不聪之应。”是年,帝崩。明帝太宁三年三月丁丑,雨雪;癸巳,陨霜。成帝咸和九年八月,成都大雪。是岁,李雄死。康帝建元元年八月,大雪。时政在将相,阴气盛也。刘向曰:“凡雨阴也,雪又雨之阴也。出非其时,迫近象也。”穆帝永和三年八月,冀方大雪,人马多冻死。十年五月,凉州,雪明年张祚护军张废祚,更立元靓。京房《易传》曰:“夏雪,戒臣为乱。”十一年四月,霜。安帝义熙五年三月己亥,雪,深数尺。

  梁武帝天监三年三月,六年三月,并陨霜杀草。京房《易传》曰:“兴兵妄诛,谓亡法,厥罚霜。”是时,大发卒,拒魏兵於锺离,连兵数岁。普通三年三月,大雪,平地三尺。雨,阴也;雪,又阴畜积甚盛也。妾不妾,臣不臣之应。

  时义州刺史文僧朗以州叛於魏,臣不臣之应也。大同三年六月,朐山陨霜。七月,青州雪,害苗稼。时交州刺史李贲举兵反,僭号,击之不克。十年十二月,大雪,平地二尺。时邵陵王纶、湘东王绎、武陵王纪并权侔人主,颇为骄恣,皇太子甚恶之,帝不能抑损。及侯景之乱,诸王拥强兵不勤王,委弃君父,自相屠灭,国竟以亡。

  陈宣帝太建十年八月,陨霜,杀稻菽。时大兴师众,与周师相拒於吕梁。

  东魏静帝兴和二年五月,大雪。时神武作宰,发卒十馀万筑邺城,百姓怨思。

  武定四年二月,大雪,人畜冻死,相望於道。时步落稽举兵反,寇乱数州,人多死亡。又尔朱文畅等谋害神武事泄,伏诛,党与多滥死。

  北齐武成河清元年,岁大寒。《谶》曰:“杀无罪,其寒必异。”时帝淫於文宣李后,又杀其子,冤酷之应。二年二月,大雪连月,南北千馀里,平地数尺,繁霜昼下。时突厥可汗与周师入并州,杀掠吏人,不可胜纪。後主天统二年,大雪。三年正月,大雪,平地二尺。武平三年正月,又大雪。时冯淑妃、陆令萱内制朝政,阴气积盛,故天变屡见。

  唐太宗贞观元年秋,霜杀稼。京房《易传》曰:“人君刑罚妄行,则天应之以陨霜。”三年,北边霜杀稼。高宗永徽二年,绥、延等州霜杀稼。显庆四年二月壬子,大雨雪。方春,少阳用事,而寒气胁之,古占以为人君刑法暴滥之象。近常寒也。咸亨元年十月癸酉,大雪,平均三尺,人多冻死。仪凤三年五月丙寅,高宗在九成宫,霖雨,大寒,兵卫有冻死者.调露元年八月。、庆、宁、泾、原五州霜。开耀元年冬,大寒。武后证圣元年六月,睦州陨霜,杀草。吴越地燠而盛夏陨霜,昔所未有。四年四月,延州霜杀草。四月纯阳用事,象人君当布惠於天下,而反陨霜,是无阳也。久视元年三月,大雪。中宗神龙元年三月乙酉,睦州暴寒且冰。元宗开元十二年八月,潞、绥等州霜杀稼。  十五年,天下州十七霜杀稼。二十九年九月丁卯,大雨雪,大木偃折。代宗大历四年六月伏日,寒。德宗贞元元年正月戊戌,大风雨,寒;丙午,又大风雪,寒,民饥,多冻死者。十二年十二月,大雪,甚寒,竹柏柿树多死.占曰:

