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祖本紀第八
设为首页】【收藏本站

   史记三家注    

作者: 《史记三家注》(汉)司马迁撰 (唐)司马贞等注 | 来源: 汉典古籍 | 查看: 0次 | 打开书架 | 选字释义

高祖本紀第八

  高祖,〔一〕沛豐邑中陽里人,姓劉氏,〔二〕字季。〔三〕父曰太公,〔四〕母曰劉媼。〔五〕其先劉媼嘗息大澤之陂,夢與神遇。是時雷電晦冥,太公往視,則見蛟龍於其上。〔六〕已而有身,遂產高祖。

  〔一〕集解漢書音義曰:「諱邦。」張晏曰:「禮謚法無「高」,以為功最高而為漢帝之太祖,故特起名焉。」

  〔二〕集解李斐曰:「沛,小沛也。劉氏隨魏徙大梁,移在豐,居中陽里。」孟康曰:「後沛為郡,豐為縣。」索隱按:高祖,劉累之後,別食邑於范,士會之裔,留秦不反,更為劉氏。劉氏隨魏徙大梁,後居豐,今言「姓劉氏」者是。左傳「天子建德,因生以賜姓,胙之土,命之氏。諸侯以字為謚,因以為族」。說者以為天子賜姓命氏,諸侯命族,族者氏之別名也。然則因生賜姓,若舜生姚墟,以為姚姓,封之於虞,即號有虞氏是也。若其後子孫更不得賜姓,即遂以虞為姓,云「姓虞氏」。今此云「姓劉氏」,亦其義也。故姓者,所以統繫百代,使不別也。氏者,所以別子孫之所出。又系本篇言姓則在上,言氏則在下,故五帝本紀云「禹姓姒氏,契姓子氏,棄姓姬氏」是也。按:漢改泗水為沛郡,治相城,故注以沛為小沛也。

  〔三〕索隱按:漢書「名邦,字季」,此單云字,亦又可疑。按:漢高祖長兄名伯,次名仲,不見別名,則季亦是名也。故項岱云「高祖小字季,即位易名邦,後因諱邦不諱季,所以季布猶稱姓也」。

  〔四〕索隱皇甫謐云:「名執嘉。」王符云:「太上皇名煓。」與湍同音。正義春秋握成圖云:「劉媼夢赤鳥如龍,戲己,生執嘉。」

  〔五〕集解文穎曰:「幽州及漢中皆謂老嫗為媼。」孟康曰:「長老尊稱也。左師謂太后曰「媼愛燕后賢長安君」。禮樂志「地神曰媼」。媼,母別名也,音烏老反。」索隱韋昭云:「媼,婦人長老之稱。」皇甫謐云:「媼蓋姓王氏。」又據春秋握成圖以為執嘉妻含始,遊洛池,生劉季。詩含神霧亦云。姓字皆非正史所出,蓋無可取。今近有人云「母溫氏」。貞時打得班固泗水亭長古石碑文,其字分明作「溫」字,云「母溫氏」。貞與賈膺復、徐彥伯、魏奉古等執對反覆,沈歎古人未聞,聊記異見,於何取實也?孟康注「地神曰媼」者,禮樂志云「后土富媼」,張晏曰「坤為母,故稱媼」是也。正義帝王世紀云:「漢昭靈后含始游洛池,有寶雞銜赤珠出炫日,后吞之,生高祖。」詩含神霧亦云。含始即昭靈后也。陳留風俗傳云:「沛公起兵野戰,喪皇妣於黃鄉,天下平定,使使者以梓宮招幽魂,於是丹蛇在水自灑,躍入梓宮,其浴處有遺髮,謚曰昭靈夫人。」漢儀注云:「高帝母起兵時死小黃城,後於小黃立陵廟。」括地志云:「小黃故城在汴州陳留縣東北三十三里。」顏師古云:「皇甫謐等妄引讖記,好奇騁博,強為高祖父母名字,皆非正史所說,蓋無取焉。寧有劉媼本姓實存,史遷肯不詳載?即理而言,斷可知矣。」

  〔六〕索隱按:詩含神霧云「赤龍感女媼,劉季興」。又廣雅云「有鱗曰蛟龍」。

  高祖為人,隆準而龍顏,〔一〕美須髯,左股有七十二黑子〔二〕。仁而愛人,喜施,〔三〕意豁如也。〔四〕常有大度,不事家人生產作業。及壯,試為吏,〔五〕為泗水亭長,〔六〕廷中吏無所不狎侮。好酒及色。常從王媼、武負貰酒,〔七〕醉臥,武負、王媼見其上常有龍,怪之。高祖每酤留飲,酒讎數倍。〔八〕及見怪,歲竟,此兩家常折券棄責。〔九〕   〔一〕集解服虔曰:「準音拙。」應劭曰:「隆,高也。準,頰權準也。顏,額顙也,齊人謂之顙,汝南、淮、泗之閒曰顏。」文穎曰:「準,鼻也。」索隱李斐云:「準,鼻也。始皇蜂目長準,蓋鼻高起。」爾雅:「顏,額也。」文穎曰:「高祖感龍而生,故其顏貌似龍,長頸而高鼻。」

  〔二〕正義河圖云:「帝劉季口角戴勝,斗胸,龜背,龍股,長七尺八寸。」合誠\圖云:「赤帝體為朱鳥,其表龍顏,多黑子。」按:左,陽也。七十二黑子者,赤帝七十二日之數也。木火土金水各居一方,一歲三百六十日,四方分之,各得九十日,土居中央,並索四季,各十八日,俱成七十二日,故高祖七十二黑子者,應火德七十二日之徵也。有一本「七十日」者,非也。許北人呼為「黶子」,吳楚謂之「誌」。誌,記也。

  〔三〕正義喜,許記反。施,尸豉反。

  〔四〕集解服虔曰:「豁,達也。」

  〔五〕集解應劭曰:「試補吏。」

  〔六〕正義秦法,十里一亭,十亭一鄉。亭長,主亭之吏。高祖為泗水亭長也。國語有「寓室」,即今之亭也。亭長,蓋今里長也。民有訟諍,吏留平辨,得成其政。括地志云:「泗水亭在徐州沛縣東一百步,有高祖廟也。」   〔七〕集解韋昭曰:「貰,賒也。」索隱鄒誕生貰音世,與字林聲韻並同。又音時夜反。廣雅云:「貰,賒也。」說文云:「貰,貸也。」臨淮有貰陽縣。漢書功臣表「貰陽侯劉纏」,而此紀作「射陽」,則「貰」亦「射」也。

  〔八〕集解如淳曰:「讎亦售。」索隱樂彥云借「讎」為「售」,蓋古字少,假借耳。今亦依字讀。蓋高祖大度,既貰飲,且讎其數倍價也。

  〔九〕索隱周禮小司寇云:「聽稱責以傅別。」鄭司農云:「傅別,券書也。」康成云:「傅別,謂大手書於札中而別之也。」然則古用簡札書,故可折。至歲終總棄不責也。

  高祖常繇咸陽,〔一〕縱觀,觀秦皇帝,〔二〕喟然太息曰:「嗟乎,大丈夫當如此也!」

  〔一〕集解應劭曰:「徭役也。」索隱韋昭云:「秦所都,武帝更名渭城。」應劭云:「今長安也。」按:關中記云「孝公都咸陽,今渭城是,在渭北。始皇都咸陽,今城南大城是也」。名咸陽者,山南曰陽,水北亦曰陽,其地在渭水之北,又在九嵕諸山之南,故曰咸陽。