  “有德遭险,厥灾暴寒。”十九年三月,大雪。二十年二月庚戌,始雷,大雨雹,震电,大雨雪。既雷则不当雪,阴胁阳也,如鲁隐公之九年。宪宗元和二年七月,、宁等州霜杀稼。六年十二月,大寒。八年十月,东都大寒,霜厚数寸,雀鼠多死。九年三月丁卯,陨霜,杀桑。十二年九月己丑,雨雪,人有冻死者。十四年四月,淄、青陨霜,杀恶草及荆棘,而不害嘉。二十五年八月己卯,同州雨雪,害稼。穆宗长庆元年二月,海州海水冰,南北二百里,东望无际。敬宗宝历元年八月,州霜杀稼。文宗太和三年秋,京畿奉先等八县早霜,杀稼。六年正月,雨雪逾月,寒甚。九年十二月,京师苦寒。武宗会昌三年,春寒,大雪,江左尤甚,民有冻死者。宣宗大中三年春,陨霜,杀桑。懿宗咸通五年冬,隰、石、汾等州大雨雪,平地深五尺。僖宗中和元年春,霜。秋,河东早霜,杀稼。昭宗景福二年二月辛巳,曹州大雪,平地二尺。天复二年三月,浙西大雪,平地三尺馀,其气如烟,其味苦。十二月,又大雪,江海冰。天元年九月壬戌朔,大风,寒如仲冬。浙东,浙西大雪。吴、越地气常燠而积雪,近常寒也。

  宋太祖建隆三年春,延、宁二州雪盈尺,沟洫复冰,草木不华。丹州雪二尺许。棣州厌次县陨霜,杀桑,民不蚕。太宗太平兴国七年三月,宣州霜雪,害桑稼。雍熙四年冬,南康军大雨雪,江水冰,胜重载。端拱元年闰五月,郓州风雪伤麦。晁化三年三月,商州霜,花木皆死。九月,京兆府大雪,杀苗稼。四年二月,商州大雪,民多冻死。真宗咸平四年三月丁丑,京师及近畿诸州风雪损桑。景德四年七月,渭州瓦亭寨早霜,伤稼。大中祥符九年十一月,大名府、澶州、相州并霜害稼。天禧元年十二月,京师大雪,苦寒,人多冻死,路有僵尸,遣中使堇之四郊。二年正月,永州大雪,六昼夜方止,江溪鱼皆冻死。仁宗至和元年正月,京师大雪,贫弱之民,冻死者甚众。二年,河东自春至夏陨霜,杀桑。嘉四年正月,自冬雨雪,泥涂尽冰,都民饥寒,死於道路者甚众。哲宗元二年冬,京师大雪连月,至春不止。久阴常寒,罢上元节游幸,降德音诸道。八年十一月,京师大雪,多流民。元符二年正月甲辰朔,御大庆殿受朝贺,以雪罢。徽宗政和三年十一月,大雨雪,连十馀日不止,平地八尺馀。冰滑,人马不能行,诏许百官乘轿入朝。飞鸟多死。七年十二月,大雪。诏收养内外乞丐老幼。钦宗靖康元年闰十一月,大雪,盈三尺不止。天地晦冥,或雪未下时,阴中有雪丝长数寸堕地。二年正月丁酉,大雪,天寒甚,地冰如镜,行者不能定立。是月乙卯,车驾在青城,大雪数尺,人多死。高宗建炎三年六月,久阴,霖雨而寒。京房谓“害正不诛,兹谓养贼”。後连诛叛将。绍兴元年二月寒食日,雪。七年二月,霜,杀桑稼。十三年三月,雪。

  二十八年三月,雨雪。三十一年正月戊子,大雨雪,至己亥,逾旬不止,禁旅垒舍有压者。时久雪寒甚。孝宗乾道元年三月,暴寒,苗稼多冻死。二年春,大雨寒,至於三月,损蚕麦。京房以为“闻善不予,其寒虽雨物不茂”。六年夏五月,大风雨,寒,稼多腐败。晁熙十二年,淮水冰,断流。与《唐志》长庆海冰同占。十二月,大雪,至明年正月,或雪,或霰,或雹,或雨冰,或冰Ё尺馀,连日不解。台州雪深丈馀,民冻死者甚众。十六年四月戊子,成州天水县大雨雪,麦皆冻死。七月,阶、成、凤、西和四州霜,杀稼尽。与汉永光夏霜同占。光宗绍熙元年三月,留寒至立夏不退。二年正月,行都大雪积Ё,河冰厚尺馀,寒甚。是春,雷雪相继,冻雨弥月。三年九月丁未,和州陨霜连三日,杀稼。是月,淮西郡国稼皆肃於霜,民大饥。宁宗庆元六年五月,亡暑,气如凛秋。嘉定六年六月,亡暑,夜寒。与京房“当燠而寒”同占。  ○雹木冰冰花

  刘向以木冰为木不曲直,《唐志》以冰花为华孽,愚按木不曲直与华孽者,皆花木失其常性而为妖者也。若木冰,乃寒胁木而成冰,则妖不在木也;冰花,乃冰有异而结花,则妖不在花也。故以与雹同类,而附恒寒之後云。

  《春秋》成公十六年“正月,雨,木冰。”刘歆以为上阳施不下通,下阴施不上达,故雨,而木为之冰,(音纷)气寒,木不曲直也。刘向以为冰者阴之盛而水滞也,木者少阳,贵臣卿大夫之象也。此人将有害,则阴气胁木,木先寒,故得雨而冰也。时叔孙侨如出奔,公子偃诛死(侨如淫,谋作乱,出奔。偃预侨如之谋,故诛)。一曰,时晋执季孙行父,又执公,此执辱之异(晋信侨如之谮,故执公及季孙)。或曰,今之长老名木冰为“木介”。介者,甲。甲,兵象也。

  是岁晋有陵之战,楚王伤目而败。属常雨也。僖公二十九年“秋,大雨雹。”刘向以为盛阳雨水,温暖而汤热。阴气胁之不相入,则转而为雹;盛阴雨雹,凝滞而冰寒,阳气薄之不相入,则散而为霰。(师古曰:“霰,雨雪杂下,音先见反。”)故沸汤之在闭器,而湛於寒泉,则为冰(孟康曰:“投汤器中,以沈寒泉而成也。”师古曰:“湛读曰沈。”)。及雪之销,亦冰解而散,此其验也。

  故雹者阴胁阳也,《春秋》不书霰者,犹月食也。僖公末年信用公子遂,遂专权自恣,将至於杀君,故阴胁阳之象也。僖公不寤,遂终专权,後二年杀子赤,立宣公(师古曰:“公子遂,东门襄仲也。赤,文公太子,即恶也。”)。《左氏传》曰:“圣人在上无雹,虽有不为灾。”说曰:“凡物不为灾不书,书大,言为灾也。凡雹,皆冬之愆阳,夏之伏阴也(师古曰:“愆,过也。过阳,冬温也。

  伏阴,夏寒也。”)。昭公三年,“大雨雹”。是时季氏专权,胁君之象见。

  昭公不寤,後季氏卒逐昭公。

  汉武帝元鼎三年夏四月,大雨雹。元封三年十二月,雷雨雹,大如马头。  宣帝地节四年五月,山阳济阴雨雹如鸡子,深二尺五寸,杀二十馀人,蜚鸟皆死。  其十月,大司马霍禹宗族谋反,诛,霍皇后废。

  王莽天凤元年七月,雨雹,杀牛羊。

  後汉和帝永元五年六月,郡国三雨雹,大如鸡子(《春秋考异邮》曰:“阴气之专精凝合生雹。雹之为言合也。以妾为妻,大尊重,九女之妃阏而不御,坐不离前,无由相法之心,司舆参驷,房任之内,欢欣之乐,专政夫人,施而不博,阴精凝而见成。”《易谶》曰:“凡雹者,过由人君恶闻其过,抑贤不扬,内与邪人通,取财利,蔽贤,施之,并当雨不雨,故反雹下也。”)。是时和帝用酷吏周纡为司隶校尉,刑诛深刻(《古今注》曰:“光武建武十年十月戊辰,乐浪、上谷雨雹,伤稼。十二年,河南平阳雨雹,大如杯,坏败吏民屋舍。十五年十二月乙卯,钜鹿雨雹,伤稼。永平三年八月,郡国十二雨雹,伤稼。十年,郡国十八或雨雹,蝗。”《易纬》曰:“夏雹者,治道烦苛,繇役急促,教令数变,无有常法。不救为兵,强臣谋逆,蝗虫伤。救之,举贤良,爵有功,务宽大,无诛罚,则灾除。”)。安帝永初元年,雨雹。二年,雨雹,大如鸡子。三年,雨雹,大如雁子,伤稼。刘向以为雹,阴胁阳也。是时邓太后以阴专阳政。元初四年六月戊辰,郡国三雨雹,大如于杯及鸡子,杀六畜(《古今注》曰:

  “乐安雹如于,杀人。”《京房占》曰:“夏雨雹,天下兵大作。”)。延光元年四月,郡国二十一雨雹,大如鸡子,伤稼。是时安帝信谗,无辜死者多(臣昭按《尹敏传》,是岁河西大雨雹,如斗。安帝见孔季彦,问其故,对曰“此皆阴乘阳之徵也。今贵臣擅权,母后党盛,陛下宜修圣德,虑此二者”也)。三年,雨雹,大如鸡子(《古今注》曰:“顺帝永建五年,郡国十二雨雹。六年,郡国十二雨雹,伤秋稼。”)。桓帝延熹四年五月已卯,京都雨雹,大如鸡子。  是时桓帝诛杀过差,又宠小人。七年五月已丑,京都雨雹。是时皇后邓氏僭侈,骄恣专幸。明年废,以忧死,其家皆诛。灵帝建宁二年四月,雨雹。四年五月,河东雨雹。光和四年六月,雨雹,大如鸡子。是时常侍、黄门用权。中平二年四月庚戌,雨雹,伤稼。  孙权嘉禾四年七月,雨雹,又陨霜。刘向说,“雹者,阴胁阳也”。时吕壹作威用事,诋毁重臣。自太子登以下,咸患毒之。与《春秋》公子遂专任,雨雹同应也。赤乌十一年四月,雨雹。时权臣听谗,将危太子,诛罚过深之应也。  晋武帝咸宁五年五月丁亥,钜鹿、魏郡雨雹,伤禾麦;辛卯,雁门雨雹,伤秋稼。六月庚戌,汲郡、广平、陈留、荥阳雨雹;庚辰,又雨雹、陨霜,伤秋麦千三百馀顷,坏屋百三十馀;癸亥,安定雨雹。七月丙申,魏又雨雹。闰月壬子,新兴又雨雹。八月庚子,河南、河东、弘农又雨雹,兼伤秋稼三豆。太康元年三月,河东、高平霜,雹,伤桑麦。四月,河南、河内、河东、魏郡、弘农雨雹,伤麦豆。是月庚午,畿内县二及东平、范县雨雹;癸酉,畿内县五又雨雹。

  五月,东平、平阳、上党、雁门、济南雨雹,伤禾麦三豆。是时王有大功,而权戚互加陷抑,帝从容不断,阴胁阳之应也。二年二月辛酉,陨霜於济南、琅邪,伤麦;壬申,琅邪雨雹,伤麦、三月、甲午河东陨霜,害桑。五月丙戌,城阳、章武、琅邪雨雹,伤麦;庚寅,河东、乐安、东平、济阴、弘农、濮阳、齐国、顿邱、魏郡、河内、汲郡、上党雨雹,伤禾稼。六月,郡国十七雨雹,七月,上党雨雹。三年十二月,大雪。五年七月乙卯,中山、东平雨雹,伤秋稼;甲辰,中山雨雹。六年六月,荥阳、汲郡、雁门雨雹。九年正月,京都大风雨雹,发屋拔木。惠帝元康二年八月,沛及荡阴雨雹。三年四月,荥阳雨雹。六月,弘农湖、城华阴又雨雹,深三尺。时贾后凶淫专恣,与《春秋》鲁桓公夫人同事,阴气盛也。五年六月,东海雨雹,深五寸。十二月,丹阳建业雨雹。七年五月,鲁国雨雹。九年五月,雨雹。永宁元年七月,襄城、河南雨雹。十月,襄城、河南、高平、平阳又雨雹,折木伤稼。元帝太兴二年三月丁未,成都风雹,杀人。三年三月,海盐雨雹。时王敦陵上。明帝太宁二年四月,京都大雨雹,燕雀死。三年四月,大雨雹。是年,帝崩,寻有苏峻之乱。成帝咸和六年三月,雨雹。时帝幼弱,政在臣下。咸康二年正月丁巳,皇后见於太庙,其夕雨雹。穆帝永和五年六月,临漳暴风震电,雨雹,大如升。海西太和三年四月,雨雹,折木。孝武太元二年四月,雨雹。十二年四月己丑,雨雹。二十年五月,上虞雨雹。二十一年四月,雨雹。是岁,帝暴崩。安帝隆安二年三月,雹。三年四月,江陵雨雹。是时,安帝蒙尘。义熙元年四月,雨雹。