  〔二〕正義包愷云:「上音館,下音官。恣意,故縱觀也。」

  單父人呂公〔一〕善沛令,避仇從之客,因家沛焉。沛中豪桀吏聞令有重客,皆往賀。蕭何為主吏,〔二〕主進,〔三〕令諸大夫曰:〔四〕「進不滿千錢,坐之堂下。」高祖為亭長,素易諸吏,乃紿為謁曰〔五〕「賀錢萬」,實不持一錢。謁入,呂公大驚,起,迎之門。呂公者,好相人,見高祖狀貌,因重敬之,引入坐。蕭何曰:「劉季固多大言,少成事。」高祖因狎侮諸客,遂坐上坐,〔六〕無所詘。〔七〕酒闌,〔八〕呂公因目固留高祖。〔九〕高祖竟酒,後。呂公曰:「臣少好相人,〔一0〕相人多矣,無如季相,願季自愛。臣有息女,〔一一〕願為季箕帚妾。」酒罷,呂媼怒呂公曰:「公始常欲奇此女,與貴人。沛令善公,求之不與,何自妄許與劉季?」呂公曰:「此非兒女子所知也。」卒與劉季。呂公女乃呂后也,生孝惠帝、魯元公主。〔一二〕

  〔一〕集解漢書音義曰:「單音善。父音斧。」索隱韋昭云:「單父,縣名,屬山陽。」崔浩云:「史失其名,但舉姓而言公。」又按:漢書舊儀云「呂公,汝南新蔡人」。又相經云「魏人呂公,名文,字叔平」也。

  〔二〕集解孟康曰:「主吏,功曹也。」

  〔三〕集解文穎曰:「主賦斂禮進,為之帥。」索隱鄭氏云:「主賦斂禮錢也。」顏師古曰:「進者,會禮之財。字本作「賮」,聲轉為「進」。「宣帝數負進」,義與此同。」

  〔四〕正義大夫,客之貴者總稱之。

  〔五〕集解應劭曰:「紿,欺也。音殆。」索隱韋昭云:「紿,詐也。」劉氏云:「紿,欺負也。」何休云:「紿,疑也。」謂高祖素狎易諸吏,乃詐為謁。謁謂以札書姓名,若今之通刺,而兼載錢穀也。

  〔六〕正義上在果反。下在臥反。

  〔七〕正義音丘忽反。

  〔八〕集解文穎曰:「闌言希也。謂飲酒者半罷半在,謂之闌。」

  〔九〕正義不敢對眾顯言,故目動而留之。

  〔一0〕集解張晏曰:「古人相與語多自稱臣,自卑下之道,若今人相與語皆自稱僕。」

  〔一一〕正義息,生也。謂所生之女也。

  〔一二〕集解服虔曰:「元,長也。食邑於魯。」韋昭曰:「元,謚也。」正義漢制,帝女曰「公主」,儀比諸侯;姊妹曰「長公主」,儀比諸侯王;姑曰「大長公主」,儀比諸侯王。

  高祖為亭長時,常告歸之田。〔一〕呂后與兩子居田中耨,有一老父過請飲,呂后因餔之。〔二〕老父相呂后曰:「夫人天下貴人。」令相兩子,見孝惠,曰:「夫人所以貴者,乃此男也。」相魯元,亦皆貴。老父已去,高祖適從旁舍來,呂后具言客有過,相我子母皆大貴。高祖問,曰:「未遠。」乃追及,問老父。老父曰:「鄉者夫人嬰兒皆似君,君相貴不可言。」高祖乃謝曰:「誠\如父言,不敢忘德。」及高祖貴,遂不知老父處。

  〔一〕集解服虔曰:「告音如「嗥呼」之「嗥」。」李斐曰:「休謁之名也。吉曰告,凶曰寧。」孟康曰:「古者名吏休假曰告。告又音嚳。漢律,吏二千石有予告、賜告。予告者,在官有功最,法所當得者也。賜告者,病滿三月當免,天子優賜,復其告,使得帶印紱,將官屬,歸家治疾也。」索隱韋昭云:「告,請歸乞假也。音「告語」之「告」。故戰國策曰「商君告歸」,延篤以為告歸,今之歸寧也。」劉伯莊、顏師古並音古篤反,非號嚳兩音也。按:東觀漢記田邑傳云「邑年三十,歷卿大夫,號歸罷,厭事,少所嗜欲」。尋號與嗥同,古者當有此語,故服氏云「如號呼之號」,音豪。今以服虔雖據田邑「號歸」,亦恐未得。然此「告」字當音誥,誥號聲相近,故後「告歸」「號歸」遂變耳。