  五年五月,溧阳雨雹。九月,广陵雨雹。六年五月,雨雹。八年四月、六月,皆雨雹。十年四月,雨雹。

  石勒时,雹起西河界山,大如鸡子,平地三尺,ㄜ(哀都反)下丈馀,行人、禽兽死者万数,历太原、乐平、武乡、赵郡、广平、钜鹿千馀里,树木摧折,禾稼荡然。勒正服东堂,以问徐光曰:“历代以来,有斯灾几也?”光对曰:“周、汉、魏、晋皆有之,虽天地之常事,然明主未始不为变,所以敬天之怒也。去年禁寒食,介推,帝乡之神也,历代所尊,或者以为未宜替也。一人吁嗟,王道尚为之亏,况群神怨憾而不怒动上帝乎!纵不能令天下同尔,介山左右,晋文之所封也,宜任百姓奉之。”勒下书曰:“寒食既并州之旧风,朕生其俗,不能异也。前者外议以子推诸侯之臣,王者不应为忌,故从其议,倘或由之而致斯灾乎!子推虽朕乡之神,非法食者亦不得乱也,尚书其促检旧典定议以闻。”有司奏以子推历代攸尊,请普复寒食,更为植嘉树,立祠堂,给户奉祀,勒黄门郎韦讠叟驳曰:“按《春秋》,藏冰失道,阴气发泄为雹。自子推己前,雹者复何所致?此自阴阳乖错所为耳。且子推贤者,曷为暴害如此!求之冥趣,必不然矣。今虽有冰室,惧所藏之冰不在固阴Ё寒之地,多皆川池之侧,气泄为雹也。以子推忠贤,令绵、介之奉之为允,於天下则不通矣。”勒从之。於是迁冰室於重阴凝寒之所,并州复寒食如初。

  宋文帝元嘉十八年三月,雨雹。  梁武帝中大通元年四月,大雨雹。《洪范五行传》曰:“雹,阴胁阳之象。”时帝数扌舍身为奴,拘信佛法,为沙门所制。

  陈宣帝太建二年六月,大雨雹。十年四月,又大雨雹。十三年九月,大雨雹。时始兴王叔陵骄恣,帝又宠遇之,後卒为乱。

  唐太宗贞观四年秋,丹、延、北永等州雹。高宗显庆二年五月,沧州大雨雹,中人有死者。咸亨元年四月庚午,雍州大雨雹。二年四月戊子,大雨雹,震电,大风折木,落则天门鸱尾三。先儒以为“雹者,阴胁阳也”。又曰:“人君恶闻其过,抑贤用邪,则雹与雨俱。信谗杀无罪,则雹下毁瓦、破车、杀牛马。”永淳元年五月壬寅,定州大雨雹,害麦禾及桑。武后天授二年六月庚戌,许州大雨雹。证圣元年二月癸卯,滑州大雨雹,杀燕雀。神功元年,妫、绥二州雹。圣历元年六月甲午,曹州大雨雹。久视元年六月丁亥,曹州大雨雹。长安三年八月,京师大雨雹,人畜有冻死者。中宗神龙元年四月壬子,雍州同官县大雨雹,杀鸟兽。景龙元年四月己巳,曹州大雨雹。二年正月己卯,沧州雨雹如鸡子。元宗开元八年十二月丁未,滑州大雨雹。