  〔二〕正義必捕反,以食飼人也。父本請飲,呂后因飼之。國語云:「國中童子無不餔。」

  高祖為亭長,乃以竹皮為冠,令求盜之薛治之,〔一〕時時冠之,〔二〕及貴常冠,所謂「劉氏冠」〔三〕乃是也。

  〔一〕集解應劭曰:「以竹始生皮作冠,今鵲尾冠是也。求盜者,舊時亭有兩卒,其一為亭父,掌開閉埽除,一為求盜,掌逐捕盜賊\。薛,魯國縣也。有作冠師,故往治之。」索隱應劭云:「一名「長冠」。側竹皮裹以縱前,高七寸,廣三寸,如板。」又蔡邕獨斷云:「長冠,楚制也。高祖以竹皮為之,謂之「劉氏冠」。」司馬彪輿服志亦以「劉氏冠」為鵲尾冠也。應劭云:「舊亭卒名「弩父」,陳、楚謂之「亭父」,或云「亭部」,淮、泗謂之「求盜」也。」

  〔二〕正義音館,下同。

  〔三〕正義音官。顏師古云:「後號為「劉氏冠」。其後詔曰「爵非公乘以上下得冠劉氏冠」,即此也。」   高祖以亭長為縣送徒酈山,徒多道亡。自度比至皆亡之,〔一〕到豐西澤中,止飲,夜乃解縱所送徒。曰:「公等皆去,吾亦從此逝矣!」徒中壯士願從者十餘人。高祖被酒,〔二〕夜徑〔三〕澤中,令一人行前。〔四〕行前者還報曰:「前有大蛇當徑,〔五〕願還。」高祖醉,曰:「壯士行,何畏!」乃前,拔劍擊斬蛇。〔六〕蛇遂分為兩,〔七〕徑開。行數里,醉,因臥。後人來至蛇所,有一老嫗夜哭。人問何哭,嫗曰:「人殺吾子,故哭之。」人曰:「嫗子何為見殺?」嫗曰:「吾,白帝子也,化為蛇,當道,今為赤帝子斬之,〔八〕故哭。」人乃以嫗為不誠\,欲告之,〔九〕嫗因忽不見。後人至,高祖覺。〔一0〕後人告高祖,高祖乃心獨喜,自負。〔一一〕諸從者日益畏之。

  〔一〕正義度,田洛反。比,必寐反。

  〔二〕正義被,加也。   〔三〕索隱舊音經。按:廣雅云「徑,斜過也」。字林云「徑,小道也,音古定反」。言酒後放徒,夜徑行澤中,不敢由正路,且從而求疾也。

  〔四〕正義行音下孟反。

  〔五〕索隱音逕。鄭玄曰:「步道曰徑也。」   〔六〕索隱漢舊儀云「斬蛇劍長七尺」。又高祖云「吾以布衣提三尺劍取天下」。二文不同者,崔豹古今注「當高祖為亭長,理應提三尺劍耳;及貴,當別得七尺寶劍」,故舊儀因言之。正義按:其蛇大,理須別求是劍斬之。三尺劍者,常佩之劍。括地志云:「斬蛇溝源出徐州豐縣中平地,故老云高祖斬蛇處,至縣西十五里入泡水也。」

  〔七〕索隱謂斬蛇分為兩段也。

  〔八〕集解應劭曰:「秦襄公自以居西戎,主少昊之神,作西畤,祠白帝。至獻公時櫟陽雨金,以為瑞,又作畦畤,祠白帝。少昊,金德也。赤帝堯後,謂漢也。殺之者,明漢當滅秦也。秦自謂水,漢初自謂土,皆失之。至光武乃改定。」索隱按:太康地理志云「畤在櫟陽故城內。其畤如畦,故曰畦畤」。畦音戶圭反。應注云「秦自謂水」者,按秦文公獲黑龍,命河為德水是也。又按:春秋合誠\圖云「水神哭,子褒敗」。宋均以為高祖斬白蛇而神母哭,則此母水精也。此皆謬說。又注云「至光武乃改」者,謂改漢為火德,秦為金德,與雨金及赤帝子之理合也。

  〔九〕集解徐廣曰:「一作「苦」。」索隱漢書作「苦」,謂欲困苦辱之。一本或作「笞」。說文云:「笞,擊也。」

  〔一0〕索隱包愷、劉伯莊音古孝反。   〔一一〕集解應劭曰:「負,恃也。」索隱晉灼云:「自恃斬蛇事。」

  秦始皇帝常曰「東南有天子氣」,於是因東游以厭之。〔一〕高祖即自疑,亡匿,隱於芒、碭山澤巖石之閒。〔二〕呂后與人俱求,常得之。高祖怪問之。呂后曰:「季所居上常有雲氣,〔三〕故從往常得季。」高祖心喜。沛中子弟或聞之,多欲附者矣。

  〔一〕索隱厭音一涉反,又一冉反。廣雅云:「厭,鎮也。」

  〔二〕集解徐廣曰:「芒,今臨淮縣也。碭縣在梁。」駰案:應劭曰「二縣之界有山澤之固,故隱於其閒也」。正義括地志云:「宋州碭山縣在州東一百五十里,本漢碭縣也。碭山在縣東。」

  〔三〕正義京房易(兆)〔飛〕候云:「何以知賢人隱?(顏)師(古)曰:「四方常有大雲,五色具而不雨,其下有賢人隱矣。」」故呂后望雲氣而得之。

  秦二世元年〔一〕秋,陳勝等起蘄,〔二〕至陳而王,號為「張楚」。諸郡縣皆多殺其長吏以應陳涉。沛令恐,欲以沛應涉。掾、主吏蕭何、曹參〔三〕乃曰:「君為秦吏,今欲背之,率沛子弟,恐不聽。願君召諸亡在外者,可得數百人,因劫眾,〔四〕眾不敢不聽。」乃令樊噲召劉季。劉季之眾已數十百人矣。〔五〕

  〔一〕集解徐廣曰:「高祖時年四十八。」索隱應劭云:「始皇欲以一至萬,示不相襲。始者一,故至子稱二世。」崔浩云:「二世,始皇子胡亥。」又按:善文稱隱士云「趙高為二世殺十七兄而立今王」,則二世是第十八子也。

  〔二〕索隱蘄,縣名,屬沛,音機,又音旂。

  〔三〕索隱按:漢書蕭、曹傳,參為獄掾,何為主吏也。   〔四〕索隱說文云「以力脅之云劫」也。

  〔五〕索隱漢書作「數百人」。劉伯莊云「言數十人或至百人」,則是百人已下也。

  於是樊噲從劉季來。沛令後悔,恐其有變,乃閉城城守,欲誅蕭、曹。蕭、曹恐,踰城保劉季。〔一〕劉季乃書帛射城上,謂沛父老曰:「天下苦秦久矣。今父老雖為沛令守,諸侯並起,今屠沛。〔二〕沛今共誅令,擇子弟可立者立之,以應諸侯,則家室完。不然,父子俱屠,無為也。」父老乃率子弟共殺沛令,開城門迎劉季,欲以為沛令。劉季曰:「天下方擾,諸侯並起,今置將不善,壹敗塗地〔三〕。吾非敢自愛,恐能薄,〔四〕不能完父兄子弟。此大事,願更相推擇可者。」蕭、曹等皆文吏,自愛,恐事不就,後秦種族其家,盡讓劉季。諸父老皆曰:「平生所聞劉季諸珍怪,當貴,且卜筮之,莫如劉季最吉。」於是劉季數讓。眾莫敢為,乃立季為沛公。〔五〕祠黃帝,祭蚩尤於沛庭,〔六〕而釁鼓〔七〕旗,幟皆赤。〔八〕由所殺蛇白帝子,殺者赤帝子,故上赤。於是少年豪吏如蕭、曹、樊噲等皆為收沛子弟二三千人,攻胡陵、〔九〕方與,〔一0〕還守豐。