  二十二年五月戊辰,京畿渭南等六县大风雹,伤麦。代宗大历七年五月乙酉,雨雹。德宗贞元二年六月丙子,大雨雹。十七年二月丁酉,雨雹;己亥,霜;戊申夜,震霆,雨雹;庚戌,大雨雪而雹。五月戊寅,好县风雹,害麦。一一十八年七月癸酉,大雨雹。宪宗元和元年,、坊等州雹。十年秋,、坊等州风雹,害稼。十二年夏,河南雨雹,中人有死者。十五年三月,京畿兴平、醴泉等县雹,伤麦。

  穆宗长庆四年六月庚寅,京师雨雹如弹丸。文宗太和四年,、坊等州雹。五年夏,京畿奉先、渭南等县雨雹。开成二年秋,河南雹,害稼。四年七月,郑、滑等州风雹。五年六月,濮州雨雹如拳,杀人三十六,牛马甚众。武宗会昌元年秋,登州雨雹,文登尤甚,破瓦害稼。四年夏,雨雹如弹丸。僖宗乾符六年五月丁酉,宣授宰臣豆卢彖、崔沆制,殿庭氛雾四塞,及百官班贺於政事堂,雨雹如凫卵,大风雷雨拔木。广明元年四月甲申朔,汝州大风雨,拔街衢树十二三。东都有起西北,大风随之,长夏门内表道古槐树自拔者十五六,宫殿鸱尾皆落,雨雹大如杯,鸟兽殪於川泽。

  宋太祖建隆元年十月,大名府临清县雨雹,伤稼。二年七月,丹州义川、岩二县大雨雹。三年七月,潞州武乡等四县雨雹。四年七月,海州风雹。乾德二年四月,开封府阳武县雨雹。宋州宁陵县风雨雹,伤民田。六月,潞州风雹;七月,同州阳县雨雹,并害稼。八月,延州肤施县风雹,陨霜。三年四月,开封府尉氏、扶沟二县风雹,害民田,桑枣十损七八。六月,曹州济阴、冤句二县风雹,损田。六年八月,河南府河清县雨雹。开宝三年夏,同州、滑州大风雨雹,害稼。四年八月,郓州须城等三县风雹。八年五月,邢、磁州风雹,害桑麦。太宗太平兴国二年六月,瀛州景城县雨雹。七月,相州永定县大风雹,害稼。五年四月,大名府冠氏县、寿州安丰县风雹。七年五月,太平州芜湖县雨雹,伤稼。八年五月,相州风雹,伤民田。端拱元年五月,霸州大雨雹,杀麦苗。闰五月,郓州雨雹,伤麦。晁化元年六月,许州大风雹,坏军营、民舍千一百五十六区。单州鱼台县风雹,害稼。至道二年十一月,代州风雹,伤田稼。真宗咸平元年九月,定州北平等县风雹,伤稼。三年四月丁巳,京师雨雹,飞禽有损者。六年四月甲申,京师暴风雨雹,如弹丸。大中祥符三年八月丙辰,京师雨雹。五年八月丙辰,京师雨雹。天禧元年九月,镇戎军彭城寨风雹,害民田八百馀亩。仁宗天圣八年五月丙辰,大雨雹。庆历元年七月壬午、六年四月甲辰,大雨雹。嘉四年四月,大震电,雨雹。神宗熙宁元年秋,州雨雹。三年七月,七年四月、五月,京师雨雹。八年夏,州、泾州雨雹。九年二月,京师雨雹。十年夏,州雨雹。秦州大雨雹,哲宗绍圣三年十月辛未,西南方有雷声,次大雨雹。四年二月癸卯,京师雨雹。

  自辰初至申。徽宗建中靖国元年二月丙申,京师雨雹。五月辛酉,京师又大雨雹。崇宁三年十月辛丑,大观元年十月己巳、三年五月戊申,京师大雨雹。政和七年六月,京师大雨雹,如拳,或如升器,几两时止。