  〔一〕集解韋昭曰:「以為保障。」

  〔二〕索隱按:范曄云「剋城多所誅殺,故云屠也」。   〔三〕索隱言一朝破敗,使肝腦塗地。

  〔四〕正義能,才能也。高祖謙言材能薄劣,不能完全其眾。能者,獸,形色似熊,足似鹿。為物堅中而強力,人之有賢才者,皆謂之能也。

  〔五〕集解徐廣曰:「九月也。」駰案:漢書音義曰「舊楚僭稱王,其縣宰為公。陳涉為楚王,沛公起應涉,故從楚制稱曰公」。

  〔六〕集解應劭曰:「左傳曰黃帝戰於阪泉,以定天下。蚩尤好五兵,故祠祭之求福祥也。」瓚曰:「管仲云「割盧山交而出水,金從之出,蚩尤受之以作劍戟」。」索隱按:管子云「葛盧之山,發而出金」,今注引「發」作「交」及「割」,皆誤也。

  〔七〕集解應劭曰:「釁,祭也。殺牲以血塗鼓曰釁。」瓚曰:「案禮記及大戴禮有釁廟之禮,皆無祭事。」索隱說文云:「釁,血祭也。」司馬法曰:「血于鼙鼓者,神戎器也。」顏師古曰:「凡殺牲以血祭者,皆名為釁。」臣瓚以為「皆無祭事」,非也。又古人新成鐘鼎,亦必釁之。應劭云:「釁呼為舋。」馬融注周禮灼龜之兆云:「謂其象似玉、瓦、原之釁,是用名之。」此說皆非。音火稼反。

  〔八〕索隱墨翟云:「幟,帛長丈五,廣半幅。」字詁云:「幟,標也。」字林云:「熊旗五斿,謂與士卒為期於其下,故曰旗也。」幟,或作「識」,或作「志」。嵇康音試。蕭該音熾。   〔九〕索隱鄧展曰:「縣名,屬山陽,章帝改曰胡陸。」

  〔一0〕集解鄭德曰:「音房豫,屬山陽郡。」索隱鄭玄曰「屬山陽」也。

  秦二世二年,陳涉之將周章〔一〕軍西至戲〔二〕而還。〔三〕燕、趙、齊、魏皆自立為王。〔四〕項氏起吳。秦泗川監平〔五〕將兵圍豐,二日,出與戰,破之。命雍齒守豐,引兵之薛。泗州守壯〔六〕敗於薛,走至戚,〔七〕沛公左司馬得泗川守壯,殺之。〔八〕沛公還軍亢父,〔九〕至方與,(周市來攻方與)未戰。陳王使魏人周市略地。周市使人謂雍齒曰:「豐,故梁徙也。〔一0〕今魏地已定者數十城。齒今下魏,魏以齒為侯守豐。不下,且屠豐。」雍齒雅不欲屬沛公,〔一一〕及魏招之,即反為魏守豐。沛公引兵攻豐,不能取。沛公病,還之沛。沛公怨雍齒與豐子弟叛之,聞東陽甯君、秦嘉〔一二〕立景駒為假王,在留,〔一三〕乃往從之,欲請兵以攻豐。是時秦將章邯從陳,別將司馬〔一四〕將兵北定楚地,屠相,至碭。〔一五〕東陽甯君、沛公引兵西,與戰蕭西,〔一六〕不利。還收兵聚留,引兵攻碭,三日乃取碭。因收碭兵,得五六千人。攻下邑,〔一七〕拔之。〔一八〕還軍豐。聞項梁在薛,〔一九〕從騎百餘往見之。〔二0〕項梁益沛公卒五千人,五大夫將十人。〔二一〕沛公還,引兵攻豐。〔二二〕   〔一〕索隱應劭云:「章字文,陳人。」

  〔二〕索隱文穎云:「在新豐東二十里戲亭北。」孟康云:「水名也。」又述征記云:「戲水自驪山馮公谷北流,歷戲亭,東入渭。」按:今其水東惟有戲驛存。

  〔三〕索隱為章邯所破而還。邯音酣。   〔四〕索隱按:漢書高紀,二世二年八月,武臣自立為趙王,田儋自立為齊王,韓廣自立為燕王,魏咎自立為魏王也。

  〔五〕集解文穎曰:「泗川,今沛郡也,高祖更名沛。秦時御史監郡,若今刺史。平,名也。」索隱如淳云:「秦并天下為三十六郡,置守、尉、監,故此有「監平」,下有「守壯」,則平、壯皆名也。」

  〔六〕集解如淳曰:「壯,名也。」   〔七〕集解如淳曰:「戚音將毒反。」索隱晉灼云:「東海縣也。」鄭德、包愷並如字讀。李登音千笠反。正義括地志云:「沂州臨沂縣有漢戚縣故城。地理志云臨沂縣屬東海郡。」

  〔八〕索隱顏師古云「得,司馬之名」,非也。按:後云「左司馬曹無傷」,自此已下更不見替易處,蓋是左司馬無傷得泗川守壯而殺之耳。

  〔九〕集解鄭德曰:「亢音人相亢答,父音甫。屬任城郡。」索隱舊音剛。劉伯莊、包愷並同音苦浪反。正義音剛,又苦浪反。括地志云:「亢父,縣也,沛公屯軍於此也。」

  〔一0〕集解文穎曰:「梁惠王孫假為秦所滅,轉東徙於豐,故曰「豐,梁徙」。」

  〔一一〕集解服虔曰:「雅,故也。」蘇林曰:「雅,素也。」

  〔一二〕集解文穎曰:「秦嘉,東陽郡人也,為甯縣君。」瓚曰:「陳勝傳曰「廣陵人秦嘉」,然則嘉非東陽人也。秦嘉初起兵於郯,號曰大司馬,又不為甯縣君。東陽甯君自一人,秦嘉又自一人。」索隱臣瓚以為二人。按:下文直云「東陽甯君」,又別言「秦嘉」,明臣瓚之說為得。顏師古以甯是姓,君者,時人號曰君耳。

  〔一三〕索隱韋昭云:「今彭城留縣也。」正義括地志云:「留城在徐州沛縣東南五十里,即張良所封處。」   〔一四〕集解如淳曰:「從陳涉將也。涉在陳,其將相別在他許,皆稱陳。,章邯司馬。」索隱謂章邯從陳別將,將兵向他處,而遣司馬將領兵士,北定楚地,故如淳云「,章邯司馬」也。孔文祥亦曰「邯別遣屠相」。又一說云「從謂追逐之,言章邯討逐陳別將,而司馬別將兵北定楚」,亦通。

  〔一五〕索隱韋昭云:「相,沛縣。」應劭曰:「碭屬梁國。」蘇林音唐,又音宕。正義括地志云:「故相城在徐州符離縣西北九十里。碭在宋州東一百五十里。」

  〔一六〕索隱韋昭云:「蕭,沛之縣名,謂在蕭縣之西也。」   〔一七〕索隱韋昭云:「縣名,屬梁國。」

  〔一八〕索隱按:范曄云「得城為拔」是也。   〔一九〕正義今徐州滕縣,故薛城也。

  〔二0〕集解徐廣曰:「三月。」

  〔二一〕集解蘇林曰:「五大夫,第九爵也。以五大夫為將,凡十人也。」

  〔二二〕集解徐廣曰:「表云「拔之,雍齒奔魏」。」

  從項梁月餘,項羽已拔襄城〔一〕還。項梁盡召別將居薛。聞陳王定死,因立楚後懷王孫心為楚王,治盱台。〔二〕項梁號武信君。居數月,北攻亢父,救東阿,〔三〕破秦軍。齊軍歸,楚獨追北〔四〕,使沛公、項羽別攻城陽,〔五〕屠之。軍濮陽之東,〔六〕與秦軍戰,破之。