  宣和四年二月癸卯,京师雨雹。钦宗靖康元年十二月己卯、庚辰,京师雨雹。高宗建炎三年八月甲戌,大雨雹。刘向以为盛阳雨水,阴气胁之不相入,则转而为雹,故雹者阴胁阳也。一曰,人君恶闻其过,朋邪为利,蔽贤施之,则雹与雨俱;信谗殷无罪则雹下毁瓦、破车、杀牛马。绍兴元年二月壬辰,上在越州,雨雹,震雷。二年二月丙子,上在临安,大雨雹。三年正月辛未,雨雹震雷。阴气之专精,凝合生雹,阳不禁闭,则非时雷出,阴胁阳象也。三月己未,雨雹,伤稼。五年闰二月乙巳朔,雨雹,雪。十月丁未,秀州华亭风雷,雨雹激射,疾於箭弹,坏舟覆屋。十一月戊辰,又雹。七年二月癸卯,先一夕雷,後一日雪;癸丑,又雹。按《晋书》,“雷以二月出。”阳出发泄,明日便大雪,皆失节之异。又《春秋》以阴胁阳为臣专权,时秦桧始大用,是其应也。八年六月丙辰,大雨雹。九年二月甲戌,雹,伤麦。十二月辛未,又雹。十年二月辛亥,大雨雹。

  十二月庚辰,又雹。十一年正月辛酉,雨雹。十三年二月甲子,雨雹,伤麦。

  五月戊午夜,雹。七月壬申,雹,害稼。十一月己未,又雹。十七年正月庚辰,雨雹。五月乙丑,又雹。二十一年三月己卯,雹,伤禾麦。二十八年四月辛亥,雨雹。二十九年二月戊戌,雹,损麦。孝宗隆兴元年三月丙申夜,雨雹。二年二月丁丑,雹与霰俱。刘向以为雹,阴胁阳;霰,阳薄阴也。四月庚午,雹。

  七月丁未,雨雹。十二月己亥,雨雪而雹。乾道元年二月庚寅夜,雹。二年十月辛卯,雨。雹三年二月壬午,雪;癸未,雹。四年正月癸未夜,雹,有霰。二月丁酉,又雹;乙卯,又雹而雪。五年二月丙午,雹,损麦。六年二月壬午,雹,亦损麦。八年七月壬辰,雨雹。晁熙三年四月丁亥,雨雹;癸巳,天台、临海二县大风雹,伤麦。四年正月丙寅,雨雹,六年正月丁丑,雹,伤麦。三月壬申夜,大雨雹,如弹丸。八年十二月甲寅,雨雹。十二年二月辛酉夜,有雹。十三年闰七月丙午,雨雹。十五年二月丁亥,雨雪而雹。六月丁卯,又雹。十六年二月己卯,雹与雨俱。光宗绍熙元年二月丙申,雪;丁酉,雹。二年正月戊寅,大雹,震雷电以雨。二月庚辰,大雪连数日。雷,阳也;雪,阴也。既雷则不当雪,皆失节之应(乙酉,宰臣留正奏:“土木繁兴,伤和之应。”上亟命停皇后家庙之役,诏群臣言阙政)。二月庚寅朔,建宁府大风雨雹,仆屋杀人。三月癸酉,又大风雨雹,大如桃李实,平地盈尺,坏城郭民舍七百馀家,乡落四千三百馀家,禾苗不殖,桑麻种麦蔬果皆损。温州瑞安县亦如之,坏屋杀人尤众(皆令各郡振之)。秋,西和州川县大风雹,坏粟麦童。宁宗庆元三年二月戊辰,雪;己巳,雹。四月乙丑,雨雹,大如杯,破瓦,杀燕雀。嘉泰元年三月丙寅、丁卯、戊辰,连雨雹。五月丁丑,又雹。七月癸亥,大雨而雹。二年四月庚寅,雨雹,伤稼。六月庚子,大风雹而寒。阴胁阳,又常寒也。

  四年正月壬辰,雪与雹俱。开禧二年正月己酉,雨雹而雷。嘉定元年闰四月壬申,雨雹,害稼。二年三月乙未,雨雹。六年夏,江、浙郡国多雨雹,害稼。十五年九月癸丑,大震雨雹。阳不闭,阴胁阳,皆君道弱、臣道︹之象。十六年秋,又雹。  ○木冰  魏文帝黄初六年正月,雨,木冰。是年六月,利成郡兵蔡方等杀太守徐质,据部反。太守,古诸侯,贵臣有害之应也。一说,木介甲兵之象。是岁既讨蔡方,又帝自将舟师征吴,戍卒十馀万,连旌数百里,临江观兵,是其应也。

  晋元帝太兴三年二月辛未,雨,木冰。後二年,周ダ等遇害。是阳施不下通也。穆帝永和八年正月乙巳,雨,木冰。是年,殷浩北伐,明年,军败,十年,废黜。孝武太元四年十二月乙巳,雨,木冰。明年,王恭、庾楷、殷仲堪居外藩,与王国宝等构怨,终同夷灭。

  东魏孝静武定四年冬,天雨,木冰。时司徒侯景专制河南,神武薨,景举兵反,慕容绍宗讨平之。

  北齐後主天保元年,雨,木冰三日。时清河王岳为高归彦所谮,忧死。武平元年冬,雨,木冰。明年二月,又雨,木冰。时录尚书事和士开专政,琅邪王俨矫诏杀之,俨寻遇害。六年、七年,频岁雨木冰。其年周师入晋阳。

  唐高宗永徽二年十一月甲申,阴雾凝冻封树木,数日不解。刘向以为木少阳,贵臣象。此人将有害,则阴气胁木先寒,故得雨而冰。亦谓之树介,兵象。麟德元年十二月癸酉,氛雾终日不解;甲戌,雨,木冰。仪凤三年十一月,亦如之。武后延载元年十月癸酉,白雾,木冰。中宗景龙四年三月,雨,木冰。元宗开元二十九年十一月,雨,木冰,寒甚,数日不解。代宗永泰元年三月,雨,木冰。大历二年十一月,氛雾如雪,草木冰。德宗贞元元年十二月,雨,木冰。

  二十年冬,雨,木冰。穆宗长庆三年十一月,雨,木冰。敬宗宝历元年十一月,雨,木冰。文宗太和七年十二月,夜雾,木冰。开成四年九月,雨雪,木冰。武宗会昌元年十二月,雨,木冰。四年正月,木冰。

  後晋高祖天福十二年十一月旦,日天大昏雾,木有冰。至十一日,霜露着草木皆为冰。时魏府杜重威叛,讨降之。至来年正月二十七日,高祖崩。  後周太祖广顺三年十一月,雨,木冰。

  宋真宗咸平元年十一月庚戌,雨,木冰。大中祥符五年正月戊寅,京师雨,木冰。仁宗庆历三年十二月,大雨雪,木冰。占曰:“兵象。”英宗治平二年十月乙巳,雨,木冰。神宗熙宁三年十月、八年正月,京师雨,木冰。哲宗元八年二月,京师大寒,霰,雪,雨,木冰。徽宗宣和五年十月乙酉,雨,木冰。钦宗靖康元年十月乙卯,雨,木冰。二年正月丁酉,雨,木冰。

  ○冰花

  唐昭宗景福中,沧州城堑中冰有文,如画大树华叶芬敷者,时人以为地当有兵难。近华孽也。

  後晋出帝开运二年正月,东京封邱门外壕内冰上有文,若大树华芬敷之状,相连数十株,宛如图画。

  宋真宗景德元年二月,保顺军城壕冰,隐起文为桃李华、杂人物之状。大中祥符九年正月,霸州渠冰,有文如花葩状。高宗绍兴七年十二月,中书门下省检正官张宗元出抚淮西军,寓家建康府,盆冰有文如画,佳卉茂木,华叶芬敷,日易以水,变趣奇出,尽春暄乃止。近华孽也。说曰:“其地当有兵难。”孝宗淳熙初,秀州吕氏家冰瓦有文,楼观、车马、人物、并蒂芙蓉、重荚牡丹、长春萱草、藤萝、经日不释,亦华孽类也。

  中兴以来,长老所记,或雨而木冰,或霜而木冰者甚多,不曰异,郡国不以闻。盖日官失之,故木冰无录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