  〔一〕索隱韋昭云:「穎川縣。」正義襄城,許州縣。

  〔二〕索隱韋昭云:「臨淮縣。音吁夷。」正義楚縣也。   〔三〕索隱韋昭云:「東郡之縣名。」正義濟州縣也。

  〔四〕集解服虔曰:「師敗曰北。」   〔五〕索隱按地理志屬濟陰。

  〔六〕索隱韋昭云:「東郡之縣名。」正義濮陽故城在濮州西八十六里,本漢濮陽縣。

  秦軍復振,〔一〕守濮陽,環水。〔二〕楚軍去而攻定陶,〔三〕定陶未下。沛公與項羽西略地至雍丘之下,〔四〕與秦軍戰,大破之,斬李由。還攻外黃,〔五〕外黃未下。

  〔一〕集解李奇曰:「振,整也。」如淳曰:「振,起也。收敗卒自振迅而復起也。」

  〔二〕集解文穎曰:「決水以自環守為固也。」張晏曰:「依河水以自環繞作壘。」正義按:二說皆通。其濮陽縣北臨黃河,言秦軍北阻黃河,南鑿溝引黃河水環繞作壁壘為固,楚軍乃去。

  〔三〕索隱按:地理志濟陰之縣也。

  〔四〕索隱韋昭云:「故杞國,今陳留之縣。」   〔五〕索隱韋昭云:「上陳留縣。」正義在雍丘東。

  項梁再破秦軍,有驕色。宋義〔一〕諫,不聽。秦益章邯兵,夜銜枚擊項梁,〔二〕大破之定陶,項梁死。沛公與項羽方攻陳留,聞項梁死,引兵與呂將軍俱東。呂臣軍彭城東,項羽軍彭城西,沛公軍碭。   〔一〕索隱荀悅漢紀云「故楚令尹宋義」,當別有所出也。

  〔二〕集解周禮有銜枚氏。鄭玄曰「銜枚,止言語囂讙也。枚狀如箸,橫銜之,繣結於項者」。繣音獲。

  章邯已破項梁軍,則以為楚地兵不足憂,乃渡河,北擊趙,大破之。當是之時,趙歇〔一〕為王,秦將王離圍之鉅鹿城,此所謂河北之軍也。

  〔一〕索隱蘇林音如字。鄭德音「遏絕」之「遏」。徐廣音烏轄反。今依字讀之也。

  秦二世三年,楚懷王見項梁軍破,恐,徙盱台都彭城,并呂臣、項羽軍自將之。以沛公為碭郡長,〔一〕封為武安侯,將碭郡兵。封項羽為長安侯,號為魯公。呂臣為司徒,其父呂青為令尹。〔二〕

  〔一〕正義括地志云:「宋州本秦碭郡。」蘇林云:「長如郡守。」韋昭云:「秦名曰守,是時改曰長。」

  〔二〕索隱按表,青封信陽侯。正義應劭云:「天子曰師尹,諸侯曰令尹。時去六國近,故置令尹。」臣瓚曰:「諸侯之卿,唯楚稱令尹,其餘國不稱。時立楚之後,故置官司皆如楚舊也。」

  趙數請救,懷王乃以宋義為上將軍,項羽為次將,范增為末將,北救趙。令沛公西略地入關。與諸將約,先入定關中者王之。〔一〕

  〔一〕索隱韋昭云:「函谷、武關也。」又三輔舊事云:「西以散關為界,東以函谷為界,二關之中謂之關中。」   當是時,秦兵彊,常乘勝逐北,諸將莫利先入關。獨項羽怨秦破項梁軍,奮,〔一〕願與沛公西入關。懷王諸老將皆曰:「項羽為人僄悍猾賊\。〔二〕項羽嘗攻襄城,襄城無遺類,〔三〕皆阬之,諸所過無不殘滅。且楚數進取,〔四〕前陳王、〔五〕項梁皆敗。不如更遣長者扶義而西,〔六〕告諭秦父兄。秦父兄苦其主久矣,今誠\得長者往,毋侵暴,宜可下。今項羽僄悍,今〔七〕不可遣。獨沛公素寬大長者,可遣。」卒不許項羽,而遣沛公西略地,收陳王、項梁散卒。乃道碭〔八〕至成陽,與杠里〔九〕秦軍夾壁,破(魏)〔秦〕二軍。楚軍出兵擊王離,大破之。〔一0〕

  〔一〕索隱韋昭云:「憤激也。」

  〔二〕索隱說文云:「僄,疾也;悍,勇也。」方言云:「僄,輕也。」劉音匹妙反。猾賊\,漢書作「禍賊\」也。

  〔三〕集解徐廣曰:「遺,一作「